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5年9月30日 星期三

你的農地能蓋農舍嗎?

       中秋節過後是敎師節,中午(9/28)板根建設陳董及其夫人葉園長夫婦邀請我們聚餐。
        陳董夫婦都是大內二溪人,對故鄉有一份深厚的感情,他一直有一個心願就是:從建築界退休後,希望落葉歸根回到故鄉大內二溪(南灜天文台附近),能夠蓋個農舍,經營休閒農場,一方面過著半退休的生活,一方面把他祖先留下來的約一甲的農地給予活化利用。同時也提供來大內天文台觀星的遊客,在夜間觀星時,有一個好的休閒農場民宿可以住宿,也帶動地方的發展。
       他的祖厝因早年家庭困苦已經賣掉了,所以也沒有祖厝可住,所以要落葉歸根,也不得不利用祖傳農地來蓋農舍。
       但目前農舍的規定,限制需有農民身分才能蓋農舍。而他是建設公司的董事長,也是幼稚園的負責人,所以不具農保的資格,也不是全民健康保險第三類從事農漁業的工作者。所以他對最近農委會從嚴要求必須農民的身份才能興建農舍非常的不滿。因為他強烈擔心無法返鄉落葉歸根。
       
       為了詳細了解他是否能夠被認定為農民?而可以蓋農舍!我詳情查閱2015年9月4日修正的「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修正第二條及增列第三條之一。此次修正案包含三大要點:
一丶農舍不能妨害農業生産環境:
       修正第二條第一項第五款:增列「該農舍之興建並不得影響農業生產環境及農村之發展。」
二丶農地經營計畫書:
       同時為「確供農業使用與不影響農業生產環境及農村發展之認定,由申請人檢附依中央主管機關訂定之經營計劃書格式,載明該筆農業用地農業經營現狀丶農業用地整體配置及其他事項,送請直轄市丶縣市主管機關審查。」
三:農民之認定:採實質生産認定原則
       增列第三條之一:「農民之認定,由農民於申請興建農舍時,檢附農業生產相關佐證資料,經直轄市丶縣(市)主管機關會同專家丶學者會勘後認定之。但屬農民健康保險被保險人或全民健康保險第三類被保險人者,不在此限。」
       亦即有農保資格及全民健保第三類農漁民免審查。但不是這兩類的人,並非都不是農民,而是採取實質審查,必須「檢附農業生產相關佐証資料」,並經會勘審查認定!
       所以我建議他,並非絶望,祇要他實質經營農業生産,而市政府所聘請的專家丶學者不要再有額外的要求,應該仍然算是農民,而可以興建農舍!

2015年9月29日 星期二

都更條例36條違憲

都市更新條例第36條:「權利變換範圍內應行拆除遷移之土地改良物,由實施者公告之,並通知其所有權人丶管理人或使用人,限期三十日內自行拆除或遷移;屆期不拆除或遷移者,實施者得予代為或請求當地直轄市丶縣(市)主管機關代為之,直轄市丶縣(市)主管機關有代為拆除或遷移之義務」未經原屋主同意,即給實施者代為拆除或遷移,顯然侵害人民的財産權,這個條文顯然違憲!
臺北市政府枉顧原屋主不同意拆除的明確意志,卻發給實施者「太平洋建設公司」拆除執照,顯然是說一套做一套!

2015年9月28日 星期一

如何壓制發燒的登革熱?

       台南登革熱爆發,到9/27為止已經超過1萬五千多個病例,平均一天新增病例常常超過500病例,所以原來的SOP要求有疑似病患時,除了病患住家噴灑殺蟲劑外,其外圍50公尺範圍的戶外及建築物都要即時噴灑殺蟲劑,過去則因為嚴重缺乏噴藥專業人力,所以幾乎沒有辦法按照原來的SOP來執行。所以普遍性的沒有噴藥。
       過去登革熱噴藥,都由衛生局及環保局所委託的環境病媒防治業者,來執行噴灑殺蟲劑,業者聘用的專業噴灑人員需經過訓練取得資格,人力非常有限。八月份以後,台南市政府顯然就限於嚴重人力不足,而普遍性的無法按照SOP來執行「成蚊化學防疫措施(噴灑殺蟲劑)」!
       台南市政府面對此一噴藥人力嚴重不足的窘態,顯然束手無策,直到9/15登革熱流行疫病中央防疫指揮中心正式開設後,中央補助4200萬元,市政府用來聘請180名工作人員;以及國軍衛生營派衛生營200人來支援,才能執行「分區集中噴灑殺蟲劑作業」!但也已經完全放棄原來噴藥的SOP了!
       
       問題是真的毫無人力來執行噴藥的SOP嗎?
       在大量爆發登革熱病患時,究竟是完全放棄50公尺的SOP?而改採「分區集中噴灑」呢?我認為如果人力調派充足,事實上應該兩者併進,而不應該完全放棄50公尺的SOP!
       目前除了200名衛生兵外,市政府委託的環境病媒防治業者的人員外,及新聘臨時人力外,這些人力加起來,對於目前每天600左右新增病例,看起來顯然仍然不足以因應!目前噴藥的方式顯然有如下根本問題:
一丶疾病管制署集中規劃執行制?或市中央集中規劃執行制?或區里分散規劃執行制?
 (一)過去的市中央集中規劃執行 :
         這一次台南登革熱大爆發,有相當原因是區丶里祇有清除「孳生源」的工作目標,但可惜防疫資源及財源一直沒下放,里長甚至不能得知里內誰感染登革熱(衛生局官員以違反傳染病防治法丶個資法,所以不能吿知)。至於化學防治(噴藥)則統一由市政府中央(衞生局)規劃執行,導致第一線的感染危害的「里長」及里民及「區長及區公所」,在噴藥方面束手無策,英雄無用武之士,祇能乾著急丶乾等。這樣的方式就是「市中央集中規劃執行」制。這種方式無法讓第一線危險利害關係的里民及區民,直接參與化學防治(噴藥)的出力上,非常可惜!這實在是台南市政府從八月份大爆發以來,一直犯錯的盲點!
(二)疾病管制署集中規劃執行制:
        9/15行政院成立中央應變指揮中心後,疾病管制署竟然接管化學防治措施的規劃及執行的指揮。坦白講這是疾病管制署犯的最大的錯誤,事實上疾病管制署應該專注在SOP的制定及執行的監督,以及防疫資源丶人力的調度及支援,以及專業的研究丶調查丶及諮詢協助!這一次疾病管制署竟然越廚代庖,把原來屬於市政府的權限攬在身上,但卻不見得做的比市政府好!理由是:「里長丶區長」比市政府衛生局,更了解「病患」所處的地方;而「市政府衛生局」比「疾病管制署」更了解病患所處的地方環境!
(三)區里分散規劃執行制:
        在八月份登革熱大量爆發時,各地市民均非常恐慌,擔心感染!各里里民其實就是最佳參與防疫的人力來源,如果善加利用,必能有效阻止登革熱疫情的擴大。所以授權區及里來規劃執行50公尺噴藥的SOP,效益將會大幅提升。而37區同步啟動,七百多個里同步啟動,效益一定會顯現出來。如果不授權區里來規劃執行50公尺範圍內的SOP,則顯然無法快速應變。
        雖然傳染病防治法並沒有「直轄市的區或鄉鎮」「成立防疫應變指揮中心」的規定。但似乎可以「比照」「災害防救法」,在「區」「成立防疫指揮中心」。由區長整合「區衛生所」及「區清潔隊」及區公所人力,及各里里長,並將各里感染的病人吿知里長,由區長整合各區所需的人力丶物力,向市政府及疾病管制署提出需求。
二丶噴藥專業人才的來源?---有經驗的老農民!
       登革熱噴藥專業人才的要求,要經過一定時數受訓取得結業証書。今年疫情臨時爆發,所以根本就沒有足夠的人力來噴藥!
       今天(9/28)一位老同事提出一個很有趣的觀點,關於登革熱成蚊化學防疫措施(噴灑殺蟲劑)的人力來源?他認為「為什麼不能運用經驗豐富的老農民,來噴灑殺蟲劑呢?」,「這些老農民一輩子都在田裡噴灑農藥,這些農藥大部分都是殺蟲劑。噴灑殺蟲劑這些農民最有經驗了,而且他們都有噴灑農藥的設備及器具」在防疫緊急的情勢下,為什麼不能徵調(並不是免費,而是相當於市場行情的對價)這些有經驗的老農民來防疫保護家園呢?台南有非常多有經驗的農民,祇要政府願意給付工資,相信會有許多老農民願意很熱情的參與防疫作戰!
        所以其實市政府祇要授權「區成立防疫指揮中心」,全力支援所需的財源丶物質丶人力,並允許各「區公所」可自行聘任有經驗的老農民參與噴藥,應該可以充分發揮整體防疫的作戰力,而儘快壓住發燒的登革熱疫情!

2015年9月26日 星期六

美河市土地徵收違憲

美河市土地徵收,大法官會議解釋宣告大眾捷運法相關徵收條文違憲,值得肯定!
本件徵收無效,但已不可能回復原狀,所以台北市政府應補償原地主之損失!

2015年9月24日 星期四

官逼民反----為噍吧哖抗日義士洗刷百年污名

1915年噍吧哖事件迄今一百週年紀念。
過去介紹噍吧哖抗日事件常常也稱為西來菴事件,介紹時過度強調西來菴余清風假藉神明煽惑人民起事抗日,這個觀點常常讓人覺得我們的先民是假藉神明煽惑無知人民的愚蠢丶暴虎馮河事件!會覺得這些抗日的先民是無知丶愚蠢的!其實這是日本統治者刻意醜化反抗者,並掩飾其經濟侵略殖民統治的觀點。

而戰後很少人研究此一議題,而且研究者也並未深入探究,而沿襲日據時代日本統治者的觀點。
事實上日本政府自1910年開始實施的「林野調查」,並將南投竹山15000甲山林地收歸國有,並交給日本三菱造紙株式會社經營,使二萬戶農民喪失生活依據,而於1912年3月發生林𡉏埔事件。
1913年「林野調查」執行台南丶阿緱的山區,調查2950甲,結果2905甲收歸國有,僅43甲承認為私人的土地。這可以想像,將原來平埔族人民世代在此採集丶耕作、打獵的土地,均收歸日本政府所有,並轉交給日本財團經營,導致原住民及平埔族人喪失土地,頓失平埔族生活的依靠。日政府強佔人民土地,平埔族人無法生存,官逼民反,才是噍吧哖事件真正的原因。
100週年該是為噍吧呢事件洗刷污名化的時候!

登革熱大爆發原因及防疫之道(三)

臉友傅建峰留言:「之前里內有人得登革熱,里長均會知道那戶人家,但現在說是個資法,不讓里長知道,如此里長根本難以掌控,那些巷道該加強注意。」

如果以「個資法」為理由,而不讓里長知悉里內何人有疑似感染登革熱?進而可以採取登革熱防疫措施!如果這個屬實,那真的是遺誤防疫的先機:1、「即時防治」,2、「就地(近)防治」的兩大原則。
依據個資法第六條「公務機關----基於醫療丶衛生---預防之目的,所為蒐集丶處理或利用之個人資料」是阻却違法的,所以如果政府官僚人員,堅持個資法,不讓里長知道里內感染者,那可真是「官僚間接殺人」也!

疾病管制署接管化學防疫之評論

據說中央疾病管制署,已經正式接管台南市的登革熱的「成蚊化學防疫措施」(噴灑殺蟲劑)的規劃。

而且疾病管制署目前處理方式,也不按照過去「疑似」病例的SOP,當日對病患住家室內及週邊50公尺的戶外及建築室內實施噴灑。而是分區集中噴灑。

我認為疾病管制署,並不比在地的「區長丶里長、區衛生所及區清潔隊」更了解在地的環境,所以倒不如將「疫情資訊丶防疫物資丶人力丶財源」充分下放到「區長」「衛生所」「清潔隊」「里長」,按照疑似病例的SOP,充分授權區來規劃丶執行。至於區防疫指揮中心,不足的人力丶專業人力丶防疫物資丶經費財源,則由市政府及疾病管制署全力調度支援。讓各區區長能完全扮演第一線「區防疫指揮官」的角色。

我認為中央疾病管制署真的把自己做小了,而且把原來第一缐「區防疫指揮中心」應該做的工作,包攬在身,真的不是聰明的作法。

2015年9月23日 星期三

因禽流感禁養放山雞,對嗎?

為了禽流感而禁養放山雞,是否太過矯往過正了?
其實候鳥幾乎很少到山區,大部分是在濱海溼地及平原溼地!真的很少到山區!

市區道路加蓋側溝,可能是斑蚊孳生源!

到底路旁的雨水側溝是否㑹孶生斑蚊孑孓?
看來這個懷疑並非毫無根據!
9/22王壽國老師打開他家門口路旁水溝的側溝,發現水還蠻清的,而且不會流動,看起來是很適合斑蚊孳生的環境!
至於雨水下水道,跟路邊雨水側溝則有不同。
雨水及污水通常先流入路邊側溝,再由側溝流經集水井,再由集水井流入比較大的「雨水下水道」的幹道𥚃。
由於由各處集水井流入雨水下水道,所以雨水下水道水的流動性較高。但路邊的側溝則是否有斑蚊孳生?是否可能成為斑蚊孳生源之所在?的確值得疾病管制署及各學研單位好好徹底研究丶調查的重要課題。也是未來防疫上不應逃避的一環。
道路兩旁側溝的水,是否是斑蚊孳生源之所在?不祇是王壽國老師以他家門口的水溝作見證,連前市議員現任行政院雲嘉南服務中心副執行長姜滄源,都打開了自家門口的水溝,發現台南市已經有不少地區汚水下水道已分流接管,而路旁的側溝祇剩「清」水,而且這些清水幾乎「不流動」,正是斑蚊最喜歡的孳生源。
看來許多路旁的水溝加蓋的側溝,可能真的是斑蚊孳生源之所在,如果是這樣,看來代誌實在真大條!

登革熱大爆發原因及抑制之道(二)

是不是有防疫的漏洞?
這一篇新聞報導
標題「確診病例住家滅蚊有漏洞」,是中華日報記者鄭佳佳的新聞報導。

其所反應的事實,的確值得台南市政府及疾病管制署檢討反省!

漏洞在那𥚃?
1、「疑似」或「確診」?過去祇要有「疑似」病例即進行化學防治,但目前則需「確診」,則可能拖了2、3天(這段時間都是血症感染期間) 

2、衞生所接獲「確診」通報後24小時內到病患家中放「水煙罐」殺蚊。醫療院所得到「確診」報告後,再通知衛生所;也有可能醫療院所「超負荷」太忙了(以目前情形確實太忙了),而並未「立即」通報衞生所,而導致遲延1、2天都有可能。
3、目前在病患住家週邊50公尺範圍內的戶外或建築的室內,的確是人力不足,而沒有進行「成蚊化學防治措施」,這也的確構成防疫漏洞!

如何解決呢?
1、疾病管制署應緊急委託網路APP應用軟體開發業者,開發一套「疑似登革熱通報系統」APP,讓醫療院所可以即時將「疑似登革熱病患」即時通報給衛生局及各衞生所!並由衛生單位,同時通報當事人家屬及區長丶里長。衛生單位即可提早在發現「疑似病患」時,即時受到通知,並於當日完成疑似病患室內成蚊化學防治。
確診時亦可利用此一APP循該程序通報。
2、市府必須𣿬整「衛生」及「環保」單位,執行對「疑似病例」住宅週邊50公尺範圍內的戶外及建築物的室內,每天實施成蚊化學防疫措施所需的人力及物資的需求。此一人力需求如有不足,則可向中央防疫指揮中心請求調派人力或物資支援,例如再請求增加國軍化學防疫兵。
基本上這應該是可以克服的!

2015年9月20日 星期日

給總統候選人的建言-----台灣振興之道

給總統候選人的建言:

一丶當前台灣面臨的危機:

1、結構性競爭力衰退:

     與中國的產業關係:由互補性----》全面競爭性----》替代性

     紅色供應鍊,是不是中國戰略性(有計劃性丶針對性)的取代台灣的產品及供應鍊。
     高技術能力外移或進入(中資丶韓資)

2、邊緣化的危機:
    將台灣排除在ASEAN(東南亞國協)及各項國際性組織。
    韓國加速參加自由貿易協定。

3、少子化及人口老化:
    一個老化的社會

4、貧富懸殊擴大丶世代矛盾擴大丶城鄉差距擴大:
(分配正義丶及區域發展失衡丶農業人口結構老化)

5、政府領導及效能低落:

二丶我們應有的對策:

(一)國際化及全球化的對策:
       從歐美(OECD)成長核心---->新興經濟體(亞洲崛起)----》南環經濟帶
   1、公廣集團應重新定位:國際新聞台及國際新聞資訊提供中心。
   2、全面允許從小一開始敎英語,並增加節數。
   3、公務員及敎資英檢能力標準。
   4、高中開始第二外國語。
   5、重視外配子女母語教育。

(二)因應亞洲崛起,建立配套的南進配套政策:

(三)因應全球網路數位資訊服務時代的來臨:
         智慧生活,開放政府,網路政府丶網路國會,全民參與的時代。

(四)成立「台灣產業戰略研究院」:產業經濟

(五)行政院應成立「改善投資環境丶排除投資障礙法規」專案辦公室:
       排除不合理的投資障礙,例如網路金融丶互助保險(限制最低資本額20億元)。

(六)如何搶救少子化?

(七)台灣新農業運動:
老農離農退休(農民年輕化)丶食安從農業開始(全面推動生產履歷丶無毒農業)丶農會專業化農産國際行銷公司丶農業廢棄物全面資源化利用。

(八)打造田園城市:

(九)如何發展海洋產業?

(十)社會住宅:20萬戶/8年。

(十一)老人的經濟安全及長照制度的建構:
    1、老人經濟安全:以房養老,及如何提高老人的最低生活保障?
    2、從村里關懷中心到長照機構。
    3、長照財源:稅收稅或社會保險制。

(十二)務實的敎育改革及終身學習環境:
           恢復技職教育。改革SCI論文的評比!

(十三)地方政治改革:
     1、縣市平等。
     2、直轄市區自治及「消除黑金及地方派系把持」的地方選舉制度改革!







從我的 iPad 傳送

2015年9月19日 星期六

登革熱爆發,醫院超負荷,如何分流?

一天新增639病例,如果病人都往成大丶奇美及其它四大醫院,的確大型醫院會負荷不了。
如何紓解台南的大型醫院的登革熱病患超負荷?
其實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疾病管制署應該免費提供快篩檢驗給各基層診所,而且對於疑似登革熱病患皆一律免費篩檢。
如此病患就不會一窩蜂的往成大丶奇美等大型醫院跑!

2015年9月14日 星期一

登革熱防治SOP,可能出大問題!

       防治登革熱的SOP(「登革熱防治工作指引」),對於「疑似病患」的住宅,及其「周邊50公尺」是否實施「成蟲化學防治措施」(噴灑殺蟲劑)?依疾病管制署2015年3月出版的「登革熱/屈公病防治工作指引」乙書,並未明確要求,卻都授權縣市政府,「專業評估」且「因地制宜」辦理。(參見該書第50、51頁,51頁第1、2、8、9、10行)
       而即使是確診的情形,也同樣並沒有明確要求。
       甚至已經是嚴重的病例集中區的A級(150公尺內,累計2-5例)(p54),或B級(150公尺內,累計6例以上)(P.56),是否一定要噴灑殺蟲劑,也是一樣沒有明文強制,而授權地方政府依「專業評估」並「因地制宜」辦理。
       
        疾病管制署這樣的SOP其實是非常模糊的,為什麼會改成這樣的SOP呢?其理由是:
「⋯一旦有登革熱病例出現,其周圍可能已有具傳染力之病媒蚊存在,如病例此時處於病毒血症期,不具傳染力的病媒蚊亦可能藉由叮咬病例而帶有病毒。因此為防範再次傳染及擴大流行,過去之作法,係針對病例可能的感染地點及病毒血病期間曾停留的地點,迅速噴灑殺蟲劑,以殺死帶病毒的成蚊,快速切斷傳染環。
       然而,國內多年來以噴灑殺蟲劑防治登革熱,常因環境或技術等因素,限制了化學防治的成效,且噴灑殺蟲劑滅蚊效果非常短暫,病媒蚊的族群通常在噴藥後1-2週就會恢復;另一方面,在社區中實施噴藥,往往使社區民眾認為病媒蚊已被消滅,而忽略社區動員丶容器減量及徹底清除孳生源的重要性。因此登革熱的防治策略,以清除孳生源及容器減量為主,噴藥為輔助措施,並儘量限縮噴藥,爰建議縣市政府針對成蟲化學防治措施之實施範圍及時機,應依專業評估且因地制宜辦理。」(P50)
       疾病管制署改變「過去之作法,係針對病例可能的感染地點及病毒血病期間曾停留的地點,迅速噴灑殺蟲劑,以殺死帶病毒的成蚊,快速切斷傳染環。」的理由,看來是説服力不足的。
       
       但疾病管制署這種「模糊」丶「推卸責任」式的SOP「登革熱防治工作指引」,各個縣市政府如何執行呢?如何作「專業評估」呢?或如何「因地制宜」的基準呢?這可能是導致各地方政府採取「過度謹慎」「猶豫」,而不敢即時噴灑殺蟲劑,以消滅帶病毒的成蚊;這可能就是導致目前疫情擴大的關鍵!
       疾管署的SOP,如果不能夠更明確要求對於病例可能感染地點(例如疑似病例的住宅及周邊50公尺)及病毒血症期間停留的地點,「強制實施成蟲化學防治措施」,恐怕今年台灣的疫情是壓不下來了,祇能靠老天早一點讓天氣變冷。但明年老問題仍然存在,依舊可能爆發,所有我深切建議疾病管制署,應該重新檢討SOP,明確「強制實施成蟲化學防治措施」的範圍!

2015年9月13日 星期日

富味鄉偽油案,雷聲大雨點小!

富味鄉偽油案,雷聲大雨點小,政府公信力蕩然無存!
原處罰4.6億元,最後卻祇罰780萬元;從「摻偽假冒」降為「標示不實」。再加上刑案,刑罰與行政罰一行為不兩罰原則,最後祇罰鍰新台幣780萬元。

刑罰及行政罰一行為不兩罰原則,的確有重新檢討的必要!概刑罰針對行為人,而法人祇有罰金刑,而如果行政罰則採罰鍰,罰金與罰鍰應該從重的所罪金額之高者。至於自由刑本與罰鍰就不衝突,實不宜適用一行為不兩罰!

小英對台南區域產業發展的定位

小英主席今天(9/11)在億載會的演講,其中特別針對未來台南產業發展的定位,特別提到將台南高鐵站,定位為南台灣的研發重心,並將生物科技丶醫療器材(結合南港中研院、竹北生醫園區丶及台南高鐵站)及智慧城市。
我猜與會的人可能不一定很了解她所指的內涵是什麼!
所以乘著億載會邀請我致詞時,我特別擅自幫她作了一些補充:1、台南要成為南台灣的研發重鎮,關鍵在於落實中研院南分院設立在台南高鐵站。這表示小英當選後一定會落實推動中研院南分院的計劃。而且一定會將生物科技及醫療器材產業的研發能量,加在中研院南分院。(目前成功大學已經有醫療器材生物科技研究聯盟及研發中心)
中研院南分院若能落實,則交通大學台南校區也將有機會發揮更大的效益及吸引力。(2002年我代表台南縣政府跟戴謙丶楊惠郎去遊説李遠哲院長將中研院南部生技中心設立在南科,並願提供租金及建築費用,開啟了這一段慢長的故事,終於有機會徹底落實了!)
2、智慧城市代表小英將台南長期較弱的數位軟體丶數位科技及數位網路服務應用的產業,透過智慧城市的計劃,而在台南紮下基礎,這正是台南所迫切需要建立的!
所以小英的確有深入看到台南的產業升級的策略及方向。

登革熱「快篩」的問題!

(9/9)在登革熱如此爆發的情形下,許多有感染疑慮的患者,急需「快篩檢驗」試劑,以確定是否感染?

「疾病管制署」應該免費提供此項「快篩檢驗試劑」供醫療院所使用;而且也不該向患者收取「快篩檢驗試劑」費用。

但目前似乎仍有醫療院所未能拿到快篩;而且也有醫療院所,向虞患民眾收取「快篩」的費用!

提醒「疾病管制署」,應該:
1、對外公開宣示「快篩」完全由政府負擔,不應向患者收費。
2、並應儘速向國外購買此項快篩檢驗試劑!
3、快篩應公平分配予公私立醫療院所!



限定「台南丶高雄丶屏東,60歲以上,符合登革熱病症中級(B級)上者,才能公費快篩!否則就必須自費。
這個條件限制,對於目前疫情爆發的情形來看,顯然是太嚴格了!應該取消60歲以上的限制。是否限定B級以上?也有檢討的必要!
疾管局在這種危急情形下,仍然如此計較,的確不利於登革熱的控制!

登革熱大爆發問題之省思(一)

       登革熱疫情大爆發,從7月17日台南市登革熱防疫指揮中心成立時,全國僅108病例(高雄市54病例,台南市51,新竹縣3),到9月12日為止,全國入夏以來已累積至9103例,其中台南市8022病,高雄市936病例,平均每日新增病例已經超過六百個病例。所以可預期二天(9/15)後,全國即將破萬病例,而台南市也應在五天(9/18)後就會破萬病例!

       為什麼今年的疫情會如此的爆發呢?有人歸因於今年年初大乾旱造成大家儲水,儲水有利於登革熱的病媒蚊埃及斑蚊的繁殖,但是否有防疫作為上該檢討的原因呢?

       今天(9/13)我請敎前疾管局(現已升格為疾病管制署)防疫組的組長,為什麼此次登革熱的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呢?他的意見我覺得非常重要而且關鍵:
       1、過去標準的防治SOP是:祇要發現「疑似」登革熱的病例,在尚未確診前,就立即採取下列防治措施:
       (1)立即通知該住戶,進行該疑似病例的住處的殺蟲劑的噴灑;衞生所並派人至該住處監督病媒清除業的噴灑作為,以確定有落實執行。(除了衛生局委託的病媒清除業噴灑外,衞生局也會提供六瓶殺蟲劑給患者住戶)
       (2)同時立即對於該住處外圍50公尺的四週環境進行殺蟲劑的噴灑(工作指引第51頁)。
       (3)患者除了嚴重需住院(必須掛蚊帳以防蚊子叮咬再傳染給出去)者外,患者必須在家隔離,(儘可能)不可外出,在家隔離者,應掛蚊帳避免被蚊子叮咬再傳染出去。(過去衞生局甚至主動提供蚊帳給患者)
       (4)進行疫情調查。

        2、但目前的作業方式是太夠「謹慎」,在「疑似」的情形下,並不啟動上述防治作為,而必須等到「確診」後,才啟動上述防治作為。
            甚至目前並不贊成「患者在家掛蚊帳」的防疫作為。
            由於從檢驗到確診過去要三天,在確診前3、4天,患者已經有傳染性,可傳染給斑蚊,增加具傳染性的斑蚊密度,甚至造成家庭性的集中感染。目前台南有許多家庭性的集中感染,可能就是這個防治漏洞所造成。

        3、而到目前為止的很多案例,在患者經確診感染確定後,也無法得到(住處及週邊50公尺)立即噴灑殺蟲劑的防疫作為,甚至確診後六天丶七天都沒有進行噴灑殺蟲劑。所以難怪具感染性的斑蚊會一直增加。

       所以目前疫情大爆發其實是防疫的SOP沒有落實執行的結果。而疫情要控制下來,其實關鍵也在於嚴格的落實防疫的SOP。

       現在已經不祇台南市嚴重,其實高雄市也已破千,疾病管理署應該更嚴謹地要求各縣市要落實防疫的SOP,才可能Hold住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