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9年4月18日 星期四

郭台銘參選的震撼!

《郭台銘參選的震撼!》

郭台銘宣布參選國民黨2020總統黨內初選,形同徵召韓國瑜乙事正式出局。

世局變化可真快,諒非回國途中的韓國瑜所可預料。

有關郭台銘黨籍疑慮,國民黨則以頒發榮譽狀形同確認郭台銘的國民黨籍。
是否確認郭台銘參加初選的資格,應該也是一併予以解套!

郭台銘的參選對民進黨小英總統及頼的衝擊也是非常大,幾乎經濟選民大量流失。但也多了許多作戰題材。

至於獨派及工運、社運團體則將加速集結,準備好好大幹一番!

至於朱、王則成為陪公子讀書,愈振乏力。

郭台銘參選對柯P是否參選也有重大影響,看來柯P參選的空間將會被壓縮。

但台灣政治勢力中,堅持台灣主體性、而社會政策偏向照顧弱勢的左派勢力(簡稱左獨勢力),則可能有聚焦發展的空間。

至於美、中兩國,則將重新評估郭的參選,對美、中、台國際形勢的影響。

而鴻海集團將加速接班佈局,郭台銘準備完全脫離鴻海集團的第一線經營管理。鴻海集團的下一步恐成為產業界關注的焦點。

——————————————
【直播中】宣布參選2020!郭台銘:我會參加黨內初選 絕對不接受徵召

2019年4月8日 星期一

對韓國瑜農產品行銷之評論

《對韓國瑜農產外銷之評論—-
                   政治行銷大於農業效益》

韓國瑜上任三個月,已經二次出國為高雄市的農漁產品外銷拚經濟,一次到新加坡、馬來西亞,第二次到中國南方四大城市(香港、澳門、深圳、廈門),並分別拜訪中國駐香、澳中聯辦,而在台灣內部引起很大爭議。對於他的農漁產品外銷的密集大動作,實在有值得討論之處:

一、首先一個超高人氣的市長願意出國行銷台灣的農漁特產,基本上是應該予以肯定。
我自己當台南縣長任內也是每年在水果產季時都出國行銷農產品。也出國參加國際性的食品展。不過在策略上韓市長跟我的策略卻有很大的差別。

二、目標市場的設定:(熱帶?或溫帶?)
韓市長二次行程的目標市場不是熱帶國家(新加坡、馬來西亞)就是亞熱帶國家(南方四大城市)。而高雄、台南基本上是亞熱帶海島型氣候。
在氣候條件上與韓市長設定的目標市場類似,而且韓目標市場週邊的國家或區域也是農業生產為主的地方,而且農業勞工成本遠比台灣低。所以可以判斷週邊區域農産品跟高雄、台南的同質性高,而且更便宜。所以長遠來看臺灣的農產品在這些目標市場,大概只有少數特色產品有機會。
我縣長任內第二年農業局曾經安排到新加坡促銷農特產品,當時我就質疑「到這個熱帶國家來賣農產品,如何跟印尼、馬來西亞、越南、泰國競爭呢?」,所以隔年(2004)開始我們當時台南縣政府就把目標市場鎖定以溫帶國家日本作為目標市場。

到目前為止沒有人(尤其是農委會)對韓市長以熱帶、亞熱帶國家的城市為目標市場,而且週邊國家都是重要農業生產區,是否與高雄的產品同質性高,而且價格遠較台灣便宜,長遠來看是否有競爭力提出探討?

三、外銷農產品的利基品項定位?
       除了目標市場定位外,台灣或高雄有那些農產品適合外銷?而且是利基產品?這個定位非常重要。
     1、農地有限,應確認利基產品:
其實台灣的農地面積有限,再加上農業人口嚴重老化,而且每一農民耕種面積不大的小農制,所以「如果沒有事先作生產規劃」,事實上能夠外銷的種類、數量是非常有限的。
所以如何確定對台灣或對高雄有特色的競爭力產品,其實是非常重要,因為祗有先定位那一個品項是高雄有特色的競爭力產品,才能有計劃的去行銷及後續的規劃生產,也才能讓高雄的農地産生最大的經濟效益,否則簽署的MOU(採購意向書)可能全部淪為「空炮彈」!我們到目前為止仍然看不到韓市長對高雄的農特產品是以那幾項為外銷主力的定位?
     2、MOU也可能祇是空炮彈:韓市長二次出國行銷農產品都是簽署MOU(採購意向書),並沒有實質拘束力,未來實質採購仍需另外正式下訂單。所以未來仍有可能成為空炮彈,祗淪為政治行銷的可能性太高了!
     3、台南縣的經驗:
我在2001年接任台南縣後,我們就先確認「愛文芒果」、「蘭花」作為我們優先推動外銷的主力產品。這個決定也是農委會委託專家研究確認台灣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品項。
   (1)為了這二項主力產品,我們推動成立「台灣蘭花生技園區」,並舉辦每年一次「台灣國際蘭花展」,吸引國際買家來臺灣採購。
   (2)而且也在玉井設立了愛文芒果的「蒸熱檢疫處理廠」,解決外銷日本的檢疫瓶頸,讓台灣芒果在日本大放光彩。
解決了蘭花、愛文芒果後,我們開始再發展其他品項。

四、品牌定位?
     目標市場、利基產品的選擇,其實就是為農民的農產品創造更高的附加價值,其實也是品牌定位策略的重要一環。
由於台灣農地面積有限,農民老化,要吸引年輕人回鄕從農,就必需能夠提升農產品附加價值,讓農民收入提高,如此才能吸引年輕人回鄉或進鄉從農。
農產品外銷如何提升其附加價值,一棵芒果銷到馬來西亞或是廣州,跟銷到東京的價格是不一樣的;同樣的道理一棵芒果銷到廈門、跟銷到北京價格也不一樣。
為了讓芒果價格高值化,我們選擇溫帶國家的日本東京作為我們的目標市場,因為我們要因應嚴格的檢疫要求,以及嚴格的藥物殘留檢驗標準要求,嚴格的產品分級包裝要求,所以台南的愛文芒果從盛産時需要將過剩芒果倒到曾文溪,而一躍成為台灣「外銷精品」,不但整體產品形象大幅提升,連國內的售價也提升二、三倍,而且栽種面積也是數倍成長,甚至連屏東也一並受益。甚至連次級品過去沒人要,現在都被搶購成為加工品。這些都是品牌定位的外溢效應。而且因為日本形銷成功後,韓國市場也自動打開。而中國大陸市場,我們也刻意的從溫帶地區的北京、天津、上海著手,以提高其附加價值。
          目前我們完全看不出韓市長對農產品有任何品牌策略意識!其實農委會也沒有。

五、政治採購或市場通路採購?
台灣農產品出口中國大陸或陸陸來台觀光,過去大家垢病的就是政治採購。也就是以商逼政,以採購作為政治交換的籌碼,這就是大家不喜歡的。
這一次韓市長南方四個城市農產外銷,基本上也是走政治採購的老路線,所以非常不穩定。這在馬政府八年期間大家都已經體會到了,其效益有限。而且在這段期間台灣農產品的品種、技術也大量被中國吸收了。
我在台南縣長期間在日本市場發展到一個階段後,也到中國大陸溫帶地區的北京、天津、上海等主要大城市拓展市場。
當時的策定調就是希望不要靠政治採購,而能夠直接到市場通路對接,所以都直接找百貨公司的生鮮超市農產品、台灣水果部門,讓消費者直接接觸台灣的亞熱帶水果,以避免因為選舉政黨因素而影響市場供應的穩定性。

看來韓市長二次國外農產品行銷活動,佔盡台灣媒體版面及時段,故有可取之處,但看來是政治行銷大於高雄農業實質永續發展。不過小英政府對台灣農業的表現乏善可陳,而陷入挨打的困局,也的確值得檢討。

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118257/

台北空屋稅應有的配套方案

《台北空屋稅應有的配套方案》

柯p考慮推空屋稅搶救東區。

課空屋稅的條件是需要房子使用者多,但屋主不願意降價出租,導致產業無法負擔。或者需屋居住者不得不到更遠的地區去租更便宜的房子來住。
所以課空屋稅目的是為了讓長期持有空屋的成本增加,以逼迫屋主降租金以利產業進駐使用。

但要採取這個方案,必須要有「配套的租賃市場措施」,例如「當符合核課空屋期間長度時,屋主有權委託政府出租,以免除課徵空屋稅。」「政府受託辦理出租時,如果租不出去,如何調降租金的方案?」,我想如果有這些配套措施,民間持有房產者才不會恐慌。

空屋稅的實施可能有助於民間不動產租賃產業的活化及成長。

台北市如果實施空屋稅將是全國不動產政策重大的突破;但在其他人口減少的縣市及區域可能就不適合實施。因為這些縣市及區域不足的是工作機會,如何增加就業機會才是這些區域的重點,也才能減少空屋。

基本上空屋稅的實施可能有助於搶救北市東區;也可能有助於台北市的一些閒置空屋的活化利用。讓一些產業可以繼續留下來,而可以吸引更多人住在台北,對解決交通問題也有些許的幫助。
—————————————-
搶救東區!北市擬課「空屋稅」 閒置1年稅率逾3.6%
https://www.storm.mg/article/1142747

2019年2月17日 星期日

魍港在那裡?

翁佳音的「解碼台灣史」第58-61頁介紹台灣第一站魍港,讓我更清楚就是「倒風內海(麻豆溪)出海口的三個漁村」附近就是歷史上的魍港。
離大員7荷里(一荷里等於7.5公里),翁佳音推測是在台南北門鄉附近。
我推測三個漁村可能是北門村丶蚵寮村丶灰磘港。
而荷蘭人在1635年在魍港(麻豆溪口的南岸)的一個島上(旁有一個漢人漁村)建造菲力辛根堡(Vlissingen),高32呎丶基地40平方呎,地下深15呎。負責防禦及課稅,相當於海關的功能。
1644年碉堡被海水淹沒。長官卡隆(Francois Caron)選定新址興建新堡(仍然稱菲力辛根堡),並在「碉堡對岸」造一座砲台。(砲台位置可能就在今嘉義縣布袋鎮好美里。這個砲台可能就是後來稱呼的「青峰闕砲台」。)
1656年10月強颱挾帶暴雨,菲力辛根堡地基外露,對面砲台被吹垮。漢人漁村房屋漁網全都流失,婦女孩童很多被淹死。今民間傳說魍港天妃宮在荷蘭時期遭遇洪水,士兵將媽祖神像迎至碉堡保護。
1657年強颱過後半年菲力辛根堡倒塌;
1661年巴達維雅城總部否決了台灣當局在魍港修復圓堡丶新建崗樓的提議。
鄭成功來台後親臨蚊港(魍港丶蚊港,閩南語同音)巡視,但已無力投入維護蚊港工程。
入清以後水師汛塘駐守蚊港,1720年代「港面甚闊,大小船具可泊。自此以南至麻豆港,皆此港支分。港北設網寮捕魚。」荷蘭人興建的「青峰闕砲台」已是當代知名古蹟。
清初台灣南部出產庶糖稻米,鄰近蚊港的鹽水港街快速發展成重要街市。雍正年間水師中營增設一名千總,駐紮鹽水港街,後又將佳里興巡檢移駐於此,蚊港逐漸失去軍事丶商業機能。
約在1800年代,倒風內海受到八掌溪丶急水溪的河沙淤積丶港灣填塞,蚊港退縮成為小港,曾經「台灣第一站」的魍港,結束了輝煌年代。
而最後的魍港可能就是「北門漁港」及「蚵寮漁港」及南鯤鯓前的一片鹽灘地。(這一段是我猜測的)。

同婚專法如何立?

《同婚專法如何立?》

依據大法官釋字748號解釋,必須在今年5月24日前完成「同志結合關係」保障的立法,否則即自動適用民法婚姻篇來保護。

但經過去年公投結果後,到底「同志結合關係」的保障,要以婚姻法或婚姻法以外的制度(例如同性伴侶法)來保障,的確已出現值得討論的空間。

根據大法官釋字748號解釋的用詞似乎有傾向於「同志婚姻是基本人權」,但是否一定要以婚姻法來保護,則未明文,但明文表示立法方式是立法機構的權限。

問題是有關「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結合關係」的公投案,不但通過中選會的審查,而且在公投結果也已經通過,所以根據公投結果似乎採取婚姻法的保障方式恐將抵觸公投結論。所以愛家公投團體主張必需採取過去的德國立法例「同性伴侶法」來立法,如此才符合公投結論。所以他們對於行政院擬在2月21日通過「同婚專法」,認為是不遵守公投結論。

但相對地同志團體則主張釋字第748號已經明確解釋「同志婚姻為基本人權,公投通過的立法原則已經抵觸釋字第748號的精神,所以採取同性伴侶法抵觸釋字第748號。

這 一項同婚專法的立法,恐怕將再度引爆「同志團體」與「護家盟團體」,更嚴重的衝突。

農地違章工廠問題是制度問題!

《農地違章工廠問題,如何徹底解決?—-權力下放才是關鍵。》

台灣農地違規問題為什麼抓不勝抓而且越來越嚴重呢?各縣市違章工廠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愈抓愈多。企業界要求解決,蘇貞昌院長答應協助解決;但農地及環保團體卻擔心農地生產環境破壞,僵局如何突破呢?

問題除了各級政府是否有嚴格執法是關鍵因素外,其實地方工業用地「供應不足」,價格太貴;而且農地變更使用編定之程序冗長,緩不濟急也是關鍵。

由於地方工業用地跟在地經濟發展密切相關,但目前涉及都市計劃外農地變更,其權限主要是縣市政府及中央政府(環評在環保署,變更編定在內政部),變更及開發時間五、六年以上算是正常。緩不濟急是目前現實的困境。
至於個案變更流程時間也同樣長,而且條件限制多,所以除非中大型企業,一般中小企業也負擔不起。

其實要解決台灣長期產業發展需要的土地,台灣應該:
1、學習英國及大部分歐洲國家,制定鄉村計劃法,付予鄉鎮市地方政府設立鄉村型(低污染)工業區,以解決在地人產業發展的需求。
2、把土地變更權限下放到鄉鎮市級公所及縣市級地方政府,而中央政府祗要負責制定遊戲規則及監督、仲裁者的角色即可。如此將權力下放,不但較能切合地方產業的需求,而且效率也才能大幅提高。

2019年2月4日 星期一

台灣前途我的真情告白!——希望為台灣找到新藍海。

台灣前途我的真情告白!
——希望為台灣找到新藍海

《祝福新年快樂,豬事如意!》

前言:

2019習近平對台談話,蔡英文即時反駁: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就是一國二制,台灣不接受一國二制。而贏得多數好評。而喜樂島聯盟要修改公投法,繼續推動台灣獨立公投;辜寬敏成立基金會要推動制憲。
台灣仍然陷入統獨惡鬥、台灣前途的紛爭已經超過三十年了。我從大學時代就面對這些問題,如今年歲也超過60了,世界改變很大,但老問題繼續對抗。
乘著過年前假期,把我多年思考台灣前途的想法整理成一篇長的文章,希望能幫助大家超越這些無謂的紛爭與對抗,也希望為台灣前途找到一個新方向新藍海。

《喜樂島吹起號角》

喜樂島聯盟要求公投法應將「國號」、「領土變更」納入可以公投的範圍,並要求113位立法委員在228前表態。並強調若不贊成修改,將呼籲選民2020大選將他們換掉。
這個公投法訴求,從國際比較法制的觀點來看,其實是非常合理的。問題是動到了憲法層次的問題!

一、修法?或修憲?
問題是「國號、領土變更」是明文規範於「憲法」,而憲法位階高於法律,而公投法是屬於法律位階,所以縱使修改公投法予以納入,卻仍然有抵觸憲法無效的問題。所以不依修憲程序修憲,而直接修公投法,縱使法理上合理,但在法律體系解釋上是無法合理化的。
問題是修憲需先經過立法院3/4的絕對多數通過,所以如果沒有藍綠兩大黨同意是無法過關的。恐怕這也就是為什麼喜樂島聯盟想要透過修改公投法突破的關鍵。
喜樂島的訴求「國號、領土變更」公投,其實就是要推動所謂的「台灣獨立公投」,這也是幾十年來海內外獨派人士長期的訴求,祇是多數獨派團體也了解這涉及憲法修正問題。
包括早期許多民主前輩、民進黨幾位民主前輩(如林義雄、施明德⋯)都曾提出不同的台灣憲法版本。尢其最近辜寬敏先生的「台灣制憲基金會」,更是廣邀各界獨派團體參與其開幕,尤其民進黨主席卓榮泰及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均共同參加。其實這些獨派團體跟喜樂島聯盟在修公投法?或修憲?在方法上的觀點可能已有一些出入。

二、台灣是否已經獨立?台獨?或華獨?
獨派團體針對台灣是否一定要推獨立公投(正名及變更領土)也並不完全一致,甚至相同的人前後的主張也不一定完全一致。
例如阿輝伯雖然這次挺喜樂島,但他在2017/9/23公開致詞稿表示:「⋯台灣已經實質獨立,獨立與否的神學式論爭,不但沒有意義,只會讓人民一分為二,激化對立⋯」。而民進黨1999年台灣前途決議文更明文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

不過仍有部份獨派團體堅持「台灣目前祇是事實獨立,但法理上尚未獨立」,堅持一定要經過「獨立公投」才算是完成法理上獨立。並稱主張台灣已經獨立者是中華民國獨立的「華獨」,而不是台灣獨立的「台獨」。
雖然是少數説,但喜樂島聯盟的論述基礎就是建立在「台灣祗是事實獨立,在法理上尚未獨立」。

三、獨立公投通過後台灣是否能得到國際承認?或加入聯合國?

堅持推動台灣獨立公投者的論點往往是:獨立公投通過後,國際社會才會承認,也才能加入聯合國,才能得到國際保障。
其實這種說法也是不符國際現實的,因為國際上各國不敢正式承認台灣,並不是因為台灣的國名沒有改為台灣,而是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國勢強大,中國政府向全世界各國施壓,使台灣的邦交國愈來愈少。就算正名為台灣,各國在不想得罪中國的情況下,也不敢正式承認台灣。除非中國陷入長期內戰,否則沒有國家願意為台灣而冒與中國衝突的險。
雖然美、日、歐、印最近與中國有一些戰略緊張關係,但是否已達到願意不惜得罪中國,而公開站出來承認台灣,恐怕仍是獨立公投派一廂情願的期待。

四、獨立公投是否刺激中國武力犯台?
推動獨立公投的獨派人士對於「如果台灣舉辦獨立公投,中國是否會武力犯臺?」的答案通常有二類,一種是刻意淡化中國武力犯台的可能性,坦白講是抱著鴕鳥的心態;另一種則是表現出很勇敢的「跟伊拚!」。可是如果再問他「台灣人民、台灣的政府、台灣的軍隊,有準備好甲伊拚嗎?」大體上他們也都能同意「台灣人民並沒有準備好甲伊拚!」
台灣如果舉辦獨立公投,我認為這正是中國最期待的發展;中國正在尋找打台灣的機會,而台灣推動獨立公投,正是中國可以大大宣揚其民族統一大業的好機會,此時出手對中共領導人而言是穩賺不賠的機會。
獨立公投派的愛台人士如果沒有清楚認知「獨立公投會剌激中國武力犯台,而台灣社會並沒有準備好!」恐怕是一種「鴕鳥心態」,也是「暴虎馮河」,而且「愛台」反而成為「害台」。

五、獨立公投,美國會為台灣打一仗嗎?
獨立公投派在談到「獨立公投剌激中國武力犯台」時,常常會主張「美國不會坐視,美國一定會站在台灣這邊,會站出來協防台灣!」亦即期待著美國保護台灣,為台灣打一仗。這種態度在川普執政這二年來似乎達到更高點。這種期待可以理解,但現實會到達這個程度嗎?
(一)納入公投法違憲:
現實上「獨立公投」涉及「正名、領土變更」問題,是涉及修憲議題,所以修改公投法將「國號及領土變更」納入公投範圍已有違憲無效問題,在立法院民進黨也不可能支持,根本過不了。
(二)修憲需立委四分之三:
而如果推動修憲,修憲的第一階段需國會立法院立法委員四分之三的絶對多數通過,沒有藍綠兩黨有共識,根本無法通過立法院這一關,這一關沒通過就不能進入第二階段的公民複決。
(三)美國會為「中國武力犯台而戰」,但不會為「台灣獨立公投」而戰:
美國為因應中國軍事現代化及科技化,以及中國推出一路一帶的大戰略佈局,在南海地區的強勢作為,企圖將南海納為中國內海,改變亞洲的均勢。所以美國不但將「亞太再平衡」提升為「印太戰略」,而且佈局亞太新圍堵政策,太平洋第一島鍊的重要性大幅提高。台灣位於第一島鍊的中間要角,尢其在中國軍事現代化、科技化後,台灣的地位反而更重要,所以美國保護台灣的決心祗會更強。
問題是美國不會主動挑釁,祇會被動防衛既有秩序,而台灣推動的「獨立公投」會被歸類為「改變現狀」的挑釁行為,也會大幅剌激中國「民族主義」情緒,製造亞太更大的不安,所以美國不願意扮演挑釁者的角色。美國會為維護既有秩序而戰,但不會扮演改變秩序的挑釁者。

六、維持現狀?抑或捍衛台灣的生存?
小英接任總統後,一再宣稱「維持現狀」「不挑釁」的立場,一再向中國釋出善意,然而中國並不滿足。對於一個崛起的強權,中國要逼迫小英政府「承認一中」以達到「終極統一」的實質承諾,這是中國的戰略目標,當然不可能改變。過去二年八個月小英總統在堅守台灣主體性而「不承認一中」原則,是有貢獻的。
但她所謂的「維持現狀」的說法應該是不符實際的。無論從中國壓迫台灣邦交國跟台灣斷交,並跟中國建交;要求國際航空公司不能使用台灣的名字。飛機、軍艦定期環繞台灣飛行及巡航,強化對台灣的軍事壓力,及隨時可能引發的軍事衝突風險。而這期間中國已經發展了二艘航空母艦,各項新型的武器例如飛機、飛彈等對台灣已造成武器不對等、嚴重失衡的狀態;而甚至壓迫已經確定在台灣台中市舉辦的東亞青年運動會,也被迫取消。以上等等再再都顯示「維持現狀」已非台灣單方面可以主張,現實上台灣正面臨中國政治、經濟、軍事等節節進逼,逼迫台灣承諾一中。
所以目前臺灣面臨地已經不是一個「中性的」「維持現狀」的問題,而是需要「更高憂患意識」的「捍衛台灣生存」的課題。

七、捍衛台灣生存,應區隔「中共」與「中國人民」!

當前捍衛台灣生存,最大的威脅來自中國統治集團「中國共産黨」,而不是中國人民,應該將二者區分來對待,台灣實在不應將整體中國人民也視為敵人,反而應該當作是兄弟的關係。

(一)民主自由人權大於統一:
而中國人民除了受民族主義洗腦者外,其實都嚮往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社會。
過去中國人民幾千年來受到專制獨裁的統制,不知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為何物?
但經過改革開放四十週年,人民的知識、經濟、見識也提升很多,而且許多人都有出國留學、旅遊的經驗,所以對於共產黨一黨專政70年,獨裁體制所造成的貪污腐敗,及對人民的壓迫也有諸多不滿。人民也有相當比例嚮往台灣社會具有民主、自由、人權、法治保障的生活方式。尤其中國經濟進入到2018年,已出現嚴重泡沫經濟及大量失業的危機,改革開放40年前所未有的危機及考驗,值得進一步觀察。
台灣並不是中國人民的敵人,中國人民也沒有積極統一臺灣的想像。衹有共產黨才會為了政治目的要積極統一臺灣。
所以我個人認為對於中國人民而言,民主自由人權的價值遠遠大於台灣被統一的價值。而台灣繼續維持民主自由獨立自主的存在,正是促進中國民主化最重要的燈塔及桿杆。

(二)中國民主化才是台灣生存最大的保護傘:
        1、台灣在中國民主化的重要性愈來愈高:
過去不少香港人因為中國民族主義思想作祟,對於台灣民主運動及台灣獨立沒有好感,但經過雨傘革命運動失敗後,香港人已經把台灣的民主運動當作他們重要的伙伴關係(某個程度就是同病相憐)。而許多中國民運人士,過去在香港活動,現在在香港也不安全了,所以他們現在也都非常重視台灣,將台灣視為中國民主化的燈塔。
        2、中國民主化與捍衛台灣生存的關連性,綠營欠缺思考:
台灣藍綠兩個主要政黨對於中國民主化都抱持同情的立場,但顯少公開發聲,尤其是國民黨幾乎已經是中共的尾巴黨更不敢出聲。但民進黨及獨派團體大部分也不太出聲,理由何在呢?除了部分人士跟中國有密切政商關係者外,獨派意識型態者可能基於台獨意識型態而不太關心中國的民主運動。不過不論是民進黨或獨派人士,顯然沒有認真思考、辯論過「中國民主化與捍衛台灣生存的關連性」。
我認為這是台灣現階段民主運動的危機,因為大家忙著選舉、忙著取得權位維繫權力,而忽略了台灣緊鄰著中國一個國際超級強權,而且是一個正在崛起中獨裁專制強權,如果不好好思考因應對策,台灣的民主成果是可能毀了一旦的。

(三)台灣民主前途的新藍海:
可是台灣政治人物如果不是那麼短視近利,而能夠有恢宏的氣度去關心全世界聚焦的「中國民主化與世界和平」的大局,就可以看到台灣所扮演的燈塔效應及桿杆的功能非常重要,而且可以借此吸引更多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的中國旅外的人才及資金來臺灣投資。我認為台灣如果能夠站在這個大局,以人道主義的態度,更積極關心中國民主化的運動,也是台灣民主前途的新藍海,有一天中國朝向真正徹底的民主化,台灣的生存也才會更有保障,而亞太的和平也才能真正確保。一個和平的地球村也才能真正來臨。

八、良善治理、振興經濟、健全社會,才是捍衛台灣生存的王道:
喜樂島聯盟因為有民視大力放送,在台灣掀起一陣風潮。但東奧正名公投沒有過關後,其實後繼的考驗會更難。
其實台灣已經獨立,台灣的問題是如何保護台灣的生存。而公投獨立反而是刺激中國引發戰爭的導火線,執政者應該有責任説清楚講明白。
而小英總統治理這二年八個多月𥚃,兩岸關係定位為「維持現狀」,顯然不符中國步步進逼的事實,也因而缺乏「捍衛台灣生存」的明晰定位,而導致政府缺乏「危機意識」。
至於中國民主化,長遠而言是台灣生存的保護傘,台灣應該關心。而且也應該打造台灣成為全世界追求中國民主自由的人士嚮往投資居住的環境。同時把台灣民主運動更深化推動,作為中國未來民主化方案的討論的基地。這也許是台灣民主前途的新藍海。
但是一個強而有力的經濟,以及健全幸福平等的社會,才是人民有感的真實的民主成果。
台灣民選總統22年多,但經濟愈搞愈糟,愈沒有競爭力,老最快的高齡化社會、少子化最嚴重的國家,小英執政二年多經濟社會各項政策多與社會脫節,選民垢病,才會有2018七合一選舉的大敗。這就是中國一再嘈笑台灣民主沒效率、沒能力解決問題。所以最終捍衛台灣生存的關鍵,仍然在於台灣政府如何良善治理、經濟振興、社會健全,而這些都是可以操諸在台灣自己的手。

2019年2月2日 星期六

滅村V.S地方創生V.S錢權下放

《滅村V.S地方創生V.S錢權下放》

滅村進行式,你的家鄉會消失嗎?
國發會表示在台灣共368個鄉鎮市區,其中有73個鄉鎮市區到2050年人口將鋭減三成以上,其中有34個鄉鎮市區將鋭減四成以上,四個將銳減五成以上。
國發會並宣示2019年為「地方創生」元年。不過全國社造界人士許多人懷疑這根本是「換湯不換藥」,祇是把社區總體營造改變為地方再生,換個名目而已。
而且以鄉鎮市區來看還不能真正體會滅村的真相,如果真正到鄉鎮市區下一級的村里應該更能體會。當村落進入零新生兒後,就開始進入滅村倒數;就算有少數新生兒出生後,也搬離原來村落及學校。所以應該優先考慮零新生兒的村落。

如何應對這樣的困局?其實最重要的是地方的產業振興,提供年輕人繼續留在故鄉就業的機會,所以在地産業活化、振興是最重要的課題。
目前在地産業活化、振興的瓶頸在那裡?卻從來沒有人討論此問題。沒有找出問題在那裡?又如何能振興在地的經濟?
台灣在制度上有那些是不利於振興在地經濟的?
一、其實振興在地經濟最重要的是地方政府:亦即鄉鎮市層級及縣市層級政府。但可惜地方在經濟發展的權限,受制於中央很大。例如:
1、依據目前中央與地方財政劃分法,企業有關稅收及所得稅全歸中央,地方政府努力招商,結果稅收全歸中央,地方分不到稅,地方政府努力招商也無法改善地方財政,非常不公平。這種不合理的中央與地方財政劃分體制,造成:
(1)地方政府普遍財源不足,處處仰賴中央補助款,而不利於地方建設、投資。
(2)地方努力招商,稅收還是中央收走,無法改善地方財政,無法鼓勵地方招商。
改善之道就是將企業稅及所得稅採取分稅制,讓地方政府可以分到企業稅、所得稅,自然有誘因去推動振興在地經濟。
2、鄉鎮市層級是第一線推動在地經濟發展的推手,可惜鄉鎮市政府,毫無發展地方經濟的權限之資源。
例如鄉鎮市政府沒有核發建照、使照的權利,沒有核發工廠登記證、商業登記的權限。雖有都市計劃初審權,但沒有土地變更的初審權、及環評的初審權。沒有消防權。以上這些權利全部歸屬於縣市級政府。難怪鄉鎮市在地方經濟發展的角色,幾乎被跳過,甚至被認為是找麻煩的角色。
改革之道就是學習國外制度,讓第一線鄉鎮市區有更大的權限,也可以讓政府的效率大幅提升。
3、中央政府目前仍控制「都市計劃」、「土地編定變更」、「環境影響評估」、「土地徵收」的決定權,造成政府效率不彰。這些權力應該要完全下放到縣市(含直轄市)層級。至於土地徵收則應該由法院裁判。中央政府應該扮演法規制定者的角色。
如何讓第一線的鄉鎮市區政府有權有能,並能享有企業稅、所得稅分配,如此全國368個鄉鎮市區一定會全面性啟動「振興在地經濟」,而且許多人才也會下鄉去拚經濟。

2019年1月25日 星期五

【打壓互助保險,何來金融創新?】

人類最古老的保險是「互助保險」,這也是「平民」的保險,它的保費比一般商業保險便宜,也使一般平民更負擔得起!

全世界最重要的互助保險公司是日本第一生命保險株式會社,在日本主要是做互助保險。日本JA保險公司主要是農業天然災害保險,也是一種互助保險。日本保險業務,其中互助保險佔75%。但台灣迄今互助保險妾身未名!

台灣的保險法祇規範商業保險,並沒有規範互助保險,也沒有禁止互助保險,基本上是法律空白,理論上基於契約自由原則,互助保險並不受保險法規範。
但保險公司為打擊民間互助保險業者,往往以檢舉違反保險法的刑事責任追訴,其刑度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如果所得超過1億元,則是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算是非常嚴苛。由於大部分的檢調及法官並不了解什麼是商業保險?什麼是互助保險?而台灣的金管會心中也祇有商業保險,而使台灣互助保險業者經常陷入刑事追訴的風險!

互相保險是確定事故的損害分擔,也是一種平民的互助保險,其保費也比一般商業保險相對便宜,的確是對於一般平民百姓投保人非常有利。這也難怪在日本保險市場,互助保險仍佔75%的市場。但台灣在金融保險財團利益的影響下,一直缺乏互助保險的研究,政府也陌視互助保險對於平民保障的必要性,而任令其處在違法的邊緣!

台灣著名的Fintech、Insuretech公司喬安網路科技公司,它所經營的「喬安安家30互助契約」是一種結合互助保險及Insuretech的發明專利。在民國99年已經被追訴經營「類保險」,後來官司無罪確定。雖然刑事訴訟法有「一事不再理」的原則,但104年又再度被以同一個契約及業務被偵辦。

金融科技(Fintech)與保險科技(Insuretech)是金融保險結合網路科技而進入網路金融科技的時代。消費者透過網路而能突破銀行資訊獨佔,銀行遂從間接金融走向直接金融;保險也因為網路科技,而從商業保險走向以網路平台而達到互助、分享的新的網路互助保險的新的產業模式,各國例如美國丶英國丶中國丶新加坡等國家無不以金融科技丶保險科技作為國家重要發展策略。我國立法院已於2017年12月29日正式通過「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保例」(俗稱監理沙盒),成為全球第五個立法保護金融創新科技的國家。本法對於運作金融科技創新,已可由監理機關控管,而在主管機關監理下,金融科技業者得測試創新產品丶服務丶商業模式,並於「監理沙盒」中予以除罪化。

一個國家對於人類最早丶舉世公認的互助保險,仍然用犯罪的角度來偵辦;對於當今全球熱門的Insuretech結合互助保險的當紅金融科技,仍然用犯罪的角度來偵辦,而金管會仍然置之不理,有這樣的政府,難怪台灣的經濟會陷入低迷的困境!

中華民國行政院 賴清德 行政院財政部 保險瘋子 余宛如 FDT 金融創新工場 曾銘宗

#金管會 #互助保險 #保險科技 #金融創新 #相互保険 #互助保險 #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草案 #監理沙盒

參考資料:

互助保險
http://wiki.mbalib.com/zh-tw/%E4%BA%92%E5%8A%A9%E4%BF%9D%E9%99%A9

簡永松用網路 建構互助金融烏托邦
https://www.new7.com.tw/SNewsView.aspx?Key=%EF%BF%BD%25&i=TXT201506171723517SS&p=13

中國保監會批准三家互助保險公司,強調加強管理層控制是挑戰
https://tw.money.yahoo.com/%E5%A4%A7%E9%99%B8%E8%B2%A1%E7%B6%93-%E4%B8%AD%E5%9C%8B%E4%BF%9D%E7%9B%A3%E6%9C%83%E6%89%B9%E5%87%86%E4%B8%89%E5%AE%B6%E4%BA%92%E5%8A%A9%E4%BF%9D%E9%9A%AA%E5%85%AC%E5%8F%B8-%E5%BC%B7%E8%AA%BF%E5%8A%A0%E5%BC%B7%E7%AE%A1%E7%90%86%E5%B1%A4%E6%8E%A7%E5%88%B6%E6%98%AF%E6%8C%91%E6%88%B0-000742024.html

全球第五,台灣金融監理沙盒三讀通過,實驗期最長達三年
https://www.bnext.com.tw/article/47637/fintech-sandbox-legislate

日本生命保險(日文)
https://www.nissay.co.jp/kaisha/annai/sogo/riyu/

圖片來源:The Japan Times

「嫌惡設施」與「分稅制」!
台南市政府宣吿龍崎白堊地形為暫定自然地景,等於宣告龍崎事業廢棄物掩埋場不能再興工。也算是地方人士及環保團體得到初步勝利。
從龍崎地方的立場算是保護鄉土有成。應該予以恭喜!
但是從整體國家的立場來看,台灣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衹有二場,可提供的掩埋量、處理量嚴重不足,導致如下的後果:
1、有害事業廢棄物隨處違法棄置,偷埋在廢耕農田比比皆是,嚴重破壞農業生產環境。這個情形不但過去如此,目前仍然四處發生。
2、由於合法處理場嚴重不足,導致一般廠商的有害事業廢棄物要負擔非常昂貴的處理費,而且幾乎又沒有保証合法處理,廠商陷入不確定的違法風險中。
照道理中央政府環保署及經濟部應該徹底解決此一問題,但卻拖了幾十年未能解決,實在是無能而且不負責任。
但中央政府及社會各界及媒體,也不能因而怪罪地方及地方政府。
因為這種有害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就是眾人討厭的「嫌惡設施」,到那裡大家都會討厭。
所以中央政府如何化解地方的反對,這是中央的責任。
由於目前企業相關稅收(營業稅、所得稅、貨物稅)都屬於中央稅,地方收不到稅。所以地方政府(縣市、鄉鎮)得不到稅收分配,自己沒有誘因,所以一定會反對「嫌惡設施」。
因此要徹底解決此一中央及地方政策矛盾,必須重新檢討「中央與地方財政劃分制度」,將企業相關稅收(營業稅、營業所得稅、貨物稅)、所得稅,改歸由中央及地方「共享的財源」,並各分配二分之一,這就是德國式的「分稅制」。而對於「嫌惡設施」更應該考慮增加地方的分配比例。
一旦地方政府(例如龍崎區公所及台南市政府)以及地方社區可以享受企業稅收財源,地方人民自然願意理性坐下來思考:地方的經濟財源及福利,如何跟環境的保護取得平衡?而不會祇有反對的單向思考,這才是解決目前臺灣許多地方投資障礙的根本解決之道!
有害事業廢棄物處理場不足,導致違法隨地棄置,長年為害台灣環境甚劇,中央政府不應該再鴕鳥了,應該借由本案徹底改革「中央與地方財政收支劃分法」,才能突破投資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