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5年12月29日 星期二

大灣交流道北上車道通車記事

從1993年我初任立法委員在立法院交通委員會與王國清立委共同提案「推動設立大灣交流道」作成決議。歲月蒼桑,到今已經22年了!
我接任縣長後,為爭取大灣交流道,屢向阿扁總統爭取,雖然阿扁有交給交通部,惟均未獲回應。
後來我們工務局長蘇金安及副局長彭紹博發現,交通部原規劃案是立體交會型的交流道,金額高達100億元,可能因為規劃金額太過龐大,而無法推動。
因為增設的大灣交流道與仁德交流道距離太近,不符合一般交流道設置的安全距離;但在都市人口密集的高速公路路段,則往往就不受距離的限制。但我們也認為交通部的規劃大而無當,所以後來我們工務局考量大灣丶仁德兩交流道實際太近了,所以大灣交流道的南上車道與仁德交流道的南下車道,會交义打結;而大灣交流道的北下車道與仁德交流道的北上車道,也同樣會交义打結;所以建議交通部改為祗有「南下及北上」的簡易半套型交流道,作為仁德交流道的補充型半套交流道。如此經費祇需數億元,而且縣政府也同意負擔土地徵收費用(縣市分擔比例:台南縣3,台南市2),交通部終於同意。
但審查會時因審查委員有成大交通專長的教授反對,所以第一次沒有通過;後來經過特別溝通,才在2007年(也是阿扁任內)交通部正式作成附帶條件同意開闢,要求需先開闢幹3-1號(崑山科大前道路)後,才能開闢交流道的決策。
但一條幹3-1號道路光經費就要10億元,縣政府沒有經費,最後工務局將它列入生活圈道路,以減輕縣庫負擔但仍然需負擔將近二億元。幹3-1號道路終於在我任內正式開闢。
2013年8月大灣交流道開工,2015年底北上車道開通。前後已經22年多了!

歲月流殤,物換星移,但我覺得應該借此機會感謝當時工務局蘇金安局長丶彭紹博副局長及接任的人,他們有用心推動,並且提出智慧的解決方案!

美河市的二個替死鬼!

美河市案所產生的問題實在太多了:
1、徵收民地的目的是作「捷運維修廠」,竟然招商變更為多目標使用,可蓋住宅及商店,台北市政府的後續使用,顯已逾越徵收目的。
2、而這類型態的違法,可能涉及台北市目前所有捷運場站(含京站案),都有類似違法問題。
3、招標顯有嚴重瑕疵:
按道理招標時就應該將市府及投資者的「分配比例」,列為投資者是否得標的重要條件?斷無得標興建完成後,再來會算投資金額及土地地價的比例,憑以計算分配房屋的比例。所以招標方式顯有嚴重瑕疵,但判決書完全沒有討論此問題,而柯市府也似乎沒有看到此一問題!
4、本案光建物投資即號稱174億元,如果含土地價值應該有三百億元,屬於非常重大的投資,怎麼可能祗有聯合開發處的處長及其下課長就可以作決定呢?其上面尚有捷運局丶工務局丶財政局丶主計處丶政風單位丶祕書長丶副秘書長丶副市長丶市長,豈是一個聯開處長可以隻手遮天!
5、高嘉濃處長及王銘藏課長沒有查到資金對價,所以貪污不成立,祇有圖利,這樣的判決如何能夠服眾呢?檢調單位顯然仍然怠於作為!
所以本案就拿二個人來當替死鬼,難以服眾!

2015年12月22日 星期二

林毅夫的新結構主義經濟學

林毅夫:尋找中國的發展"真經"。
林毅夫所提出解釋中國經濟模式,以及企圖為第三世界後進國家尋找發展模式的「新結構主義經濟發展理論」,其實就是「經濟學」加上「國家產業發展的管理學」,亦即是務實發展的經濟政策。
我過去就常常疑惑,將經濟學與管理學分開對嗎?將經濟學與政府治理(政治學的一部份)分開對嗎?現在覺得這個質疑是對的,應該比照歐洲的作法整合為「政治經濟學」系!
當然什麼是當時"務實的經濟發展政策",確實也是見人見智的。這就涉及「賢人領導」的課題!
台灣有些尊崇市場自由機制的經濟學家,會發表認為:「尊重市場,沒有經濟發展政策比有經濟發展政策更好。」
我們也不得不承認有些「經濟發展政策」是圖利特定對象,而且破壞市場競爭秩序,缺乏整體競爭䇿略的利弊得失的整體評估!
但國家沒有經濟發展策略,就好比一家公司沒有發展策略一樣,祇是迷迷糊糊的混日子!

2015年12月19日 星期六

爐渣問題政府是元凶

爐渣的問題,中鋼及煉鋼廠都是罪魁禍首,經濟部丶環保署丶公共工程委員會是共犯,都是應該受到最嚴厲的譴責!
面對如此層出不窮的爐碴問題,行政院丶監察院毫無作為,真的是在睡覺!

台灣水果能否像紐西蘭奇異果?

台灣的水果能否像紐西蘭的奇異果一樣,行銷全球?
其關鍵在於是否能夠依農發條例,成立銷售「單一窗口」?
過去青菓社曾經是台灣水果「外銷單一窗口」,可惜後來青果社喪失其國際行銷的動能,非常可惜,所以後來政府才取消其單一窗口的地位,而開放自由貿易。未來是否可能再回復外銷單一窗口呢?
我認為其實未來仍有這個可能性,例如以鳯棃為例,必須先將全國的生產丶銷售業者整合成立「台灣鳯棃產銷聯盟」,接著整合「聯盟產丶銷業者」,也許可以依據過去銷售實績各所佔的比例,共同投資成立「台灣鳯棃產銷合作社」或「台灣鳯棃產銷聯盟股份有限公司」。如此也許就可以再依農發條例賦予此一合作社或產銷聯盟公司「單一窗口」的地位!

台商回流問題?抑或台商全面崩壞的危機?

       今天(12/18)智庫討論如何使台商回流臺灣?
       有兩位台商會長代表,一位認為台商回流台灣的時機已過,政府祇需作台灣的產業政策,不要找麻煩,有能力的台商自然會找機會回來投資。但另一位羅會長則認為此時仍是好的時機,尤其目前許多台商已經無法在中國大陸生存,也不想轉移到第三國投資,所以現在仍然是吸引台商回台投資的機會。

       但認為此時是台商回流好時機的羅會長(他是傳產業者),卻又説了一個更令我震撼的觀點,他認為:「傳統產業,台商祗剩下不到十年的優勢,十年後台商將全部被陸商所取代」。他的這個觀點卻讓我心有悽悽焉!我相信也值得關心台灣前途的朋友重視!看來問題已經不是台商回流台灣的問題而已,而是全球台商面臨整體被取代的崩壞問題!

       今天我提出了一個觀點,我認為問題應該是如何看待台商呢?其實在全球各地的台商是台灣整體經濟力的延伸,應該認為是「台灣經濟體」的重要支柱與國際尖兵。所以優先應該思考的是:「(包含在國外的台商)的台灣經濟體的整體競爭力問題」。至於台商是否回流台灣,其實祇是整體台灣經濟體國際競爭力的其中一種選項而已,重點應該擺在在台灣整個經濟體(含國外台商)的國際競爭力!
       過去台商他們在國外都是單打獨鬥,缺乏業界的上下游整合(但有些規模較大的企業有作上下游整合),也缺乏同業的結盟,更缺乏台灣政府的奧援。但相對的無論是日本丶韓國丶中國的廠商,通常政府及大企業會扮演整合者,打團隊戰。所以時間一久,在一開始有技術優勢丶經驗優勢的台商,很容易被中國政府有組織丶有計劃的支持下,被中國廠商超越。所以羅會長的説法絕對不是危言聳聽,而是過去20年台商在中國大陸活生生的經驗!

       台灣政府及台商均應該體認:「單打獨鬥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台灣政府應該積極扮演整合者角色,協助台灣業者及台商作上下游的整合丶以及水平的整合,並積極扮演資金丶研發丶通路丶工業區開發及協助克服國外投資環境的服務者的角色。
       台灣政府應該設立「產業戰略研究院」的產業智庫組織,協助國內外的台商,尋找台灣仍然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最少十項重要性產業,作整體產業聯盟戰略佈局,打團隊戰,才有機會在未來提升國際競爭力!如此才能避免羅會長所預吿的「傳統產業,未來十年,全球台商將被中國陸商所取代」的全面崩壞危機!

       所以台商是否回流台灣?已經不是關鍵,而是如何提升台灣整體產業鏈的競爭力,避免台商整體崩壞才是問題的核心!

2015年12月16日 星期三

棉花紡織博物館如何規劃?

       黃淑郁,合作社應該可以順利設立登記了!恭喜!皇天不負苦心人!
黃勝宗祖宅成為合作社及王之英兄的公司共用的辦公室,能量𣿬集是好事。此一老宅的整修,仍待努力!不過方向已經明確,而且有明確時程表,以趕上春節展售活動!值得期待!
而農曆年的有機棉花創意產品展售,王之英兄已經承諾舉辦!希望過年此一活動,可以給將軍鄉一些新的期待與想像!一個有棉花的新年!

至於如何規劃一個鄉村丶農村型的「棉花丶紡織博物館」呢?值得大家開始來動動腦筋!
我試圖先丟出一些想法,供大家來想像一下!
我建議:
1、博物館應該先以互動性及體驗性的項目,列為優先設置項目。例如
(1)紡紗體驗!
需要有幾台人工手工操作的紡紗機,可以考慮同時設計幾組,可以同時幾個人體驗!
(2)織布體驗:
需要有幾台手工織布機,讓遊客可以實際體驗老祖先的手工織布。
(3)手工「打棉被」的表演教室。
分為手工打棉被的工作生產區及規劃設計方便遊客觀賞的階梯坐椅區。

2、博物館的建築空間,建議以地方的「閒置老房子,加以整修設計,列為優先考慮」。
並不建議再花大錢,新蓋博物館房子!
透過老房子作博物館,才更有味道!

3、而且建議不必強調集中在同一個建築物中,而可以考慮分散到好幾棟建築物!

4、結合旅外及在地將軍鄕親子弟成立「棉花丶紡織博物館」籌備推動委員會!下面再分組為:
(1)、「博物館規劃設計」組:
(2)、文物蒐集組:
(3)、財務募集組:
(4)、總務、行政組
      博物館規劃設計組除了成員外,另成立顧問諮詢團,希望能找到真正具有國際級的規劃顧問人才!財務組也是需要成立顧問團。
       可能初期要先委託一個專業規劃團隊,先有一個綱要規劃報告書!

5、博物館籌備與合作社的關係:
      將「棉花丶紡織博物館」的籌備工作與目前「有機棉花合作社」合在同一個單位,由合作社來負責籌備,或是博物館籌備工作,另外獨立成立一個籌備委員會來籌備呢?
      我個人的淺見是:合作社才剛成立,有關有機棉花的栽培尚有諸多不可預期的挑戰,此一階段宜專心農務,務必專注有機棉花的栽培照顧,實不宜分心,以確保成功。但可以共同來參與!
      不知道,黃淑郁博士及王之英兄及大家的看法如何呢?

6、錢從那裡來?
       也有一些朋友質疑説「棉花紡織博物館」,錢從那裡來?當然沒錢是作不了事的!
       我覺得在將軍苓仔寮巷口地區,結合在地棉花栽培的復育,設立「棉花丶紡織博物館」,以振興在地經濟的發展,所以如何由在地居民丶及旅外鄉親,取得大家的共識與認同,大家共同出力,應該就像「庒腳建廟的精神」,不要仰賴政府,而是由民間為了故鄉發展,大家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眔志成城,如此更才彌值珍貴!

2015年12月15日 星期二

有機棉花契作後---下一個階段目標!

王之英兄丶黃淑郁博士:
星期六下午會議結束後,你們就勝宗兄的老宅,達成作為有機棉花合作社及貴公司共同進駐的共識;也達成如何整修的分工共識,並趕在農曆春節過年前完成整修進駐;而且也明快的決定農曆春節過年舉辦有機棉花的展售活動,為明年有機棉花契作栽培,展開暖身的活動,的確展現兩位高度的執行力及效率,值得敬佩!

弟有些建議:
1、為了因應過年春節活動,是否有可能有一些棉花的盆栽及辦公室的特色佈置?
尤其目前你們在國姓鄉的棉花是否可能以成株的方式,移植到苓仔寮的辦公室,讓大家可以看到完整的棉花株。
特別是在圍牆的內丶外,如果能夠各種上一排今年已經長好的棉花株,相信從路邊經過,就會棉花植株的感覺,而可吸引人來認識棉花!
2、另外是否培養一些棉花的盆栽?可以過年時販售,作為新的一年啟動有機棉花栽培的宣示性的開端!
3、建議過年期間的棉花文創產品,如何「配合農曆過年的年節氛圍」,開發出大家願意買回家過年的文創產品!

悠美卡與畫家的鼓勵

楊樹煌教授從師大美術系退休後,又回到他留學的法國巴黎當專業畫家。
但今年他決心回到台灣,希望未來能努力改善台灣藝術及社會制度丶環境。
他有鑑於台灣專業畫家有很多人都沒有退休年金保障,除了少數著名藝術家之外,其餘不少畫家,老年生活都很清苦,所以今天他與林達隆敎授來拜訪我,並提出「悠美卡」的構想,希望推動悠美卡鼓勵國民買畫。
台灣目前的畫家生活多很清苦,台灣人民也沒有買畫的習慣,政府也沒有預算購買畫家的作品!
他所提出的悠美卡的構想,是希望文化部能夠發行「悠美卡」,根據悠美卡,凡是買畫的人 祗需自付畫價的85%,其餘15%則以上一年繳納的所得稅來抵付,但最高可以抵付的額度,以上一年度繳交的所得稅額的10%為限。
藝術家需備「悠美卡」刷卡機,並憑此申報所得繳納所得稅丶各項社會保險及健保,如此政府也可以對畫家課稅,但畫家也有健康保險保障及老年退休年金!
我覺得他的構想非常好,對於改善現存的專業畫家的生活有正面的貢獻,也對於提升台灣的美術文化環境,美術的生根發展,的確是一個值得文化部參考的好方法!

2015年12月14日 星期一

南鐵地下化地下水上升的危機!----對環盟意見的建議!

一丶非常高興台南市環保聯盟,終於開始重視南鐵地下化造成8.23公里連續壁及地下化隧道結構體阻絶由東向西流的地下水,並造成鐵路以東地下水上升嚴重此一問題!希望他們能夠繼續與有良知的學界好友(包括成大李德和敎授),繼續更深入探討本問題!
二丶鐵工局委託台灣世曦公司,世曦再轉委託成大李德和教授所作的研究報告,稱「地下水模擬最大上升位置在勝利路、開元路口,累積水位上升量為0.636公尺」。

我認為鐵工局的報告,本來就有先射箭再畫拔的根本問題存在;
而本報告嚴重低估地下水被阻絶後上升的程度,因為它的假設顯然錯誤,而且違反常識的推估。
其中最嚴重的假設錯誤是:
1、他假設台南台地的地下水的水源,僅限於是台南台地的雨水。但歷史証據顯示台南台地的地下水源,是包含來自東方丘陵地區的地下水源,越過鯽魚潭,進入台南台地的地下水層!
其實全區的地下水位圖,及25公尺左右的青灰岩不透水層,就可以判斷是否有東方丘陵區的地下伏流水源進入台南台地!
2、他假設地下水是向四週流出,而完全忽略台南台地主要是東向西流下!

三丶但同樣是成大的,地球科技系的一篇研究報告,卻與成大李德和敎授的報告也顯然不同。

該報告稱鐵路地下化後,引道段東西兩側水位落差可達3公尺;隧道段位於地下水之水面以下,則會造成墜道上方地下水位抬升1.2公尺。
根據這一份報告所以台南市環保聯盟召開記者會指出部分地區雨季將淹大水。我們感謝台南市環保聯盟終於能夠重視此一議題!

四丶但地球科學系的報告仍有一些值得進一步探討之處,以下問題,該報告是否已經有充分考慮?我希望以下問題的提出,能夠引起大家進一步討論:
1、隧道段的連續壁在完工後,隧道段上方的連續壁是否切除?而究竟切除幾公尺?是關鍵!
地球科學系的研究報告是否建立在切除的假設上?以及究竟切除幾公尺?有待釐清!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未來完工後不切除連續壁恐怕結論就更嚴重。但切除連續壁衍生的問題,也需進一步探究!
2、施工期間長達八年,如果再挖到考古遺址或其他無法預期的工程考驗,時間可能長達十年!在十年施工期間連續壁均完全東西阻絕,所以地下水東西兩側將完全的阻斷,兩側的地下水落差將更大很多!
尤其在這十年期間,如果發生大地震(以台南4.0以上為例)。

3、地球科學系的地下水水源範圍是否與成大李德和教授犯了同樣假設的錯誤?

其中李德和教授推估的假設,最嚴重的假設錯誤是:他僅假設台南台地的地下水的水源,僅限於是台南台地的雨水。
但歷史証據顯示台南台地的地下水源,是包含來自東方丘陵地區的地下水源,越過鯽魚潭,進入台南台地的地下水層!
其實全區的地下水位圖,及25公尺左右的青灰岩不透水層,就可以判斷是否有東方丘陵區的地下伏流水源進入台南台地!

4、地球科學系的報告,是否有考慮當地下水位上升後,大地震來時,容易發生土壤液化,房屋大規模倒塌的危機大增?

5、成大地球科學系及成大李德和教授,是否有考慮,後甲里斷層正好經過台地東緣,後甲里斷層帶也很容易成為東方丘陵區較深層地下水由此處溢出的大的地水水湧出的來源!

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

宏遠EverSmile的因緣

2012年引介小英到台南山上參訪宏遠興業公司,結果宏遠興業台灣製造MIT的品牌EverSmile的功能性布料製成的衣服,成為小英的最愛,竟然成為此次大選的制服!
有心愛台灣的廠商,有時候無形中會有得道多助的因緣!其實宏遠的EverSmile跟我至少有二層以上深遠的關係,一丶首先是我發起籌組南台灣紡織研發聯盟,當時各大廠都沒興趣趣,但宏遠興業葉清來總經理最熱心丶最積極,後來成為創業理事長。二丶宏遠興業從專業製造高級功能性的布料,到自己利用這些機能性布料自創品牌,並以MIT為訴求可能跟我對葉總的建議有關。因為國外的名牌都使用他們的機能性布料,而賣很高的價錢,所以我就建議他們為何不自創品牌呢?在他們推出自製品牌之前的二丶三年前,我就跟葉總做了多次同樣概念的建言。也許是我的建言有效,但也許是英雄所見略同!

中研院南分院的因緣佈局

這一場強化大台南研發能量的大佈局,其實是從2002年開始有計劃的佈局!
2002年年中為了強化南科及台南的研發能量,當時成大楊惠郎敎授牽線初任縣長第一年的我與南科戴謙局長拜訪李遠哲院長爭取中研院南部生技中心到台南南科開始(當時台南縣政府提供15年租金及研發大樓建築費吸引中研院南部生技中心到南科,但南科卻沒出半毛錢),其實當時就是以爭取中研院南分院為目標,祇是當時的時空背景條件,李院長也不敢一下子就去談南分院,所以就先從南部生技中心(以農業生技為主)開始著手談起,到2002年也是年中交通大學來爭取合作設立國立交通大學台南校區,要求台南縣政府提供土地(目前約9公頃土地費用由台南縣政府提供),到2010年下半年雖然再半年就要卸任,仍然提出説帖拜訪翁啟惠院長提出爭取中研院南部分院來台南高鐵特定區與交大台南校區與成大歸仁校區合作的計劃。
終於中研院台北已無發展腹地,分院的需求產生了,而台南高鐵特定區雀中躍屏,這可不是憑空而來,過去十來年當時台南縣政府前後至少投入了六億元,將中研院與台南的擠帶相連,才能有如今的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