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1年11月30日 星期三

賽德克巴萊放映會報名表

謝謝大家,由於兩個場次均已額滿,因此暫停報名!

兩元柿子的爭端 ─ 問題在台灣農產行銷的策略

    當兩黨為柿子價格大戰時,為何不探討台灣農產行銷的基本課題在那裡?如何解決的方案呢?我長期以來一直疑惑為何中央政府不成立"國家級的農產國際行銷公司"呢?在國際農業的時代,農產國際行銷是絕對必要的,馬政府過度依賴中國的策略性採購,是減損台灣水果在中國的品牌定位,也使台灣讓中國看衰!


    目前光靠私人農產貿易公司,因資金不足,無法承擔太多風險,而農產品在運銷及國際運送、通關、倉儲、冷藏保存、國外運送,及國外通路方面,風險頗高,因而成立國家級農產國際行銷公司確有其必要性。


    而且這也是本人擔任9年縣長的實際經驗。私人貿易公司與國外通路的談判地位較弱,而且沒有義務承擔政策性任務。例如橘子生產過剩,如果不事先收購,價格必崩盤,若要私人公司去收購,可能無此義務,政府要補貼,但補貼又有爭議。如果政府所屬農產行銷公司,則可方便行使政策性採購避免價格崩盤!


    我當縣長任內設立南瀛農產行銷公司,當時私人農產公司對銷日規格芒果壓低到1公斤50元,農民很不滿,我要求縣府所投資的南瀛公司要提高價格,1公斤至少80元,幸因此整個銷日芒果才得以維持每公斤80元以上,而避免被低估、剝削!


    台灣各農會及縣、省級農會,因組織性質已偏向政治團体,缺乏事業体的責任倫理機制,缺乏從事國際行銷的人才,所以農產國際行銷,農會頂多祇能扮演供貨、理貨、集貨。


    私人農產公司在開拓國際新市場,也往往受限資源,而無法迅速開拓國際市場,但有國家農產國際行銷公司則可較快速拓展。此外在分級、包裝之管理,品牌信譽之維護,中央級農產國際行銷公司也比較能落實貫澈!


新農業運動


新農業經濟與新農民世代(上)
新農業經濟與新農民世代(下)


締造新農業的里程碑


新農業與品牌行銷


芒果的有機與生機

2011年11月26日 星期六

文洋愛台灣

上文洋愛台灣節目,與王文洋、施正鋒等人談選後的台灣局勢。

2011年11月24日 星期四

台灣如何因應中國崛起及亞太世紀的挑戰?

台灣如何因應中國崛起及亞太世紀的挑戰?

2011年11月22日 星期二

環境教育與童軍的當代意義

環境價值的教育,是正規的學校教育所欠缺的,童軍活動正可彌補此一缺陷。這是我應全國童軍會邀請所寫的文章,闡述我對童軍發展之時代意義的看法,請大家參考:


環境價值與童軍的當代意義

        「童子軍」的創始人為英國的貝登堡爵土ROBERT S.S. BANDEN-POWELL(1857-1941年)。遠在學生時代,貝登堡爵士就喜歡野外生活。任軍職後,他在軍中見到部隊裡,官兵多存依賴欠缺自立性,保守而無創造能力,精神尤其散漫。因此他擬訂辦法,將部下分成若干小組,教之以觀察、潛涉、偵察等各種技術。並且要他們個別到野外獨立生活,以培養其獨立自主的精神,養成自治、自信、自立的能耐。後來貝氏將他這些經驗寫成「斥堠術」一書,出版後深受當時教育界之推崇與重視,在英國廣受歡迎,甚至被採用為訓練青少年的參考書籍。

        「斥堠術」一書的成功給了貝登堡爵土很大的啟示,認為是幫助英國青少年成長、陶冶健全品格,培養優秀公民的機會。貝登堡爵土在西元一九○七年夏天,帶領了二十名青少年到波里港的白浪海島(Brownsea Island in Poole Harbour)進行世界第一次的露營,結果證明這次露營是非常成功的。

        隨後在西元一九○八年初,貝登堡爵土寫了專為青少年訓練用的『童軍警探』(Scouting for Boys)ㄧ書,進而影響了全世界的青少年,發展成為童軍運動。

        因此童子軍的目標,在培養少年成為快樂健康有用的公民,而其方法則主要是透過野外生活的訓練。透過童子軍的訓練,青少年在與大自然互動的過程中,增加對自然環境的知識與體驗,在野外生活及面對困難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培養團隊合作的精神與獨立自主的能力。

        當今世界最新的教育趨勢,在於強調地方文史、環境保護與生態永續等理念,以因應全球化潮流及在環境資源限制下的世界發展危機,以推動永續發展之地球村。童子軍的訓練內涵,正可與此趨勢相結合,並彌補學校教育之不足,是深值肯定與推廣的活動。因此我在台南縣長任內積極支持、推廣童子軍活動,舉其大者有如下之成果:

一、 舉辦三次全縣大露營
  1. 2005年在烏山頭童軍營地舉行全縣大露營 活動日期:94年3月2日﹝星期三﹞至3月5日﹝星期六﹞計四天。幼童軍在神源山宿營,童軍-國中生在烏山頭露 營,行義及羅浮童軍到關嶺國小登山。
  2. 2008年 5月28-30日 舉辦全縣大露營,童軍在珊瑚潭童軍露營地、幼童軍在神源山舉行,有六百多人參加。29日上午10時理事長冒雨主持開幕。
  3. 2010年11月10-12日舉辦全縣大露營,幼童軍、童軍、女童軍全聚在珊瑚潭童軍露營地。

二、 承辦或協辦支援全國性的大活動:
  1. 2006世界童軍百週年活動及第9次全國大露營。
    • 03.11縣長(本會理事長)在走馬瀨草原餐廳宴請「世界童軍亞太區委員」。
    • 07.27-08.02 參加慶祝 世界童軍百週年世界大露營-英國舉行。
    • 07.10動員縣府各科室全力協辦第九次全國童軍大露營--於走馬瀨農場舉辦。
  2. 2006.11.28-30 辦理95年台灣南區幼童軍團行政工作研習暨九年一貫課程綜合領域童軍教育研討。學員有72人,服務員30人,合計102人。
  3. 2009年7月3日(星期五)至9日(星期四)第一次全球華人童軍大露營—台灣台南烏山頭水庫舉行。
  4. 2009.10.31-11.1 承辦全國社區童軍聯團大會活動-於新營體育場。

        在當今高度都市化的時代,都市小孩一出生就生活在水泥叢林裡,人與土地的連結因此斷裂,城市兒童對於自然環境的認識,往往多來自於書本或電視而缺乏實際的接觸體驗,也因此欠缺對自己所生長土地的深刻感受與關懷。我從小生長在七股鄉下,泥土的芬芳、金黃的稻田、湛藍的海洋、潺潺的溪水與各種動植物的蓬勃生機等,這些造物者創造的自然奇蹟,對我是活生生的生命體驗與感動,正是這樣深刻的感動基礎,培養了我深厚的鄉土之愛,並讓我在從政之後,不畏一切艱難困苦,在當時為求發展而不重視環境生態的社會氛圍下,默默忍受外界的誤解與抹黑,孤獨的反對嚴重破壞環境生態的七輕、大煉鋼廠的濱南工業區開發案,並成功翻轉工業區開發的發展模式,推動七股潟湖與黑面琵鷺的保育,開創出以生態旅遊為主軸的發展模式。

        縣長任內,由於來自於對環境的體驗與知識,我不忘環境保護與永續發展的初衷,成功爭取成立雲嘉南濱海國家風景區、西拉雅國家風景區以及台江國家公園;開闢可永續發展的蘭花生技園區與太康有機專區;推動水水南瀛埤塘改造計畫,將葫蘆埤、小南海、德元埤改造成水綠交融的自然公園;將已成為臭水溝的鹽水月津港遺址改造成優美的水岸景觀,讓百年月津港風華再現;打造麻豆古港園區,將已消失的倒風內海以及被荒煙漫草掩蓋的古港遺跡重新呈現在世人面前,讓現代人得以在此走入歷史時空,感受大自然滄海桑田之偉大與緬懷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先民歷史,以體會人ㄧ生之渺小與謙卑;就算是在以冷硬的高科技為主軸的南科特定區,我也推動南科康橋計畫,打造科技、人文與自然環境結合的田園城市;而柳營、樹谷、永康等工業區的開發,在選址上不只避開環境敏感地帶,更以高比例的公共設施、環境綠化與滯洪池等,建構可與環境生態相融合的工業區,例如樹谷,就種下10萬顆樹,並以樹谷為名,而在道路的命名上,我們也儘量以古地名為名,在環境空間中融入時間縱深,以保留人們對歷史的記憶;此外,為了擴張兒童對自然環境的體驗,我甚至建設南瀛天文教育園區,讓南部的兒童也可仰望美麗的星空,延伸宇宙空間的無限想像。

        台南縣市合併升格為大台南直轄市後,新的市府團隊因為對整個鄉村地區不熟悉,忽略鄉村發展的價值與過去縣府時代為活化鄉村,尋找、發展鄉村特色以平衡城鄉差距所做的努力,導致縣市合併後城鄉差距進一步擴大,原台南縣部分因而產生邊緣化的危機。

        台灣並不大,不應存在南北與城鄉的差距,產生都會與鄉村觀點的對抗,我們同在台灣這條船上,是生命與生活的共同體,為了讓全國人民更緊密的結合在一起,以形塑健全的台灣公民意識,我們應更加重視以環境價值為基礎的教育。而全國的童軍會,正是嫁接此一城鄉連結推動環境價值教育的橋樑,透過更多童軍活動的舉辦,積極推動鄉村區與城市小孩間的交流,促進城鄉間生活經驗的互動與相互理解,並讓更多都市的小朋友得以到鄉村區進行野外露營、體驗自然、進行環境探險活動,增加環境互動與接觸土地的機會,別讓我們的下ㄧ代宅在都市的水泥叢林裡,成為灰色的人生,要讓我們的青少年遠離電視、電腦螢幕,走出戶外,走向田野,走入自然,培養綠意盎然的彩色人生,藉由與大自然環境的接觸體驗,擴展視野、開拓胸襟、增長見識,增加對土地的愛與關懷,以培養不分彼此而具有整體觀的台灣公民,促進社會的理性祥和,這正是台灣發展成熟的公民社會過程中,童軍會所可扮演的關鍵角色。

2011年11月18日 星期五

消失的海岸--搶救沙洲、潟湖

這是我11月19日在喜馬拉雅自然文明保護協會舉辦的百萬植樹活動中演講的簡報,請大家參考! 消失的海岸--搶救沙洲、潟湖

2011年11月4日 星期五

變調的東山咖啡節

        昨天【11月2日】東山咖啡協會新任理事長陳水連及大鋤花間郭雅聰來拜訪我,他們擔心東山175咖啡大道及東山咖啡沒落問題!—方面各縣市咖啡競爭者愈來愈多,二來東山175咖啡大道的觀光休閒建設配套尚未完整,仍需投資,三者是觀光行銷活動及資源縮水,我也很同情他們的處境。

        東山咖啡自2004年開始推動以來,知名度節節上升,已是僅次於古坑的台灣在地農民的品牌咖啡!它的地點雖無古坑有開闊的台糖土地平地可規劃利用,但沿著175咖啡大道的丘陵山區更接近產地,且皆由農民自產自銷,也形成另一種特色!。
東山咖啡節一開始就是結合咖啡成熟季及青皮椪柑的產期的"觀光休閒農業",所以打出"咖啡紅了!橘子綠了!"。借著咖啡成熟果子紅了,及青皮椪柑的採果樂體驗活動,吸引遊客到東山175咖啡大道沿線咖啡農場及咖啡店消費!。
        所以整個咖啡節成敗的衡量標準是:吸引了多少遊客上東山175大道週邊咖啡館消費,並購買在地農產品?而不是在安平喝咖啡!
        如何繼續發展東山咖啡節?我認為到台南市安平區及幾個賣點舉辦東山咖啡節活動,是一項本末倒置的咖啡節。這是讓人潮更不需要到東山175咖啡大道!。
這一次的東山咖啡節,不再使用"咖啡紅了!橘子綠了!"的產業特色,不再號召遊客到咖啡園產地小山路去看"一片咖啡紅了"!也不再號召遊客到山上椪柑園去"採果樂"!少了遊客上175咖啡大道,咖啡店家的生意自然好不起來,而當地其它農特產品"柳丁、柳丁汁、大白柚、龍眼干、龍眼殼"自然也銷不好!
        以往縣府為帶動遊客到175咖啡大道來消費,都會委託登山協會舉辦系類登山活動以帶動人潮,聽說今天經費受限也沒了!。
        除了過去固定的假日音樂會、登山活動、採果樂外,我們這幾年也提倡自行車,尤其175咖啡大道自行車挑戰活動也曾是自行車界的熱門話題,這麼都是我們不斷推陳出新吸引遊客的方法! 為了讓登山步道更有吸引力,我們也試著在登山步道種樹,並選擇會開花的如櫻花、桃花、李花、咖啡樹!。 為了讓175咖啡大道更有吸引力,我們邀西拉雅國家風景區一齊推動從"關子嶺到烏山頭"及"關子嶺到曾文水庫、梅嶺"的觀光遊憩帶的規劃及建設!
        例如八田與一紀念園區、水流東扇貝化石區、西口小瑞士、碧蓮寺、山河嚴樟樹森林區、天池、仙公廟、仙湖農場等等之規劃、建設,及其它待開發的景點。
       同時並推動在175咖啡大道的咖啡生產區,設立主題的"咖啡觀光加工廠"及"咖啡文化館",以降低農民咖啡加工成本,並作為咖啡產業文化的吸引力,以吸引遊覽車觀光客!
由於東山咖啡節已入深秋,正與關子嶺溫泉節可相結合,如何發行套裝旅遊套票,吸引非假日觀光客,也是行銷利基!
        今年台南市政府正舉辦的東山咖啡節,已可看出是一個〝變調的東山咖啡節〞,在面對更競爭的國內休閑咖啡產業文化活動,我們為縣市合併後偏遠的東山咖啡感到憂慮!

2011年11月2日 星期三

『國際西藏郵報2011年10月28日達蘭薩拉專訪』

    下列文字是我在達蘭莎拉接受西藏郵報專訪的內容。文中我談到達賴轉世繼承的問題,我認為中國一定會藉機干涉。




台灣參訪團:中國必須成為一個民主國家


國際西藏郵報:
    首先代表國際西藏郵報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也請蘇縣長先自我介紹!


蘇前縣長:
    1977年就讀台灣大學法律系時,冒著戒嚴的危險,幫很多台灣民主運動的朋友助
選;1979年遭逢美麗島事件,親身經歷整個台灣民主運動的過程。服完兵役後,即取得律師資格,繼續從事台灣的民主運動。台灣面臨國會全面改選,還有總統直選的民主時期,於是決定返鄉為鄉親服務,在1993年至2003年,前後擔任四屆的立法委員;2001年至2010年,擔任二任的台南縣縣長,也是台南縣改制前最後一任縣長。
    中國崛起之後,台灣面臨中共打壓的風險,台灣的民主運動於是進入一個新的挑戰階段。我並不認為台灣的民主運動已臻至成功,反而面臨遭中共併吞的危險。台灣和圖博(西藏)在處境上有著同病相憐之處,同遭中共在國際上不斷的打壓。所以2010年離開了縣長的職務後,開始思考台灣應該何去何從的問題,花了10個月的時間,思考很多的問題。台灣的前途和中國的民主化有一定程度的關係,而中國的民主化也與圖博(西藏)有著相當大的關連。


國際西藏郵報:
    中國經濟能夠快速發展的原因、中國民主化對台灣、圖博有幫助嗎?


蘇前縣長:
    台灣對於中國經濟的確有很大的幫助,但中國經濟表面看起來很驚人,但他們的國民年平均所得也才僅有4000美元。中國的經濟發展已經來到一個關鍵點;過去,一黨獨裁專政的體制或許是對經濟發展有著相當大的效果,但是經濟的複雜度不是一黨專政能夠有效管理的。
    2008年的金融海嘯之後,美國和歐洲的經濟沒有成長,但中國的經濟繼續以驚人的速度成長,造成中共過度的自信與驕傲,其實對一個後進發展的國家,經濟繼續成長是正常的現象。2011年,中國開始擔心經濟泡沫化問題、貧富懸殊擴大的問題;所以從2011年,中國境內的動盪不安狀況增加不少,內部的衝突很多,特別是阿拉伯春天、茉莉花革命之後,中共面臨在經濟發展中最為依重的網路建置,在這個方面產生很大的管理危機。


國際西藏郵報:
    中共對於達賴喇嘛尊者身後尋找轉世靈童,一直野心勃勃、甚至以無神論者的姿態宣稱有權任命下一世的靈童,對此您有什麼看法?


蘇前縣長:
    其實時間就是一個關鍵問題,時間如果是在15年、10年、5年或20年之後,當然會有不一樣的狀況。如果是15年之後,這個期間中國民主一定會產生變化,但如果只有5年的時間,著實令人擔心。而中共的政治介入宗教事務,是不妥當的、也不適當的;不過以我們對中共的認知,他們一定會以各種形式進行干預。


國際西藏郵報:
    中國民主化對台灣、香港應該會有好處,但對西藏會有什麼好處?


蘇前縣長:
    台灣獨派裡有二派的言論,有一派甚至認為中國的民主化對台灣更不好。因為民族主義的民主,會產生更多的民粹行為,反而對真正民主帶來更壞的影響。但我個人較認為是正面的影響,因為民主並不光是選舉層面,還包括人權、自由等,當然還有少數民族的自決權利。基本上,中國的民主化困境重重,這麼大的一個機器(中國)要經歷民主化,當然是非常大的挑戰。然而民主化的過程中,中國內部勢必面對許多危機的發生,甚至對外界採取激烈的手段。我們以正面看待中國的民主化,至少把尊重少數意見、異議的觀念,在中國文化中建立起來。如果中國未能建立對於少數意見及異議的尊重,那麼對台灣、香港,甚至是圖博都是不利的。當然期待中國能夠民主化,雖然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國際西藏郵報:
    達賴喇嘛尊者返藏對於中國的民主化是否有幫助?


蘇前縣長:
    達賴喇嘛尊者返藏,應該是在中國達到一定的民主化之後。當然達賴喇嘛尊者返藏後,會為中國的民主化帶來一定程度的影響,對中國在尊重宗教自由上,也是一大里程碑。對於尊重少數民族的自治權上,也是一大進展,因為如果不是基於尊重少數民族自治的話,中共豈敢輕易允諾尊者返藏。


國際西藏郵報:
    台灣和西藏如何在民主的道路上攜手同行?


蘇前縣長:
    台灣的民主發展,目前遇到了瓶頸,可以說是退步;前二任總統都是歡迎達賴喇嘛尊者到訪台灣,現任的總統卻不敢讓達賴喇嘛去台灣;現任總統也不敢與中國的民運人士接觸,這個現象代表著台灣的民主在某個部份的退步。
    西藏民主,在國際上是非常的成功,但中共頑強地始終就是不讓步。台灣也有相同的處境,儘管在國際上的名聲相當響亮,但中共還是不停地打壓封殺。唯有中國的民主化,未來才有更多的希望。但如果中國不進行民主化,內部的動亂勢必增多。
    世界當前的種種危機,佛教的思想可以發揮更重要的作用,尤其是達賴喇嘛尊者的和平訊息。
    若中國轉向民主後,可以讓達賴回到西藏,將對中國的民主與宗教自由產生巨大正面影響;我也提到民主不只是選舉,更包含對基本人權的保護與對少數民族的尊重,如果政治體系沒有這些民主要素,中國的轉型將極為困難。台灣前兩位總統都有邀請達賴訪問台灣,現在的馬總統卻因種種政治考量而不敢邀請,甚至連支持中國民主都不敢。我最後強調台灣與西藏流亡政府合作的重要性,若兩國經驗可以有一個交流平台,彼此將獲益良多。而佛教精神對於台灣社會亂象的矯正也將極有幫助。
    西藏因1951年與中國共産黨簽下17點協定而正式喪失其獨立的地位,但西藏自治祇是階段性統戰的策略,1959年3月17日達賴開始流亡,因中國迫壞西藏自治的承諾。但也因流亡到國外,所以藏傳佛教才能在全世界宏揚,達賴也成為全世界最閃耀的佛教領袖,在達蘭沙拉來自歐美各國追循達賴的信眾滿街。
    藏傳佛教可能是目前全世界佛教在歐美國家傳佈最成功的,中國民主化也將提供藏傳佛教廣大的市場及深沈的影響力,所以苦難讓藏傳佛教國際化,而未來在中國的影響力將跨越藏、川、青海,及於13億多的中國人民,尤其其可貴的因明學辯論值得保存發揚!

達蘭莎拉之旅


    10月27日晚上剛從印度德里回到台灣,結束了8天在印度達蘭沙拉(Dharamsala)訪問西藏難民、流亡政府,參加達賴喇嘛法會,一趟難得的心靈之旅!


    20日中午我們抵達印度德里新機場,離開機場,一台中型巴士準備載我們去德里市區的西藏村參訪,我們大家都很驚訝行李是放在外面車頂上,很擔心在車子搖晃中丟失行李。上了車子才發現座位不足,司機另備了三個矮凳子放在狹窄的走道上,我就坐矮凳子上。到德里市區的道路上,祇覺得到處都是人,道路崎嶇不平,牛及螺子、馬跟人、三輪車在街道上混雜著擠在一起。


    我們在德里西藏村的狹窄街道的一間西藏餐廳用午晚餐,並參觀西藏村。領隊旻慧告訴我們,因為有9位西藏啦嘛在西藏自焚身亡,所以許多西藏難民都跑去德里街上抗議聲援!在西藏村就遇到許多印度乞丐,讓我們很尷尬!


德里西藏村的窄巷。


    我們在晚上9時左右要搭夜間火車從德里往達蘭莎拉的中轉站Chakki Bank,這次達蘭莎拉之旅大家印象深刻的就是這一趟"夜間火車臥舖之旅",從德里到Chakki Bank要七、八個小時的夜車,我們是臥舖的車廂,一個車廂有60個臥床,有三層,人及行李擠在狹小的空間,連站都成問題,從臥舖上坐起來都會撞到上面的床,所以衹能爬上去、溜下來;一開始大家都儍眼了,不知如何安置自己。但等大家把行李塞到床下,三層臥舖就序,爬上自己的舖位,連鞋子、重要包包、合衣就寢後,在臥舖上體會火車韻律的搖晃聲,體會印度之夜,不知不覺逐漸進入夢鄉!有些女團員比較敏感對火車上狹小空間的相互干擾,很難入眠!而且對火車上的廁所的衛生環境不能適應,噁心到吐了!我倒是覺得是人生難得的體驗!


在新德里車站等了約3小時才等到夜車

火車臥鋪

Chakki Bank車站

    到Chakki Bank站下車已是隔天早上七點,當地導遊邊巴叫了三輛專門載客的休旅車,要載我們前往達蘭莎拉預計要再花三、四個小時車程。車行約一個小時左右,在平地進入山區的一個民間休息餐廳停下來,給我們用〝早午餐〞。用完餐後我們向山區的達蘭沙拉前進,一開始經過不同的省要收道路費,這是印度地方的自治權。道路逐漸爬升進山區,也開始彎彎曲曲,我們的印度司機卻開得很猛,沒多久我們團員楊大姐就吐得一塌糊塗。車子愈靠近達蘭莎拉,路況愈狹窄彎曲崎嶇不平,團員大家都有點心驚不安。


行李綁在車頂的小巴士

達蘭莎拉ㄧ景

在Moonwalk旅館遠眺黃昏的喜馬拉雅山脈

    達蘭莎拉位於1800公尺的山區,可看到喜馬拉亞山脈!


    此次達蘭莎拉之旅原預計拜會大寶法王,而無達賴喇嘛法會行程,結果沒想到陰錯陽差竟能參加達賴喇嘛的法會及灌頂,許多團員都很高興,法會第一天開始還括風、下雨、打雷,有團員說是觀音說法的好兆;而且前後二次跟達賴的中文祕書格西請教佛理及西藏的問題,許多團員都能深入參加也頗有收穫! 我們也參觀西藏流亡政府的行政中心及議會,圖書及文物館,西藏政府守護神乃穹寺,及藏醫藥中心,難民收容中心,西藏學校,及羅布林卡藝術中心,及大昭寺及達賴寢宮,這些行程非一般遊客有機會參訪。


西藏流亡政府文物典藏館、圖書館。

乃穹寺一西藏政府守護神

    藏傳佛教保留原始佛教很重要的"因明學"辯論的學習特色,這跟哲學中最重要的語意學及近代科學哲學的邏輯實証主義是相通的,也是台灣及中國傳統教育裡重要的盲點,也是台灣當代佛教傳播的盲點,一種陷入"權威"及"無明"的陷阱而不自知。藏傳佛教主張可以即身成佛,這也是對現代人有很大吸引力之處!


    我們訪問西藏學校,這所是達賴母親所創辦,從幼兒園到1到12年級,有二千多的學生,住宿也在一起,一切費用全免,收容難民學生,流亡政府能做到這點也不禁讓人敬佩,而且藏語、英文是主要修習語文。我們思考一下,12年國教他們已在實施,而且是免費,而且英語教育更徹底,國際化的程度遠比台灣高,看來台灣反而更應向西藏流亡政府學習!


西藏學校


    而且學生因受佛法熏陶,雖然較窮、穿著較為樸素,但個個顯得善良有禮;而且團體生活、住宿,一齊運動,學生從小過著團體生活,學習團體合作及分工;這也是目前台灣的教育祇重視考試成績,對於生活教育、禮節,及團隊合作,欠缺培育、導致所培養的學生多自私自利,欠缺團隊合作之倫理精神,值得我們檢討!


善良有禮的西藏學童

    我們參觀了西藏醫、藥天文中心及藏醫藥學院及羅布林卡工藝中心,也讓我感觸到台灣對於傳統漢醫藥及民俗療法、葯用植物的保存發揚似乎也不及西藏流亡政府;而對於傳統藝匠的保存、培訓、研究、發揚似乎也沒有他們重視,他們是環境資源不足,但格局卻比我們大器。 此行拜訪西藏流亡政府及議會,並在Chakki Bank車站等火車時巧遇流亡政府總理;流亡政府自1960年開始即有議會,目前議會成員40人來自衛藏、康巴、青海(安多)之難民各10人,藏傳佛教四大傳承各2人,歐、美各1人,由難民直選。今年政、教開始分離,總理由難民直選,政治傳承民主化。

西藏醫、藥天文中心

    此一民主選舉總理之方式,雖稱為總理,但較接近總統制,反而較不接近內閣制!而政治傳承民主化對全世界具有宣傳效益及正當化的制度安排,以避免達賴之後可能的亂局!而且對中國具有自由民主的鼓舞效應,及藏人追求西藏自治的一貫立場的宣揚。 由於今年開始的政教分離,但一般仍認為達賴是精神最高領袖。達賴所主導的中道路線亦即〝西藏自治〞,亦為目前流亡政府的官方路線。今年政教分離的制度確立的效益,使達賴可以更專注在藏傳佛教的宗教宣揚,也增加更大的緩衝空間,並可達到政治民主及宗教宣揚兩線並進,分進合擊的效果。


達蘭莎拉中央政府辦公室

西藏議會


西藏流亡政府總理府

     我也問達賴的中文秘書格西,達賴是否有在未來回到中國、西藏宣揚藏傳佛教的計劃?格西給我們一個很意外的答案,他說達賴法王二年內會回中國,但其它西藏民間運動團体代表都覺得中共不可能同意!我也問達賴的宗教傳承是否也如政治傳承般或仍依轉世傳承?中國屆時是否也如班禪11世般故意鬧雙胞?以達分裂西藏目的?目前班禪11世鬧雙胞,中共透過其控制之系統認證一人,但達賴另認證一人,達賴認證之小孩子及其家人已失蹤了十幾年。達賴過世後,他的傳承,格西表示仍依轉世認證傳承。所以是否會步班禪11世之命運?為大家所關心!我認為中國祇要有機會一定會自己認証一個達賴十五世,而來鬧雙胞,搞分裂!


達賴的中文秘書,是ㄧ位格西(佛學博士)

    對於藏人對待不同政治立場選擇之人的態度,我也有一些感觸!我們在達蘭沙拉的導遊邊巴,他也是從西藏流亡到此的難民,我問他們對於前世班禪及中國認證班禪11世的看法?從台灣的經驗對不同政治選擇之人必然是口出惡言,動不動就扣上〝統、獨、台奸〞的大帽子抹紅抹黑不同意見者;而我很驚訝邊巴的答案是〝班禪在西藏也作一些對藏人有利的工作〞,〝中國認證的班禪11世也會因修習佛法而有自己想法,不一定都依中共的想法〞。這意謂著雖然中國分化西藏,使達賴與班禪在政治上有不同的選擇,但達賴及藏人並未刻意攻擊班禪,反而都講正面的話;而對於中國認證的班禪11世,雖然他們認同達賴所認證的班禪11世,但對中國認證的班禪,他們仍認為透過佛法修習,會有自己想法,不一定依中國之意!當然中國認證的大寶法王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雖經中國認證但仍設法流亡到印度達蘭莎拉跟隨達賴學習!


    大寶法王有一個經葛瑪巴上師認證的轉世,後來中國及達賴認證另一位大寶法王轉世的小孩,此小孩在西藏,但此一大寶法王年紀漸大後為追求高深佛法擬出國研修,但中國不准,後來此一大寶法王乃設法逃亡到達蘭莎拉從達賴學習,而引起國際關注!大寶法王鬧雙胞,也是一個轉世傳承需面臨的課題!


    跟導遊邊巴的談話,使我體會到藏人在佛法的薰陶下,口不出惡言,不造口業,已內斂為文化、生活的一部分,而對佛法的信賴,終將克服政治的迫害,他們的信念值得台灣人三思!


     西藏因1951年與中國共産黨簽下17點協定而正式喪失其獨立的地位,但西藏自治祇是中國共產黨階段性統戰的策略,1959年3月17日達賴開始流亡,因中國破壞西藏自治的承諾。但也因流亡到國外,所以藏傳佛教才能在全世界宏揚,達賴也成為全世界最閃耀的佛教領袖,在達蘭莎拉這個小山城來自歐美各國追循達賴的信眾滿街都是,其國際化的程度令人驚訝! 藏傳佛教可能是目前全世界佛教在歐美國家傳佈最成功的,中國民主化也將提供藏傳佛教廣大的市場及深沈的影響力,所以苦難讓藏傳佛教國際化,而未來在中國的影響力將跨越藏、川、青海,及於13億多的中國人民,尤其其可貴的因明學辯論若能在中國被廣泛學習,將是難能可貴的影響!


    這次達蘭莎拉之旅,有許多感想,除了西藏、藏傳佛教外,其實台灣對印度的了解實在太少,一個將近12億人口的古文明之國,而且已是經濟大國,實在值得深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