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5年2月4日 星期三

公投廢18%,搶救崩世代

        2014年台灣發生了318太陽花學運,而年底的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全面性大敗,無黨籍柯文哲以超越藍綠及最新的網路選舉策略當選台北市長,而民進黨在縣市長大獲12席(增加六席)。
       這一場選舉一般認為跟太陽花學運啟動了年輕世代站出來積極關心台灣國家社會的未來,以及年輕世代善用網路科技突破傳統媒體有關鍵的關係。
        
一丶嚴重少子化,台灣經濟財政崩塌的危機?
       然而2014年對台灣的經濟及財政也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1、首先是台灣進入勞動人口衰退:由於少子化快速來臨,而且已持續超過十年以上,台灣將面臨年輕勞動人力快速減少的難題,台灣勞動力人口進入負成長,台灣經濟面臨收縮的危機。
2、而2014年軍公教退撫基金收支短差34億元:每年繳交的錢已不敷領出的錢,至於軍人及教師則早在好幾年前就已入不敷出。所以軍公教退撫基金已面臨「無法可持續性」的根本考驗。
      尤其少子化狂潮的效應擴大下,繳納保費及退撫基金的錢祇會更少,而過於寬鬆的退休年金條件,勢必急遽加速擴大退撫基金的缺口。而且國家面臨勞動力加速萎縮,經濟及財政將更形惡化,而形成台灣的「經濟及財政無法可持續性」迫在眉睫的危機!

二丶搶救少子化是國安問題,但目前沒有提出對策:
       少子化所呈現的危機,已從幼稚園丶小學丶中學,擴及到大學丶研究所,在可預見的未來,私立大學將面臨關閉的狅潮,敎授博士失業。
       馬英九總統早就宣布少子化是國安問題,可惜卻看不出具體的國家對策!
       社會對於少子化也普遍認為是國安危機,但年輕一代不婚丶不生的比例偏高,最關鍵的原因是經濟壓力太大,買不起房子及車子,及養育敎育的負擔太大,所有沒有安全感,根本不敢結婚生子。

三丶搶救少子化的對策:
       
       要解決少子化問題,就必須解決年輕人為何不結婚?以及結婚生小孩所面臨的問題。
(一)居住的正義:社會住宅(或公共租賃屋)
          買不起房屋丶養不起小孩是現在許多年輕人的困境。政府如果能夠提供更多的社會住宅,讓年輕人可以以更合理便宜的租金租到房子,尤其是已婚有小孩的年輕人可以優先受惠,一定幫助很大。幸好2014年九合一大選後,台北市丶新北市丶桃園市市長當選人皆重視社會住宅。
         不過這個問題中央政府負無旁貸,應該出面協助地方政府,並整合全面來推動。
          中央政府應該公開承諾:凡是結婚的夫婦,政府保證提供平價租金,而合宜的社會住宅,讓結婚的夫婦在沒有很大的租金壓力下,可以安心的生小孩。
           
(二)育嬰保母負擔重:社區化保母中心。
            育嬰保母負擔在台北市每一嬰兒每個月超過二萬元以上,負擔實在太重了,應該要讓年輕夫婦的負擔降為祇有三分之一的負擔。
            解決的方案應採用「社區化托嬰中心」,由政府提供房舍空間及相關設備,並由地方社區組織聘請有証照的專業保母來管理,並鼓勵社區的志工媽媽共同來參與嬰幼兒的照顧。必要時配合育兒津貼的發放,真正落實照顧嬰兒。本構想並不是以減少保母的薪資為手段,而是以社區化集體的方式丶政府提供房舍空間及各式設備,來降低家長的負擔。
           中央政府應該寛列預算,在二年內(最晚不要超過三年)全面推動"社區化的保母中心",並以降低年輕夫婦的保母費負擔為目前的三分之一為目標。如此才能鼓勵年輕人生小孩。

(三)增加公立幼兒園:
            對於許多年輕父母,沒有能力負擔民間較高金額的幼兒園,政府應該適度利用少子化的校園空的敎室,或者是一些公共空間,來增加公立的幼兒園。使一些父母不需要負擔民辦的太高的幼稚園學費。

(四)育兒津貼:
          歐陸國家為搶救少子化,均將嬰幼兒照顧及敎養不祇是父母責任,也視為是國家社會的責任,所以均發放育兒津貼,以減輕父母的負擔,所以他們的生育率均有顯著的提升!尤其北歐的生育率有達到平均每對男女生育率達2的標準。
         台灣可以先考慮育兒津貼發放的年齡,從出生到達12歲(以國小畢業為界)。

(五)大學學費凍漲(並作適度調降),學貸免息:
           大學生約有七成二申請就學貸款,私立大學學生一畢業,就需償還四丶五十萬元的就學貸款,許多年輕大學生離開學校後背負學貸,而成為近貧階級。教育應該是國家的責任,歐陸國家均採取免學費的政策。但在台灣則是愈弱勢的家庭,唸私立大學更多,而私立學校的學費更高,學貸更多。所以為照顧弱勢家庭出身的小孩。
           我認為大學學費應該凍漲,而且學貸應該免利息,利息應由政府編列預算補貼,以減輕弱勢家庭出身年輕人的負擔。

(六)開放國小教室丶校園作為安親及課後輔導的空間,以減輕家長安親及課後輔導的財務負擔壓力!

四丶搶救少子化,錢從那裡來?
       搶救少子化大家有共識,但談到搶救的手段丶政策大家就開始有爭議,因為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以上本文所提到的搶救少子化的五大政䇿,到底這些政策需要多少錢?而錢要從那裡來呢?
(一)需要多少錢?
         上面所提到搶救少子化的五大政策:
        1、社會住宅:
              中央政府應該公開承諾:凡是結婚的夫婦,政府保證提供平價租金,而合宜的社會住宅,讓結婚的夫婦在沒有很大的租金壓力下,可以安心的生小孩。而如何達到此目標呢?我認為
       (1)政府應課徵「空屋稅」丶「空地稅」:
              目前內政部統計全國超過86萬戶的空屋,衹要課徵空屋稅,不但政府增加稅收,而且可以很快的建立台灣的不動產物業管理公司的相關產業,而且租賃市場可以很快的降低租金,而且房屋價值也可以調降到更合理的範圍。而且政府可以訂定"獎勵民間參與社會住宅"的方案,讓民間空屋可以提供作為「較長期的平價出租的社會住宅」。
       (2)政府加強公地建社會住宅。
       (3)公辦都更增加容積率來蓋社會住宅。
               到底政府要蓋多少社會住宅?要在各個城市如何分配?而且要分幾年來完成?這都涉及每年應分配的預算需要多少。
       (4)如何疏散就業人口到鄉鎮地區?
               社會住宅的需求主要是集中在大台北都會區及其它四都的核心都會區。相反地其它縣市及六都的農業區,也都是人口嚴重流失的鄉鎮區,很多土地閒置,農地休耕,各項資源沒有整合活化,所以這些區域沒有社會住宅的需求,反而需要引進有更多年輕人回鄉來活化農地,創造更多的在地産業活化的機會。所以如何在鄉鎮地區,提供更多的投資及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讓更多年輕人或青壯年返鄕回流或進鄕發展,也可以一方面活化鄉鎮區,振興鄉鎮區的經濟發展,並減緩核心都會區社會住宅的大量需求!
        2、社區化的保母中心:
             社區化保母中心,如果每一個社區化保母中心,照顧20-30個小孩,台灣可能需要1萬個社區保母中心。房舍空間及相關的軟硬體設備都由政府提供,而專業保母及營養品費用由家長負擔,社區的志工媽媽參與照顧,這種制度。每一家的開辦設備費,因不同情境而有不同,有的要蓋新的建築,有的可以用承租的。
            中央政府應該寛列預算,在二年內(最晚不要超過三年)全面推動"社區化的保母中心",並以降低年輕夫婦的保母費負擔為目前的三分之一為目標。如此才能鼓勵年輕人生小孩
        3、增設公立幼兒園:
            全國需耍新增多少公立幼兒園?那些可利用國中小的閒置敎室。 或者有校園空地可以善加利用為公立幼兒園。
        4、育兒津貼:
            如果每一個小孩,每個月2000元的育兒津貼,發到12歲,一年2.4萬元,發到12歲每年所需預算為:2.4萬元/年人*20萬人/年*12年=576億元/年。如果出生率回升到30萬人/年,則增加為720億元/年。
        5、大學學費凍漲丶學貸免息:
            每一年大學以上學生的學貸已將近新台幣300億元,而敎育部每年編列的學費補助及學貸補貼是超過30億元,而學生的利息負擔是1.6%。如果學貸免息,政府的學貸利息補貼將大幅增加!一年至少增加50億元的利息補貼負擔。

         以上幾項支出,一年以一千億元來計算應不為過!
(二)錢從那裡來?
          如果談到增稅大家就都有意見,所以先思考,如何在不增稅的前提下,而可以實施搶救少子化的對策呢?其實18%就是最好的財源!

五丶不合理的18%補貼,就是搶救崩世代的財源:
       
       在檢討退撫制度是否會破產前,就無法避免要討論到18%。然而事實上18%補助,並沒有列在「軍公教退撫基金」內,也沒有在「軍保基金」「公保基金」內,而是單獨由每年度的公務預算編列的補助款,所以18%沒有退撫基金破產的問題,而是有國家破產的問題!
       18%在早期利率12%以上的年代,有其時空背景,但目前一般銀行利率1%左右,政府每年要補貼高達將近17%,已成為各級政府沈重的負擔。已且隨著軍公教的待遇福利的提升,目前已完全不合理,成為「不合理」「不正義」「恥辱的標籤」。留著這個「政策標籤」,祇會凸顯世代的衝突,而且也醜化了許多認真負責用心的軍公教退休人員。

(一)未來每年超過一千億元:
        
       到底18%一年花政府多少錢?2011年18%的預算是801億元/年,而且逐年攀升中,預估最高峰一年需1400億元。如果加上年終慰問金一年約200億元(2014年已刪減剩約20億元),及其它的補助(例如三節慰問金丶子女學雜費補助丶水電費補助、⋯⋯等),目前一年的各項補助預算已逾1000億元。
       目前享受18%的總人數約42萬人,未來仍會有40萬人退休後可享受18%。
       目前地方政府已經沒有能力負擔18%,截至101年9月共積欠台灣銀行315億元18%的優惠存款差額補助。18%不廢除,國家財政將無法負擔。
        每年超過一千億元這些補貼,如果來做上面所説搶救少子化的五項對策的財源,一定有助於年輕人可以「安心結婚,安心生小孩」,才能解決「台灣的經濟財政可持續性」的問題。

(二)廢止18%生活受影響的人-----「一次退及半退者」如何處理?
       
       推動公投廢18%後,對於領月退休俸者而言,雖有減少其因18%補助利益,但可以說完全不影響其生活保障。
       但對於領一次退休金的人及半退休金的人,不能享受18%優惠,可能會影響其生活,所以需有配套的計劃,我認為應同時允許他們,可以「交回一次退休金或半退休金,而改領月退休金」,如此就可以解決生活保障問題。

(三)18%補助會自動消失嗎?----2050年仍未能消失!
       
       有一些反對廢18%的人主張,認為84年以後進入政府部門的人,就不會再享受18%,所以18%的問題已經20年了,應該會自動消失。事實上因為84年以前的年資仍享有18%的優惠,最近一位教師朋友「55退休」,結果他有70萬可以領18%,一個月仍享受一萬元的18%的補助。台北市信義分局局長52歲多剛退休,一個月也爽領9萬2千多,他也是享有18%的優惠。所以18%的優惠補貼,到2050年仍然不會消失。

六丶「公投」來解決?
       18%不合理眾人皆知,但阿扁當總統時要改革此一問題,但在立法院國民黨佔優勢下根本很難過關,甚至連考試院考試委員的大會都很難過關!廢18%在阿扁時代根本就寸步難行!
       主要的政黨立場,國民黨反對廢18%的立場很清楚,也很難改變;但民進黨現在的立場呢?DPP為了總統大選考量,以及立委選制「單一選區」的考量,立委諸公也不敢公然得罪退休軍公教人員,現在也是反對單獨談廢18%,而是很技巧性的包裝在「納入整體軍公教退休撫卹改革的方案一併考量」!今年(2015年)在表決刪除18%的補助時,民進黨就放棄投贊成刪除18%。
       既然立法院以及主要政黨,已經很難主動推動廢止18%的改革,則改以「公民運動」的方式,利用2015-2016的總統立委大選,以「公民投票法」公投的方式,推動「公投廢18%」,並訴求撙節下來的錢,全數投入搶救崩世代,讓年輕人可以「安心結婚,安心生小孩」,應該是一個改革的大好機會!

七丶「公投廢18%,搶救崩世代」
        尤其2015大選,除了既有主要政黨外,也有一些新的政黨及政治團體及候選人投入,如果能夠將此訴求全面推動,也許是「搶救台灣少子化運動」的轉捩點!
        在馬年的農曆年的小年夜完成本文,期待台灣在新的羊年透過「公投廢18%,搶救崩世代」,能夠「除舊制,佈新局」,走出歷史的陰霾,邁向新的希望!

八丶2016年,那個政黨願意推動廢18%,搶救崩世代?
       馬英九說少子化是國安問題,但卻毫無具體對策!但下一任的總統呢?我們期待新的總統能跟人民簽署「每年千億,搶救少子化」的契約!那就不需要人民那麼辛苦去推動公投運動了!
       
       農曆過年在寫完這篇文章後,我就出國到意大利旅遊。在旅遊中,本來想要農曆過年後來推動公投廢18%搶救少子化的運動,可是一想2015-6是台灣選舉年,社會運動會被總統大選淹沒,根本是事倍功半浪費時間!如果沒有跟選舉結合的社會運動訴求,其實沒有候選人會認真看待的!
        如果有總統參選人,願意來推動「每年千億元,搶救少子化」,並以廢掉18%的財源專案來搶救少子化,一定會成為2016大選的熱門話題,有機會成為全民共識。
        而縱使總統參選人不敢碰此問題,如果有政黨願意以這個議題,作為2016國會大選的競選政見主軸,並推動公投廢18%的公民運動,要求所有的立法委員候選人簽署「廢18%,搶救崩世代」的承諾書,相信不但該政黨一定可以跨越5%的得票率,而且也可能使「廢18%,搶救崩世代」成為全民運動。甚至總統候選人將來都會被迫政策表態。
        所以我個人深切期盼,2016年有總統參選人或政黨願意以「每年千億,搶救崩世代,廢18%」作為政見主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