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18%省下的錢,該如何使用?

年改會副召集人林萬億表示:「公務員的18%調降與歸零後,政府年省一四五億元利息,而整體公務員年改後可省約7000多億元,讓預估於2031年破產的公務員退撫基金,延後到2050年破產。」
把18%省下的錢納入退撫基金,恐怕是開歷史倒車,也是另一項變項的補貼。

一、本來18%就不在退撫基金的財源,而是各級政府另外編列的預算;雖然改革18%是正確的值得肯定,但這一次年金改革,竟然將原來不在退撫基金的財源的18%補助納入退撫基金的財源,可以說是開歷史倒車,而且也是一個新的不合理的對退撫基金的變相補貼;而且也使地方政府面臨的地方財政困境繼續存在。
所以這一點我們認為應該重新修法,不能夠納入退撫基金。
二、18%一年的利息補貼已經高達900多億元,所以改革一年省下來的錢絶對不祇是新台幣150億元,而總金額也絶對不祇是7000億元。
三、改革省下來的錢,除了不應該作為退撫基金的財源外,應該作什麼?
我個人認為搶救台灣少子化危機,應該是台灣當前最迫切需要的政策!
四、嚴重少子化,台灣經濟財政崩塌的危機?
(一)首先是台灣的勞動力自2014年即進入勞動人口衰退。由於少子化快速來臨,而且已持續超過十五年以上,台灣將面臨年輕勞動人力快速減少的難題,台灣勞動力人口進入負成長,未來勢必台灣經濟面臨收縮的危機。
(二)尤其少子化狂潮的效應擴大下,繳納各項保費及退撫基金的工作人力及財源祇會更少。當國家面臨勞動力加速萎縮,經濟及財政將更形惡化,而形成台灣的「經濟及財政無法可持續性」迫在眉睫的危機!
所以為了退撫基金、社會保險、健康保險及未來的長照保險能夠永續,「搶救少子化危機」應該列省下的錢,最優先的政策支出!
五、至於搶救少子化應該在行政院下成立搶救少子化專案辦公室,推動全面性搶救少子化危機的對策,並優先處理居住正義,以及普及化的社區保母中心,徹底降低保母費用負擔。
[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2017年6月25日 星期日

臺灣基層農業論壇講座:振興台灣新藍海---新農業、新農村運動

昨天(6月24日)上午應台灣農權總會之邀,在成功大學力行校區台文系會議中心,參加「台灣基層農業論壇」。
第一場討論主題為「臺灣農業發展的願景」。

本人特別提出「振興台灣新藍海---新農業、新農村運動」的專題報告。針對台灣當前農業根本問題,農業人口老化丶休耕問題嚴重、平均農民耕作面積細分、如何促進台灣農業人口年輕化?如何協助青年投入農業?農會如何改革?智慧型農業如何發展?台灣農產品國際行銷等議題提出個人看法,希望「新農業」「新農村」,成為促進在地經濟的「新藍海」,敬請請大家參考指敎!

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

中國進口罐頭是否應檢驗農藥丶重金屬?

這是朋友送的Lutece的洋菇罐頭!

Lutece是荷蘭的公司,也是全世界洋菇罐頭最大的外銷品牌,令我驚訝!
我質疑説為什麼荷蘭的勞工成本是台灣的五倍,為什麼台灣的洋菇罐頭會輸給荷蘭?
朋友進一步告訴我一個令我也震驚的消息,他說台灣的洋菇罐頭已經九成以上被中國大陸的洋菇罐頭取代。因為中國大陸的進口成本祇有台灣的一半,所以台灣的産品被替代了。
可是中國的洋菇為降低成本用稻草綑綁作載體(台灣是以芒果的樹幹作載體種洋菇),而含有農藥丶除草劑丶漂白劑丶重金屬。可是臺灣的食藥署對進口罐頭卻沒有查驗這幾個項目,對國人的食安問題完全沒有把關。中國進口的洋菇罐頭,已經完全征服了台灣的pizza店及辦桌市場,對國人健康構成嚴重威脅。
所以食藥署對中國進口的罐頭如果能夠落實檢驗農藥丶除草劑丶漂白劑丶重金屬,不但替國內消費者做好食安把關,也可以幫臺灣的種洋菇農民爭取更大的生存空間。
荷蘭在勞動工資是台灣的五倍下,仍能將荷蘭生產的洋菇行銷全世界,Lutece並能拿下全球外銷第一的寶座。荷蘭能,為什麼台灣不能呢?的確值得我們深思反省!
而為什麼食藥署對於中國進口的食品罐頭連最起碼的農藥丶除草劑丶漂白劑丶重金屬都沒有抽驗呢?
這件事件非常值得大家共同來追查關心!

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親中愛台 ,溫水煮青蛙乎?

五月份當台灣被拒絕參加WHA(世界衞生組織大會)的會議,海內外臺灣人為台灣被中國打壓而被排擠在國際社會,有許多沮喪及不滿。而緊接著在六6月13日,巴拿馬與中國在北京宣布建交,巴拿馬也同時與中華民國(台灣)斷交。

一連串的國際外交打壓及封殺,大家開始醒覺小英總統的「維持現狀」的兩岸政策,在中國堅持必需承認九二共識一中原則下,現狀維持至少在國際外交上已經顯然失𤫊了,而且後續邦交國斷交的可能性大增。海內外台灣人及中華民國的國民紛紛擔憂臺灣在國際的生存空間,將更加的縮小。
藍營人士藉機紛紛指責小英政府不接受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才會導致國際外交空間的壓縮,並要求小英政府必需接受九二共識。
但綠營及獨派人士則紛紛表示,既然維持現狀已不可能,不如乾脆正名,以臺灣的名義加入聯合國,或以台灣之名跟外國建交;甚至美國加州台僑更發起台灣駐美經濟文化辦事處,應該由目前的「台北駐美經濟文化辦事處」,正名為「臺灣駐美代表處」。
就在台灣的國格被中國連續打壓之際,大家為台灣外交困境思索各種可能方案之時,頼清德市長在6月6日議會答詢張世賢議員時提出了「親中愛台」的主張,而成為話題;並緊接著出國訪美行程,並在僑社演講時再次拋出了,「接受九二共識不是問題」,問題在於「一國兩制」;「廢除民進黨黨綱,也不是問題」,問題是在「是否接受九二共識?」賴市長以上言論,引起各方熱議,我個人認為有以下值得檢討之處:
一、在中國連續地國際外交打壓,台灣人民積極在國際奔波,急需團結一致抗議中國打壓之際,而小英總統已表達「高度遺憾與不滿」「表達嚴厲的譴責」;此時,頼市長的「親中愛台」之説,不但時機及氛圍不宜,也容易造成分化了台灣人民捍衛國格的意志;讓中國誤以為打擊臺灣國際外交空間,仍可以取得執政綠營示弱求和的效果,如此勢必鼓勵中國繼續採取打壓臺灣國際外交空間的策略。
二、「親中愛台」説一出,不到一個禮拜,巴拿馬即與中國建交,並與中華民國(台灣)斷交,顯然「親中愛台」對中國而言,一點效果也沒有。
三、臺灣主權立場是否鬆動?
「廢除民進黨黨綱不是問題」,「問題是是否接受九二共識?」,「接受九二共識也不是問題」,「問題是一國兩制」。
頼市長以上說法,的確是與台灣一般所謂的「九二共識」定義不同。台灣一般「九二共識」是指「一中各表」,中國的九二共識是一個中國。但賴的九二共識定義似乎直接跟到「一國兩制」,這或許是賴市長的誤解或疏忽。
但頼的説法已經誤導為,「祇要不是一國兩制,那麼是否接受九二共識、是否廢除民進黨台獨黨綱並不是問題。」,如果是如此,這樣的導向,其實已經就涉及台灣主權立場鬆動問題!
當然我們相信賴市長大概也不至於如此,可能祇是一時用詞不夠精準的問題。
四、溫水煮青蛙的危機:
在中國一中原則(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不排除以武力統一台灣的立場不變下,各種文攻武嚇,或者用錢買下臺灣,或是在國際外交經貿體系徹底孤立台灣、圍堵台灣的生存空間下,台灣人如何走出自己的生存發展的空間,的確是當前嚴峻的挑戰。
在臺灣的邦交國,可能面臨一個一個斷交的危機中,臺灣未來生存發展的關鍵,最終仍然在於台灣的實力,而其中經貿、文化、國際化的實力,才是台灣生存發展之所繫。有權力的政治菁英們,應該要能夠結合人民的力量,共同為台灣的政治經濟文化國際化而努力才是正確的方向。
面對鄰居這個60倍大的中國,一天到晩要吃下台灣,卻有人在台灣高唱所謂「親中愛台」説,恐怕祇是自己陷入「溫水煮青蛙」的「阿Q式自我安慰」、「自我感覺良好」的夢幻中;或者祇是一種「打屁」的説詞,其實本不值得特別討論;但看到台灣社會竟然會有一大堆附和之聲,真的讓人擔憂「不知今夕何夕也!」真有一種「溫水煮青蛙」的可悲!

2017年6月21日 星期三

致台灣民主鬥士-陳立宏

陳立宏兄今天中午英年離世,天不假年,留下未能見到女兒出閣的遺憾。

立宏兄最早從文字記者轉戰螢光幕,常常有看「大話新聞」、「頭家來開講」、「新聞追追追」等政論節目的觀眾,都很難不看見他在節目中唇槍舌劍的丰采。立宏兄一直有自己的想法和分析的方法,堅持寫真相說真話,馳騁於與來賓的舌戰之中,陪觀眾度過近十年的歲月。而且力宏兄在台灣角社等本土社團的參與也是有目共睹的。
就在立宏兄火力全開的盛年,竟然患上癌症,除了要飽受疾病的磨難之外,還要受到可能失語的煎熬,但立宏兄憑著意志力克服開刀與復健之苦,曾經一度短暫復出節目,但還是無法克服病魔,留下遺憾。
「修短有數兮,不足較也。生而如夢兮,死則覺也。」對於一個曾經在新聞界與媒體曾經奮鬥過的勇者,雖然他的生命結束了,但他的身影和話語會繼續留在人們的記憶之中,這就是超越生與死的永恆。祈願立宏兄,一路好走!也祈願立宏兄家人,能夠節哀順變!
[圖片來源:今周刊]

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

民視「政經看民視」巴拿馬斷交危機進行討論

6月19日民視的「政經看民視」煥智應邀參加節目,

針對當前巴拿馬斷交危機進行討論,並且以外交單位惡搞巴拉圭東方工業區一事,點出當前台灣外交困境主因。
關心當前外交困境的朋友,可以連結以下「政經看民視」youtube頻道觀賞,有任何意見也請大家不吝指教:

永豐金案金管會失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V_Dr0oNgGY&t=4s%3Ft%3D50m3s

外交體系聯手扼殺台灣局勢? 巴拉圭工業計畫前車之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V_Dr0oNgGY&t=4s%3Ft%3D52m28s

獨家!蘇煥智爆國合會巴拉圭開發案內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V_Dr0oNgGY&t=4s%3Ft%3D1h13m05s

2017年6月18日 星期日

永豐金控弊案,看金管會應如何改革?

永豐金控何家涉及50億超貸事件,被台北地檢署搜索調查,董事長何壽川被收押禁見,成為全國矚目的案件。這個案件被立法委員爆料檢舉甚久,但金管㑹卻缺乏積極作為,外界質疑金管會官官相護丶官商勾結甚深,而這就是各界質疑所謂「財經幫」的基本問題。

而此一案件祇是金國金融機構的一個縮影而已,如果金管會真的是一個有責任丶有魄力的機關,祇要徹查則可能全國的多數家族企業銀行應該都有類似的問題,可能一下子要關很多人。
美國在20世紀30年代因為金融機構五鬼搬運大眾資金的情形也非常嚴重,造成美國金融體系的信用幾乎崩潰,所以美國在1934年訂定証券交易法,並成立全世界第一個「証券交易委員會」負責美國証券監督和管理工作,並賦予準司法權的獨立機構。並為確保求其獨立性及公正性,五位委員由總統提名,國會通過。
台灣的金管會是阿扁總統時代成立,原來成立的目的就是就是希望有一個獨立的機構的委員制,來強化稽核調查權能,以避免銀行丶金融機構及証券上市公司的負責人利用大眾資金五鬼搬運來圖利自己的弊端,才成立的一個獨立機構。不過似乎沒有比照公平交易委員會的制度經過國會同意,所以似乎也祇是做半套而已。
但到馬英九政府時代則進一步退化,馬在2012年7月份,更進一步把它從獨立機構改為首長制,整個金管會成為內閣首長文一,就完全喪失了獨立機構的角色。
台灣要杜絕財經幫官官相護,官商勾結,五鬼幫運大眔資金,要讓金管會及金檢局發揮有效除弊的功能,就必須仿效美國的制度,將金檢單位獨立出來,賦予調查權。所以我認為應該將目前金管會的內閣成員角色,改為獨立的機構,金管會的主委及委員都必須經過立法院同意,並有獨立的調查權,如此才可能徹底解決目前「財經幫」當企業門神,官官相護丶官商勾結的文化。
[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參考資料:
政商人脈深且廣 何壽川「朝中有人」不怕弊案纏身?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70618/947473.htm
永豐金弊案 檢調約談永豐金董座何壽川
https://udn.com/news/story/7321/2528518
永豐金控總座 銀行董事陳嘉賢接任
http://m.ltn.com.tw/news/business/breakingnews/2104174
何壽川遭羈押禁見 法院:有勾串共犯之虞
https://m.nownews.com/news/2569073

2017年6月15日 星期四

外交部如何阨殺李登輝巴拉圭工業區?

6月13日巴拿馬宣布與中國建交,並與中華民國斷交,此一警訊宣告臺灣的邦交國隨時都有斷交危機,其中巴拉圭及布吉納法索是被點名的其中之一。

這個局勢,除了涉及兩岸關係問題外,我國的外交體系是否也需要檢討一下?
這幾年來,巴拉圭的僑領們一直為巴拉圭工業區陷入爛攤子而投訴無門,他們申訴著李登輝時代推動的巴拉圭東方工業區,在外交體系的摧殘下,政府花錢打自己台商,成為一個錢坑爛攤子。真的是「好好鱟,刣甲屎流」,非常可悲!
巴拉圭工業區的模式,是新南向政策值得效法的策略之一,但在外交體系官僚作風下,命運恐將一樣坎坷!
一、李登輝南方共同市場佈局:
李登輝總統時代為鞏固南美洲各國的邦交,並幫助台商借由巴拉圭進入南美洲南方共同市場(1991年3月26日巴拉圭、烏拉圭、巴西、阿根廷四國成立南方共同市場,後來擴大加入智利、玻利維亞、秘魯,市場總人口已超過三億一千九百萬人),乃決定在巴拉圭推動設立一個協助台商進入南方共同市場的工業區。此一政策是非常有眼光的佈局,值得肯定。此一政策自蕭萬長擔任經濟部長時開始規劃,江炳坤接任後繼續推動,並由當時經濟部所屬之「海外經濟合作發展基金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海合會)執行秘書周嚴負責規劃執行。
二、台巴領袖聯合公報的合作計劃:
1995年8月26日並由李登輝總統及巴拉圭總統瓦斯莫西共同在台灣簽署聯合公報共同推動此一工業區。
三、政府搭台商便車的合作模式:
由於政府本身沒有適當人力去執行工業區的開發,又從巴拉圭政府處得知有一位台商施君謀正準備購地二公頃要在巴拉圭設廠生產收錄放音機及其它電子、塑膠、印刷工廠以替代進口的計劃,所以當時我國駐巴拉圭大使劉廷祖及經濟部長江炳坤及海合會執行秘書周嚴,均期待以施君實際設廠需求為號召,吸引一些台商來巴拉圭投資,乃要求施君配合政府的政策來開闢東方工業區。施君為配合政府政策需求,因而於1994年擴大購買40公頃土地作為工業區用地,另購買50公頃土地作為工業區的配套用地,並於1995年成立巴拉圭東方工業區開發公司(以下簡稱東方工業區)進行工業區開發的籌備工作。
四、民間開發,政府貸款七成的模式:
在政府要求台商配合擴大購地,民間自行開發巴拉圭東方工業區的政策任務下,政府同意提供七成貸款,而民間必須自備三成資金的合作模式下,於1996年6月14日與海合㑹所委託之中國輸出入銀行(以下簡稱中國輸銀)簽訂貸款合約,正式啟動工業區的籌辦。
五、1996.08.13風光的動土典禮:
海合會於1996年7月1日改隸交外部,並更名為「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以下簡稱「國合會」)。東方工業區於1996年8月13日由巴拉圭外交部長、工商部長、國會議長及多位巴國國會議員、州長,及我國外交部長章孝嚴、經濟部長王志剛共同主持動土典禮,許多僑胞也共同參加,場面非常盛大,可以說是一場非常成功的經貿外交。國合會也在八月底也將第一筆貸款50萬美元核撥。
六、國合會試圖推翻海合會原計劃:
不料此開發計畫因經濟部海合會後來改組為外交部國合會,原執行祕書周嚴歸建經濟部系統,而新上任國合會秘書長羅平章,卻不支持本案,不願意依原合約條件繼續核撥貸款,形成國合會推翻海合會政策的變局。國合會於1996年10月製作查核報吿,指責原合約架構不良,要求修改合約,片面要求東方公司增資,並稱:「⋯東方工業區公司有一巴拉圭員工在東方市被槍擊斃命」,以及「⋯工業區的設計圖不完整」(但投資者認為是不實的指控),並因而片面毀約中斷貸款。國合㑹此一片面中斷貸款契約的履行,已造成原來有意投資者卻步,停止投資。
七、李登輝總統太平之旅救活本案:
外交部及國合會拖了一年多不撥貸款,所以一直無法實際施工。幸好1997年9月4-19日李登輝總統「太平之旅」即將訪問巴拉圭,台巴兩國公報中的工業區進度必然成為關注焦點,所以外交部國合會才不得不在1997年8月底,恢復核准第二期貸款,12月核撥第三期款,東方工業區也才在1998年2月正式動工。而至1998年12月海合會核撥最後一期貸款,時間已經拖延了一年多。如果沒有李登輝總統的太平之旅,巴拉圭工業區恐早已胎死腹中。
八、巴國國會通過本工業區為國家重大利益所在:
經過一番波折後,巴拉圭東方工業區於1999年9月份已大致完工,並經巴拉圭國會肯定並通過東方工業區為國家重大利益所在,此一國會肯定之決議並經巴拉圭總統宣告,並函送巴國工商部。足見本工業區的開闢,獲得巴國完全的肯定。
九、國合會提前催繳本息,再生糾紛:
雖然巴拉圭東方工業區得到巴國最高的肯定,但我國合會似乎不喜歡台巴關係更成功,又橫生枝節!
依合約,廠商享有30個月還款寛限期, 但工業區之公共設施如未能按期施工或開發完成則不在此限。因國合㑹拖延貸款一年多,導致公共設施未能如期完成,廠商要求應於最後一筆貸款交付後二年,才開始分期「還本付息」,乃是合理的要求!但國合會不同意順延,要求進駐廠商應該在1999年11月15日即開始還本付息,並以律師函催討。此一官僚作風,導致東方工業區雖然已經開發完成,卻無法繼續招商;已購買土地之廠商,也不敢住駐。而使政府原先鞏固邦誼,前進南美洲南方共同市場的經貿外交戰略,陷入國合會作繭自縛的困境。
由於羅平章置國家外交利益於不顧,刻意挑起此一糾紛,與外交部的援外政策理念歧異,遂於2001年8月任期未滿即提早離職。
十、國合會董事會採「己案」和解處理:
工業區又經過二年多空轉,等羅平章離職後,國合會董事會即成立專案小組,討論巴拉圭東方工業區糾紛如何處理?專案小組提出了各項解決方案的分析,而於2002年1月份,國合會董事會通過「以債入股」的「己案」,作為和解處理方案。但國合會出面執行時,又完全變調了!
十一、李栢浡陽奉陰違,未依己案執行:
(一)裝酒醉不簽約:
2002年3月21-27日國合會助理秘書長李栢浡銜命到巴拉圭,依據己案決議來和解。但沒想到李栢浡竟膽大包天,陽奉陰違,明知道東方工業區公司同意依己案和解,並已約定3月26日晚上簽約,結果當晚李栢浡竟假借酒醉入睡而不簽。
(二)謊稱「施某反悔不同意己案」:
3月27日上午,詎李栢浡竟向我駐巴拉圭大使謊稱「施某反悔不同意己案」而直接返台。返台後並勾結未實際參與執行己案的國合會林姓監事,揑造「施君反悔不同意己案」,而董監事會也未再作查証,即依據此一不實報告,作出拍賣工業區的錯誤決策。
十二、拍賣程序國合會造假,欺凌台商,導致纏訟14年:
國合會委託中國輸出入銀行簽約的條件是,東方工業區公司必須將土地賣出達50%以上,並繳納30%的自備款,而且30% 自備款必須有實際使用,國合會才同意簽約。所以本開發案於1996/06/14簽約時,國合會及中國輸出入銀行均已知悉已有34個單位已經售出,其中並已有八家已建廠生產中。
但國合會竟於2003年12月5日向巴拉圭法院冒稱「並無土地出售或廠商進駐」,而提出拍賣巴拉圭東方工業區。而導致法院未通知承購台商主張權利,惡意讓承購台商無法受通知以主張權益;同時霸凌資力較弱之承購台商沒有能力打昂貴的國際訴訟。
拍賣於2004年12月1日由巴拿馬商巴拉圭合成有限公司(PSC),以710萬美元購得。此一家公司是由國合會以1萬美元資本額在巴拿馬成立的公司,負責人就是李栢浡。
(一)台商受苦,國家耗費龐大律師費:
但因隱匿「已有34個單位已經售出,而且其中已有八 家已建廠生產」之事實,也導致34戶承購台商不滿,有16戶陸續提出訴訟,迄今纏訟超過14年,目前仍有下列官司纏訟中:1、有2戶對PSC公司提出拍賣無效之訴,祇要一戶勝訴,全部拍賣就無效。2、PSC公司對16戶提出訴訟。
(二)目前仍在訴訟中,但PSC卻已在公開標售40公頃(全區)土地。目前分成十二區塊在標售,但因訴訟尚未確定,所以沒有人敢買。甚至連送給巴拉圭政府,他們也不敢接受。
(三)原來有8家廠商在原地生產,但PSC在二年前予以斷電,所以這些廠商被迫遷出。
十三、耗費二千三百萬美元卻一事無成:
回顧巴拉圭東方工業區開發緣由,的確是一個明智的經貿外交政策,值得肯定。但因後續外交部及國合會一連串官僚作風及政務官的失職,導致迄今已經22年而一事無成,但總共政府已經花費了,包括:
1、貸款975萬多美元。2、拍賣價金710萬美元。3、訴訟費、律師費、行政管理費:超過600萬美元,總計已經超過二千三百萬美元。纏訟14年了,勝敗仍然未定;可以說結果一事無成,祇淪為欺負抺黑海外僑胞及臺商;而丟人現眼,成為台灣政府無能的指標,而貽笑巴拉圭邦交國及南美洲的友好盟國。
十四、新南向政策的前車之鑑:
以上就是外交部及國合會,如何阨殺李登輝總統年代的巴拉圭工業區計劃的過程!真正是「好好鱟,刣甲屎流!」,令人扼腕!本來好好的佈局,可以快速擴大臺灣在南美洲的經貿政治佈局,卻被外交體系搞成政府花錢砍自己台商,一事無成的爛攤子。而官僚殺人,也令人不得不為替政府做事的台商喊寃!
從這個案子看外交體系,尤其小英總統將新南向政策列為重大政策,而巴拉圭工業區的開發,正是新南向政策未來的典型案例,也是前車之鑑。如果外交部可以這麼惡搞巴拉圭工業區,我看新南向政策也會逃不出這樣的宿命,真的是「好好鱟,刣甲屎流」!
[圖片來源:BBC]

2017年6月10日 星期六

【台灣二次民主運動:新地方自治】 ---美濃愛鄉協進會、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今天應旗美社區大學之邀,在美濃開講「台灣二次民主運動:新地方自治」,本次演講除了檢討直轄市現行制度的弊端與不足之外,還將以歐洲與日本首都地方自治經驗,提出「直轄市新區自治」的改革方案。請大家點選直接觀看,也請大家支持改革地方、還權於民的「新地方自治」構想!

2017年6月8日 星期四

新地方自治月旦評 Vol.1:東京都如何落實區自治




這次邀請到台大政治學博士、專攻日本地方自治研究的華夏科技大學講師王皓平博士,針對日本東京都地方自治改革與發展做了一次訪談,從戰前的行政區劃、戰後的非民選區長談到區自治,極具參考價值,請大家一起來聽聽王皓平博士的分析與見解!另外感謝王博士特地贈書。
參考資料:
何展旭:東京都地方制度概述
http://www.npf.org.tw/1/6542
王皓平:垃圾的跨域治理問題
http://www.storm.mg/article/194273
公益財團法人特別區協議會
https://www.tokyo-23city.or.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