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9年6月23日 星期日

《南鐵東移案始作俑者,是誰?》

其實不是頼清徳,而是2007年9月當時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所作的決議。
不過當時他起心動念要將臨時軌變成永久軌是有「土地開發帶動國家財源開拓」的正面思考;但卻疏忽了是否抵觸都市計劃法42條第二項規定「公共設施用地應該優先利用公有土地」的問題。
像他這麼老經驗的規劃界資深專業者,都還會陷入政府本位主義,而犯了犧牲人民圖利政府的錯誤,實在值得大家引以為鑑。

至於賴清德,立委時代是支持反東移自救會的立場;但到了頼市長時代就「換了屁股也換了腦袋」,改為站在鐵工局的規劃案,並全力推動拚政績。也難怪自救會成員恨他!

我的觀點卻認為南鐵地下化最大的危機卻是地下化連續壁工程深入地下30公尺(已到泥岩層不透水),將阻斷台南台地由東向西的地下水,不但平常地下水會回流到永康大灣低地,形成沒有下雨也會「鯽魚潭再現」!而且大地震來時可能造成土壤液化,大量房屋倒塌的危機。
作為一隻烏鴉要叫醒政府及市民,希望大家能夠坐下來好好客觀評估一下地下水阻斷的城市危機!

回想從1993年到2009年我用了16年的時間,挑戰中央及地方的執政當局,最終才把「濱南工業區」「東帝士七輕及燁隆大煉鋼廠」擋下來。

但在民進黨中央及地方完全執政的年代,面對南鐵地下化對府城可能造成嚴重城市災難虞慮時,這些過去我們曾經拉拔過的民進黨後進政治人物,卻連坐下來客觀理性討論的平台及機會都不提供給我們!

南鐵地下化的列車正在持續進行,工程終將面對歷史的考驗;經手的政治人物(也包括我反對地下化,主張全線高架化的主張),也都將要面對歷史的總檢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