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5年3月31日 星期二

試評民進黨憲政改革!

       民進黨蔡英文主席明白表態「主流民意贊成總統直選,總統直選後,內閣制沒有存在空間」,也等於明確反對閣揆同意權。所以此次朝野憲法改革,大概祇有一項有共識,就是投票年齡降低為滿18歲,其他的憲政內容及主題大概很難再有共識。
       但台灣自從推動實施總統直選後,1995年當時的國民黨主席李登輝總統,結合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共同合作修憲,一方面實施總統直接民選,另一方面取消閣揆立法院同意權,而建立目前臺灣的中央政治體制。也就是一般所稱的「偏向總統制的雙首長制」,或者稱為「超級總統制」。這個制度自從1996年實施迄今將近20年,歷經五任三位總統,這個體制,大家都覺得「
真的很爛」。目前這種超級總統制,就是臝者全拿,而所謂的贏者還不是贏的政黨,而是贏得人。如果選上的人真的是有眼光丶有能力丶公正不阿丶品德傑出丶政治能力高超,各項兼具的人才,也許總統大權在握,會有利於政治改革。但二十年的實際情況是,總統雖然掌握高權,但除了國防丶外交丶中國政䇿等重大政䇿外,卻沒有實際處理行政權的運作,而交給行政院長及內閣團隊去處理。而且也不必直接面對國會的監督。從管理學的角度來看,總統雖然掌握高權,但郤無法與行政團隊當面討論溝通,溝通介面輾轉不直接,總統也不必面對國會監督,所以權力毫無節制。這個制度沒有總統制的效率,總統制總統有隨時召開行政會議的權力,並下達決策的權力,可以直接享有行政會議資訊與討論,並提升決策品質及效率有很大的好處。但目前的超級太上總統制,卻是因為不能直接主持行政會議而卻又要處處干政的現象。

       馬英九2014年四月就完全喪失民心,但制度保障他到2016年5月20日才需下台,台灣不得不空轉2年,這個制度真是很爛!

我的看法是:

一丶 目前有人正在灌輸一種似是而非的說法,認為「以總統直選,來彰顯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個說法其實是錯誤的。其實「國會全面改選,就是國民主權的行使,就足以彰顯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二丶國民黨如果同意「接受德國式的聯立制」(政黨票票票等值),則民進黨應該也可以交換「接受內閣制」。

2015年3月30日 星期一

領寄(木柵港)四百年遺絮

      三月28日下午,在安定鄉「領寄庒」傑出的子弟陳振當博士的邀請下,特別來到南科特定區ABC區的直加弄大道旁的「領寄庒」,來作地方文史踏查。
      陳振當博士是細胞生物學博士,在美國紐澤西州Rutgers-Robert Wood Johnson 醫學院擔任教授。我印象中他取得博士學位時,領寄庒舉行一場很大的慶祝會,我當時已經選上立法委員,也參加了他的慶祝會。陳教授人雖在美國卻對自己出生的家鄉安定鄉直加弄庒領寄有很深的感情與關懷。
       領寄(領旗)這是位於古台江內海的重要港口「木柵港」北側的直加弄社的領旗部落,應該是隨著古台江內海木柵港時期的商業貿易活動而繁榮,而隨著繁榮發展的古早村落。地方傳說木柵港為台江內海繁榮的港埠,當時船隻進出木柵港都必須到此地來「領取令旗」,才能進出,這也就是「領旗(領寄)」地名的來源。
       但也隨著道光三年(1824年)曾文溪改道注入台江內海,造成台江內海加速淤積,而木柵港隨之喪失港埠功能,再加上水患瘟疫肆虐,木柵港週邊低窪地區,成為水患丶瘟疫橫行,港埠街道沒落,人丁四散遷移逃散,主要人口遷移到地勢較高的現新市街道。而領寄可能是當時木柵港週邊地勢較高,較不會淹水的村落。繁榮的木柵港喪失了港埠貿易後,領寄也逐漸沒落成為純粹農業的寒村。
       陳振當博士特別從美國回來關心自己的故鄉,精神可佩。今天(3月28日)下午他特別介紹我去拜訪領寄的望族他的叔公陳樹森叔公(據他們告訴我,樹森伯80歲大壽時,舉辦80桌的祝壽大典,我當時已經是縣長,也有特別來祝賀)及陳東伯堂叔,並特別參觀了1、約120年陳公明榜家三合院老宅。2、安定第一間田都元帥廟領寄靜安宮。3、二株百年以上的老榕樹。
      參觀行程中我也特別聯絡地方文史非常有研究的蘇一志教授一起來參加,希望蘇教授的一些研究能夠幫助陳振當博士的關懷的故鄉!
      後來因為朋友約我討論,中途先離開了約二個小時,沒有想到陳振當博士的叔公陳樹森(91歲)及堂叔陳東伯董事長,特別煮了一桌非常豐盛的晚餐,非常熱情的邀請我再回去跟他們及蘇一志教授一起用晚餐。而且繼續跟我們一起深入討論台江內海丶樹谷園區丶木柵港丶直加弄社、領寄等地方的故事。

       晚餐中聽到了一項說法,就是:陳振當敎授主動提到他小時候聽到他阿公(樹森伯的大哥)在時曾提到,本來府城官府有考慮要設在木柵港附近。我跟蘇教授及其他人聽了都很驚訝,也都很懷疑,大家就追問陳振當的父親及叔公(陳樹森)是否真有此事?結果沒想到,他的父親也表示有聽過這回事,他的叔公樹森伯也表示:他二十幾歲時好像有聽過這件事。看來好像真的有此事一樣!祇是不知道這是何年代的掌故?其實類似這種説法,過去我也在佳里興(鄭氏王朝時代的天興縣治所在地)也聽過二丶三位前輩提過。佳里興的説法比較像是明鄭時期,要決定承天府城的地點選擇決策時,佳里興是曾被考慮的地點之一。至於領寄的説法是明鄭時期或清領時期選擇台灣府城官署時?則不得而知了!

       而2009年大家沒想到台南縣市真的合併升格為直轄市,而我也在2010年提出了南科特別區ABC區應該成為大台南合併後的新市政中心的主張。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種無法解釋的歷史巧合之處。

2015年3月27日 星期五

網路政變

       臉書社團「台南市政監督聯盟」3月25日發生「網路政變」。
       
       今天的事變讓大家驚覺,原來網路上也可以搞「政變」。原來該社團的創會召集人楊澤泉(成大退休教授)也是該社團管理員,被一位(一個小時前)被指定的新任管理員,她再指定的一位管理員在上任管理員44分鐘後,就公開刪除楊澤泉管理員的資格。而形成實際的網路政變。

       經查此版資訊,管理員更迭的時間應該是:
       2015年3月25日00:18   梁文韜指定巫秉恩
       2015年3月25日00:32   巫秉恩指定江明宗和烏坵鄉
       2015年3月25日01:16江明宗宣佈移除楊澤泉
       
       此次「政變」的故事,頗值得「FACEBOOK」當局檢討一下臉書社團的管理政策!
本次「政變」凸顯臉書管理政策問題:
       1、為何公開社團改為不公開的社團後,就改不回來「公開」?Facebook 當局應該要檢討一下!
       2、後來被指定的管理員,是否有權利取消「創始管理員」的權限問題?
         (後來有網友表示去年年底臉書已更改規則,後來的管理員已經不能刪除創始管理員,而本社團創始管理員是王壽國,猜測楊澤泉應該是幾秒後也是管理員,但因為臉書祇記錄下誰是第一位管理員)
        政變已經發生了,除了管理員之間理念之爭外,其實也可以考慮藉由此事件跟臉書當局爭取合理權益!

        由於發生網路政變是在3月24日楊澤泉到台南市政府向賴市長送扁額抗議,而引起部分挺賴市長的網友不滿,而引發此次3月25日的網路政變。
        由於採取網路政變的主角江明宗,已經重新將楊澤泉教授指定為管理員,並自行退出管理員的角色。政變雖成功,但太過於突襲性丶政變性,而不為多數人所接受,所以自行退出管理員,並恢復楊澤泉管理員的角色,以便早日平息糾紛,也是明智之舉。但其實如果他能進一步正式的向楊澤泉敎授道歉,也許會更好些。
        這個政變案例,卻也值得大家省思!

2015年3月24日 星期二

落後的農藥管理制度,阨殺台灣農資產業發展!

       3月24日特別趕到彰濱工業區參觀一家農業生技公司(正瀚生技股份有限公司CH Biotech)。這是一家以農業生物資材研發製造的生物科技公司,最特別的是,它是以「台灣研發、美國製造」,而行銷全球的農業生技公司。
       
       該公司研發的十多種產品(1、Radiate,2、NutriSync M,3丶NutriSync Sulfur,4丶NutriSync D,5、Potenza,6、NutriSync Cu Tech ,7丶Consensus , 8、NutriSync B Tech ,9丶Max-N-Pact , 10丶NutriSync Mn Tech , 11丶NutriSync Zn Tech。)已獲得美國最大的農資産品公司CPS(Crop Production Services)所採用並銷售非常成功。其中有三種產品(Radiate, Validate ,PhotoGro)更被CPS選為2015年最值得推廣的產品。
       
       美國是全世界最大的農產國家,農耕面積三億英畝,也是全世界各大農資公司必爭之地。美國也是全世界最大農資銷售市場,全五大農資產品銷售公司是(1、CPS , 2丶Helena Chemical , 3、Growmark Inc. , 4、Wilbur-Ellis , 5、CHS)約佔市場60%。產品打入前五大才算打入美國的主流市場!而能夠打入美國主流市場,就可以順利打入世界其它主要農産國家,如巴西丶澳洲丶印度丶中國。而正瀚生技產品已成功打入美國最大農資產銷售公司CPS,而且銷售非常成功。

       然而美國市場非常競爭,美國本身就有幾家國際級超級大的農資公司,例如:孟山都(Monsanto)丶杜邦(DuPont)丶陶氏化工(Dow Chemical)丶偉崙(Valent)等公司。再加上歐洲如BASF丶日本如Mitsui丶澳洲的Nufarm。所以正瀚生技公司能夠加入這一場國際級的競賽,而且已經有很好的成果,同時將研發總部設在台灣,實在是值得國人慶幸丶珍惜!
       
       該公司的負責人吳正邦博士,為旅居美國數十年的台灣人,研發團隊有20人,8位博士。為什麼要將製造設在美國?而不是在台灣製造呢?其實這也是經過非常審慎考慮的決策:
     1、美國的農資藥品安全規範及登記許可為國際各國所接受:
       由於美國的農資藥品安全規範,較為嚴謹完善,產品要經過美國環保署(EPA)審核通過,需要有嚴謹的R&D的data來支撐及驗證。所以經由美國環境保護署(EPA)審核通過的農資化學藥品登記資料,世界各國的農資管理機構,都能認可接受,也比較有利於在國際市場行銷。
     2、就近服務美國市場,而且具備短期大量供貨能力。
     3、成本考量。
     4、Made in USA有利於全球行銷。

       照道理這樣的研發型國際公司,農委會及國科會應該主動邀請他們到農科園區或科學園區設廠才對。結果卻因為「農藥管理法」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二目規定「用於調節農林作物生長或影響其生理作用者,都被認為是成品農藥」,如果按照這個定義其實「水丶陽光丶肥料」也都會影響植物的生理作用,也應該算是「農藥」的一種。而農藥的概念在台灣無論是一般民間或政府官員,仍停留在「殺蟲劑」的層次,而先入為主認為是有毒的,會毒害生物丶動物丶人體丶環境等刻板印象。所以一旦被認定為農藥產業,就被拒絶進入「農科園區」及科學園區。最後被迫落腳到海風朔大的彰濱工業區設置研發中心。
       
       而中國大陸卻一直積極要爭取他們公司到大陸設廠,該公司原來也打算遷回美國,但因為發現台灣的研發人員的態度及投入的精神非常好,而且研究人力的成本相對便宜很多,所以才不捨得離開,而繼續留在台灣。
       
       其實台灣傳統農藥(視為有毒的殺蟲劑)的概念已經完全落伍,也與真相差太遠了!植物的健康的診斷,跟人的健康診斷是一樣的;如何對不健康的植物,改善其健康狀況?跟如何改善人體健康是一樣的。植物吸收的農藥,跟人吃的葯品,其實是相同的概念!要改善植物的健康,需要用什麼農資材料,才能改善其健康,這才是如今農資公司的主題,殺蟲劑衹是其中一小部分。而正瀚生技公司不是生產殺蟲劑的公司,卻被當作有毒的農葯公司。其實這是一家研究設計植物健康生長或功能性生長的「植物的營養液丶添加劑」的公司,其產品要經過美國環保署(EPA),針對植物丶對環境丶對其它生物丶動物丶生體的安全性評估通過,才許可登記。如果沒有通過美國環保署EPA的嚴格的安全測試評估,取得美國EPA核發的許可証,美國CPS公司根本就不敢在市場上推出此項產品。所以跟傳統所認識的農藥實在差別一萬八千里。
       
       看來農政主管單位及政府各部門應該重新檢討,這些過時的農藥管理制度,否則恐怕祇會扼殺台灣農業生物科技及新科技的發展。正瀚生技公司的遭遇,也許是提供一面鏡子,供政府來檢討!

2015年3月21日 星期六

從賽德克巴萊到台灣三部曲-------重建熱蘭遮城大員市鎮及平埔部落園區

                 從賽德克•巴萊到台灣三部曲

                               ----重建熱蘭遮城丶大員市鎮及平埔部落園區

       耗資7億元的賽德克•巴萊即將在2011年9月9日首映,未演先轟動,這是繼海角七號火紅之後,魏德聖導演的第二部電影,大家要看看魏導如何去處理霧社抗日事件此一歷史悲劇。馬英九也感受到一股"賽德克•巴萊"的熱潮即將來襲,也搭這一波魏德聖熱,邀他對談。希望這一波"賽德克•巴萊"及魏德聖熱潮,不衹票房再創歷史紀錄,更將台灣電影推向國際水平及國際市場!
       魏導在拍攝賽片前曾找我談影城的構想,當時有意在台南高鐵站東邊台糖農場成立影城,並將賽片部分拍片場景在此地興建,並作為永久再利用之場景。魏導也跟長榮大學討論過這些構想,後來因時間緊迫及經費、預算問題而胎死腹中!然而要振興國片,要蓋符合台灣電影所需像樣的影城,應列為振興國片的基礎設施。
        魏導對台灣歷史故事電影有興趣其來有自,他早就計劃拍攝賽德克•巴萊及台灣三部曲,祇是苦無經費,如今賽片二部即將上映,明年以後應該是計劃台灣三部曲的籌拍階段!大航海時代影片的拍攝,至少要有三個17世紀的主要場景:
        1、熱蘭遮城(Fort of Zeelandia),
        2、熱蘭遮城外的大員市街
        3、西拉雅平埔社部落。
熱蘭遮城3D影片
       如果像一般影片搭一臨時景實在是可惜,如果依魏導的風格台灣三部曲可能有三個片,投資金額要高過美金一億元以上。影片拍完,那些臨時景維持沒多久就拆除了很可惜。所以我要勸魏導應把台灣三部曲的拍攝當作台灣大航海歷史重建運動,並號召更多人參與此一歷史重建的運動,我認為至少要重建
       1、熱蘭遮城,
       2、城堡外的大員市街,
       3、平埔社部落。
       重建的熱蘭遮城及城堡外的大員市街,可選擇在台南市臨外海的漁光島;重建此一歷史重建運動可邀請荷蘭政府共同來參與,將影片的拍攝及前置準備及行銷與歐陸結合,可使台灣電影真正國際化。而且大航海時代台灣可拍攝的故事一定超過十部以上的影片,這些故事可以充分讓這些重建的歷史場景成為真正的影城。
       而且重建的歷史場景後續經營除了供拍片外,可朝向歷史建築文化園區方式來經營,成為一個永續經營的台灣歷史新地標。重建在漁光島熱蘭遮城,每年可以模擬荷鄭戰爭的儀式活動吸引國際觀光客,而且以穿著17世紀特色服裝來服務遊客,而打造一個具有國際特色的歷史地標及園區。魏德聖對這一塊土地歷史的執著,艱辛克服了台灣電影市場的環境,而台灣三部曲的考驗更大,如果能夠朝向大航海歷史重建運動,結合更多關心台灣這塊土地的力量,推動重建17世紀熱蘭遮城、大員市街、平埔社部落園區,建構台灣豐富的大航海史話,正是時候矣!

2015年3月20日 星期五

九二共識就是終極統一

馬的立場很清楚就是要終極統一,不管台灣人民的選擇權,也就是否定台灣人民的選擇權!這種反民主的主張,應該要有人去抗議的!
九二共識最大的矛盾在於:
1、不尊重現狀:兩岸現狀是存在兩個政權的客觀事實。
2、不尊重台灣人民的選擇權:未來是否統一為一個中國?基於民主的基本原則,台灣人民有選擇權。
3、互相承認「互不承認對方存在」的自相矛盾。

桃園機場第三航站需要建嗎?

我反對蓋第三航廈,理由是:
1、對於坐飛機者或接機者而言,航廈愈多對旅客愈不方便,愈容易搞錯航廈。
2、而且二個航廈,要二套人力;三個航廈,服務的人力也必須增加為三套,而導致單位服務成本更高。
3、而且空間的使用更不經濟,水丶電耗費更多,原來可以共用的,都必須再做一套,所以最好是能整合為一個航廈最符合經濟效益。
4、現在在二個航廈仍有充裕的空間下,尚沒有空間不足的問題,卻貿然蓋第三航廈,實在是為工程而工程!
希望立法院能請民航局及桃園機場公司好好交待清楚,才能允許發包動工。

2015年3月19日 星期四

新營轉運中心與鄭鴻銘老師

       新營轉運中心終於在2015年3月份動工了!這件事使我思念起我的老師----鄭鴻銘!
       鄭老師是我在後港國中的敎務長,也是國中一年級的英文老師,雖然祇敎我一年,但因為我們是後港國中創校第一屆的學生,當時我的成績都是全校第一名。後來我回到台南縣選立法委員,鄭老師就全力帶我到新營丶東山一帶拜票,到我選縣長時,他也都是全力付出。
       高速公路新營交流道「新營轉運中心」劃設了二十幾年卻不能開發,鄭老師就住在那個範圍內,身受其苦,我記得選立法委員時,他就向我提出此一問題,知道此一計劃不開發,新營工業區的服務機能就嚴重不足,地方發展受限,這件事讓我印象深刻。但因為立法委員沒有地方行政權,沒有辦法推動。但此一地方民意需求,我一直記在心𥚃,所以當了縣長之後就尋求解決之道。
       2001年我接任台南縣長後,特別交待城鄉發展局一定要解決新營轉運中心的問題,因為當時既沒有細部計劃,也沒有開發計劃。所以城鄉發展局就利用新營市都市計劃通盤檢討的時機,作都市計劃的細部計劃,並擬採取市地重劃的方式解決。在2005年我第一個任期內,計劃就已完成審查,送到內政部。
       本來在我第二任的任期內就已經完成程序,並編列預算準備要動工了,後來因為細部計劃道路切到其中當地的廟的建築,有議員因為太太在城鄉局內任職,知道內情後帶頭抗爭,逼得城鄉局不得不重新檢討細部計劃,結果重新檢討一擔擱就耗費了四丶五年之久。
        城鄉發展局委託的規劃單位,作規劃時思慮不週,現場瞭解不深入,為何會規劃到道路切到廟的建築,而導致居民抗爭耗費時間,實在是太不用心了。而且主管機關城鄉局監督丶審查不夠用心,也要負起怠忽職守的責任,所以才會一個䅁子一辦耗費超過十年以上的時間,浪費人民與政府的時間。         

       其實我一直很遺憾,在鄭老師過世前,這個案子還不能動工,給他一個交待。如今雖然動工了,我還是對鄭老師有一份歉疚!

改革18%的巧門

目前把軍公敎18%退休補助及各項軍丶公、敎的退休補助,以一般公務預算編列,是不合理的。應該是納入退撫等相關基金來給付才合理。應該改為分別納入「軍公敎的退撫基金」及「軍保基金」「公保基金」來支付,才比較合理。
也許併入各項基金後,很快地一次退休給付者丶或半月退者,都願意繳回「一次退休金」「一次半退休金」,而改領月退休金。

2015年3月16日 星期一

鹽水溪堤岸高架道路vs二等七號道路----那一條重要?

       攸關南科與台南市舊市區的交通建設計劃---「台南都會區北外環道路」計劃,目前的規劃方案,跟我在縣長時代與市府共同合作的規劃䅁(約為2003年的規劃案)已完全不同。
       當時我們的規劃案主要的目的是:為了「解決由舊市區人口到南科上班的人潮塞車在台一缐的交通瓶頸;而下班時間則堵塞在進入市區的道路」,當時的規劃方案是:「延著鹽水溪的北提岸,高架向西延伸至台17濱海道路」(是否延伸到安平?也是一個選項)。如此可以徹底解決舊市區(北區丶中西區丶安平區)人口稠密中心,到南科上下班丶以及銜接高速公路目前的交通瓶頸。
       但從報到營建署的計劃,看到台南市政府目前新的規劃計劃,竟然沿著鹽水溪北堤岸祇到太平橋(台19中央公路)。並没有到海安路及台17濱海公路,當然更沒有到安平。
       而過去幾年台南市政府及營建署將台江大道及二等7號道路列為優先路線,二等七號道路到鹽水溪畔卻無法跨越鹽水溪接永康台1線,而接到台南北外環快速道路(即鹽水溪堤岸高架道路),而接三崁店糖廠的永安街。這條生活圈道路的道路,花大錢徵收土地開闢這條道路的邏輯實在想不通,因為這樣的新路線,其實是往安南區的方向疏散,其功能看來是跟國8有重曡的效應;但卻完全喪失原來為了「解決老城區(北區丶中西區丶安平區)密集人囗往南科及快速銜接上高速公路」的功能。所以是本末倒置的。這些錢其實應該要優先用來開闢鹽水溪堤岸高架道路才對!
       而且太平橋本來就是台南市最塞車的地方,現在再把車流集中𣿬流在此橋,真的不知道將塞到什麼程度!
       本計劃總經費46億多元,相當難得的預算,如果沒有用在刀口,選擇正確的方案,實在就非常可惜!

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

林初埤木棉花道與蓮花節------在地特色經濟的思考

       林初埤木棉花道爆紅,被紐約時報網路票選列為全球最美麗的花道的第11名,亞洲惟一入選的花道。這實在要感謝薛弘明的推動,使白河多了一個景點。
       第一次對林初埤木棉花道有印象,應該是開始大力推動騎自行車作農村逍遙遊的活動,有一次規劃繞白河是由薛弘明規劃的路線,而經過這一個路段。後來聽說許多人早春時節,喜歡來這裡騎自行車享受木棉花花廊之美!後來老薛說他已經搬到木棉花三號,並提供自行車出租的服務。然後木棉花道就越來越多人知道,越來越多人來參觀,而逐漸成為白河地區早春時節一個特色景點,尤其是跟每年的國際蘭花展的時間頗為接近,而成為帶狀旅遊的景點。
       白河最重要的地方特色產業是蓮花與蓮仔,蓮花節的歷史已經有20年以上的歷史,但狀況似乎有一年不如一年的危機,如何重振蓮花季帶動蓮鄉的農村旅遊,一直是我關心的點。所以如何將木棉花道的行銷效益與蓮花節及林初埤作有效結合,以發揮整體最佳效益呢?的確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課題!
       白河蓮花節在我縣長任期內,就診斷出過去舉辦的蓮花公園的景點,不但腹地不足,也無法形成大面積的蓮花田效益,又缺乏發展的特色景點,不值得長期投入在此地點舉辦。
       當時我評估白河蓮花節其最佳舉辦地點,應該是林初埤週邊,因為林初埤有埤塘之美,遠眺大凍山丶枕頭山環境非常優美,而且週邊農田廣大,可以大面積種蓮花達到數為美的效益,有山丶有水丶大面積的花海,是可以作長期活動及場地的投資,可以產生累積效益值得開發的景點。所以當時就開始著手整治林初埤,林初埤的環湖步道整治丶涼亭丶木棧道丶相關設施及景觀樹種規劃,其實已有初步成果。
       而且當時建議白河鎮公所可以在林初埤週邊租賃或徵收幾塊農地,作為規劃林初埤遊客服務中心及停車場及舉辦蓮花節活動的永久性場地。而且為使蓮花季時能有更大面積的花海,建議應採保價收購模式,獎勵林初埤週邊農地廣種蓮花田,縣府也願意作相關的補助。可惜白河鎮公所是主辦單位,他們有他們的節奏和想法,所以這個構想一直未能實現。
       後來又有農民來此養鷄,大大破壞了環境景觀,而且鷄場臭味更影響發展農村旅遊。未來如果要再發展,林初埤旁的養鷄場是應該勸導其停養,如此整體營造才可能會成功!
       林初埤木棉花道爆紅,但蓮花節卻在沒落,而林初埤作為蓮花節的舉辦地點及核心景點的構想,也許值得大家共同來推動,如此才能再活化蓮花節,帶動蓮鄉更豐富的農村旅遊。
       林初埤木棉花道爆紅,其實對於帶動週邊景點例如「小南海風景區」丶「將軍埤」及「土溝社區」也會產生很大的效益。所以借機作整合型行銷,一併帶動相關景點,應該是好時機。而且這些景點的串連,自行車仍然是最輕鬆丶愉快的體驗,所以如何將「自行車出租」列為這一種農村旅遊的主要交通工具,也是值得再重視的。
       乘著林初埤木棉花道爆紅,正可以鼓勵大家去思考「在地特色經濟永續經營的總體營造策略」,過去我曾經的經驗及思考過的策略,拋磚引玉,希望提供給大家作參考!

2015年3月4日 星期三

直轄市是否實施區自治及自治選舉?----從日本都府地方體制看臺灣。

直轄市是否實施區自治及自治選舉?----從日本都府體制看台灣!

一、緣起:2009年台灣地方體制大變革。
        2009年馬英九總統上任第二年為兌現其競選的二大承諾,1、台北縣升格直轄市,2、台中市升格為直轄市,在表面平等的形式下開放各縣市爭取升格為直轄市。台中縣市被告以合併後即可升格,而高雄縣部份被告以與高雄市合併,即可當然成為直轄市的一部份;台南縣、市原不在規劃計劃範圍,但當時因為擔心財政收支劃分法,縣及省轄市的分配比率遠不如直轄市而被邊緣化,而且中央表示升格直轄市後財政至少比照高雄市平均個人分配額,所以台南縣市同意合併並爭取升格為直轄市。而在出乎意料之外台南縣市合併人口雖不足200萬人,但卻以歷史文化之名而入選為直轄市。當然一般認為實質上是政治平衡操作的結果。 而2013年桃園縣人口突破200萬人也成了準直轄市,並於2014年年底升格為直轄市。
       小小的台灣面積三萬六千多平方公里,竟有六個直轄市,這在全世界來看,也是一項台灣奇蹟;其實歐美先進國家均無直轄市的制度,全世界大概衹有中國與台灣有很奇特的直轄市制度。而總人口2331萬人中竟有超過1601萬人,約佔68.7%的人口,是在六都直轄市裡。而北台灣都會帶就有三個直轄市,這也被區域規劃的學者專家認為是荒謬的規劃。而因此一變革,新增將近一千二百萬人口被納入直轄市。而未納入直轄市的人口祇有730萬人。

二、991萬人121個鄉鎮市是否停止地方自治選舉?
       2009年這次五都升格直轄市,再加上2014年桃園縣升格直轄市,成為六都,應是65年來台灣地方政治體制上最大的一次變革。
       原來的台北縣、台中縣、台南縣、高雄縣丶桃園縣五個縣人口約991萬人,轄下共有121個「鄉鎮市」,依地方制度法規定是地方自治團体,有民選的鄉鎮市長及鄉鎮市民代表,來行使地方自治的職權。但升格或合併升格為直轄市後,這些原來五個縣底下的「鄉鎮市」是否維持地方自治團體地位?或改為直轄市的派出機關?
        坦白講當時馬政府及內政部並沒有做配套清楚的研究,也沒有研究清楚國際的比較制度,學術界也幾乎沒有研究。尤其沒有考慮當時的直轄市台北市丶高雄市雖然人口多,但面積規模都衹有200平方公里範圍內,算是小規模;而升格後的直轄市規模,其中四個直轄市(新北丶台中丶台南丶高雄)光是縣區的面積就超過二千平方公里,桃園縣較小面積也有1200平方公里。當時內政部長江宜樺是台大出身號稱有名的政治學者,對這個需要審慎處理的議題,照道理應該有能力研究清楚,但沒想到他仍然如一般事務官非常簡化地,把「小面積的台北市體制」套到「大面積城鎮型的直轄市」身上,顯然沒有盡到政治學者及政務官的本份。
       由於匆促決定,2009年下半年當時的內政部長江宜樺當時裁決:「原鄉鎮市改為區,暫停地方自治選舉,俟二年後再行檢討。」
也就是:
    1、原「鄉鎮市」改為「區」。
    2、暫停原自治選舉,僅擔任一屆的鄉鎮市長優秀者得甄選為區長,但衹限一屆4年。而民選的代表則改聘為一任的區諮詢委員。
    3、至於改制為區後,長遠是否應續行地方自治?進行區自治選舉?或定位為直轄市政府的派出機關,不再採取自治 選舉?則於二年後,再來徹底的檢討!

三、二年後檢討的時刻早超過了:
       2009年當時四個縣市 785萬人108個鄉鎮巿皆有自治選舉,選出鄉鎮市長及代表;因為合併升格直轄市,而停止自治選舉 ,也引起許多代表丶鄉鎮長失去了政治舞台,不滿與抗爭非常激烈,也因為抗爭的結果,內政部才同意「二年後再行檢討」。
       當時台南縣的代表與鄉鎮巿長也組團抗議,並要求我簽字贊成「鄉鎮巿改為區後,繼續自治選舉」,當時我並未答應簽字,主要的理由是:
  (1)當時台南縣市合併升格申請書已明確建議應該維持鄉鎮市自治及自治選舉。
  (2)內政部已答應二年後將作通盤檢討;
  (3)過去鄉鎮市長及代表選舉買票嚴重,而且抓不勝抓,黑道介入基層選舉嚴重,甚至成為黑道漂白晉身之階,所以地方基層政治成為地方派系及黑金勢力把持,也的確有檢討改革的必要。
  (4)有些鄉鎮市人口太少,財政嚴重不足,實無財力自治,所以實在也有檢討整併、適度擴大規模之必要。
       由於我拒絕在他們的抗爭及壓力下簽署同意書,所以他們對我非常不滿。
       但現在合併升格兩年已經過去了,行政院內政部該是「兌現其承諾」「徹底檢討」的時候!而兩年縣市合併升格的實踐經驗,也讓大家更清楚了解在沒有地方自治選舉的後果變成如何!

四、他山之石:從日本地方體制看台灣的「新直轄市體制」
       在檢討台灣「新的直轄市體制」,有必要借鏡日本的地方體制,日本中央政府外的地方體制分為兩層:
【第一級】 都、道、府、縣,「都」指東京都,「道」是北海道,「府」指大阪府、京都府,「縣」有43縣。其轄下就是 : 【第二級】 市、町、村(日本村的人口與面積接近台灣的鄉)
(一)東京都下有61個自治體:
         以東京都為例,其轄下範圍:原東京市的都心有23個特別區(這是東京都特有的23個特別區),26市、5町、7村。
         這些26市、5町、7村本來都是地方自治團體,並没有因為成為東京都而改變為區,而喪失其市丶町丶村的稱呼。而且市町村當然舉行地方自治選舉,選出市、町、村長及議員。
         至於原東京市下的23個特別區戰後雖然特區區長曾經官派,但區議會仍然存在,而且區議員仍然是維持民選。但經過地方多年抗爭努力,自1974年起東京都23個特别區經中央特別立法,23特別區區長及區議員也都是選舉產生,而成為完整的自治體。
(二)大阪府京都府:
        而大阪府及京都府並無特別區,其下的市(含大阪市、京都市)、町、村,亦當然是地方自治團體,舉行自治選舉。至於北海道及43個縣轄下的市町村選舉亦同。
        近來因為大阪府知事橋下認為大阪府轄下的核心區大阪市坐大,大阪市與大阪府各唱各調不利於大阪府的發展,乃辭任大阪府知事,而改參選大阪市長擊敗現任者,並提出大阪府比照東京都,將大阪市改為幾個特區自治體,以利大阪府的統合發展,也是一個很有興的案例。

五丶六都--開民主倒車:
        其實從日本的「都、府體制」,可以看出幾點值得比較之處:
    1、「都、府体制」底下仍保留「市、町、村」,並不是改為「區」,台灣一律改為區,完全消滅了城鄉特徵:
        依日本的經驗來看,市丶町丶村其實標示著人口密集度丶城鄉發展狀態, 所以並不因是都丶府體制,就刻意把市町村廢棄,而改為區或特別區。
        台灣縣市合併升格為直轄市,卻刻意把"小面積都會密集型台北直轄市"的區,強制套在其它"大面積城鄉型的直轄市」身上,而將原來標示人口密集度丶城鄉發展狀態的「鄉、鎮、市」,強制改為「區」。導致一般民眾無法從「區」去判斷地方特性,例如新北市的板橋,原來是板橋市,雙溪原來是雙溪鄉,城鄉辨識很明白;但現在板橋丶雙溪都變成區,一般人完全無法分辨其城鄉特色。難道這樣子是比較好炒作土地嗎?
        尤其桃園縣要升格為桃園直轄市,實可保留其「鄉鎮市」之稱讚並無必要改變為「區」,例如中壢市繼續稱中壢市可也,改為中壢區反而很奇怪,而且有矮化的意味。
    2、「都、府體制」下,仍維持「市、町、村」之自治體及自治選舉:
        日本並不因都府體制而停止其下市町村的自治地位,也並不因而停止其自治選舉。
     3、開民主倒車--真的是以台北看天下:
        但台灣升格直轄市的體制,卻是將「台北市的體制」強加在其它「大面積城鄉型的直轄市」。台北市面積271平方公里,但其他四都面積超過二千多平方公里,桃園一千二百多平方公里,除了台北市以外台灣其他五都的面積都比東京都大很多。台灣升格直轄市時,由於中央政府缺乏比較制度的研究,即草率以台北市為準,決定「鄉、鎮、市」變更為「區」,並停止「自治團體」改為「派出機關」,而停止地方自治選舉,從比較制度來看,我們實在是「開民主的倒車」。

六、合併升格四年實踐經驗的反省:
        如果從過去兩年升格或合併升格實踐的經驗來看,的確有以下三個根本問題:
    1、過去直轄市(原台北市、高雄市)、省轄市(台中市、台南市)管轄面積大概都在200平方公里左右大小範圍;而合併後管轄面積超過2000平方公里以上,增加高達十倍。所以管轄面積超過十倍以上,人口二倍以上,的確新的直轄市府沒有能力照顧到這麼廣大的範圍。所以普遍的現象是都會區得到較多的關注,而原來縣的部份,尤其大部份邊遠鄉鎮,則反而覺得不受重視,升格後反而邊陲化更嚴重。
    2、原來鄉鎮長有預算權、人事權,許多在地服務(如路平專案、路燈、垃圾處理)可以即時處理。但升格直轄市後區長沒有預算權及人事權,許多在地服務反而要由市府權責單位集中處理,而延宕時間,不能發揮在地即時服務的效果。以新北市為例,為何民眾沒有感受升格的好處,主要就是原來可以在地即時服務的項目,現在必須要等市府權責單位排序照輪,往往時間要拖很久!
    3、就地方發展而言:過去鄉鎮市經濟、產業、文化、地方發展有鄉鎮市長及代表會關心推動;但升格直轄市後區長無預算權,顯少能夠主動積極推動地方的特色經濟、產業、文化、及都市社區發展,形同地方發展動能「熄火」!而直轄市長在超過10倍大的治理範圍,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沒有時間心力照顧那麼大!
       從這些實際的經驗來看完全停止自治選舉,對原來「縣」的大部份鄉鎮,的確是如同棄嬰般「自生自滅」,完全看不到希望!

七、如果恢復自治選舉,何種選制可杜絕黑金問題?
       然而如果要恢復自治選舉,又如何避免如過去鄉鎮市地方選舉的弊端呢?尤其是1、買票問題,2、黑道借買票綁樁漂白,黑金政治控制地方,妨礙地方發展。3、過多的地方公職,造成分贓政治,消耗有限的資源,也妨礙地方發展。的確這才是「落實民主,又能鏟除黑金」大方向該走的路。
       為徹底避免黑金政治,過去祇有檢討「選」或「不選」的問題;很少同時檢討「什麼樣的選舉制度」可以比較能徹底杜絕黑金政治?「什麼樣的鄉鎮巿地方政府組織」比較經濟,避免太多民選公職浪費時間及資源?也很少檢討「鄉鎮巿的規模」多大的範圍才適中?台灣目前319鄉鎮市(五都升格前的鄉鎮市數目)是否應適度整併?以下將針對此三項提出檢討與建議:
    1、簡化區政府組織,並試行內閣制或委員會制:
       台灣一般公民政治教育長期以來受到中央政府体制總統制的影響,都將行政權執行機構與民意代表監督機構兩者嚴格分開,民意代表不得兼任行政職,但在內閣制則民意代表兼行政職乃是常態。在美國雖聯邦政府及州政府是行政權與議會嚴格分開,議員不得兼任行政職,但到了州以下的市及郡,許多採取委員制、內閣制、專業經理人制比比皆是。正如同台灣的公司法,公司的股東大會(有如選民)選出董事(如代表)組成董事會,再選出董事長。
       區政府及一般鄉鎮市政府的事務繁雜度並不高,所以其組織可以比較公司法董事會的概念簡化組織精簡人力。如果選舉制度改為如下所述的政黨比例代表制,則以多數黨區議員領銜名單的第一名為區長當選人,區長並為區議會主席,區議員人數也可精簡,並分工督導執行區政府業務。
目前嚴格區分代表行政權的鄉鎮市公所及代表監督的代表會,應該可以仿效歐、美制度簡化。
    2、區自治選舉制度應採「全政黨比例代表制」,以杜絕買票黑道:
目前一人一票投「人」的選舉制度,以每一位候選人為投票對象,在小選區範圍內很容易受制於買票綁樁,而影響選舉結果,目前地方選舉候選人無黨籍比例偏高,其中幾乎每一個代表會都有黑道背景人士,成為黑道漂白的管道,而且代表會主席黑道比例不少,造成地方發展的阻力。優秀而熱心地方公共事務的人才,幾乎很難出頭,而且也多數不願意淌入地方選舉的渾水,造成「地方公共事務,劣幣驅逐良幣」。
       而且政黨候選人一旦當選往往與政黨脫勾,變成個人的行為,政黨也不易影響他。政黨及當選人往往祇關心選舉,而不關心地方公共事務。政黨不關心地方公共事務,祇與地方有力人士結合,這也是民進黨在部份鄉村地區長期被地方山頭把持的原因。
我認為要徹底解決黑金的方法,就是地方區及鄉鎮市級選舉制度,改採取「全政黨比例代表制」。
何謂「全政黨比例代表制」呢?就是:
        ⑴各政黨提「政黨候選人名單」;
        ⑵投政黨,而不投政黨提名候選人個人;
        ⑶再依各政黨得票比率分配席次;
        ⑷而多數黨領銜提名的第一排名者,即為區長、鄉鎮市長之當選人。
        ⑸至於非政黨的獨立個人參選人,亦可參選,視為個人政黨計算其得票率,以決定其是否當選。
        ⑹如各政黨得票均未過半,則採結盟過半的多數黨的第一排名者為區長。
    3、全政黨比例代表制,為何可杜絕黑金?
      「全政黨提名名單」的方式,可以督促各政黨不提名黑道人士;而票投政黨,而不投個別政黨候選人,可以避免個別候選人買票;而政黨直接買票的機率非常低,如此應可杜絕黑金!而以各政黨提名名單排序第一名為鄉鎮市長當然人選,正可以督促政黨關心地方公共事務!提出政策與牛肉!

八丶區的規模是否適度整併?
       台灣在2009年五都升格直轄市有319鄉鎮巿,這是民國38年延續至今已約65年,如往前推就是當時在日據時期是市、町、村,町、村延續至今約百年未變。當時是走路的時代,祇有少部份騎踏車;而如今是汽車機車的年代,過去到鄉公所也許要一、二小時的路程,但如今可能10分鐘就到。除了交通進步以外,通訊也方便很多,而且過去識字率偏低,如今已少有不識字者。所以台灣的鄉鎮市的規模,實在有必要因應時代的進步朝向「依生活圈的範圍作適度調整」。日本戰後市、町、村經過多次整併,如今數目僅約過去的3分之1。
 (一)五都升格對區整併提供歷史機會:
但台灣各縣的鄉鎮市規模要整併,在政治上確實有很大的衝擊,而且每二年一次選舉,對選舉會有影響。 而台北縣、台中縣、台南縣、高雄縣四個縣在2010年合併升格為直轄市,並停止自治選舉,而且內政部原來就要求原鄉鎮市升格為區,必須要作適度之整併,確實對原縣的區的整併提供了歷史的機會。如區再續行「區地方自治」,則將具有相當的誘因及發展機會。

   

九丶原省轄市區是否區自治及自治選舉?
       原台北市、台中市、高雄市、台南市的舊市區範圍的行政區,在經過適度的行政區整併後,是否應賦予區自治的地位?我認為從東京都及大阪府的經驗也應該賦予區自治及自治選舉的地位。


十丶結語:
       四年多時間已經過了,該是朝野政黨及行政院好好檢討此問題的時候。本文從日本的比較地方體制來映照檢討台灣六都升格的草率,台灣已經嚴重的在開民主的倒車了!
      如何利用此次總統大選年檢討,一方面重新落實地方自治的民主精神,也一併檢討精簡地方組織,整併擴大區的規模,並以全政黨比例代表制的選舉制度,來杜絕基層黑金的把持,並落實政黨關心地方公共事務的責任。

2015年3月3日 星期二

重建熱蘭遮城

一個真實存在於台灣的熱蘭遮城,也曾經發生在台灣的最大的戰爭,如此重要文化資產,竟然被人説成是廸斯納樂園,真是不倫不類的比喻!
許添財時代已經請劉益昌作過「王城再現」的考古挖掘工作!但因為安平古堡已列為國定古蹟,而且原熱蘭遮城土地已經被民間佔為私有,而且原址距海已經超過二丶三公里,所以原址重建各界均反對。而且認為破壞國定古蹟。目前現場現狀已經無法想像當年情況。
為了讓各界透過熱蘭遮城重建,讓建築物及內部重現當年荷蘭人丶平埔族丶漢人及來自各國的生活實況,讓大家實際體驗17世紀熱蘭遮城的實況,可以更容易理解台灣!
Yuh Feng Weng ,美國在約克鎮是否也保留當時獨立戰爭的紀念堡壘,而且保留1776年當年的原狀,而且人員穿著均恢復當時的穿著,也就是你說的cosplay。上次到美國有朋友介紹,可惜沒時間去參觀!重建熱蘭遮城,基本上也希望裡面能穿著1630年代當時荷蘭人丶漢人丶平埔人所穿的衣服!
重建的地點,我建議在漁光島。這個地點臨海,才有當年臨海的感覺!
Hsing Yung Yang ,楊兄建議的地點,缺乏臨海的氛圍,但的確是難得的一片大面積土地,的確可以好好考慮看能夠做什麼樣的用途。
Jason Lin ,基本上它就是一個現地博物館的概念,而且與現有的安平古堡相互呼應。商機丶營運丶獲利模式,我個人看法樂觀!
要在濱海沙洲重建一個熱蘭遮城及大員市鎮,而且是原樣1:1重建,絶對是台灣建築工程界很大的挑戰!
重建在漁光島的區位,應該以靠近安平漁港航道區位亦即北端區位,較符合歷史航道的方位。
如果在漁光島北半部重建,則將面臨腹地夠不夠,是否足夠容納重建熱蘭遮城及大員市鎮的問題?這是個客觀空間問題,需要實際的歷史資料及現地丈量,才能判斷。
但如果不足則漁港防波堤在南岸部分其實可以考慮加長到與安平港的防波堤一樣長。
至於填海造陸之土方,正好曾文水庫及曾文溪疏濬的土方沒有去處,可以拿來此處填海造陸,做為重建熱蘭遮城的基地!
的確安全性是一個大的考驗,所以重建本身的複雜度丶專業性、故事性就很強。
現有漁光島北半端可能不夠大,但如果將漁港的防波堤加長到與安平商港的防波堤一樣,再加兩者之間的海域填海造陸,應該就足夠了!
我對於營運樂觀的原因是,因為這是台灣的歷史地標,所以祇要能夠如實興建,會成為台灣最具有號召力的景點,而且具有吸引國際觀光客的條件。
的確安全性是一個大的考驗,所以重建本身的複雜度丶專業性、故事性就很強。
現有漁光島北半端可能不夠大,但如果將漁港的防波堤加長到與安平商港的防波堤一樣,再加兩者之間的海域填海造陸,應該就足夠了!
至於拍電影的事,將來熱蘭遮城及大員市鎮就是17丶18世紀的影城,可以拍的故事至少10部以上,可能更多。所以魏德聖的台灣三部曲祇是一個開端。將來一定會有更多以荷西時期為題材的電影出現。這就是為什麼要重建熱蘭遮城及大員市鎮的原因,因為回到17世紀的歷史場景,一定會激發更多的創意,探尋更多歷史故事。
如何把重建熱蘭遮城及大員市鎮,營造成為台灣國際級的文化觀光景點,的確是需要做很多的研究工作。熱蘭遮城本身就是大航海時代的博物館,大航海時代的故事如何展示呈現?大航海時代大員、台灣的歷史如何展示呈現,當時的貿易丶開發丶生活丶語言丶宗教丶敎育丶族群關係,內容實在相當的豐富。所以它不會是空洞的歷史建物,而是有豐富的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