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新地方自治月旦評--- Vol.4:德國巴伐利亞邦的地方自治


本次煥智與留學德國慕尼黑大學的前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現任國立台灣海洋大學講座教授陳延輝教授針對德國巴伐利亞邦做了一次訪談,除了討論到德國的選舉制度之外,並請陳教授對於巴伐利亞邦的長期執政黨基督教社會聯盟做了詳細的介紹。敬請請大家點閱觀賞,參考指敎!

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農電共生先驅者誤陷法網?!

綠能産業全球正夯,這也是全世界各國為因應二百年來工業革命後大量使用石化能源帶來地球溫室效應,地球暖化氣候變遷,災害頻傳,而好不容易形成的共識。並於2015年年底,在巴黎合會達成巴黎協議,目前並已正式生效。

小英總統也將綠能產業列為她的新經濟的政策,並宣布在2025年臺灣達到非核家園的目標。
而其實早在阿扁時代就開始大力推動綠能。可惜他的時代推動「再生能源發展條例」的立法,但當時朝小野大,國民黨控制的立法院一直都不支持。直到第二次政黨輪替後,馬英九上任後才在民國98年7月28日通過再生能源發展條例。
馬英九時代就開始大力推動「農電共生」的政策。農委會在102年10月特別修改「申請農業用地作農業設施容許使用審查辦法」(以下簡稱農業設施容許使用辦法),正式將「綠能設施」列為「農業設施」的一種,並増列第八章綠能設施專章。其中第28條更明定「本辦法附表所定之各類農業設施,得附屬設置綠能設施;該附屬設置之綠能設施免依第四條規定提出申請。」於是台灣的農地很快的出現一批太陽光電棚,農地也開始種電。由於農地種電快速增加,卻發現種電不種農,所謂農電共生成為晃子,經過上下游市集網路雜誌的報導,再加上監察院開始追究,前農委會主委陳保基也重申落實農地農用的基本原則,沒有農用就要撤銷農業容許使用設施許可。
根據農委會資料到2017年5月全臺灣已廢止103場農業設施申請容許使用附設太陽能板的許可,其中以台南市廢止81場最多。但到七月份撤銷數目已超過125場以上,台南市已超過118場以上。
雖然撤銷農業容許使用設施增加,全國到2017年5月累積核准的農業設施已達3151場,仍然持續增加中。
但在農委會開始開放各類農業設施得附屬設置綠能設施(農電共生政策)推動中,由於政府規劃不週全、規定太草率、執行缺乏整合,導致許多業者以溫網室名義申請農業容許使用許可,並附設綠能設施,政府事先沒有好好把關,媒體報導社會各界關心,監察委員來關切後,就把一切過錯全部推給業者,導致這些農電共生的先驅者,目前正遭遇農委會及各縣市農業局追查撤銷許可者,主要就是溫網室這一類型農業設施附屬太陽能板。
農委會也為了避免未來再度發生類似的紛爭,於2017年6月28日新規定的「溫室設施附屬設置綠能設施,不得超過屋頂面積百分之四十」,但網室則不得附設。問題是前面這些先驅業者,如何處理?
目前全臺灣處理最嚴格的是台南市政府(全國125家被撤銷者,台南市佔118家),針對溫室、網室附設太陽能的處理原則是:
一、溫、網室應以透光材質搭建,太陽能板不是透過材質,所以有太陽能板就是違反規定。
二、栽種的植物,跟農業經營計劃所記載的栽種種類不同,就是未依計劃內容使用,而依「申請農業用地作農業設施容許使用審查辦法」第33條第二項廢止其許可。
由於台南市農業局承辦人員已經調農委會主辦科,所以這樣的處理原則應該是已經成為農委會的處理原則。不過我個人認為農委會其實應該負起政策規劃瑕疵及執行瑕疵的責任,其理由如下:
一、法規政策訂定的疏失:
(一)溫室、網室上面能否設太陽能板?
1、依據102年10月的「農業設施容許使用辦法」第28條規定:「本辦法附表所定之各類農業設施,得附屬設置綠能設施;該附屬設置之綠能設施免依第四條規定提出申請。」從這個條文很容易使一般人解讀為「各類農業設施,得附屬設置綠能設施」,所以溫室、網室的上面可以附設綠能設施。
2、而依「農業設施容許使用辦法」第13條第二項附表一「溫室應以透光材料材質搭建」、「網室應以可透光之塑膠布或遮陰網搭建」。溫室、網室的申請基準與第28條之間是否衝突?如何解釋?
3、後法優於前法:
由於第28條(102年)是後法,附表1的內容是舊法,依後法優先於前法,如果認為有發生牴觸衝突的情形,也應該適用新法的規定。
4、由最近106年6月28日農委會附表1新的規定,要求溫室的附屬綠能設施不得超過40%,証明:
(1)農委會的確有立法疏忽。
(2)在新修正以前並不是不可以有太陽能板。祇是沒有清楚規定其可透光的比例。亦即台南市政府認為溫室完全不可以有太陽能板的説法是不合理的。
(二)農委會有法規訂定的疏失:
如果認為溫室、網室上沒有合理限制而蓋太陽能板是一個有瑕疵的政策規劃,那麼此一政策規劃的瑕疵,其實是農委會的疏失,而引誘人民投資,政府也應該負起一定的責任。
二、政府在執行管理上的瑕疵:
(一)政府分工而不整合會審造成的疏失:
在申請農地農業設施容許使用許可,是由申請人向各縣市農業局申請;但申請農業設施建築執照則是向工務局建管單位申請,而建管單位也沒有與農業局會審的制度;建築完成後,仍由工務單位自行查核發給使用執照,也沒有會同農業局查核。至於附屬綠能(太陽能)設施,則向能源局及台電公司申請,可以説各單位各自為政。
所以到底溫室、網室能否設置太陽能板,其實祇要一開始農業局、工務局、能源局一同會審,問題就可以很淸楚,也不至於辦法實施了快二年,全國都已經五、六百件了,才發爭議。
(二)政府在執行管理上,的確有各自為政,而不能一起會審,而導致民間有機可趁,也導致一些業者受政府政策誤導,而從事溫、網室附屬太陽能設施的投資。政府在執行管理的疏失,也應該負起責任。
三、狹窄的經營計劃的界定:
申請農業設施需附經營計劃,而經營計劃所寫的種植栽培種類,往往農民為了市場、氣候、環境種種考慮,而沒有照原列舉的農作物種類栽種,是否構成違反經營計劃?目前台南市政府以違反經營計劃而予以撤銷。事實上祇要農地農用,祇要從事農業經營,栽種農作物即已經符合經營計劃。政府有需要管農民栽種什麼農作物嗎?如果種類改變就必需重新申請變更經營計劃嗎?這樣的政府也未免管太多了!
四、是否適用106/6/28新的規定(不得大於40%的遮蔽比率:
對於102年10月投入農電共生的業者,因為28條的誤導而投入溫、網室的附屬綠能設施者,目前陷入的合法性虞慮,面臨被撤銷的命運。農委會有時會提出要求業者依照106/6新的規定,但又
1、不明確表達如果照新的規定(40%透光比例)是否可以確保合法不撤銷?且
2、多出來的太陽能板是否仍然依照過去設置年度的契約電價繼續收購?
其實法律不可溯及既往,農委會及各縣市政府要求依106年6月28日40%比例透光度之規定,先拆除超出的太陽能板,均有違反法律不溯及既往的違法問題。
但目前125件被縣市政府撤銷農業設施許可的個案,則是縣市政府連最新的規定都不遵守。
五、政府應當專案政策解決:
目前全國約六百家農電共生先驅投入的業者,都是在政府法規誘導下投入農業共生,他們當然應該落實農業農用,大家沒有爭議;但目前要求溫室、網室不得有太陽能板裝設,以及不得種不同的植物,否則即違反經營計劃,都是太過度的要求。綠能政策是小英政府重中之重的政策,但這些先驅者卻因為政府法規先後解釋的歧異,而陷入目前被撤照的困境,行政院應該專案予以協助解決,不該聽任業者自生自滅被地方政府撤銷許可,而辛苦的訴願、行政訴訟。吸引投資不容易,而已投資者更應該珍惜,不要讓這六百戶都走上破產的命運!
[圖片來源:向陽優能電力股份有限公司]
公有房舍綠色新農業投入陽光屋頂 力助產業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30913000356-260210
掃蕩「假農作真種電」 光電業者控執法過當 真農作也遭殃
http://e-info.org.tw/node/206178
農業設施附屬綠能設備 爭議待解決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629000177-260204

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oBike給我們的啟示

單車從歐洲流行開始,被認為是沒有污染的綠色交通工具,而且可以兼有運動健身的功能。許多歐洲城市都有自行車租賃系統服務,而且被列為城市進步的指標服務項目。台灣的自行車廠也拜歐洲的自行車熱而有很成功的發展機會,例如巨大(捷安特)及美利達。

台北市政府也學習歐洲的經驗,而推出臺北市公共自行車租賃系統(YouBike,或簡稱UBike),以BOT模式委託巨大機械(捷安特)建置營運,並自2009年3月開始試營運。UBike推出後頗受好評,各縣市例如新北市、桃園市等也紛紛跟進。
但最近許多人注意到台北的街頭開始出現橘色搭配黑色車身,座椅下方掛著電子設備的單車oBike。這個標榜以“創新無樁共享自行車服務”為訴求的產品,大量且綿密地將單車佈設到城市顯眼的角落,由於無須於固定樁,可以隨處透過網路歸還的機制,讓使用者將單車送到更廣、更深入巷弄的角落,最後達到隨借隨還的目標。
但最近媒體卻大量報導oBike大量佔據機車停車空間、花圃、未劃設停車格等不宜停放單車的區域,並被新北市及台北市政府以違規理由予以拖吊。
面對這樣一個問題,有人認為這顯示出oBike在規劃時便沒有考量到都市中適合單車停放的位置的規劃,而造成所謂的隨借隨還的特性,卻成為一種把方便當隨便的擾民問題。所以是oBike的錯,應受拖吊及處罰。
然而oBike問題,其實正凸顯台灣在作道路規劃及都市規劃時,一開始就沒有將單車列入道路通行容納範圍,而且在停車場的規劃上也幾乎沒有自行車停車場的規劃。一般家庭都必須將單車扛進家𥚃或樓梯間;甚至大樓地下停車場也鮮少規劃自行車停車的空間。而一般人祇能將自行車及摩托車停在騎樓及路邊的人行車道上。所以政府過去完全陌視自行車族及自行車停車空間的規劃,這個課題是政府的責任。
其實在台北市新北市都已有政府出資公辦民營的UBike服務系統下,竟然有民間的oBike敢加入經營的競爭,光這件事發生就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也值得雙北市政府好好予以輔導協助。oBike完全是民間出資開發出來的共享服務型態的一種新模式,它能夠投入經營,也表示大臺北地區騎自行車當交通工具的市場,有一定的發展性,這對於提供清潔無污染的交通工具,應該是值得正面鼓勵的。但也因而oBike的加入,才能凸顯出目前有關自行車停車場、停車格的空間的供給不足及不普遍化,的確是一個值得重視的課題。
oBike的使用者隨地停車,造成的亂停的現象,當然需要管理,而此一管理的確oBike有一定的責任。oBike的系統設計,是否可能發展出自我偵測是否有違規亂停的現象,並且應該要有自我改善違規的後勤服務系統。但政府也應該負起責任做自行車停車格及停車場的規劃。如果政府的角色祇是拖吊違規,顯然並未儘到該有的責任。而在這一段過渡性的期間,政府也應該體認自己沒有做好自行車停車空間規劃,也是與有過失的責任,應該儘可能以輔導代替處罰。而且雙北市政府更應該避免因為oBike對UBike系統的競爭關係,而有球員兼裁判的不公平競爭的角色立場,而刻意加強取締處罰!
[圖片來源:INSIDE]
隨停隨借!新加坡無站點共享單車 oBike:台灣是最好的練功場
https://www.inside.com.tw/2017/06/14/obike-taiwan
北科大教授觀點:別弄錯了,oBike 和 Uber,已經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共享」
https://buzzorange.com/…/20…/07/14/uber-obike-are-different/
小米高顏質「小白單車」直挺日本
http://www.fhm.com.tw/article?id=23350亞
共享單車氾濫!地鐵站人行道堆成山 社區水池被塞爆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276119
oBike亂象多引民怨 柯文哲:將盡快訂管理辦法
http://ytumblr.bestj.com/facebook_article.php?no=7109
單車騎人行道 北市周一起加強取締
http://m.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20170716/1162301/

2017年7月18日 星期二

新地方自治月旦評--- Vol.3:法國與巴黎的地方自治經驗談



本次煥智與留學法國、中山大學政治學博士與文藻外語大學副教授簡赫琳教授訪談,除了討論到法國和巴黎的地方自治之外,也旁及法國的地方治理模式,如外國人地方參政權、河川流域管理與水議會等等公共參與制度,內容豐富精采,不容錯過!

2017年7月17日 星期一

水自治政府、前瞻水預算,那個重要?



立法院正在為前瞻計劃特別預算第一期是否同意行政院長上台報告及付委,而兩黨女將大打出手。前瞻水環境預算總數2507億元,第一期編列預算257億元。

本人由於有擔任三屆立法委員及二屆縣長的經驗,對於地方治水的經驗有特別深刻的體驗。台南縣過去沒有水利局祇有一個水利課,在我的任內為因應氣候變遷極端氣候的治水需求,將水利課提升為水利局,也正好因應八年八百億的龐大治水預算的爭取及執行。
在過去治水的經驗,發覺影響水患災難最關鍵的,主要來自中央管河川,例如台南的曾文溪、八掌溪、急水溪、二仁溪,以及上游的水庫管理(如曾文水庫丶烏山頭水庫丶南化水庫丶白河水庫等),但地方政府卻毫無置喙餘地,祇能建議,缺乏一個能夠共同參與決策的平台。所以中央編列再多的預算,如果祇有中央的水利官僚來作決策,往往受害的災民及地方政府根本無法參與決策,常常治水的方案,搔不到癢處,錢沒有花在刀口上。例如中央管理河川一直沒有作好疏浚工作,也是造成沿線城鎮水災的關鍵因素。但河川沿線鄉鎮居民想參與疏浚卻無從參與,目前河床高度都比河川外農田高出數公尺高。
河川全流域治理是治水的根本,也是古今中外各國的大事。台灣的各個主要河川治理,迄今大家都非常不滿意,而且河川工程及疏浚砂石問題,也常造成河川局官員涉及貪凟風險,官員態度轉趨消極。而且一條河川的源頭丶上游丶中、下游丶海岸地區,中央主管單位就切割為三個單位(河川局丶水保局丶林務局),而沒有內部整合,所以各界都有主張:應成立流域管理局的説法。但迄今為止這個體制尚未建立。而且就算是成立「河川流域管理局」,地方的鄉鎮市政府丶人民及縣市政府及人民,仍然沒有參與決策權。這個遺憾,相信是目前臺灣各地河川治水,人民的共同心聲。中央政府實在是太集權了。
我因為在推動直轄市恢復鄉鎮市區的地方自治及政黨比例選舉制度,上個禮拜特別跟研究法國地方治理的簡赫琳敎授,討論法國的地方政府制度及選舉制度,她特別提到法國有「特殊的水自治體」的制度。亦即法國除了有區域性劃份的三萬六千多個市鎮(Commune)的地方自治體之外,另外有一種特種事務的自治體,特別是以「河川流域水管理的自治體」的體制。這個組織不但有中央政府相關單位的參與,也由沿線地方政府的代表,以及沿線人民選出的代表來參加,也有供水單位的代表丶需水單位的代表丶汚水排放單位的代表,共同組成的「河川流域水自治體」。這些代表形成的河川流域共同體的決策機構,再由此一代表會選出理事會,由理事會聘任專業人員來治理河川的供水丶需水丶水患或河川污染的問題。法國這套體制真的值得台灣學習。
臺灣過去的水利會制度,例如嘉南農田水利會,也是民選水利會代表及會長,應該也算是類似法國水自治體的具體的案例。祇是最近政府為了方便農業用水轉移到工業用水,在加上水利會選舉買票問題,有意思要取消自治選舉。我認為這套制度對保護農民的水權有其重要性,實在不宜輕易取消;也許為了防堵買票,可以考慮改為政黨比例並開放地方政黨。
至於目前完全有中央及地方官僚體系所主導的前瞻水環境預算,固然有其需要性,但治水是需要系統性思考,也需要全民共同參與的,如果這些災民都沒有機會參與決策,它的需要性已經欠缺必要的公共參與程序的回饋及檢視。
建立人民共同參與的水自治體,看來遠比前瞻水環境預算更重要丶更迫切!
參考資料:
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水環境建設
http://achievement.ey.gov.tw/cp.aspx…
行政院簡報 水環境建設-經濟部水利署
https://www.slideshare.net/releaseey/ss-73514786

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黃金奇美博物館,許文龍的夢想!

7月4日下午就在滂沱大雨後的黃昏6:30左右,奇美博物館的謝姓安管人員,在台南都會公園正門口的阿波羅噴泉廣場前面,拍攝到這一張經典的黃金色的奇美博物館,而引起一陣瘋傳。

為什麼㑹出現彩虹及金黃色的奇美博物館呢?氣象專家黃文亭課長說,因太陽下山時,陽光通過大氣層的距離較長,而大雨後塵埃少,空氣充滿著小水滴,陽光經過折射、反射,因不同波長的折射率不同而形成彩虹;至於波長較短的紫、藍、綠光遇到小水滴也容易散射而減少,而波長較長的紅、橙、黃色散射較少,較容易被眼睛看到,當光線投射到白色大理石的奇美博物館上,更容易凸顯黃色的效果,而產生金黃的奇美博物館。
至於為什麼沒有紅色的呢?其實過去也的確曽經被拍到粉紅色的奇美博物館。還有粉紅色的阿波羅噴泉雕像。
許文龍創辦人可能沒有想到他喜歡的西方巴洛克式白色大理石建築,竟然成為大自然揮灑的畫布,每一天大自然都在這一棟白色大理石的博物館建築,用霞光幻化出不同的作品。
每一次有奇美博物館的消息,我都很高興,也分享一份榮耀。能夠幫許文龍完成他人生的夢想,完成興建奇美博物館的夢想,的確也是我在台南縣長任內的一件值得懷念的建設。
許文龍要蓋博物館但沒有適當的土地,在二十幾年前媒體已經報導很多,他跟李前總統登輝的關係非常密切,也請李總統幫忙看能否洽購台糖土地來蓋博物館,可惜終李登輝總統任期內,這件事情沒有進展。可見官僚體系很不好搞,連貴為總統者都不能如願!
1997年行政院核定北中南興建都會公園的計劃,台南都會公園選在仁德糖廠用地80公頃,但因陳唐山前縣長無法取得台糖土地,而整個計劃被中央擱住。
我接任台南縣縣長後,把台南都會公園計劃重新提出來爭取,並將奇美博物館的計劃一併整合來思考,而提出一個創新性的構想,就是台南縣政府與台糖公司聯合開發。 �
當時的基本構想是,如果能夠在台南都會公園上蓋奇美博物館,將會是一個台灣最有吸引力的都會公園加博物館。會比其他都會公園更有吸引力。這樣許文龍的夢想可以實現,而國家級台南都會公園的計劃也可以完成,而台南縣政府可以不用花錢,不但為地方及人民增加了一個都會公園,也增加一個國際級的博物館。
至於土地如何取得呢?當時的構想是比照區段徵收的模式,由台糖捐地來作都會公園,縣政府給予台糖土地變更為住宅區、商業區的土地變更利益,來換取台糖的捐地。至於縣府因而取得的40公頃土地,除了作台南部會公園的用途外,再透過公園多目標使用方案的容許使用,提供給奇美博物館以BOT的方式來蓋奇美博物館。
有了此一基本計劃藍圖後,我開始遊説台糖公司來共同合作開發此一台南都會公園及博物館特定區。同時也向許文龍創辦人徵求其蓋博物館的意願;許創辦人當然非常高興有此一難得的機會能夠實踐他人生的夢想。
可是遊説台糖公司的進展非常不順利,幸好最後由當時董事長吳乃仁拍板定案。所以三方在我縣長任期的第一年,於2002年十月左右在台南縣政府簽署合作協議書。
後來縣府根據此一協議,進行台南都會公園及博物館特定區都市計劃的擬定及審議,完成土地編定變更程序後,台糖也就捐地40公頃作為台南都會公園用地。
一方報編都市計劃並取得土地,縣府也同時向營建署爭取台南都會公園的規劃設計預算及後續開闢經費,而趕在2005年年底前(我爭取連任前)正式動工;坦白講效率算是很快。而台南都會公園也於2009年1月3日正式完工啟用。前後六年多才完成台南都會公園。
至於奇美博物館則在2008年下半年正式動工,2010年底我卸任前也已大致完成整體建築結構。
2015年1月3日奇美博物館正式啟用。從2002年十月份正式簽約到完工及正式啟用,前後長達12年多。
這中間也發生了一些曲折,原來預計是台南縣政府BOT案公開招商,奇美再來參與投標。但後來奇美因投資TFT-LCD事業風險太高,擔心後續財力恐有困難,乃改為捐建十億元金額的硬體,由奇美興建完成後,再捐給文建會,再由文建會來委外經營。並且期待文建會是否也能出點錢,再由文建會委託經營。
後來文化部成立,但文化部覺得很困擾,而且文化部也不想出錢。在台南縣市合併升格直轄市後,文化部乃建議奇美轉捐給市府,再由市府OT委外經營。目前由奇美博物館基金會受委託經營。
能夠幫一位深愛台灣、深愛地方的長者,實踐他人生的夢想,也實踐大家期待有一個好的博物館的夢想,的確是一件人生值得懷念、高興的事!
[圖片來源:謝姓安管人員]

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新地方自治月旦評--- Vol.2:大倫敦的區自治




本次邀請倫敦大學學院空間規劃碩士、專欄作家邱秉瑜,針對英國大倫敦市的地方自治、倫敦的都市計畫作了一次訪談,是有相當具有實務經驗與參考價值的一次訪談。請大家點選收看,一起聽聽邱秉瑜的觀點!
參考資料:
邱秉瑜 自己的家鄉事自己管:從倫敦看台灣直轄市的區自治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7885/1247926
大倫敦市政府
https://www.london.gov.uk/
英國委任分權政府制度對臺灣直轄市改革之啟發(pdf)
www.exam.gov.tw/public/Data/51221174471.pdf

靜之故事的啟示

靜之是出身台南大家族,自幼聰明,考上台大第一志願,大學畢業後,留學日本一流大學拿到博士學位。回到臺灣後進入日商大企業任職,並與相戀10多年的男友結婚,生了一女。看起來真的是人生勝利組。

但她的人生卻出現了很大的轉折,她的丈夫遭到無預警的裁員;因無法接受事實,再加上求職不順,轉而寄託酒精麻痺,喝醉了就會歐打靜之,成為家暴的受害者。有一次酒後竟將女兒裸身泡在水𥚃,終於逼得靜之採取離婚訴訟。
而噩運接二連三而來,靜之的父親在這一年過世,而母親又發現癌症,靜之因僱不起外傭照顧母親,又在一連串打擊下得了憂鬱症,工作效率大降,不得已辭職,帶女兒搬回台南老家陪伴老母。
雖然是留日博士,但回到台南找不到敎職,也沒有日商大企業工作機會,祇能偶爾靠翻譯為生,但收入有限,經濟重擔使得她病情加重,不時要花錢就醫,甚至連健保費也已半年未繳。朋友建議她去辦理低收入戶補助,可以給女兒的營養午餐及學費申請補助,但她不想女兒被貼上低收入戶造成自卑,而寧可受苦。
看到作者 洪雪珍 所寫的台大畢業日本博士靜之悲慘的人生遭遇,而淪落到低收入戶都不敢辦的可憐過程真的令人感慨!其實人人都可能成為另一個靜之!
靜之的故事,有人認為是人生勝利組面臨挫折的適應問題;不過我倒認為其實是反應了台灣社會目前在社會安全體系的二大缺失:
1、長照自生自滅:
長照已是台灣高齡化社會,必須全面實施的長照制度,而不應該祗靠個人家庭自行處理。
2、子女養育政府不關心:
少子化已經是台灣國安問題,子女養育敎育,國家也應該至少負擔一以上的責任,所以臺灣是否應該實施育兒津貼?是一個不應再廻避的問題!
如果台灣全面實施長照,靜之的母親罹患重病需要有人照顧時,可以申請照顧給付,靜之也不會因為有此一經濟壓力而有憂鬱症,而且也不必被迫必需辭職,而成為辭職照顧母親的「流沙中年」。
而且如果臺灣有實施育兒津貼,那麼靜之女兒的敎育費丶營養午餐費丶生活費,多少政府可以補貼一些,那麼靜之也不必淪落到必需申請為低收入戶,而怕女兒被貼上低收入戶標籤的歧視,而不敢去申請!
所以問題是台灣的社會安全網沒有建立好,所以許多流沙中年成為被遺忘的可憐的生命!
政府應該以靜之的遭遇為鑑,儘速建立長照及育兒的社會安全體制。
[圖片來源:風傳媒 (示意圖,非當事人/Azlan DuPree@flickr)]
參考資料:
台大畢業又拿日本博士學位,卻淪落到連低收入戶都不敢辦!單親媽媽道出台灣貧困真相
http://www.storm.mg/lifestyle/203591

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奈及利亞武警封館之檢討


《中國全面打壓臺灣外交空間》
繼2016年12月21日中國與我國邦交國聖多美普林西比建交,聖國宣布與我國斷交後,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今年(2017年)1月11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訪問奈及利亞並奈國外交部長歐葉馬舉行會談,奈國歐葉馬外長正式召開記者會宣布,基於一個中國原則,要求中華民國駐奈及利亞商務代表處更改名稱並遷離首都阿布加,遷往拉哥斯(Lagos),以後政府官員對政府官員不接觸。
3月31日奈及利亞政府再度給台灣政府下通牒,限期一週內離開首都,否則不保証安全。我國外交部乃將代表趙家寶召回,並自4月6日起駐奈及利亞代表處暫停運作。並改由駐南非共和國台北聯絡代表處代理相關業務。
6月14日我外交部表示,已召見奈及利亞駐台代理代表嚴正抗議,並將視後續狀況,對其駐台辦事處採取對等措施。
6月30日就在柯市長到上海參加雙城論壇高唱兩岸一家親之際,在中國的壓力之下,奈及利亞政府派遣25位武警封鎖我國駐奈及利亞商務代表處,並強制驅離代表團人員。我外交部除表達嚴正抗議外,並要求奈國駐台單位遷離臺北市。7月4日決定將代表團從首都阿布加遷到第一大城(舊首都)拉哥斯,並預計三個月內完成遷址作業。但因奈及利亞武警封鎖代表處而阻礙遷址作業。
《奈國台代表處大使館級》
根據了解奈及利亞雖然跟我國沒有邦交關係,但自1991年2月1日即同意我國政府在該國設立相當於大使館性質的「中華民國駐奈及利亞聯邦共和國商務代表團」迄今已經26年,顯示該國過去也不完全聽中國的。但該國也的確是非常粗暴不理性,2004年5月份奈及利亞政府也曾經派武警封鎖我代表處長達五個月。後來經我方多方努力後才解除。
這個事件除了突顯中國已經對臺灣在國際外交空間全面啟動打壓的作為,不祇是邦交國的斷交,對於非邦交國的去中華民國、去台灣化、去官方化也全面啟動。據外交部表示目前除了奈及利亞外,另有四個非邦交國(包括杜拜、約旦、厄瓜多、巴林)也在中國的壓力下,要求我國駐該國的貿易代表處的名稱有「中華民國」或「台灣」的名稱更改為「台北」。
《經貿外交用心不足是關鍵》
由於奈及利亞的特殊性地位,它的人口已多達1.9146億的人口,目前已超越南非成為非洲最大的經濟體,並被高盛銀行認為是有光明發展前景的「未來11國」,天然資源豐富,是石油輸出國家組織的第四大成員(世界第12大產油國、第八大石油輸出國)。而中國也是奈國重要的石油貿易伙伴國。奈國的經貿地位的確有其重要性。這就必需檢討外交部、國合會、經濟部、及外貿協會對於此一重要的西非經貿重鎮所做的經貿外交的努力及所採取的策略是否成功?雖然不能以結論來看英雄,但我們的經貿外交成果看來非常有限也是事實,目前台商在奈國祇有二百多人,都是靠自己單打獨鬥,完全感受不到政府的協助,連台灣的銀行融資協助都很困難支援,當然競爭力就相對弱很多。而臺灣的石油高度仰賴進口,而奈國是石油重要輸出國,原油含硫低,似乎台灣我們也沒有善用能源外交,讓奈國感受到台灣採購的重要性及價值。所以在責怪中國打壓及奈國粗暴的作風前,其實臺灣政府真的要好好檢討我們自己的經貿外交真的做的好嗎?如果不好好檢討台灣的經貿外交,是否善用台商?是否有好好協助台商,而形成官民協力共同體的團隊打拚關係?還是仍然任憑台商單打獨鬥自生自滅呢?
《善用人道關懷?慧禮法師經驗》
在非洲除了經貿外交的機會外,其實人道關懷也非常重要,目前臺灣出身的慧禮法師在非洲弘法逾二十年,目睹非洲各國病苦、貧窮、動亂、死亡籠罩非洲這塊土地,因而立下「埋骨非洲,五世轉世為非洲僧侶」的度眾悲願,幫助非洲的愛滋孤兒,目前已助養孤兒千人以上,也得到非洲各國領袖的肯定,並被尊稱為「佛教的史懷哲」。台灣政府應該結合各界人道團體,對奈國如果即早提供各項人道救援的關懷,對台灣在奈國的實質關係必有更好的成果。
《決策錯誤,應究責》
此外這一次外交部的危機處理看來也有問題,在奈國在3月31日給我國外交部下最後通牒後,外交部似乎仍不放棄,而企圖繼續留下來,有意以拖待變,而導致6月30日奈國派25名武警的粗暴舉動。顯然外交部相關人員沒有充分掌握奈國外交部精確的決策資訊,而作出以拖待變的決策;這樣的決策品質,顯然是資訊不足,而一廂情願的想法,是有問題的。而此一決策導致奈國動粗,台灣灰頭土臉,兩國關係亳無轉寰的餘地,外交部其實應該要負起決策錯誤的政治責任。
奈國以武警封鎖阿布加台灣代表處的事件,我們除了抗議中國的打壓及奈國粗暴外,也應該檢討反省臺灣本身外交體系缺乏經貿合作、人道關懷的𤫊活思維,以及決策錯誤,其實應有人負起該有的政治責任。
[圖片來源:SHARE AMERICA(奈及利亞總統布哈里 Muhammadu Buhari)]
參考資料:
中華民國與奈及利亞關係
https://zh.wikipedia.org/…/%E4%B8%AD%E8%8F%AF%E6%B0%91%E5%9…
粗暴!奈及利亞武警強驅我駐處人員 外交部嚴正抗議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2557512
奈及利亞逼我外館改名遷館 外交部反擊 要求奈辦撤離台北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article.aspx…
我駐外館遭奈國武警封鎖包圍 立委斥:中國欲消滅中華民國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118198
Taiwan vows retaliation after Nigeria shuts down trade office
http://www.scmp.com/…/taiwan-vows-retaliation-after-nigeria…
挺一中 奈及利亞:永不承認台灣是國家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21562

2017年7月5日 星期三

為台灣旅外球員林子偉喝采


林子偉Tzu Wei Lin今天代表紅襪隊出戰遊騎兵,繳出4支3以及2分打點的成績。大聯盟生涯10場完成二度猛打賞,也超越了鈴木一朗14場完成的紀錄,大家的熱血的棒球魂被激起了嗎?期待這位驚奇海嘯哥未來的表現!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參考資料:
MLB》3安強壓2大日韓球星 林子偉率紅襪狂掃6連勝
http://sports.ltn.com.tw/news/breakingnews/2121691

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還能叫「兩岸一家親」嗎?

台北市長柯文哲7月2日於雙城論壇結束發言,針對兩岸論述,再度重申「兩岸一家親」、「兩岸命運共同體」,還稱兩岸像「夫妻吵架」,雖然爭吵會把難聽話說出口,但終究「床頭吵、床尾和」。

而這個論壇及這樣的主張,就在李明哲從今年3月29日被中國以涉嫌危害國安覊押迄今已近百日;五月份在中國打壓下,台灣被拒絕參加WHA(世界衞生組織大會);六月份巴拿巴在中國利誘下,以一中原則跟台灣斷交,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而同時7月1日香港回歸中國20年,習近平訪問香港,一連串的香港學生、公民團體的抗議行動,包括黃之鋒 Joshua Wong等數十人被逮捕,中國迫害一國二制,加速香港內地化等作為的氛圍下。在一連串中共對香港人民、台灣人民的人權侵犯,對臺灣國際圍堵的大環境下,而登場的台北上海雙城論壇,柯市長的「兩岸一家親」「兩岸命運共同體」「夫妻吵架説」,不但稀釋、也麻痺了台灣被打壓的挫折。而且也成功的讓中共分化了小英政府兩岸政策的基本路線。也讓世界各國看到臺灣在中國打壓下,而其政治領袖們郤競相「唾臉自乾」卑屈討好中國的表現,恐怕這也會讓世界各國,是否對台灣伸出援手,產生猶豫?!
看來雙城論壇的確對臺灣人民發揮了溫水煮青蛙的麻痺功能,也讓國際社會更沒有立場發言!
「兩岸一家親」,也許是為了緩和目前兩岸的僵局的説詞(如果是此動機,倒也無可厚非),但「一家親」卻容易陷入「一個國家」(亦即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的框架。所以不是一個描述海峽兩岸現狀或是未來關係的好的說法;而且也背離臺灣現況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核心價值。
也許比較好的説法是「兄弟之邦」,「兄弟之邦」符合對等尊嚴的原則,也尊重臺灣與中國有特殊的歷史文化血緣的關係,可以增加雙方的「特殊溫度」,而且邦可以有邦聯、聯邦、及國家的廣義概念,可提供雙方各自解讀的空間,比較不會陷入「一中框架」的爭論。這個說法連獨派大老辜寛敏都可以接受,辜老也多次宣揚這種說法;祇是辜老駡中國駡的很凶,所以由他的口中說出,中國興趣不大,更何況他們認為可以從柯P或綠營政治人物𥚃得到對中國更好的論述,所以目前不會對兄弟之邦産生興趣。而且兄弟之邦就算簡化為兄弟關係,也不會有太大問題,畢竟兄弟分家是常態!
至於兩岸命運共同體的説法更與事實相反,當台灣在國際政治、經貿、公共衛生、環境、體育、文化處處受中國打壓、限制,中國用力促使台灣經濟高度依賴中國,軍事威嚇併吞臺灣的意圖非常顯然的情形下,聲稱海峽兩岸是命運共同體,真的是把人民當傻瓜一樣的哄騙!
雙城論壇也許台北市政府的定位,是為了世大運及城市交流,而不管中國對臺灣的打壓;但中國卻把它提升為對台灣人民「溫水煮青蛙」的麻痺劑。一手連續捅臺灣幾刀,一手用雙城論壇來麻醉台灣人民。而且用柯P的「兩岸一家親」,來倒打小英政府「沒有承認九二共識」。但人民對中國打壓臺灣的感受是非常真實存在的,所以還能叫「兩岸一家親」嗎?
[圖片來源:台北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