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5年8月31日 星期一

小英「八年20萬戶社會住宅」政策評論

各界對於蔡英文八年20萬戶的政策的評論!
其實至少蔡英文願意坦然面對無殼蝸牛問題,而且有具體解決方案!
(柯P的八年5萬戶,要花一千三百多億元。前4年2萬5千戶的地點也尚未確定,而且財源也尚未解決)
(馬政府的政策是未來十年3萬4千戶,但八年下來連五百戶都不到,幾乎是交白卷!)

不過張金鶚的具體主張,並不明確!

面對民間現有82萬戶空屋,積壓資金,也閒置。如果政府再建20萬戶,至少也要花新台幣5000億元。整體房屋目前已經供給過剩,如果政府再蓋20萬戶,是否更是供給過剩,是否值得採取這種策略?的確有討論空間。

我提出的「空屋稅」及「獎勵民間空屋參與社會住宅方案」,不但政府不用花錢,而且還有稅收,而且可以更快速提供租金便宜的社會住宅,應該算是最Smart的方案!
政府主要是制定規範,應制定社會住宅的面積坪數丶房間丶租金標準,我認為租金應不得高於基本工資的百分之三十。

2015年8月29日 星期六

答覆郭國文對莫拉克復原的質疑!

       老同事益隆兄轉達説,今天(8/28)台南市議會開議時(在賴市長抵制進入議會232天,首度進議會時),郭國文議員在議會發言説,2009年莫拉克八八大水災台南縣的復原時間是一個月,而不是不超過二個禮拜。對於郭國文這種說法是否真實?他向我求証。
       我其實非常有把握,過去在縣長任內救災復原的時間,絕對不可能超過二個禮拜,而且通常在一個禮拜內就完全淸理完成!
       不過我還是很慎重的查了過去出版的一本「蘇煥智的噗浪誌」的書,因為當時智慧型手機剛出來,而PLURK(噗浪)很開始流行,當時我們利用噗浪救災在全國還挺受重視的,當時救災的情形幾乎都有記錄在Plurk上。果然在該書的P52記載:
「早安!今天已是八八大水災第八天,家園復建設定到明天告一段落,好讓國軍弟兄歸建;全面消毒完成預計下週二結束。還有二處一百多人收容中,目前進入災後復建及搶修工程階段!」(2009/8/15 09:03

       沒想到莫拉克颱風八八大水災這麼大的颱風復原工作,當時我們在9天內就完成復原工作。
八八大水災當時台南縣淹水超過22個鄉鎮,死亡人數28人,淹死的豬有4萬5千頭,鷄250萬隻,有36萬戶缺水。設立16個臨時收容中心,安置1799人。
       後來裕元把那一段時間的Plurk噗浪的Po文Download下來,又發現2009/8/16 09:18的Po文:「早安!各位噗友!今天是家園復原的最後一天,希望各鄉鎮家園復建及垃圾清運今日完成。除了消毒外,其餘國軍今晚歸建!」同一天10:52「實際勘查大內鄉復原狀況,看來今日完成有困難,可能要延一丶二天!」,所以除了大內要延一丶二天外,其餘的鄉鎮除了消毒外,清理家園的復原工作的確在第九天就已經完成。

       而在2009/8/18 23:23的Po文:「今天災防會議另決議,鑑於台南縣救災早告一程段落,而家園復建明日也可全部完成;有多人對隔壁高雄縣還在搶救人命階段都很關心,乃徵得楊秋興縣長同意,本府指派專業的特搜大隊人員於明日上午十時前往甲仙鄉參與搜救任務,而本人仍坐鎮台南縣勘災。期許我們台南縣特搜大隊能救援成功,一切平安!」而在2009/8/19 08:42「早安!今天是莫拉克颱風防災應變中心一級開設第十三天(從八月七日起至今八月十九日)期望今天是最後一天,好讓阿兵哥歸建!」所以最後在8/19包括消毒及最嚴重的大內鄉的淤泥均已徹底完成!


       也就是說莫拉克颱風從8月7日開始下大雨到8/10上午才停止,從8/10到8/16短短一個禮拜的時間,我們就已經把基本的災後復原工作完成,祇剩下衛生兵消毒及較嚴重的大內鄉一部份尚未完成。而到8/19日則全部完成。如果從8/10起算,則後完全復原則僅衹需十天。
       
       為什麼這麼重大的莫拉克八八大水災,我們可以在災後一個禮拜或最晩十天內,完成災後復原的工作。除了個人領導力及縣府團隊各局處合作奮鬥外,其實縣府下轄31個鄉鎮市公所就是第一線的災害防救中心,鄉鎮市是一個地方自治團體有自主財源,有完整人事權,鄉鎮市長可以有效指揮清潔隊及其各課職員工。但台南縣市合併升格直轄市後,區長官派,原來鄉鎮公所的自主維護建設經費,被市政府集中挪用,地方喪失自主財源,祇剩下很少的維護費。而且原公所鄉鎮市長的人事權,換成官派區長後,人事權也被市府及各局處抓回,而由市府各局處直接指揮監督,而造成各區區長不能有效管理清潔隊。這就好像過去31鄉鎮市級的Cpu萎縮變成很小的功能,而市府卻成為一個超大的CPU,亦即(一超大+31萎縮的很小),運作起來這個直轄市政府就是「中央集權,地方無力」,所以過去鄉鎮市公所不需一個禮拜就可全部清除復原的颱風災害復原工作,現在環保局要一個半月,而且環保局竟然可以大喇喇的說還需一個月。
       這次台南市在蘇凱廸颱風後復原速度太慢,其實証明了直轄市的區沒有地方自治團體的地位,沒有實施區自治,也是造成速度慢的關鍵。所以恢復區自治選舉,的確是有其必要!

是否參加中共93大閲兵?-----連郝馬為何不同調?

       今年正逢中國抗日戰爭勝利七十週年紀念,中國為擴大慶祝,將於9/3舉行紀念大會,並有大規模閲兵典禮。中國廣邀各國參與,但目前美丶日丶澳及歐洲主要國家均對於中國在南海強勢造島行動及釣魚台準軍事行動,而推辭不參加。
       中國也邀請台灣朝野重要親中的政治領導人。其中包括連戰丶郝伯村丶吳伯雄、許信良、宋楚瑜丶江炳坤及國軍退休將領參加。郝柏村因為中共竄改抗戰史實,抹煞蔣介石在抗日戰爭的領導指揮地位,遂拒絕參加(當然也不排除是因為他兒子郝龍彬要參與基隆市立法委員有關),但連戰及部分退休將領均執意仍要參加。為此郝伯村公開表態:「拿中華民國俸祿就不該站在共軍閲兵台。」,我認為郝伯村這番公開表態,應該予以肯定!馬總統則透過管道試圖勸阻連戰及退休將領,而洪秀柱則表態尊重連戰的出席意願!
       
       郝伯村的公開強烈表態,也凸顯了洪秀柱的國家認同錯亂及「連戰」的失格。
       
        然而一切問題的根源,在於國民黨的「空中樓閣」的國家認同所造成的紊亂!
        
從中華民國在台灣,到代表全中國:
       
       連戰二次敗選後,以國民黨主席身份首次破冰訪問中國,推動國共論壇及國共聯手制台的大戰略。其實這個國共聯手合作的法理基礎「一中各表」「九二共識」,是國民黨在尚未完成國會全面改選及總統直選前(推動民主化前),所訂的國統綱領及漢賊不兩立(互不承認)的基本立場。
        但在民主化改革後,國會全面改選丶總統直選後,中華民國的國民主權已經完全在地化、台灣化。這就是李登輝後期常講的「中華民國在台灣」。
       可是自從連戰推動的國共合作制台的策略後,國民黨實質上已經將李登輝時代好不容易調整的「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定位,重新挪動退回台灣民主化以前的「一中各表」下的「中華民國=全中國」。
        
中華民國真的是代表全中國嗎?
       
       然而國民黨的真實心態,祇是一方面結合台灣財團在中國大陸建立政商關係,想去中國大陸分食中國經濟開放的商機。而且事實上是屈膝於強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導,心理上早已投降於「所謂的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一方面中華民國在中國大陸不能講,在國際上也祇有十幾個小國家承認,堅持説中華民國就是代表中國,而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講白一點其實是用來騙台灣人而已。尤其是在2008年馬政府上任後陳雲林來訪時,警方的維安作為之一,就是在陳雲林經過的道路及路線,刻意把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刻意收起來。
       中國不斷強調「一個中國」(包含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的原則,實際上是不允許説中華民國,也要求拿下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根本的否定中華民國的存在。

為何洪說不敢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
        
       而國民黨強調一個中國,中華民國代表全中國,而事實上,中華民國的官員代表到中國大陸根本不敢表達他們是代表中華民國,也不敢拿出國旗,也不敢要求對方把五星旗收起來;即使要求對方也不會鳥中華民國的代表。所以國民黨事實上已經被迫接受中華民國不存在的現實!
        由於國共交往平台及馬政府執政七年期間的中國代表來台訪問,台灣都必須唾面自乾地,把青天白日百地紅的國旗收起來,這個制約一久了,就成為習慣,遂導致洪秀柱竟然説出「不敢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原來是不應該説出的心底話),以避免抵觸「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原則。
         
空中樓閣式的國家定位----祇是掩飾吳三桂路線
    
       從連戰開啟延續到馬政府時代的「一個中國」原則,「中華民國=全中國」的「空中樓閣」式的國家定位,根本就是向台灣人民「硬凹」的自我欺騙,而其實質則是「自我否定國格」的投降主義。           其實是「假藉經濟自由化丶國際化」之名,在豪無「對等尊嚴」下,而「犧牲中華民國主體性」淪為附庸政黨,並無法抗拒地「引進中國勢力」來統一台灣的路線,這是非常清楚的吳三桂路線。
       國民黨已經明確成為「依附中國大陸的終統政黨」,而難以挽回!難怪2016年國丶新兩黨正式合作,國民黨更坐實新黨化定位的危機!

大選年,恐加速瓦解:
         
       馬政府及郝柏村丶郝龍彬父子,為何在此時踩剎車呢?
      也許為了2016年的總統及國會議員二項迫在眉捷的國家大選考量,避免國民黨加速瓦解!

2015年8月24日 星期一

登革熱與污水下水道問題!

       下水道的確才是病媒蚊最關鍵的滋生源!
       下水道的確是台灣的大問題。由於台灣普遍的缺乏專屬污水下水道,所以雨水丶污水混合在一般的雨水下水道。平常沒下雨的時候,通常流出來的都是家庭廢污水,反而沒有乾淨的水。所以有一些國外的朋友來台灣,常會覺得台灣的城市為何臭臭的。而且走路經過路上排水溝的鐵柵蓋(城市通常排水溝全部被蓋起來當道路,祇留下排地面水功能的鐵柵蓋),就有一股很臭的沼氣衝上來,其原因就在於台灣沒有污水下水道,而將雨水下水道當作污水下水道用。
       由於看不到,這些下水道的清理必須有特殊的溝泥車才能清理。全國各縣市丶鄉鎮市的溝泥車顯然嚴重不足,所以下水道清理的頻率非常少。所以是否淤積丶阻塞?平常也不知道!除了下大雨積水引發民怨才㑹積極將阻塞段清理。
       所以台灣的下水道蓄積污水問題,恐怕是各種病媒滋生的根源,當然也是登革熱疫情發生丶擴大的重要原因。
       從整個台灣的公共衛生環境來看,落實雨丶污水分離,全面啟動污水下水道的興建,絕對是防疫必要的一環!李遠哲也曽經為了台灣不建污水下水道公開批評過!
       但國家財政困難,過去沒有任何一位總統敢徹底面對此一問題,提出徹底解決方案。期待2016總統候選人能夠看到這點,並提出徹底解決的方案!

從颱風災後復原速度,看直轄市區自治的必要性

       蘇廸勒颱風已經過了二週,市府仍無法清理全市到處可見的「倒伏木及斷枝木堆」,連我住的蕭壠文化園區就推積了十幾堆,二個禮拜仍未清除。台南市又正當登革熱疫情爆發,已有1600多的病例,這些倒伏木樹堆,正是蚊子棲息地,也應該列為重點清理的目標。8/22我在臉書反應,經媒體記者問環保局,結果環保局表示尚需一個月的時間,這讓我更感驚訝!
       事實上我在縣長任內,一般樹木垃圾都是鄉鎮公所在負責處理,通常是颱風後不到一個禮拜就完全清除完畢,絕對不會二個禮拜還沒清除,更不可能拖到一個月半的時間。
       而且我任內經歷過比蘇廸勒颱風侵害更大的颱風也有好幾次,例如2009的莫拉克颱風88大水災(22個鄉鎮水災,超過十萬戶以上淹水,死亡28人,光淹死的豬超過4萬5千多頭,淹死家禽二百五十萬隻),但我們全部所有的災害復原(清除完畢)也絶不會超過二個禮拜。原因是因為縣政府轄區內31個地方自治體的鄉鎮市公所,這就好比(1+31=32)處理器(CPU)同時在運作。而且鄉鎮市公所更直接貼近居民,不但反應快丶決策快,而且有自己的自主財源,不足的部分均由縣府買單,所以鄉鎮市公所均能充分發揮獨立自主的功能,所以很快就清除復原。而且也不必讓沒有權與錢的地方里長那麼辛苦。
      但台南縣市合併升格直轄市後,區長官派,原來鄉鎮公所的自主維護建設經費,被市政府集中挪用,地方喪失自主財源,祇剩下很少的維護費。而且
原公所鄉鎮市長的人事權,換成官派區長後,人事權也被市府及各局處抓回,而由市府各局處直接指揮監督,而造成各區區長不能有效管理清潔隊。這就好像過去31鄉鎮市級的Cpu萎縮變成很小的功能,而市府卻成為一個超大的CPU,亦即(一超大+31萎縮的很小),運作起來這個直轄市政府就是「中央集權,地方無力」,所以過去鄉鎮市公所不需一個禮拜就可全部清除復原的颱風災害復原工作,現在環保局要一個半月,而且環保局竟然可以大喇喇的說還需一個月。而市長則瀟洒的説:「虛心檢討,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我認為颱風災後復原工作的拖延,正反映出直轄市區自治的必要性與迫切性。
        事實上全世界除了中國大陸外,並没有直轄市的制度。有直轄市的中國大陸也祇有北京丶天津丶上海丶重慶四都,他們人口最少的天津市也有1500萬以上的人口。全世界沒有像台灣小小的一個國家,竟然有六都這種莫名其妙「政治算計」出來直轄市的政制。
        日本也沒有直轄市制度,很勉強類比的有東京都丶大阪府丶京都府。而日本東京都丶大阪府丶京都府也都在都府下的市町村級政府,定位為地方自治團體,並實施地方自治選舉。而東京都的都心(舊東京市)的23個特區也是實施區自治選舉!
       所以當時升格直轄市,其他四都未經詳細國際比較制度的研究,就都被強制比照都會型的台北市的政府組織方式,而將過去的鄉鎮市都強制改區,並剝奪地方自治體的地位,改變為派出機關。所以原來民選的鄉鎮市長及代表停止選舉,改為官派。當時內政部長江宜樺也了解政府匆促決策恐有問題,所以答應二年內將檢討「區是否地方自治團體的定位」。結果到現在已經第五年了卻從來沒有公開檢討。江宜樺是政治學博士,也是台大政治系教授,對於自己專業領域地方政府組織丶地方制度及選舉制度,卻沒有召集相關的專家,委託他們作國際制度比較研究,實在是愧對他自己的專業,應該表示道歉!
       回復「區級為地方自治團體」,並重新恢復區級政府的選舉,為什麼台灣社會民間一直不積極呢?其最大的原因是:「大家所質疑的過去基層鄉鎮長及代表會選舉所產生的買票丶黑金丶地方派系分贓等弊端。」基本上我也承認有此一質疑存在。
       但過去因為台灣政治界及學界,很少研究到地方三級政府的政府組織丶選舉制度,如何在制度上防止買票及防止黑道參政問題?似乎都祇把重點放在「抓賄選」,但賄選是抓不勝抓!我認為應該學習歐陸國家例如德國丶法國及北歐諸國地方三級政府選舉制度,採取全「政黨比例」選制,由各政黨推薦候選名單,但不投個人,衹投政黨票,依政黨得票比例分配當選名單。並由多數黨主政。這個方式應可完全杜絶買票及黑金問題。而且歐陸國家這種鄉鎮市議員都是無給職,衹有出席費。這樣的選制,可以讓地方真正熱心關心地方公共事務的人才,不必那麼辛苦花錢經營選舉人脈,綁樁腳。這也是台灣地方政治「消除黒金」,「鼓勵人才下鄉服務」,啟動地方活化,基層地方政治改革的關鍵!
        直轄市政府颱風災後復原速度,比一般縣政府的復原的速度還慢,如此失能的問題,該是反省檢討是否應恢復「直轄市區自治」的時候了!

2015年8月21日 星期五

二次大戰,台灣是否抗日?李登輝為誰而戰?

       前總統李登輝投書日本雜誌「Voice」九月份特輯,指出「沒有台灣抗日的事實」「他當時是為祖國而戰的日本人」,「他志願當陸軍,他的哥哥李登欽志願當海軍,當時兄弟倆是日本人,為祖國而戰」。
       雖然李登輝兄弟當時是志願為祖國(日本)而戰的日本人,但並非絶大部分的台灣人都志願為日本祖國而戰。許多人祇是在日本軍國政府主義的軍威宣傳下,附合日本政府的需求,或被日本政府強迫的征兵或被征為軍伕罷矣!所以如果因而認為當時台灣人都是志願為日本祖國而戰,恐怕與事實有很大的距離!
       至於台灣人是否有抗日?李前總統表示有抗日活動,但並無抗日戰爭(比較精準的說法應該是並無武裝抗日活動)。是否有部份台灣人到中國大陸參與武裝抗日活動,或在台灣本島參與抗日活動,應該也是有,祇是數量多寡的問題(相信數量並不大)。而在台灣本島參與武裝抗日者,可以想像在當時日本軍國主義政府嚴密控制下,恐怕應該祗有少數"地下工作人員"。
       其實這個討論是非常沒有營養的,台灣人作為被統治者的無奈,也許有一些較年輕受完整日本教育的一代已經完全認同作日本人(如李登輝兄弟),並以作為日本人為榮,但絕大多數人仍被視為二等公民,仍然是無奈被統治者,沒有選擇權。
       李前總統用"祖國(日本)"這個名詞,可能會引發許多人的不以為然,或反彈!但他老人家就是大嘴巴性格,有什麼用詞就是有些跨大,而造成不必要的爭端!
       至於台灣人是否抗日問題?如果包含議會請願運動丶勞工農民社會運動等在內,台灣人當然有抗日活動。但如果把抗日活動定義為武裝抗日,則以日本人在當時對台灣可以説已經非常有效統治了,能夠冒死站起來反抗日本的空間已不大,敢公開站起來抗日者,恐怕是沒有,頂多祗有非常少數地下抗日人士。所以如果像馬政府所誇大說「台灣人抗日」(戰爭或武裝抗日),這恐怕也是另一種政治操縱!
       李登輝的話固然說出了一些歷史上殘酷的事實,但台灣人作為被統治者的無奈的悲情,不應被誤會為「志願為祖國(日本)而戰」而定調,還是要站在台灣人的主體意識,來看待台灣人民在二次大戰期間,作為被日本軍國主義的殖民統治下次等國民角色的無奈!
       不要因為反對中國、反對國民黨,而擺盪到依附在日本的史觀,而忘了台灣人作為被統治者的無奈,卻也有很豐富的台灣人民抗日及民主社會運動存在。
       作為一位難得的推動台灣民主化有功的前總統,我們可以理解他應該也是以建構台灣人民的主體意識來看問題!但未經修飾的大嘴巴,卻容易造成不必要的誤會!
       畢竟大家想當台灣人,也不是那麼多人真的想去當日本人!

花錢破壞生態----大安森林公園的步道改建問題!

       颱風過後,大安森林公園有一項新的工程,就是有一段步道:「把高壓連鎖磚拆除重做」。
       為什麼要拆除重做?理由是什麼?而這一次重做的方式會是如何呢?
       郝龍彬時代大安森林公園的步道跟水溝被改建了很大的比例,其方式,就是把原來高壓連鎖磚拆除,下層原來是透水的土壤,卻把它改為鋼筋混凝土的硬舖面,再舖上全新的高壓連鎖磚!兩旁水溝本來也有一些滲水性,結果也是全部改為鋼筋混凝土的硬舖面。不祇是大安森林公園內的步道系統及水溝,連公園四週的人行道區域,也全部由原來較為生態涉水性較高的紅地磚,全部改為鋼筋混凝土,完全不透水的底層,上面的高壓連鎖磚全部改為較大丶較厚的不同設計。
       郝龍斌時代已經改了很大的比例,所以猜想,這一次應該是後續尚未完成的部分工程。
       郝龍彬市府時代,當時我就一直在批評:「郝市府浪費錢,把原來好好的生態性透水性較高的步道,改為沒有生命不能滲水的硬舖面」,真是花錢破壞生態。
       雖然我認識郝龍彬,也算是立法院的同事與朋友,但因為不想打擾他,所以就不太方便去給他作建議。其實我也了解他有環境生態的理念,但就實際領導一個團隊,表現出來的成果水平就是如此!這恐怕也是領導管理的風格問題!
       柯市長主政府曽宣告台北市要採生態工法滲水性的材料工法,以減少台北市的熱島效應。這一次大安森林公園這個步道舖面拆除重建工程,也許正是檢驗柯市長是否兌現他的生態工法的宣示?同時也是考驗柯市長的團隊在貫徹柯市長的政策理念,是否能夠有效領導與管理?抑或者祇是郝龍彬版的延續!
       在臉書Po這個訊息,不是故意凸糟的意思,而是作為一個市民幫忙反應民情的態度!也希望跟市府官員有互動的朋友,可以把此一訊息轉知給柯團隊!謝謝!

2015年8月20日 星期四

少子化與鄉村邊陲化

少子化是全國性的國安危機,而鄉村地區則是人口外移,加上少子化雙層拉力,而首當其衝的「人口荒涼化」!

台灣的中央政府及北部媒體,站在台北看天下的視野下,迄今還沒有振興鄉村的問題意識,當然也缺乏振興鄉村地區經濟的策略及計劃。

鄉村地區的產業振興,其實也涉及目前的地方的政府組織及選舉方式,造成選舉買票丶公家資源濫用綁樁,地方黑金把持,造成劣幣驅逐良幣,所以正向的地方產業振興人才很難在地方政府部門生存。人才如何留下鄉鎮地區?是個重要課題!而地方最重要的農會,也面臨同樣的黑金困境。

2016總統大選,到目前為止四位候選人均尚未重視:1、全國性少子化的國安危機的對策問題!2、全國鄉鎮地區(所謂的偏陲地區)的嚴重的少子化問題的對策。3、鄉鎮偏遠地區的經濟振興對策!4、如何改革地方黑金問題的地方選制對策!5、農會的改革對策!

2015年8月17日 星期一

再談以房養老制度

楊樹煌教授從法國以line打電話給我,告訴我「法國以房養老」的一些制度:
對於超過65歲退休的老人,雖有房子不動產,但沒有固定收入,或固定收入不足基本工資的一半者,可以將其房屋不動產設定抵押權予國家,而向國家領取(相當於於基本工資1/2)基礎養老金,或基礎養老金(基本工資的1/2)與收入之差額。
領取養老金者命終之後,則國家可拍賣該房屋並收回支付的錢,有餘額才由繼承人繼承!如果拍賣結果不足以清償,則其風險由國家負擔。
而繼承人也可以清償國家支付的基礎養老金後,塗銷國家的抵押權。
另外老人也可以向銀行或保險公司,購買Viager,以房子作逆抵押而領取年金給付。
以上兩者都是保障老人的經濟安全的制度,這兩者台灣都沒有實施。如果這兩者能在台灣實施,則不但台灣的老人可以比較有保障,也比較敢放心消費,對台灣的經濟也會有幫助!

2015年8月10日 星期一

評柯P的「了解和尊重」「兩岸一家親」説,及其後續影響!

       柯P從「一五新觀點」「一個中國本不是問題」,再往前一步,對中國所提的九二共識「了解和尊重」,這種說法台灣可以接受嗎?
       我的觀點是:
       九二共識所指涉的內容是一個中國原則,亦即「衹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面對中國這樣的主張,美國説「認知」(Acknowledge)中國此項主張。美國這麼講雖然已經有偏向一方的主張,但美國仍然可以解釋他沒有"同意",而且畢竟美國是第三者,不是當事人。
       就算日本採取「了解及尊重」一個中國原則,看得出來日本害怕中國,聽從中國片面的主張如果九二共識,但日本仍可以説他沒有"同意",而且畢竟日本也不是當事人。
       但台灣(或中華民國)情形就大為不同,因為所謂的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原則,涉及「祇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已經涉及台灣的主權消失的,在此情形下台灣是直接利害當事人,所以當柯P表達「了解和尊重」時,是很容易被理解為「不即為反對」,而被認為是「不反對」丶或「默示同意」,或是「接受」的意思。
       這樣的情形是否是我的過度解讀?其實大家可以想像在法院,法官在審理案件時,如果中方提出九二共識一中原則(祇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而台灣方沒有反對意見,而表示「了解與尊重」,法官會怎麼判決,我相信法官可以就認定台灣方默示同意了!不要說法官,就以國際社會的立場來看,國際社會難道不會認為是台灣"接受"了嗎?所以柯P發表這種「了解與尊重」説後,我就開始表達這已經涉及被解釋為"默示同意"的問題,這樣的後果大家可以接受嗎?至少我個人認為已經跨越紅線了!
        可惜台灣的獨派團體(台灣公義會及袁洪賓除外)丶民進黨(除了林濁水丶王世堅及我外)丶台聯黨丶時代力量及重要的台派媒體,均沒有異議或批判聲!當時我就非常訝異獨派團體及時代力量⋯等為什麼對柯P如此寬容,似乎台灣內部獨派團體都已放手黙許柯P如此做了!而且甚至幫柯P圓滿説:「了解與尊重」並不是「同意」。
        
        在柯P表達「一個中國不是問題」時,其實獨派團體丶民進黨丶台聯黨丶時代力量丶台派媒體,也沒有異議及批判的聲音。當時我就質疑説「一個中國不是問題!」,「祇是台灣不見了,是問題!」
 
        至於柯P回應習近平所提出的「兩岸一家親」,一開始也沒有人質疑,其實我也認為祇是雙方交流的「虎爛,好聽的話罷了」,並不需要太挑剔!

        柯P在接受了「兩岸一家親」「一個中國不是問題」,對中國主張的「九二共識」採取「了解與尊重」後,終於台北上海"雙城論壇"順利進行,也順利向全國人民証明「柯P也可以進行兩岸交流」。外界也解讀中國刻意營造利用柯P對綠營施加壓力的氣氛,而民進黨似乎也有意借著柯P的模式,來觀察國內外各界的反應,作為民進黨後續的參考!

       但雙城論壇,柯P所受的接待,顯然與郝龍彬時代差了一大截。不但上海最有權力的上海市書記不跟他見面,也國台辦主任也不跟他見面,最後祇有國台辦聯絡局局長劉金川跟他見面。而他宴請論壇相關人員時,連上海市長都不來參加,祇派副市長參加!總的來說,中國的立場是行禮如儀,刻意低調,刻意擺出冷淡的氛圍,不讓柯P有充分的成就感,也間接地給國民黨知道「他們對柯P沒有對郝龍彬那麼好」。事實上中國就是故意要給柯P穿小鞋。可是柯P雖然被穿小鞋,也祇能自找台階下,不敢大聲叫出來!

       柯P出發前獨派團體、民進黨及重要台派媒體,沒有人公開異議或批評。結果回國後今天(8/21)獨派媒體(自由時報)以社論「兩岸一家親?柯文哲別鬧了」公開批評,自由談專欄也以"柯文哲和中國牛郎築鵲橋"對柯P展開批評。自由時報的二篇文章,似乎是呼應昨天(8/20)賴清德市長在E電視49台,對柯P的「兩岸一家親」的批評的味道,看來事情似乎有後續發展!果真今天台灣國王獻極就跑去台北市政府向柯P抗議。
       
       不過出發前不批評,回來後再批評丶抗議,在戰略上其實是倒置的。應該是在出發前先批評,如果獨派團體或台派媒體丶民進黨,事前有異議丶有批評,則中國對柯P的上海行可能會更隆重接待,可能有更高層級的官員會來接待。中國的態度一向是民進黨或台派反對的,他們就支持,民進黨或獨派團體支持的丶肯定的,他們就不會那麼放心支持,甚至想辦法搞鬼!
       
       這一次柯P在上海被穿小鞋,其實很大的原因,就是獨派團體沒有跳出來駡柯P,這讓「老共非常沒有贏得感覺」,所以就祇好給柯P穿小鞋,讓柯P不爽在心𥚃,卻還需自找台階下。坦白講,獨派團體及台派媒體,面對柯P的高人氣,事先其實有一點對柯P放水的味道,所以反而讓柯P被穿小鞋。現在事後放炮已經於事無補了!

        柯P參加雙城論壇,「一個中國不是問題」説及對九二共識採取「了解與尊重」說,不但沒有引起綠營及獨派的評判,也順利進行雙城論壇。如此產生的效應為何呢?我認為:1、不但可能成為中國要求民進黨以後對中國交往的前提,2、也可能成為民進黨可以接受的論述。而且「了解與尊重」説,3、也對宋楚瑜一慣支持「九二共識」的終極統一的立場的攻勢,產生稀釋淡化的效果!對於2016總統大選,也有效減輕了一般本土派對宋賣台的疑慮,讓宋在吸引中間游離票減少阻力!甚至於新黨主席郁慕明就很高興的説:「這樣子以後你們就不能駡我賣台了」。

        對我而言「兩岸一家親」這句話我説不出來,因為毫無「一家親」的感覺,因為常常被欺凌的感覺,怎麼親的起來!但作為兩岸交往「美麗而無傷大雅」的公關形容用語,其實也不必太在意。倒是柯P一貫講話的口氣,老共怎麼會覺得「一家親」呢?但是「兄弟之邦」,我就說的出來,因為就算是壞兄弟,也不能否認「有兄弟的血緣關係」,台灣跟中國大陸「有一定比例的血緣關係」,恐怕是絶大多數人同意的。而且文化上有「共同的漢文化的傳承」內容,應該也是絶大多數人同意的。「兄弟之邦」與「兩岸一家親」比較起來,當然是兄弟之邦略勝一籌!

風災頻繁,政府應速建立農產品天然災害互助保險的制度!

       蘇廸勒颱風帶來的農業損害估計已超過新台弊十億元,而且隨著災情更徹底的普查,損失約金額可能再攀升!這個戲碼年年上演,風災後地方首長丶民意代表戡災丶關心農民的政治秀也是年年上演,但如何控制災害損失?如何的災害補償制度,卻很少進一步探討!
       目前因為颱風帶來的損害,都是行政院頒布的天然災害救助辦法來補償救助,民間沒有風險負擔,完全由政府來補償(或者說政府無法完全補償,不足的地方由民間自行負擔),這一套制度好嗎?是否有民間吃政府的道德風險?是否有需報不實的問題,其實在基層鄉鎮區公所農業人力不足的情形下,要在颱風過後很短的時期內能落實查核,的確有困難,所以坦白講「需報不實的道德風險」這個情形其實是必然的!尤其有民代丶樁腳壓力情形更是難以避免,也加重問題的嚴重性!
       檢討天然災害的本質,應該基本上是不可歸責於政府的事故,現代社會一般都是以保險的方式來分擔風險損失,所以天然災害以救助的方式,不如應該改採互助保險的方式比較合理。保險費原則上應該政府出一半,投保人(農民)出一半。投保人出一半的目的,在於建立人民責任分擔,不要老是要吃免費的午餐的態度。而且透過投保保費的繳交及簽約,可以要求農民申報作物,也提醒他們,沒有投保,就沒有理賠!同時一個天然災害保險不宜採取商業保險,而必須採取互助保險,如此才能降低保費。而且透過一項專責的保險,可以更專業來研究如何降低颱風災情的各項預防措施!而且透過天然災害保 險,政府的財政也可以比較穩定。
       目前全世界幾乎都是採取互助保險的方式,祇有台灣仍維持政府救助的方式,我們應該考慮跟進!

2015年8月8日 星期六

農會應如何改革?

       農會應如何改革?
       一個禮拜前在民進黨智庫的會議中,李金龍前主委針對此一議題提出他主張的方案:「農會總幹事直選」。
       這個改革方案,是二十幾年前我剛當立法委員時就已經聽到基層建議的改革方案,但這個方案涉及農會組織的改革。
       首先是人民團體組織,沒有所謂總幹事直選制,祇有會長直選制。全世界沒有受僱的專職的總幹事直接由會員選舉產生的人民團體組織,祇有會長直選的制度,總幹事直選在法理上的説不通的。
       而且一旦會長直選,會長勢必要專職,總幹事就不是那麼需要。而農會的理事會制,改為會長制,會長由農會會員直選產生;而同時理事也必須由原來農會會員選出農會代表,再由農會代表選出理丶監事的間接選舉方式,改為由農會會員直選,而農會理事的名稱可能也必須改為農會代表。而這種會長直選的改革方案尚有如下根本問題,因為農會是一個事業體組織,有實際的事業盈虧,會長本身就是專業農民,需經營自身的農場,所以作為農會的專職人員有其根本困難,所以既然不能專職,其實直選的意義實在不大。會長其實由直選的農會代表互選,採取間接選舉即足矣!
       所以法理上農會組織如果要改革,其實祇需理丶監事由間接選舉改為直接選舉即可。

       其實農會改革什麼才是重點呢?
一、農會的定位:事業體:營運績效及盈餘分配。
       我個人認為目前農會最關鍵的點是:農會的定位不清問題。農會到底是營利機構或者是非營利機構?其實應該非常清楚他是一個營利事業組織,但也兼具追求農民的公共利益的服務功能。而既然它是一個營利事業機構,它的營運績效應該必須明確定位為盈利性兼具農民共同利益性的事業體的人民團體。
二丶會員制改回股金制:
       所以目前的會員制,已經不符合事業體的本質,農會的組織應該要改回股金制
       

高中生反課綱運動的省思!

反課綱學生抗議活動終於暫告一段落了!
但檢討這個運動的內涵,往往被定位為反中國史觀洗腦教育,甚至被定位是台灣主體史觀的運動,甚至進一步被定位為台獨史觀運動。
我個人倒是認為,這個運動應該單純的定位為:年輕學生「反洗腦」,的「獨立思考」運動。
尤其是在網際網路蓬勃發達,客觀的台灣歷史資訊,腑首容易取得之際,這些年輕人的台灣歷史知識,其實已經比許多成年人知道的更多。
其實客觀了解台灣的歷史,並不等於反對認同中國,也並不就是主張台獨。
台灣年輕人之所以缺乏中國認同問題,主要是因為:
1、他們一出生就是活在自由民主的台灣,
2、而且客觀上中華人民共和國並未統治台灣,
3、而且中共不但對內高壓統治中國大陸的人民,又常常欺負壓迫台灣,所以自然引起這些年輕人的不滿,這是很正常的,而且逐漸產生不認同中國的作為。
其實缺乏中國認同是中共政權高壓獨裁統治造成的結果,跟課綱其實一點關係也沒有。

2015年8月7日 星期五

禽流感的防疫及鴨鵝復養問題

中午(8/7)智庫討論禽流感防疫及鴨鵝復養問題,我也參加,結果我發現幾個防疫及復養的漏洞:
1、目前牧場登記限定以500頭為條件(原來是3000頭),造成畜牧業者的農民均以低於500頭的規模,作為規避牧場登記的借口,而形成防疫漏洞。所以我建議:
(1)取消500頭的門檻,凡是專業畜牧業者,不論畜養頭數,均需強制辦理牧場登記。以杜絕防疫漏洞。
(2)至於牧場登記的規範及要求的條件,應採取依據不同規模,更彈性規定,而不應太殭硬,導致成本太高丶門檻太高。
2、目前沒有禽畜死亡強制通報制度,建議應採取強制申報制度,而且政府應該開發便民而方便使用的手機APP免費供業者使用,讓畜牧業者可以利用智慧型手機方便而容易申報。
3、目前禽畜的大量死亡通報低的原因,乃因為通報後必須全面撲殺,而撲殺的補償費太低,所以農民為避免全面撲殺的損失,所以均廻避大量死亡的通報,而延遲疫情。所以提高撲殺的合理補償費是提高大量死亡通報的關鍵。
4、目前全台灣祇有臺北淡水的家畜疾病研究所一處可以作家禽畜的流行病毒檢驗,延宕時效,往往超過十天以上。應該在中南部畜牧產地的重要縣市,設立禽畜流行病的檢驗中心,即早發現疫情。
5、目前禽流感復養要求必須密閉性空間的牧場,條件太嚴苛,導致一般弱勢農民無力復養,應放寬條件僅限圍網阻絶,防止鳥類進入之設施即可。
6、政府應該開辦實施雞鴨鵝豬等禽流感及流行病之疫災損失保險。

2015年8月3日 星期一

歐巴馬的潔淨電力法䅁!

       歐巴馬8月3日宣布推動新版"潔淨電力法䅁"(Clean Power Plan),並公布美國最新的碳減排目標,預計2030年美國的溫室氣體排放量降低為,以2005年的基準年,再減少32%,以遏阻日益嚴重的全球暖化。
       這項法案首度將溫室氣體列為污染物質(pollutant),如果法案獲得通過,將徹底改變美國能源業的結構,結束燃煤對發電業的主宰地位,大幅加速可再生能源(renewable energy)的發展。燃煤發電目前約佔全美發電量的40%,由於太能能及風力發電的成本日愈降低,美國液岩層的開發使天然氣價格走低,目前燃煤所佔比率已被天然氣超越。
       歐巴馬宣稱這個目標是「最宏大丶最重要」的計劃,新法案是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溫室氣體減排行動。也對年底即將在巴黎回合召開的全球氣候變遷會議,針對「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後續全球溫室氣體減量條約的達成協議,一個強而有力的承諾,對於達成新的減量協議的達成具有很大的助益。
       由於本法案首度正式將溫室氣體列為污染物質,對於將溫室氣體課徵碳稅提供了有利的法理基礎,對於全球性範圍課徵碳稅的要求達成協議,也提供了有利的條件。
       這個歷史性法案的推動,同時也展現歐巴馬在任期不到半年,不願跛腳化,並對自己在全球抗暖化運動中,積極扮演抗暖化世界領導者的歷史定位所作的努力!
       除了潔淨電力法案外,歐巴馬也針對客車及重型卡車要求大幅提升能源效率。並要求石油天然氣業降低其排放甲烷(methane)。
       此一新法䅁在國會也面臨共和黨及煤礦州及石油州國會議員的反對,能否順利通過?仍需努力!
但抗暖化已不是單純的被動的反對增加成本,及避免傳統能源工業就業人口的問題,也涉及綠色科技未來在國際市場的國家競爭力問題,由於中國已經將綠色科技列為未來國家競爭力的關鍵基礎產業,而且發展迅速。再加上亞丶非丶中南美洲新興工業國家快速成長,綠色科技產業的國際市場,成為下一波利基,所以歐巴馬的潔淨法案具有更高視野的未來國際綠色科技的競爭力的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