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9年6月23日 星期日

《滄海桑田•大員》

《滄海桑田·大員》

吳明憲的府城龍脈觀點,我不懂,不便評論。
不過從地下水的水源、流向,以及歷史上1823年古曾文溪的改道、台江內海、倒風內海的滄海桑田的變遷,以及因而影響到古鯽魚潭的淤積陸化到永康之水南流到如今的三爺宮溪。這都是我有相當研究的台南的地理變遷史。
而其中1823年古曾文溪原河道出海口在今將軍、學甲、北門交界處,因連日豪大雨,在安定蘇厝西北處雨水夾雜大量泥沙漫流沖刷進入台江內海,而沖刷出新的河道,從此改道注入台江內海,促使廣達三百平方公里的台江內海加速淤積,再加上人民佔地拓墾漁塭,而加速陸化。
倒風內海的淤積,也使的歷史上的魍港喪失其貿易功能,也連帶內海範圍之北港、苯港,鹽水港、茅港尾港、麻豆港喪失內海河港貿易功能。
而台江內海淤積影響到安平港功能嚴重劣化,而且台江內海內的洲仔尾港、木柵港、西港、含西港完全喪失其港埠貿易功能。
而安平港功能衰退,也影響府城貿易地位下降,而隨著樟腦貿易、茶葉貿易的興起,而產地偏在北台灣,也導致淡水港(滬尾港)、大稻埕的興起。再加上後來日本是北方政權來台殖民,居於交通的近便性,台灣政經中心也就隨之遷移到台北。
南鐵地下化8.23公里,連續壁深入地下30公尺,最嚴重的是地下水阻斷,造成「鯽魚潭再現」,以及大地震來的土壤液化房屋大量倒塌危險的城市災難問題。
去年回台南參選市長,其實冥冥中的一項使命,就是註定要回到故鄉去講一些真話,希望喚醒更多人關心這個危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