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5年1月31日 星期六

重建熱蘭遮城-----打造台灣歷史文化首都

                                  重建熱蘭遮城
                                   -----打造台灣歷史文化首都

一丶升格直轄市成功的關鍵:台灣的京都丶歷史文化首都
       五年半前,台南縣市爭取合併升格為直轄市時,當時因為人口數不足兩百萬,而且經濟繁榮度比不上台北縣丶高雄市丶台中市,原不在行政院規劃中。當時我們爭取時,就是擔心沒有搭上直轄市列車,台南縣市可能會跟台中丶高雄丶臺北縣,愈差愈遠。所以就提出了「仿效日本京都」的思維,主張「直轄市不能祇重視人口及經濟繁榮度」,否則祇會擴大南北差距丶城鄉差距;而且提出了「台南就是台灣的京都」丶「台南就是台灣的歷史首都」的訴求,終於敗部復活,搭上直轄市列車。
       升格直轄市已經四年,如何打造台南成為台灣歷史文化首都?並成為國際文化之都?的確值得關心台灣歷史文化的朋友共同來檢討!

二丶空白的「前鄭成功」時期:
       
       台灣過去的歷史教育,衹有中國史教育,而台灣史祇是列為中國史的一小部分分支。而介紹台灣史都從鄭成功反清復明,趕走荷蘭人,以台灣作為反清復明基地為起點,而對於鄭成功之前的台灣的歷史,幾乎都是草率的交待!這是一種「中國統治者及漢族史觀」,顯然沒有客觀呈現台灣的歷史。其中尤其是(一)大航海時期,荷蘭東印度公司於1624-1662年間,前後38年統治台灣的歷史故事;(二)以及1624年荷蘭人據台以前,台灣的平原地區都是平埔原住民的部落,山區則是散居各部落的高山原住民,這些原住民才是台灣真正的主人。
       台灣人對於這一段「前鄭成功」時期的歷史了解的太少了,而更重要的是這一段歷史正是台灣邁向世界文明史一部份的起點!

三丶台灣歷史文明的起點:
        台南之所以是台灣歷史文化的首都,其關鍵者在於16世紀末及17世紀初,來自中國福建的漢人為了追捕烏魚,就於每年秋冬之際駕著船(Junk)來到當時的大員一帶(即台江內海週邊一帶)長住幾個月,並於隔天春天季節風轉變為南風時,才返回唐山。漢人漁民因為需較長期居留,所以也帶來許多商品來跟台江內海週邊的平埔族四大社的社蕃,進行交易,並於返還福建唐山時,也購買鹿皮鹿肉及平埔族的物産,回福建交易。這些漁民其實也具有貿易商人的雙重身份。當時不祇是漢人漁民兼做貿易買賣,包括著名的海商兼海盜的李旦丶顏思齊丶鄭芝龍的商船也都曾經造訪。而日本人的朱印船在1624年荷蘭人尚未到達前,也已經來到這裡貿易,當時日本人甚至在台江內海邊的新港社開設酒館!

四丶大航海時代的----大員
        1624年荷蘭東印度公司佔領大員,並以大員作為對中國及對日本的貿易中心。荷蘭人在大員島(就是後來稱為一鯤鯓)扼住赤崁台江內海的出海航道旁建立熱蘭遮城堡(Fort of Zeelandia),做為統治大員的軍事丶貿易丶統治中心。荷蘭人統治台灣38年,直到1662年末代總督揆一向鄭成功投降離開臺灣!
        荷蘭人統治台灣38年正是全球航海大爆發、地理大發現的大航海時代。荷蘭人從歐洲繞過好望角,航行印度洋,通過麻六甲海峽,到印尼的巴達維亞,再到有福爾摩沙之稱的大員島,為的就是要貿易殖民。而荷蘭據台38年,大員(台灣,台南)不但是荷蘭東印度公司的東亞貿易的營運中心,也是開啟台灣邁向世界舞台。


五丶熱蘭遮城的重要性:
       1624年荷蘭人佔據大員(Tayouan,Taioan),為了統治及軍事防禦的目的,而興建新的堡壘,此堡於1627年正式定名為熱蘭遮城,1634年全部完工。成為荷人在台的武備、商務及行政中心。熱蘭遮城可說是台灣作為十七世紀大航海時代東亞轉運站最重要的歷史證物。

六丶歷盡滄桑熱蘭遮:
         
       西元1661年鄭成功大軍轉戰大員,乘著夜間大滿潮進入台江內海,在洲仔尾登陸,快速的佔領普羅民遮城(即今赤崁樓),接著包圍熱蘭遮城,前後十個多月的熱蘭遮城圍城戰,死傷慘烈,也是台灣歷史上迄今規模最大的一場戰爭。
       1662年鄭成功趕走荷蘭人後,也住在熱蘭遮城。為表達懷鄉之情,乃以鄭氏祖籍中國福建泉州府南安縣「安平鎮」代替「大員」之名。而鄭氏三代皆駐居熱蘭遮城,而民間乃稱其為「延平王城」,或簡稱為王城。

       清領時期,政治統治中心由安平移至台南赤崁樓,而安平則於台灣開港後成為外商的重要據點,熱蘭遮城則僅成為軍事防禦堡壘的功能。

       後來台江內海陸續淤積,地形地貌變遷,安平港淤積嚴重,港埠功能受到影響,而古堡離海愈來愈遠,其軍事功能也逐漸喪失。而在1868年「安平事件」發生,英軍來犯,炸毀位於熱蘭遮城的軍火庫,城牆毀損,也喪失了其軍事防護的功能。此後當地官民修建房舍常來此挖取磚石。因古堡已喪失防禦功能,1874年因牡丹社事件日本要攻打台灣,台灣巡撫沈葆楨為興建二鯤鯓砲臺(現在俗稱億載金城)即到古堡挖掘磚石搬來興建。
       
       1895年進入日治時期後,日人剷平存留城牆,以紅磚砌成長形階梯平台,並在上方興建日式房屋作為海關長官宿舍,內城荷式建物全毀。日本人並在安平古堡塑立著「濱田彌兵衞紀念碑」,以紀念朱印船時代,曾經擄走荷蘭總督的「濱田彌兵衞」。到1930年總督府為籌備「台灣文化三百年紀念會」而拆除平台四周民舍房屋,並將海關長官宿舍改建為新式洋房。

        至戰後,政府將「濱田彌兵衛紀念埤」之文字削除,改為「安平古堡」,台南市政府曾於1975及1993年進行整修,而形成今日之面貌。
        熱蘭遮城經數百年後,僅存外城牆數段及內城北側半圓形稜堡,其餘結構皆已損毀,或深埋於今安平古堡附近區域之下。2007年文建會將「熱蘭遮城城垣暨城內建築遺構」指定為國定古蹟。

七丶為何要重建熱蘭遮城?
        回顧歷史,我們可知熱蘭遮城曾扮演十七世紀東亞國際貿易樞紐的輝煌歲月。荷蘭透過大員熱蘭遮城,與中國、日本及東南亞貿易,商船往來於整個東亞地區,當時的大員港,可說是東亞極重要的港口,其中所蘊含的國際視野與多元族群交流之精神,值得我們珍視。
        台南既然是以歷史文化首都之名,而升格為直轄市,我們認為「熱蘭遮城」是台灣最具有歷史意義的第一個城堡及建築物,但目前已幾乎是「全毀」的狀態,完全無法呈現歷史的面貌,也無法引發想像台灣及台南在大航海時代的地位。所以我們認為重建熱蘭遮城是台南成為台灣歷史文化首都的重要起點。也是重構大航海時代的台灣的關鍵性歷史文化資產。

(一)大航海時代的 大員 vs 紐約:
       1624年,荷蘭東印度公司佔領大員,建設大員成為東亞的營運中心之一。同年荷蘭的西印度公司也在北美的哈德遜河口(現在的紐約)建立北美洲貿易據點。當時在大員的貿易遠比紐約興盛數十倍。
       300年後,當年荷蘭的殖民據點的Wallstreet,發展成當今的紐約,成為世界金融之都。可是大員從1823年曾文溪改道,台江內海逐漸陸浮,大員港逐漸淤積,而喪失港口的機能。1873年,劉銘傳遂把台灣府城從台南移到台北,台南開始衰落。
       歷經百年以上孤寂的大員(現在的台南),撫今追昔,如何在21世紀,一個亞洲世紀來臨的時代𥚃,尋找它新的定位?
       我們認為重建熱蘭遮城,將可以把台灣的視野放在全球的歷史高度。帶領我們走向海洋及世界。

(二)強化與歐洲丶日本的合作,提升台灣國際文化地位:
       重建熱蘭遮城,以及事後的熱蘭遮城博物館,從歷史研究丶歷史考據丶建築規劃設計,及未來博物館的規劃,及後續的營運,再再都需要與荷蘭及歐洲進行跨國際的合作計畫,這將有助於台灣與歐洲的合作,並藉此提升台灣在國際的地位。而日本在朱印船時代就已在台灣進出,當時的兵田彌兵衞與荷蘭人及新港社平埔族的故事,也可開啟雙方合作的關係。重建一個具跨國意義的歷史地標就是最佳的國際行銷。

八丶仿效 1928 大阪城重建,台灣應推動重建熱蘭遮城:
       重建熱蘭遮城在國際上也有類似的先例,就是1928年日本的大阪城重建運動。
大阪城歷史上3度遭逢戰亂、雷擊而燒燬,在1928年由大阪市長發起重建運動,號召全民捐款,於1931年重建完成,二戰期間雖再遭戰火波及,但經過努力的整修與經營,1997年被指定為「有形文化財」,現為博物館及史跡公園,每年創造鉅額的觀光收益,更是大阪人的驕傲。

九丶重建熱蘭遮城,不是台南的地方事,是國際文化資產的大事:
       重建熱蘭遮城不應狹隘的被認為是台南地方的事,它是台灣歷史重建的最關鍵的文化資產,也正是國際上正藴釀的大航海時代的東印度公司的世界文化遺產之一。

十丶在那𥚃重建?
       大阪城是在原址整建,但熱蘭遮城重建究竟在原址重建?或另覓適當地點呢?由於台江淤積陸化,原址的安平古堡已經離海岸線逾二公里以上,熱蘭遮城已全毀,現場已失其全貌,而且民宅緊憐,再加上殘存的遺構已指定為國定古蹟,所以原址重建非困難!
       至於易地重建是否符合古蹟重建的原理?其實國際上古蹟移動比比皆是,所以易地重建並非不可行。
       至於重建的位置應該在那𥚃呢?歷史上的熱蘭遮城本來就蓋在大員島,而目前台南市安平區有一個「漁光島」,這個漁光島過去俗稱三鯤鯓,它就挾在安平漁港的南防波堤及安平商港的北防波堤之間。漁光島距安平古堡不太遠,兩者可透過船運接駁,正可以發揮相輔相成的效應。
       除了重建熱蘭遮城外,城堡外的「大員市鎮」也值得重建,而兩者就成為17世紀活的博物館,住在𥚃面的人員皆復古穿著17世紀荷蘭人丶歐洲人丶平埔族人丶漢人丶日本人丶及其它各色人種當時的衣服裝扮,讓大家穿越時空來到17世紀的福爾摩沙(Formosa)的大員島。

十一丶結語:
       熱蘭遮城是台灣進入世界歷史舞台的關鍵櫥窗,重建熱蘭遮城不只是尋找台灣歷史完整性的出發,也是打造台南成為台灣歷史文化首都的起點。台灣人一向是有放眼全球,奮鬥不懈的海洋文化的精神,祇因長期受國民黨狹隘的中國帝王史觀的奴化教育,而使大家成為「前鄭成功年代一片空白」的「史盲」,重建熱蘭遮城打開了台灣人的「史盲」,也讓大家有更開濶的視野與胸懷。
       大阪人能夠重建大阪城,台南人及全體台灣人也一定有信心重建熱蘭遮城。

2015年1月30日 星期五

四個月的空窗期?

       媒體報導中選會已初步決定2016.1.16選總統,當天新總統即產生,而選完後直到2016.5月20日新總統才正式就職,四個多月的空窗期仍由即將卸任的總統看守掌權,四個多月的等待空窗期,對國家是很危險,而且空轉浪費時間。
       2014年11月29日九合一選後,執政的馬英九國民黨大敗之後,台灣已形同沒有國家領導人,要等到2016年5月20日新的總統就任。長達一年半時間,國家幾乎陷入空轉。一個國家可以浪費一年半的時間,而大家被迫等待丶空轉,在野黨不提出改革方案,也是奇蹟。
而現在總統選完了還要等四個月多才能上任,四個多月的權力空窗期,如果發生重大的國安事件誰負責呢?尤其兩岸關係涉及不同路線的政黨轉換執政時,往往涉及敏感的國安風險,所以空窗期不宜太長,最多不應超過二個禮拜!
而內閣制國家,選舉一結朿,新的執政黨産生,立即交接,不會浪費太多的空窗期!
荒謬的四個月權力真空期!兩大政黨的領袖真的應該負起責任利用此次修憲,來解決此一問題。

2015年1月25日 星期日

將軍溪棉花產業文化園區,夢想可成真!

        1/24(六)下午為了推動將軍溪有機棉花產業文化園區的構想,我從高雄趕回台南將軍,並約了黃淑郁博士及洪嘉賓一起到將軍區巷口,拜訪老朋友陳忠為前代表,討論將軍溪棉花產業文化園區。陳代表因縣市合併升格直轄市後不能繼續作代表,並不怪我,也不自怨自艾,夫婦兩人跰手䟯足,耕種十公頃的農地,也有大型的「火犂」(翻土機)。他的兒子龍鋒,24歲,退伍後也跟隨其父種田。他們夫妻小時候都種過棉花,對棉花看來也有一份感情,對於推動棉花產業文化園區,看來也願意協助,我邀請他們參加「將軍溪棉花産業文化園區」的Line群組,龍鋒成為他父親最好的幫手!

       討論一段時間後,洪嘉賓、陳忠為介紹我們去拜訪幾位在地的「棉被寢具業者」,首先去拜訪大豐製棉廠徐忠祿夫婦,同時也邀請住在苓仔寮的「棉被寢具發展協會」理事長林獻德及同住巷口加千實業公司高裕祥,大家一起來參加討論。而徐老闆的女兒鈺貞大學剛畢業不到半年,就回到家鄉協助發展祖傳事業,也是可喜的事。我特別為大家介紹「將軍溪有機棉花產業文化園區」的構想及計劃如何推動?發現業者也都有強烈推動的意願,這讓我非常興奮,因為業者如果有意願則農民種棉花就會有去處,產業鍊才能串起來。看來過去地方棉被寢具業者,沒有機會了解當面溝通,實在有些可惜!我並邀請他們參加「將軍溪棉花產業文化園區」的line群組,以方便後續的討論論!幸好鈺貞及龍鋒都比他們的父執輩更會使用智慧型手機,很快的就搞定!

        拜訪大豐製棉廠後,又得知加千實業公司高裕祥老闆一年多前在將軍漁港大水淈,跟我討論過棉花產業文化園區的構想後,已經著手栽種的一區棉花田,而且棉花已結果,棉絮也已裂出,可以採收了!所以我們又到高老闆的棉花田實際去參觀。高老闆的公司就在苓仔寮往將軍村的路旁,一大片的庭院廣場,顯得很有氣派,棉花已經可以採收了,我們拍了一些照,真的有一點像欣賞棉花田的遊客。
        我看了之後,想像著如果在沿著苓仔寮、巷口的主要馬路旁的農地,都鼓勵農民栽種「具有地方歷史特色」的棉花,那麼地方的「特色景觀」就很快的呈現出來了!

 根據黃博士提供的了解,目前將軍鄉也把棉花列為地方特色農產品,但轉作補助祗有2.4萬元/公頃,如果再提高一些,也許農民種的意願更高!目前也有花藝及插花業者,利用棉花作為插花的材料!

        今天一個下午三個小時,透過實際拜訪溝通,我們已經可以非常確定「將軍溪有機棉花產業文化園區」,絶對可以夢想成真!


10/28補充籌備進度記事:
       本文完成後不久,我們隨即在苓仔寮舉辦一次說明會,也邀請將軍鄉的寢具業者共同參加,並聽取他們的意見,但顯然是困難重重!主要是在地將軍的寢具業者並不是從事「有機棉花產品丶加工品」的開發業者,當時他們同意脫仔後一公斤收購250元其實已經很有誠意了!祇是如此的誘因仍不足以吸引農民,所以農民意願不高。祇有黃勝利提供一塊田供佳十高裕祥老闆種棉花。
       
       但九月份黃淑郁博士回台前安排九月十六日到南投國姓鄉參觀「綠恩有機棉花田」及「台灣有機棉花創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台灣有機棉公司)所開發的各項有機棉花的産品,同時台灣有機棉花公司願意以「脫仔後棉花每公斤400元」來契作,這對農民就有一些誘因。所以我們就邀請他們到將軍苓仔寮來辦說明會,希望他們來將軍契作。
        九月二十六日我們邀請台灣有機棉花公司王之英總經理的團隊到將軍鄉苓仔寮舉辦說明㑹,許多農民就比較有興趣。十月二十四日再舉辦契作說明會,並邀請農糧署丶農業局官員來解說轉作補貼的各項細節。在說明會前黃博士已先挨家挨戶去拜訪農戶,已先取得一些農民的認同,願意參與契作的農民的契作面積已經約五公頃面積,說明會後也再有一些農民願意,所以實際契作面積應該已經超過五公頃。這是因為農民契作已有一些誘因。
        同時黃博士及參與契作的農民,也於10月26日正式召開將軍溪有機棉花生產合作社籌備會議,合作社的籌備正式啟動,同時合作社未來的專職人員也有一些目標人選,並已有一些初步溝通,這是跟年初剛發起時有顯着的進展與成果!
       契作戶將於11月驗土壤及水質,這些費用均由契作公司負擔!

2015年1月21日 星期三

重建熱蘭遮城,再現大台南歷史風華


                                  重建熱蘭遮城,再現大台南歷史風華

台南縣市合併升格為台南直轄市已經四年,如何打造台南成為台灣歷史文化首都?並成為國際文化之都?


重建熱蘭遮城
    再現
大台南歷史風華

台灣多元歷史脈絡中,荷人治台38年將台灣帶入世界舞
台,其所興築之設施中,最為人熟知的即是熱蘭遮城,經數百年後現
僅存外城牆數段及內城北側半圓形稜堡,其餘結構皆已損毀,或深
埋於今安平古堡附近區域之下。現以「熱蘭遮城城垣暨城內建築遺構」名稱指定為國定古蹟。

歷盡滄桑的熱蘭遮城(ZEELANDIA)
十七世紀初期,在通商獲利、急需營運中心的需求下,1624年荷蘭人佔據大員(Taioan)並興建新的堡壘,此堡於1627年正式定名為熱蘭遮城,1634年全部完工。成為荷人在台的武備、商務及行政中心。熱蘭遮城可說是台灣作為十七世紀大航海時代東亞轉運站最重要的歷史證物。
西元1662年鄭成功在台南建立了反清復明基地,為表達懷鄉之情,乃以鄭氏祖籍中國福建泉州府南安縣「安平鎮」代替「大員」之名。因鄭氏三代皆駐居於此,故熱蘭遮城又稱為「王城」。
清領時期,政治中心移至台南,安平則於台灣開港後成為外商的重要據點,1868年「安平事件」發生,英軍來犯,炸毀位於熱蘭遮城的軍火庫,城牆毀損。此後當地官民修建房舍常來此挖取磚石,如1874年沈葆楨興建億載金城即是。
1895年進入日治時期後,日人剷平存留城牆,以紅磚砌成長形階梯平台,並在上方興建日式房屋作為海關長官宿舍,內城荷式建物全毀。到1930年總督府為籌備「台灣文化三百年紀念會」而拆除平台四周民舍房屋,並將海關長官宿舍改建為新式洋房。至戰後,台南市政府曾於1975及1993年進行整修,而形成今日之面貌。
回顧歷史,我們可知台南安平曾扮演十七世紀東亞國際貿易樞紐的輝煌歲月。荷蘭透過大員熱蘭遮城,與中國、日本及東南亞貿易,商船往來於整個東亞地區,當時的大員港,可說是東亞極重要的港口,其中所蘊含的國際視野與族群交流之精神,值得我們珍視。

因應升格為直轄市,我們主張應重建熱蘭遮城,以打造大台南成為國際文化之都,奠定大台南為台灣歷史文化首都的地位:

1624年  大員 vs 紐約
重現台南在大航海時代的歷史地位
1624年,荷蘭人在大員設立東亞的營運中心,同年也在北美的哈德遜河口(現在的紐約)建立貿易據點,當時在大員的貿易遠比紐約興盛數十倍。
400年後,紐約成為世界金融之都,可是大員從1823年曾文溪改道,台江內海陸浮,大員港逐漸淤積,1873年劉銘傳遂把台灣府城從台南移到台北,台南開始衰落。
歷經數百年孤寂的台南,在21世紀亞洲世紀的來臨,如何尋找新的定位?重建熱蘭遮城,將帶領我們走向海洋、走向世界,再現大航海時代的歷史光輝。


重建歷史地標
奠定台南成為國際歷史文化之都
十七世紀大員就已進入世界的版圖,成為重要的貿易中心,過去就是因為欠缺一個可代表大航海時代的重要地標,重建熱蘭遮城這個歷史地標,將讓台南在國際上有一個重要的代表性建築,此一歷史地標將有助於我們成為國際上重要的歷史文化之都。

強化與歐洲的合作,提升台灣國際地位
重建熱蘭遮城,以及事後的熱蘭遮城博物館,從建築設計到規劃博物館的內涵,都需要與荷蘭及歐洲進行跨國的合作計畫,這將有助於台灣與歐洲的合作,並藉此提升台灣在國際的地位。重建一個具跨國意義的歷史地標就是最佳的國際行銷。

2009 熱蘭遮城重建運動 vs 1928 大阪城重建運動
重建熱蘭遮城在國際上也有類似的先例,就是1928年日本的大阪城重建運動,
大阪城歷史上3度遭逢戰亂、雷擊而燒燬,在1928年由大阪市長發起重建運動,號召全民捐款,於1931年重建完成,二戰期間雖再遭戰火波及,但經過努力的整修與經營,1997年被指定為「有形文化財」,現為博物館及史跡公園,每年創造鉅額的觀光收益,更是大阪人的驕傲。

熱蘭遮城將台灣帶入世界歷史,重建熱蘭遮城不只是台南人的榮耀,更是建構台灣歷史完整性最重要的歷史地標。大阪人能夠重建大阪城,台南人及全體台灣人也一定有信心重建熱蘭遮城。








2015年1月20日 星期二

奇美博物館的建築

       游博士與夫人Betty去奇美博物館照相留影,然後傳給美國臺灣人的朋友,結果大多數美國台灣人朋友,都反映為何蓋成完全是抄襲西方風格的建築?而毫無台灣自己的風格呢?
       我聽了覺得很有意思,可能在國外的台灣人,或者是外國人,已經看習慣歐洲式的建築,一點也不希罕,他們可能比較有興趣的台灣特色的建築;而在台灣有國際視野的人,都有許多外國朋友,他們比較希望讓外國人看到的是具有臺灣原素、特色的博物館建築。
       而相反的,絶大多數的台灣在地同胞,比較少機會看到純歐洲式的像美國國會式的圓頂建築,所以覺得歐洲式的建築很特殊丶很美!所以這棟建築物頗受在地觀眾的喜愛,而成為拍照的熱點!
       同樣一棟建築,完全不同的觀點,的確要看觀眾的價值觀;
       我了解許文龍的主要目的,是要給國人一個深入接觸歐洲的藝術丶工藝丶科學丶文化的博物館,增加大家的國際觀。而西方建築美學也的確就是重要的展品之一!所以批評的人,可能也要看到許文龍這一層用心!
       不過這也凸顯出一個台灣重要的課題:到目前為止,台灣仍然缺乏一所,有臺灣的建築特色,而展出內涵上也是以台灣主題的藝術丶文化的博物館。這也是大家該努力的目標!
        
後記:
這篇文章寫了之後約五個多月,約六月初,有一次跟奇美博物館的建築師蔡宜璋見面,討論到奇美博物館的建築風格問題,他卻很明確跟我表示,博物館的設計有許多台灣本土的特色設計,絕對跟純粹抄襲西方的不同,而且他已經寫了超過十篇文章作說明,我很高興聽到他的説明,也希望有機會能夠拜讀他的大作。(2015/6/20)

2015年1月17日 星期六

電業自由化的另一種障礙

      今天參加「電業自由化」議題的討論!我原以為D黨對自由化有共識,沒想到兩位前政務官,也是D黨智庫重要的人物之一,其中有一人還自稱是「經濟學家」的,竟然跳出來猛反對自由化。
      我仔細聽他們的話,原來他們反對的都是「民營化」,卻拚命拿「自由化」一直打。我跟他們說民營化跟自由化不同,你們反對的都是民營化。結果他又說「自由化不能解決問題!」要先「擺脫石油幫丶台電幫在研究上的壟斷」,又説「國營丶獨占不一定不好」。甚至於説「既然台電公司的發電設備能量,祇使用了59%,實在看不出政府有花錢補貼綠能的必要」,而且又説「綠能是大國的遊戲,在全世界未訂定強制性規範前,台灣不需要去跟在大國的後面,投入綠能去燒錢」。幸好王教授跟他說「台灣太陽能生產是全球第二大生產國」。
       另一個自稱「經濟學家」的說「現在全世界被詬病的貧富懸殊擴大,其禍因就是被稱為新自由主義的國營事業民營化、自由化!」,又説「國營事業民營化圖利財團」。明明是討論自由化,可是卻一直在「攻擊民營化」。
       我沒想到D黨內反對電業民營化丶自由化,甚至公然反對綠能的二位經濟學家竟然敢這麼大聲,真是匪夷所思!
       台灣已成為全球人均CO2排放量最多的前兩名國家,而身為反核丶非核家園推動的在野黨,卻有如此反對綠能丶反對電業自由化的所謂的「經濟學家」的前政務官!

2015年1月16日 星期五

社子島應如何開發?

       回來台北也三年多了!而我離開縣長職務也四年多了,但關心公共事務及地方建設的「縣長毛病」已經成為一種習慣,還沒改過來!
       對於台北有一個島叫社子島,其實就有一些好奇,「台北市,有島呢!」的驚喜!我對島有特別的感情,其實是源自於我的故鄉七股,七股有個潟湖叫「七股潟湖」,潟湖外圍有個無人居住的沙洲島嶼叫「網仔寮汕」;而台南縣北門鄉也有個北門潟湖,潟湖外圍的沙洲島嶼叫「王爺港汕」,這兩個沙洲島嶼跟我有特殊的感情。所以談到社子島,就有些驚奇,再加上關渡宮的副主委玉坤兄曾經略為提過,所以就有一些有趣的發展想像!其實我到現在,還沒去過那裡!
       
       今天(1/15)因為柯P對開發社子島要花300億元,要把整個島填高到堤防高,很有意見,表示甘脆不要做,每一個人發300萬元給他們!而引爆社子島開發的爭議!
       我對於島嶼防洪丶生態,過去有許多經驗及想像,當時台南縣的七股潟湖丶沙洲丶北門潟湖,以及「南瀛埤塘親水公園再造計劃系列」,從虎頭埤丶葫蘆埤丶德元埤丶小南海丶蔴荳古港再現丶月津港風華再現等,而且也到歐洲多國的考察經驗,所以就野人獻曝的提供一些規劃的想像,給關心此議題的朋友參考!
       
       開發社子島根本問題在防洪!但預防河水倒灌,並不需要全面填土,而且目前圍牆式堤防的做法,加上水門丶抽水站的做法,已經有達成防護水氾的目標。但整體景觀丶親水性都被破壞了!當然社子島還有發展定位的根本問題!
       郝市長時代所規劃的全部社子島的高程全面填土墊高的方案,其成本實在太高了,而且也無此必要!
       其實祇要把社子島的主要環島道路的高程提高到防洪的高程標準,就可以有道路兼作堤防的防洪功能。但要注意道路的整體景觀規劃設計,讓遊客有很林蔭大道,兩側有步道丶自行車道,舒服休閒的整體設計。
       至於兩側土地空間及建築的設計,尤其是面向河面那一側的防洪保護設計及景觀丶親水及生態保育規劃設計,就需要下點功夫;路的向內側,可以規劃一排非常有都市設計的面向河面的建築,這就成為社子島的新面貌!
       至於島的中間並不需要填土,但為了防洪的必要,仍必須有水門丶抽水站,水門可以設計成城門的概念,讓社子島環島道路內,如同是一個城的中心,變成「社仔城」的概念。雨水上漲時城門就關閉起來防洪。但平常可以開放,以增加城內之人方便親近城外的大自然!
       至於要不要有衡貫社子島的十字形高架道路與環島道路銜接,或者纜車將遊客與城中心及外圍親水公園相聯也是可以考慮的!
       環島堤岸道路外側的景觀休憇空間的規劃很重要,而且一定要有一個社仔島遊艇港的規劃。
這樣的規劃概念,可以説就是把「社仔島」,變成「社仔城」加上親水休閒生態島!至於產業定位則以休閒遊憇為主要!貢獻一點創意給關心此議題的朋友!

2015年1月15日 星期四

綁標的收養制度

現在的收養制度,在兒少福權法(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利保障法)有一些很奇怪的規定,超乎大家的想像!
過去的收養制度,嬰兒的父母及收養方,可以透過收養契約,及聲請法院的認可,即可達到收養的目的!而法院扮演為小孩子的利益把關。
但現在卻無法由雙方約定,必須由出養嬰兒的父母,委託「收出養媒合服務者」來作媒合(代覓適當之收養人)。
而所謂的「收出養媒合服務業者」,是指經社會局許可的財團法人公私立兒童及少年安置丶敎養機構。
「收出養媒合服務者」接受委託後,應先為出養必要性之訪視調查,並作出「出養評估報告」。如評估認定有出養必要性者,再進行收養人的評估,並提供適當之輔導及協助等收出養服務相關措施!
經評估不宜出養者,應即提供或轉介相關福利服務!
這個制度看起來就是在圖利經社會局許可的「財團法人公私立兒童及少年安置丶敎養機構」亦即「收出養媒合服務業者」。
因為嬰兒父母的權利幾乎被剝奪了,而且收養人也必須去巴結「收出養媒合服務業者」。
這樣的立法體制,其實就是「立法綁標」,創造一個新的行業「收出養媒合服務業者」,而圖利特定的「財團法人公私立兒童少年安置教養機構」,並剝奪了收養雙方的契約自由權。
其實法院把關就夠了,法院可以委託專業社工師去作調查評估供法院參考即可矣!
台灣很奇怪,連一個「嬰兒收養制」都可以綁標成這麼奇怪的制度!

缺水,強制休耕問題?

 因為缺水強制休耕的損失國家負擔(其實工業大用水戶也應該分擔一些)。一公頃的補償高達8.5萬元,的確是非常的高!政府要負擔約40億元。農委會可能要慎思,這一個標準可能會成為以後的通案標準,而且不限於有「小地主大佃農」的情形,沒有「小大」的情形也要一體適用,否則邏輯上是站不住腳的!
而且這一次涉及「口頭約定租賃」或是「代耕」的問題,農委會要很小心,因為是「口頭租賃」或「代耕」?兩方如果有爭議,農委會最多衹能憑書面文件認定,否則易生弊端,也容易衍生司法糾紛!

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大灣排水的圍堵治理有感!

       生春堂製藥鄭慶祥董事長的家就在永康昆山國小往西的大灣中排旁邊,也是三爺宮溪的上游。他因心肌梗塞走了,今天(1/12)早上我特別留在台南參加他的告別式!
       也因而今天上午有機會看到永康大灣排水目前正在施作拓寛丶以及土堤改為鋼筋混凝土丶並加高約一公尺左右的整治工程。我也順手拍攝幾張照片!
       我看到這種工法的第一個反應是:「下大雨時,兩旁的地面水要流入到大灣排水將更困難」,而且還要在許多排入水道口裝設水匣門,而且就算用抽水馬達來抽水排洩水的效果也不大。老朋友傑俐科技公司魏正宗董事長的工廠也正好就在大灣排水旁邊,我順道去拜訪他,並向他求証。他跟我証實:「去年下大雨時,排水的確就比以前排出慢很多!水退得更慢了!」。
        這裡本來就是「古鯽魚潭」的潭仔底,1828年以前,也就是二個世紀以前鯽魚潭的水本來是流向北方注入台江內海。但1828年北邊出海口被阻塞,而改道從南方潰堤注入三爺宮溪。我們的先民就在這個時候築填鯽魚潭開始開墾,而浮覆為新生土地,本來這個地方本來就是比較低窪地區。如果要治理最好的做法是徵收部分土地來做「滯洪池」(讓小型的「古鯽魚潭」再現)。這個古鲫魚潭再現計劃,不但是防洪治水,而且也會創造永康鯽魚潭的歷史地貌再現,而且也會成為特色景觀,可以說是一舉數得。
        魏正宗表示他有向市府建議,但市政府官員表示他們這一帶農地就是「自然洪泛區」,而不接受「滯洪池」的治理方案!但結果卻採取「圍堵」的治水方法,水反而排不出去,造成他們更大的困擾。其實滯洪池的蓄水量當然比單純農田耍大很多,沒有作是非常可惜的!
        水利單位往往停留「築堤圍堵」的傳統思維,而缺乏區域排水「整體系統治水」的訓練!從大灣排水加高的實例,可以再一次証明!這樣的整治方案不但花費更多的錢,而且下大雨時積水的情形會更嚴重,而且消退的更情形更慢!

2015年1月11日 星期日

將軍溪有機棉花產業文化園區

       自從2005年行政院推動八年800億治水計劃,將軍溪得以開始有經費開始整治,從出海口整治到2009年已整治到華宗橋一帶。並同時改建篐寮橋及華宗橋。目前上游已經快做到麻豆的真理橋。而且過去台南縣政府時代有成立河川巡守隊,嚴格落實取締工廠及養豬場的不法廢污水排放的情形,水質改善很多,已有許多人在將軍溪上白礁的白礁亭附近釣魚,所以將軍溪整體整合治理成功可以說大見署光。
       在這樣的將軍溪整治的基礎與前提下,這幾年我一直在推銷一個構想,就是如何推動「將軍溪流域部落產業文化觀光總體振興營造運動」。這個構想源自於:1、將軍溪下游出海口已經納入雲嘉南國家風景區,其中核心景觀點有北門潟湖、蘆竹溝漁港丶馬沙溝漁港丶中心漁港丶馬沙溝海水浴場。2、將軍溪整治有成,已經可以騎車或開車到將軍溪出海口,兩者可以串連起來!3、可以串連上白礁的白礁亭,及學甲慈濟宮及抗日烈士林崑岡紀念館,及週邊宗教丶文化丶生態丶觀光景點。4、而且可以規劃從華宗橋坐船到出海口的北門潟湖丶蘆竹溝港丶馬沙溝港。5、沿岸兩邊鳥類丶魚蝦貝類,生態資源非常豐富。如果再結合週邊的農漁產業特產,應該有機會發展出農丶漁村特色體驗觀光,帶動地方的產業振興,社區總體營造的運動。
       在這樣的大規劃架構下,其中一項回復將軍溪畔「有機棉花產業專區」的構想進一步成形。
       將軍溪華宗橋丶篐寮橋附近一帶農田過去是台灣種植棉花的重要生產基地,而巷口丶苓仔寮更是傳統打棉被丶棉製品的重要基地。而出身將軍溪畔的附近村落,如巷囗丶苓仔寮丶中洲丶北門二重港一帶的子弟,更是最早投入台灣紡織丶成衣界的産業先驅,例如侯雨利是北門二重港人,吳修齊丶吳尊賢兄弟是頭港仔人,而東雲紡織陳清曉是巷口人。過去台北廸化街「布市」,也有許多都是從將軍溪週邊的村落外出的子弟。而名聞全台灣產業界的台南幫的產業界人士,也幾乎是來自將軍溪畔的村落的子弟。這塊土地從棉花種植丶紡紗丶織布丶裁縫丶成衣丶到各項棉製品的發展,都有著密切的關聯性!
       然而這裡種棉花的年代已經結束了將近半個世紀,農田不再種棉花;而傑出的企業家子弟很多,散居各地,許多傑出子弟回鄉蓋很漂亮的宗祠,這裡特別多!但故鄉卻正在加速老化,土地休耕,產業沒落,年輕人外移!如何重新活化這塊土地?如何在這一塊土地找回生機?如何找回這塊土地的歷史記憶?如何把散居各地因紡織起家賺大錢的旅外子弟的故鄉之情重新凝聚?
       
       所以我提出一種發想,打造一個「將軍溪有機棉花產業文化園區」的構想:
      一丶 這個計劃包含:
          1、活化休耕農地推動一個「有機棉花田專區」。
          2、設立手工的紡紗、織布丶裁縫及打棉被丶毛巾各項棉花加工的「觀光工廠」。手工體驗老祖先在還沒有工業化時,如何從棉花紡織成布,又如何裁縫衣服?
          3、設立台灣棉花丶紡織產業史博物館(含產業台南幫館)。在此,成為紡紗丶織布、裁縫丶打棉被、棉花各項加工廠的產業文化現地博物館。
       二丶體驗丶觀光:
           由於棉花的花很有特色,而且花會變色;結果後,果實迸裂後白色棉絮也很有特色,所以「有機棉花田專區」具有觀光價值!
           觀光工廠及紡織產業史博物館,也是一個文化性、體驗性的觀光!
       三丶結合將軍溪坐船遊北門潟湖、蘆竹溝丶馬沙溝港丶中心漁港!

       有夢最美,希望相隨!故鄉的價值常常受到在地鄉親的忽略,而農村的人口老化,往往缺乏新的思維;而旅外的人,又往往對故鄉不夠了解。所以「活化在地」需要「蹲點」的精神,去探索這一塊土地,也需要「比較文化」的「想像力」,能夠在舊有土地上,找出價值,並稼接出新的可行性的方案。但能否成功?則需要行動力及務實的邏輯!


10/28補充籌備進度記事:
       這篇文章是我將過去夢想將將軍溪流域重新恢復種棉花,並推動設立棉花紡織博物館的夢想,寫成一篇完整的文章,作為推動的基礎文件。後來得到黃淑郁博士大力支持推動,也去遊説將軍鄉的寢具業者共同來參與,並於今年年初召開將軍溪有機棉花產業文化園區說明會。但顯然是困難重重,因為農民種植的誘因在那裡呢?
       主要的困難是在地將軍的寢具業者並不是從事「有機棉花產品丶加工品」的開發業者,當時他們同意脫仔後一公斤棉花的收購價格250元其實是進口價格的三倍多,已經是很有誠意了!祇是如此的誘因仍不足以吸引農民,所以農民意願不高。所以上半年的籌備工作陷入困難。甚至我去拜訪台南紡織的總經理,他都迴避跟我見面!
       
       但九月份黃淑郁博士回台前安排九月十六日到南投國姓鄉參觀「綠恩有機棉花田」及「台灣有機棉花創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台灣有機棉公司)所開發的各項有機棉花的産品,同時台灣有機棉花公司願意以「脫仔後棉花每公斤400元」來契作,這對農民就有一些誘因。所以我們就邀請他們到將軍苓仔寮來辦說明會,希望他們來將軍契作。
        九月二十六日我們邀請台灣有機棉花公司王之英總經理的團隊到將軍鄉苓仔寮舉辦說明㑹,許多農民就比較有興趣。十月二十四日再舉辦契作說明會,並邀請農糧署丶農業局官員來解說轉作補貼的各項細節。在說明會前黃博士已先挨家挨戶去拜訪農戶,已先取得一些農民的認同,願意參與契作的農民的契作面積已經約五公頃面積,說明會後也再有一些農民願意,所以實際契作面積應該已經超過五公頃。這是因為農民契作已有一些誘因。
        同時黃博士及參與契作的農民,也於10月26日正式召開將軍溪有機棉花生產合作社籌備會議,合作社的籌備正式啟動,同時合作社未來的專職人員也有一些目標人選,並已有一些初步溝通,這是跟年初剛發起時有顯着的進展與成果!
       契作戶將於11月驗土壤及水質,這些費用均由契作公司負擔!
  




蘭花園區管理費糾紛如何解決?(續一)

        台灣蘭花生技園區的管理費糾紛尚未解決!業者因為投訴無門,在園區掛布條抗議!作為園區的締造者,留下一個尚未解決的課題,我的內心總有些遺憾!雖然不在其位,但也相當關心,也希望利用這一篇文章,把過去某些決策的理念提供給大家參考!
        一年半前台灣蘭花生技園區的管理費糾紛,是由OT廠商台蘭公司向園區進駐業者直接提出聲請發支付命令引發訟爭,所引起的糾紛;當時台南市政府已核定OT廠商台蘭公司所提出的管理費,台蘭公司乃據此向法院提出申請發支付命令,而引發一系列的糾葛。後來議會介入,發現台蘭公司有一些違約情節,在議會壓力下,市政府與台蘭公司最終解除契約。
        去年市政府對園區的蘭花業者提出兩項要求:一是:過去蘭花溫室一向是不課稅的,但台南市政府首開先例,對於溫室遮陽部分課徵房屋稅。二就是:市政府仍依據當時核定給台蘭公司的標準,要向業者收取管理費。
        蘭花溫室遮陽部分課徵房屋稅部分,後來稅捐處與業者各退讓一步,部分課徵,部分免徵。蘭花業者雖然很不願意,但終究取得了折衷妥協!而管理費問題也有一些進展,原來農業局許漢卿局長跟業者代表協商有一些共識,就是全區管理費總共收785萬元。但此一方案送到市政府高層,市長決定依原來的要求,全區要課徵1200萬元!市政府高層的心節,究竟是否是為了維持原來給台蘭公司核定的標準的一致性?而不願意再作調整,那就不得而知了!
        目前市政府直接向進駐蘭業者規定收取管理費的金額,並直接催繳中,因為收的金額雙方有很大的出入,所以爭議也很大,業者歷經一年多的努力下,最後在投訴無門之際,甚至拉布條抗議!政府與進駐蘭商如何維持一個良性的夥伴關係?而不是對立關係!的確已是一大考驗!
       爭論的關鍵有三:1、先建後租的租金收入,是否優先納入公共設施維護費?2、部分公共設施,業者認為他們並未享用!3、業者認為部分發包費用太高效率不彰!
       
       一丶先建後租的溫室租金收入約一千萬元,是否優先納入公共設施管理維護費?
              我在縣長任期內的確有向業者宣示過:「先建後租的租金收入,優先用於公共設施的管理維護費用」,當時主要的考慮是因為:園區非常廣大將近200公頃,其中例如:1、蘭花公園丶2、四棟展覽館丶3、幾個大型停車場丶4、幾個規模不小的滯洪池,5、行政中心及最早三棟示範溫室,這些業者均非直接使用受益者,如果完全由進駐蘭園負擔,也不儘情理。所以為減輕其負擔,並避免預算編列審查的年年困難,所以優先納入新成立的「台灣蘭花生技園區管理維護基金」中,優先作為公共設施管理維護費用!
              當然新市府似乎不想延續過去的承諾,但我認為把過去政策的理念表白淸楚,以避免不必要的誤會!因為不了解過去決策的理念,而認為台南縣政府留下了爛攤子,就有失公允了!
      
        二丶如果市政府拒絕將先建後租的溫室租金收入,優先納入管理維護基金,則至少也應考慮前面五大類公共設施的使用,進駐業者並非直接的受益者。例如,跟國際蘭花展覽有關的四棟展覽館丶幾個大型停車場,受益者是全國蘭花界、農委會及市政府。而行政中心丶國際會議廳丶三棟示範溫室,也是由市政府管理丶使用丶出租收益。蘭花公園及滯洪池由業者負擔,也不儘情理!
    
        三丶業者認為政府發包的費用太高,認為將來走向業者自治管理也是一個選項!

        蘭花園區管理費收費問題祇是小問題,結果業者希望當面跟市長溝通,結果卻不得其門而入,業者表示市長不想跟他們見面,我覺得非常可惜!台灣蘭花園區本來應該是台灣的榮耀計劃,也是台南的光榮,市政府與進駐業者應是一個良性的伙伴關係,現在弄得如此敵對,實在是給外界鬧笑話!


一個青年農人------一個小地主大佃農的䅁例

       今天下午一位台南新農人蘇建鈞來佳里基金會拜訪我,他是「我的開心農場」網路平台總經理林富裕所引蔫的青年農民!
       蘇建鈞跟他的女朋友都是不到30歲的年輕人,他父親在善化經營代耕中心。99年大學畢業(中山大學材料科學系專硏光電材料),退伍後,他沒有進入南科高科技產業,反而加入父親主持的「善化雜糧生產合作社」,並擔任行銷經理。而他的女朋友大學是學園藝,原來在農業改良場服務,現在也參與合作社的經營。
       該合作社是民國99年農委會開始實施「小地主大佃農」政策後成立的,以合作社名義承租農民土地,扮演大佃農的角色!目前該合作社耕作約120公頃,如果兩期計就有240公頃左右。其中1/3種稻米,1/3種玉米,1/3種豆類(含非基改黃豆丶黑豆丶紅豆等),另外種地瓜丶馬鈴薯等。合作社聘用8人。一年光是薪水就超過500萬元,而營收也有超過新台幣2000萬元,這幾年累積已投資的各項農業機具設備超過一千多萬元!為了行銷産品,他們也參與多項網路行銷平台,而「我的開心農場」就是其中之一!如此專業而具規模的農業生產合作社,的確是台灣農業發展的一種新模式,而更可貴的是,它也吸引年輕人投入與回流。
       下午我也特別邀請農經博士黃淑郁來聽取兩位新農民的經驗!這個案例值得介紹給大家參考!

       不過詳細分析這種小地主大佃農的制度,依此案例,其收入來源,看來仍然是過度仰賴政府的保價收購(稻米或玉米)丶轉作補助金丶休耕的補助。這對於農業的轉型升級恐怕仍然值得檢討。
       而且小地主大佃農的政策,在民間已經造成一種,補助過度集中到"大佃農"身上,一般小農逐漸覺得政府在圖利有錢的"大佃農"的不平的聲音!也許這也是一個不可輕忽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