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4年3月19日 星期三

佔領立法院之後?

「佔領立法院」對台灣政治衝擊會有多深遠?的確值得重視!
原來民進黨對反對服貿並沒有一致的立場,尤其是2012總統敗選後,從「挑戰中國有票」的過去模式,一轉而成為害怕被貼上「逢中必反」的標籤,甚至於有期待「紅色中國能平等對待藍綠」的妄想症,所以針對服貿協議可能對台灣造成「木馬屠城」危機的反應,動作軟弱鬆散,祇有口頭駡一駡,然後要求逐條審查的「程序正義」。反服貿人士早就看出民進黨沒有堅決的鬥志,祇是「嘴炮一族」罷矣!
但佔領立法院後,民進黨勢必「被學生帶著跑」,而「黑色島國」的學生隊不會祗要求「程序正義」,而是「全力杯葛」服貿協議。所以佔領立法院的行動何時結束?恐怕不可能禮拜五就結束,至於何時結束?決定權在「學生團體」。學生如果「堅持反對服貿協議到底」,則一場可能「激烈流血」而震驚國際的事件即將發生!民進黨的領導者應該準備好迎接這一場歷史的挑戰!而台灣人民也應該更團結來保護這些學生!
至於馬政府如何因應?的確就考驗馬團隊的智慧了!

2014年3月18日 星期二

試評民進黨反服貿的策略與作為

今天國民黨在立院粗暴闖關!回想過去當立委的年代,通常是立法院開始朝野對抗時,民進黨也會事先號召群眾包圍立法院,𥚃外施壓。現在民進黨祇任由少數公民團體在立法院抗議,卻不號召群眾在包圍立法院,當然在國民黨佔優勢的立法院結果可想而知。蘇貞昌主席現在民調輸小英這麼多,現在正是他可以好好發揮丶展現魄力的時機,也許還有一搏的機會,但卻也不知該把握時機好好展現黨主席的魄力,可惜啊!可惜!而台灣人民也真是可悲!

小南海快樂走一圈

「小南海環湖親水步道」是我任內推動「埤塘親水活化系列計劃」的一項,這個環湖步道完成三年多了,參觀人潮愈來愈多,今天更聽到好消息,有週邊地主願意作休閒民宿餐廳的開發,並請我提供建議!我覺得能夠為故鄉留下有建設性的公共設施,並能因而帶動民間投資,振興鄉村區在地經濟,的確有很大的成就感。台灣不是沒機會,鄉村也非沒機會,祇是大家沒有真正愛這塊土地,珍惜這塊土地!

王金河與烏腳病紀念館

王金河醫師辭世!享年98歲!在他過逝前,很慶幸我有把握縣長任期內的時間,矻而不捨推動的「烏腳病醫療紀念館」,先是利用芹菜總會的烏腳病診療室,接著利用王醫師的診所,此一計畫的推動,讓他老人家在人生的最後10年,有一個充實丶光榮丶快樂的回憶,並為沒落的鹽份地帶的北門鄉留下珍貴的文化資產及仁醫的精神典範。王醫師雖然走了,但這個醫療紀念館希望能繼續承載這一份使命!

2014年3月8日 星期六

要有感恩的心

債務清償都是工業區開發基金及平均地權基金,賣土地清償的,本來舉債取得土地來開發工業區丶新社區,再於開發後賣土地償債,這是開發建設必然的程序。但賴市長這種説法,不提前人的建設,好像是説以前的人借錢,他憑本事來還錢!那請問柳科丶永康科丶大橋新市鎮怎麼來的?賣前任縣市長開發的工業區土地及區段徵收丶市地重劃土地,不知感恩,還炫耀自己會理財,實在有失厚道!
至於賴說三爺宮溪淹水30年他3年解決,則是更扯!三爺溪流域治水計劃,那一項不是前任縣政府規劃的,連仁德滯洪池的預算都是前任縣政府爭取到的預算,都市計劃變更丶工程規劃都是縣政府時代做的。保安地區的整治計劃及太子廟以北整治也是縣政府時代完成的!就連高速公路以東分洪道也是縣政府時代就已施工中。誇大不實的宣傳,間接否定前人的努力,祗會自暴其短!

 就個人而言,雖有聲譽問題,但可以忍而不爭。但就縣政府團隊領導者立場還是應該有責任為縣政府團隊澄清。

說一點更深入的!其實工業區開發基金及平均地權基金(區段徵收及市地重劃的土地開發)是自償性基金,完全要自給自足,亦即支出與收入應完全平衡,原則上不可以有公務預算補貼問題,所以自償性基金的債務並不計入地方政府的一般債務!而償還自償性基金的債務,也不計入地方政府的一般債務的清償!賣工業區開發的土地清償工業區開發的債務,有什麼好眩耀的?應該是要感謝前縣政府團隊開發工業區,帶來投資,帶來就業機會!
同樣的道理,賣區段徵收及市地重劃的市有地,去清償平均地權基金的債務,有什麼好眩耀呢?應該是要感謝以前的縣市政府團隊努力開發新社區,帶來投資及城市發展丶就業機會。
如果連政府的一般債務與自償性基金的債務,都搞不清楚無法分辨,那代表尚未進入狀況!
如果故意混淆,那就是利用人民不了解,故意誤導人民的視聽!不但不尊重前人的辛勤撥劃,開啟未來的大建設,而且也暗指前人留債而現任賴市長節儉經營,且市政能如常正常運作,而且還可還債一百多億!
請問他還的是自償性債務?或者是一般債務?
http://www.ptt.cc/bbs/HatePolitics/M.1394165762.A.AD9.html

根據PTT這篇文章後面所附台南市政府民國100年丶101年的決算報告顯示,100年收支短絀59億5814萬餘元,而101年收支短絀49億6728萬元,光是二年就新增一般債務109億2542萬元。102年尚未決算,短絀規模合理估計以平均數54億6271萬元計算,合計三年新增一般債務高達約164億元。所以以過去三年來看,一般債務不但沒有減少127億元,反而增加約164億元!
至於所稱之還款127億元,應該就是工業區開發基金丶平均地權基金兩自償性基金,出售工業區開發的土地,及區段徵收丶市地重劃開發的土地,以清償兩基金的借款。而此並不是一般政府債務。
所以顯然賴市長的説法恐怕是非常狀況外!

誰不想見誰?-----南鐵全線高架化為何沒有溝通管道?

       曾經有一些朋友針對南鐵全線高架化的議題,希望我去拜訪賴市長說明,我因為了解他的行事風格,尤其了解他對鐵路東移案已經作了「照行政院核定版」的決䇿,以及對反東移自救會的態度強硬,所以也不認為他會敞開胸懷來聽聽我們幾位的全缐高架化觀點及主張。直到有一天一位熱心的老朋友的安排,以及後來看到中時電子報一篇顛倒事實的報導後,才決定真的去拜訪他,來勸説他採取南鐵全缐高架化的主張,結果沒想到卻碰了個大釘子!
       事實是這樣子:
       三月八日中國時報電子報報導引用台南市政府知情人士説法,大要稱:「因為蘇主張全線高架化,頼約蘇見面溝通,時間約好了,但蘇臨時取消見面。」又說「後來賴再邀約,蘇都拒絕再見面⋯⋯」。這的確是天大的謊言!好像在暗示我是「故意扯後腿」一般,跟電台刻意抹黑我「同黨的,故意扯後腿」一樣!
       我實在不想針對賴市長本人表示意見,避免造成兩人不和,並給人有私人恩怨的偏狹印象,所以針對南鐵問題我的立場就是,祇就政策理性討論,絶無針對賴市長個人意見。但既然賴市府公開透過媒體對我指涉不實的事實,我也不得不說明真相,以免謊言四處傳播而「抺黑我」是「故意扯後腿」。
        真相是這樣:
        因為我在臉書上表達南鐵全線高架化的主張,並反對市政府省轄市版8.23公里地下化,此事情引起從美國返台的老友陳大聲(前僑選立委陳東榮)的關心,陳很熱心主動表達願意聯絡賴市長與我見面,雙方當面溝通政策。我提醒他,賴市府團隊有在監看我的臉書,非常清楚我的主張,而且根據我對賴的了解,以及他對南鐵東移䅁自救會的處理模式,目前他是媒體寵兒有絕對的行銷優勢,站在宣傳面穩贏的形勢下,他不會有興趣跟我談!但大聲兄還是很熱心去促成此事,他拜託新潮流總召利錦祥兄來約賴市長的時間,利錦祥兄也很熱心幫忙約好時間。埋白講我有一些意外,但也很樂意有機會去説服賴市長改變其8.23公里南鐵舊府城地下化方案。
       沒想到約定時間到的前一天,老利打電話來説賴市長時間有困難而臨時取消!此後無論從賴市長方或利錦祥兄方迄今均沒有再聯絡。
       後來我就在台南市政監督聯盟王壽國召集人的主持下,在台南市議會發表「南鐵全線高架化」的訴求。市政府也一如預期在媒體上作反撃!
       台南市政府有關人士透過中時電子報在3月8日刻意傳出此一「顛倒事實」的謊言,倒是令我意外,也令我驚奇!心機也未免太重了些!
       然而既然市政府相關人士表達賴市長願意跟我討論南鐵地下化或我主張的高架化,我就他不溝通,既然要溝通我當然也非常期待有機會能跟賴市長溝通。所以就特別透過跟市政府熟悉,而且客觀的中介人士「台南市政監督聯盟」召集人王壽國老師,麻煩他代為聯絡,「請賴市長來約個時間」來討論吧!
       二天後王國壽老師答覆我,他透過市政顧問希望安排時間,但該市政顧問明確表示,他不想安排!
       這到底是「誰不想見誰」?「誰不想溝通」?「是誰在扯他的後腿?」,又是誰不想辦聽証會?服貿協議馬英九權力的傲慢,在南鐵地下化案台南市政府的傲慢也不惶多讓!
       

2014年3月6日 星期四

麻豆中央市場拆除有感

麻豆有三個緊鄰在一起的市場,中央市場歷史攸久,也是麻豆人共同的記憶!
目前全台灣的市場都需要作更新,但絶大部分都不成功,而且大部分的市場,外面的攤販比裡面合法的攤位還多。
過去鄉鎮市公所直接管理市場,是鄉鎮市的公共造產,所以縣政府祇有監督與補助。現在縣市合併成直轄市,由市政府直接指揮管理,的確是一個機會。
如何改造市場?成為:1、符合現代環境衛生、食物保存安全衛生的購物環境。2、又能保存台灣傳統市場特有親切的文化傳統。3、維持明亮的環境。4、溫度丶環境丶衛生的管理。改造傳統市場環境的確可以看出一個國家的文明水平,而也是振興地方經濟的機會。
處理麻豆中央市場如果祇有拆的想法,而不是將三個緊鄰市場整合思考,並以全區更新丶兼顧傳統保存丶地區消費環境丶經濟振興的總體思維來看,並朝向建立台灣傳統市場更新的典範來努力,那真的是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