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9年5月21日 星期二

台灣共識已形成-形成—評郭董一中各表二國論!

《台灣共識已形成—-
          評郭董一中各表二國論!》

郭台銘參選後對台灣的中國政策定位,先是説「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引起各界負評很大。
接著又提出進一步的解釋,他認為「祇有談九二共識,不談一中各表是不對的」「一中的中指的是中華民族,一中各表就是二國,一個是中華民國,另外一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種說法一出來,蘇貞昌就率先予以肯定,並希望以後他要多多講。
他的説法因為跟傳統國民黨「一中各表」的論述大不相同,所以大家可能認為他是一時口誤;可是後來他又公開講了一次,大家發現他是認真的。

其實郭董的説法,比起1999年李登輝總統所說的「特殊的國與的關係」堪稱為「同一曲調」。李總統的「特殊國與國」二國論的説法,在當時卻是獲得朝野兩黨藍綠同聲喝采。

可惜李登輝被國民黨開除黨籍後,國民黨政要為了跟中國交往,開始走向親中路線,就向中共政權屈服,不敢再提「特殊的二國論」,而死抱著「一中各表」「一中是指中華民國」的自欺欺人路線。其實國民黨的「一中是指中華民國」也是衹在台灣自己的場合才敢講,在中國及二岸的場合,根本就不敢講。而國際現實及國際認知的一中(One China)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國民黨死抱的「一中」,反而是「真正的消滅中華民國」。

現在郭董講了真話,照道理第一個應該站出來的是「阿輝伯」,因為經過了20年後終於在國民黨內又有人「重調二國論」,也算是還給阿輝伯一個公道。

而蔡英文總統其實也應該去拜訪郭台銘,去肯定他終於敢講真話;而且郭董的説法也正是藍綠大和解的最佳共識,作為總統的高度,蔡英文的「維持現狀」跟郭台銘「一中各表兩國論」,加起來應該就是「台灣共識」。蔡英文總統應該把握此一機會去推動她過去所高唱的「台灣共識」。

至於朱立倫對郭董的評論,其實就是用傳統國民黨「一中各表」的説法,來評論郭董的「一中各表二國」的觀點。其實這就是國民黨這些職業政客,為了屈從中共霸權的壓力,明明是存在著二個中國,卻公開宣示「我們互不承認的公開交往」,這不是神經病什麼才是神經病呢?以「一中各表」阿Q鴕鳥的心態,而實質卻是「消滅中華民國」的投降主義的作法。今年元旦習大大已經公開宣示「祇有一中」「沒有各表」了,未來就是要談「一國二制台灣方案」了。

幾天前正好有機會跟一位科技界大老請敎他對於郭董「一中各表二國論」的觀點,他的答案也非常直接「本來就是一個中華民族二個國家」。
郭台銘如果能夠不懼壓力,繼續堅持「一中各表二國論」的立場,他的參選就已經是對台灣是一個很大的貢獻。至少把國民黨已經喪失的「中華民國的靈魂」,看能不能重新找回來。

不過郭董是高科技公司的大老闆,也不應忽視一件事實,那就是「中華民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相似度實在太高了,沒有辦法辨識,國際人士實在分不清楚。而國際人士已經發展出習慣的溝通名稱,以「台灣」來代表「中華民國」;所以千萬不要看不起「台灣」,因為「駡台灣」也等於是罵「中華民國」!
——————————————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786941

如何形成憲政改革的共識?

如何形成憲政改革共識?
                          蘇煥智  2019.5.19

台灣自1996年開始直接民選總統後,迄今已經邁入第六屆第24年。這段期間也正是科技進步全球化加速,加上中國改革開放,吸引大量台商外移,中國快速崛起的世局變遷。而台灣也因產業大量外移,國內投資不足,而陷入困境,迄今外銷55%以上在境外製造,造成產業空洞化。20年的低薪、但房地產卻高漲,年輕人買不起房子,年輕人不生不婚,快速少子化;中高齢失業嚴重,貧富懸殊擴大、大量貧窮化問題;而且快速高齡化,養老長照成為每個家庭子女沈重的負擔。
面對台灣社會困局,但政府與民意脫節、沒有效率、人民深感無奈。民選總統本是人民的期待與寄望,選前也都批評別人不接地氣與民意脫節,但選上之後,卻也面臨相同的問題。其實這些問題無法解決,除了領導者個人問題外,我國的憲政體制設計有問題,不符合管理學ABC有密切相關。一般都批評總統有權無責、權責不符。
我國憲法民選總統可以任命行政院長及(經行政院長提名)任命部會首長,但總統卻不能直接主持內閣會議(行政院會);總統祇能以非正式的”府院黨團”協調會議的型式來溝通。
但由於無法直接召開內閣會議,無法取得重要政策正反合不同面向的完整資訊來決決策,決策品質當然會有資訊落差。而且也非常容易造成總統府與行政院雙頭馬車及決策資訊衝突的情形。由於總統不能召集全體閣員開會,對於國會制衡力量的聲音不能從第一線面對國會監督的閣員處感同身受,也容易造成決策脫離民意。

目前已有好幾位總統候選人都已經針對憲政體制提出一些修正看法,包括韓國瑜主張「總統兼任行政院長」;郭台銘支持內閣制、也支持國會議員兼任閣員,賴清德卸任行政院長時也支持國會議員兼任閣員。朱立倫也支持內閣制,王金平也是支持內閣制。前總統馬英九55日也主張行政院併到總統府改為總統制。在總統大選的腳步催促下,憲政體制改革的氣氛逐漸形成。

可惜過去憲改每次討論都陷入總統制或內閣制的爭辯不容易形成共識。現任總統都反對內閣制,有機會選上的候選人,也都不熱衷放棄總統直選。像2015年當年蔡英文已經覺得穩操勝算,她就公開表示反對內閣制,反而積極推動降低公民權為18歲,以及票票等值的德國式的國會議員單一選區聯立制。

但我國憲法主要是仿效法國第五共和的雙首長制,但我國憲法學者介紹法國憲政體制時常常介紹他們戰後左右共治衝突的負面印象。但法國2002年起總統任期改為五年跟國會議員任期相同,再加上選舉時間前後差距祗有一丶二個月,大體上已克服此一缺點。而且過去大家一直誤解法國雙首長制總理的任命必需經國會同意,事實上法國總理的任命並不需要國會同意,但國會卻可以以不信任投票逼迫總理下台。尤其法國總統可以實際主持國務會議(相當於內閣會議),實際上參與各項政策制定及討論。

所以我個人認為如果參考法國雙首長制總統的設計及國內其他有共識的修憲訴求,以下四點修憲主張是可能達到共識的:

一、比照法國憲法,總統應該成為國務會議的召集人,可以每週召開國務會議,如此不但滿足繼續直選總統的需求,而且也可以徹底解決我們憲政體制權責不符的根本問題。
       
二、國會議員可以兼任閣員: 
為了避免內閣不接地氣跟民意脫節,此為多數候選人有共識的修憲意見。雖然此點與過去三權分立相互制衡理念不符,但目前大家認識政黨政治的時代,政黨間的制衡才是真實的制衡。所以讓國會議員可以兼任閣員,不但可以避免閣員與社會脫節,而且可吸引更多優秀人才,投入國會參選,也可以避免目前小選區造成國會議員地方化的缺點。

三、國會議員選舉採取德國式的單一選區兩票聯立制:
這點是蔡英文在2015年修憲的訴求可以落實票票等值,讓社會多元的聲音可以呈現,政黨政治比較健全。避免目前小選區國會議員地方化危機,而且缺乏競爭;目前國會席次太少,委員會往往造成委員會三五個就可以壟斷國政意見。目前(區域:73,不分區:34、原住民:6,整體113人)如果改為德國式單一選區兩票制聯立制,則成為:
(區域:73,不分區:79
原住民:6,全部:158人)

四、將公民投票標下降到18歲:隨著資訊發達,教育的發展,全世界公民權普遍調降到18歲,這也是過去朝野各黨修憲的共識。

小英總統及諸位總統候選人如有心改革台灣憲政亂象,其實應該今年內召開修憲共識會議,並在立法院完成修憲提案。明年上半年完成修憲複決公投,希望在下一任總統任內就可以部分實施。

2019年5月6日 星期一

王道與霸道的分際——南鐵東移受災戶的寃曲!

《王道與霸道的分際—
              南鐵東移受災戶的寃曲!》

1、原案是原軌施作:
南鐵地下化案的原規劃案於96年9月以前送到行政院的規劃案,是採「永久軌原軌施作」,並無東移問題。東移部分祗是施工期間借用的臨時軌,等到永久軌道施作完成,還是要返還原地主。

2、東移的理由:
但當時經建會審查時,認為全國鐵路立體化財務負擔很大,要求鐵工局在規劃時應一並考慮土地開發的利益,以回饋到本項計劃的財源,所以要求鐵工局重新依此原則規劃。

經建會這個創造國家財源的動機,不算私心;但卻忽略了都市計劃法第42條的規定,公共工程應該優先使用公有地的大原則。

3、強奪民地、保留公地:
發回交通部鐵工局後,該局乃秉承經建會的審查意見,將原來的臨時軌變成永久軌。而原鐵道的軌道及兩側土地均為公有土地,反而不作永久軌道,而成為空出來的新增閒置公有地。郤反而東移22公尺徵收私人土地來作永久軌道。這就有「搶奪民地,保留公地」的強盜本質了!

4、政府公地留作都更:
至於保留20公尺的公有地,本來準備規劃全線沿線都市更新,就搖身一變成為道路旁有價值的土地。但因為民間抗爭太激烈,所以政府暫時不敢再提全線都市更新的問題,而宣稱將保留作為永久綠帶。
其實這祇是政府暫時怕坐實民間所指控的「政府賤價搶奪民地;但把政府原有軌道的公有地,透過都市更新後變成道路旁的高價土地。」而等到事過境遷社會漸淡忘後,再來規劃鐵路沿綫都市更新的問題。
5、王道?或霸道?
南鐵東移「政府違法強佔土地,圖利政府」的本質是非常明顯的。

2019年5月5日 星期日

1978年的春令營

《1978年的春令營》

1978年的寒假,在歷經1977年年底縣市長及省議員選舉,爆發了中壢事件,結果許信良當選桃園縣長,而林義雄丶張俊宏也當選省議員,臺灣的民主反對運動進入了一個新的高峰,許多人燃起了民主的希望及興奮!
基督長老教會台南神學院也在這一個興奮的氣氛下,舉辦了一場以青年學生為主的春令營。參加的學生都是以二個月前參加助選的學生為主。
這些學生其實主要是1977年由台大論壇社為主串連一些其他學校的學生(主要是成大學生)共同參與年底助選者。我是其中成員之一,當時剛從台大物理系降轉二年到法律系,沒想到轉到法律系後就實際接觸到什麼叫做選舉?什麼叫做民主運動?我是台大論壇社負責跟成大聯絡的人,並陪成大朋友替當時黨外的蘇南成發傳單的志工。
在那個春令營,我們幾位朋友第一接觸蔡有全兄,他比我們大幾歲,不但口才便給,聲音磁性,跟我們灌輸台灣獨立的思想,而且有一份天生領袖型的權威,以及演講佈道家的氣勢!他的主張雖然很有氣勢,但對我們這些初接觸民主選舉運動的大學生而言,一時之間覺得太進階了!
在那個春令營蔡有全算是引導我們認識台灣獨立訴求的關鍵人物。也讓我們預見他的群眾魅力!
這場春令營𥚃,也幫忙凑合了周維理的爸爸周醫師及他的媽媽鄭牧師(她是春令營的主要講師鄭兒玉博士之姪女)成為幸福的一對夫妻。
不過也很趣的是在神學院的學生宿舍裏發現當時在臺灣比較少見的花花公子(Playboy)及閣樓(Panhouse)雜誌,那幾本雜誌讓我們在嚴肅的台灣前途及如何推翻國民黨的大課題下,多了一些青春的火發,也留下一個有趣的笑譚「原來未來的牧師也愛看Playboy!」。

有全兄的確是一個領袖型的政治運動者,所以很快的在政治運動中成為台獨運動的先鋒,在政治受難者聯誼會中與許曹德會長因主張獨立而被以叛亂罪逮捕起訴。他在受審時一副使徒從容就義的表現,一直受到大家的景仰!這個案件也直接促成廢止刑法一百條的運動!

有全兄,已經打完人生精彩的戰爭!不過以他的才華,的確是仍有許多大志未能發揮,人生難免遺憾。希望他能放下一切塵緣,跟隨他所信仰的上帝,回到上帝永恆的愛的懷抱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