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4年9月16日 星期二

如何活化在地產業?

如何活化在地產業?

隨著總統大選逼近,兩黨候選人都開始重視地方的聲音,蔡英文提出"在地經濟"算是一個比較新的訴求,其實這也並非新的東西,這就是過去大家所熟悉的"在地産業"的發展問題。可以說我20年前回台南故鄉所努力推動的目標就是"如何活化地方產業?讓年輕人可以不用在都市漂泊,而可以在地就業照顧父母,也可避免台北都會區一坪百萬元,年輕人無可立錐之地,而農村地區日愈老化蕭條之落差!

要活化在地產業?過去二十年在台南的經驗,也許可供參考:

一、七股潟湖生態旅遊:

七股潟湖因陳唐山當縣長時要開發為濱南工業區(東帝士七輕煉油廠、石化廠及燁隆大煉鋼廠),我認為高污染、高耗能、高耗水產業與濱海地區的養殖漁業衝突,也與農民、南科搶水,所以堅決反對;再加上七股潟湖為台灣特殊地貌,生態豐富乃大力推動七股潟湖生態旅遊以替代填海造陸高污染七輕!

七般潟湖曾為全國生態旅遊之聖地,如今似有褪色,其關鍵在於:

1、基礎生態旅遊投資之基礎建設尚不完整。

2、缺乏生態旅遊服務機能之投資,例如沒有渡假住宿之旅館及餐飲服務,及水上運動各項投資設施。公、民營投資不足,無論是軟硬體投資,都仍有很大的落差。

這個案例說明對於偏遠地區,在地產業的發展,往往需要政府聰明有效益的投資,但也同時需要民間優秀的投資經營團隊,才能有效成功,並不是一句簡單的口號可達成!

七股潟湖黑面琵鷺生態旅遊,也不是一朝一夕促成,而是透過有計劃的推動潟湖坐船生態之旅,及推動鹽山走向生態觀光、鹽業博物館,七股潟湖觀光赤嘴園,及黑面琵鷺各項保育季活動及黑琵保育中心、研究中心之設立,才逐步形成。而在政策上讓潟湖管筏等娛樂漁筏能夠正在合法化,還是有許多專業的課題須解決,才能讓業者安心經營!

 

二、蘭花生技園區及國際蘭展

要如何活化地方產業?台灣蘭花生技園區是一個很好的案例,它不是祇是地方性產業,不祇是一鄉一鎮或一縣的產業,而已是代表國家的產業!

我在當第四屆立委時就注意農業生技的產業議題,並把蘭花尤其是蝴蝶蘭產業的課題在立法院舉辦公聽會,並推動植物專利的植物種苗法,並率團到新加坡考察農業生技園。我在考察完後的結論是:台灣與新加坡不同,新加坡地小所以農業朝生技高附加價值,但新加坡的國際化強所以通路及全球運籌比台灣強很多。台灣則生技產業強,土地廣,但生技產業化弱,國際行銷更弱,兩國議題完全不同。

蘭花生技園區的緣起是,2002年1月初,我剛接任縣長一個多月,有一天時任職予台霖生技公司的柯南靖博士及黃素南小姐來拜訪我,他們提出一個建議:"蘭花如何像科學園區一樣?",我思考著是否有現成的先例,可以模仿?顯然沒有!如果是一個全新的模式,這個模式的內容為何?它是否符合蘭花的產業邏輯?他們兩位給了一個糊糊的新的方向,卻也令我充滿更多的疑惑!也許是天生的好奇探索精神,我想把問題弄得更清楚,柯博士邀請我去參加2002年東京國際蘭展,認為是難得的機會,除了實際觀摩學習外,在那裡可以跟台灣來參展的業者見面,並聽取他們的意見!我對柯博士的意見作了一個重要的修正,我認為台灣蘭花農最大的不足就是國際行銷、國際通路。所以蘭花生技園區及每年一次的國際蘭展的基本結合的構想成型。在東京與台灣蘭界精英初次討論蘭花生技園區,其實他們一開始都是反對的,他們認為已經太競爭了,還要弄個園區增加生產面積來相拚!我跟他們提到每年一次國際蘭展的重要性,終於說服他們!他們要我展現誠意支持他們在仁德貝汝中心的國際蘭展,我就從2002年開始支持他們協會至少一百萬元,並全力在宣傳、交通、接待各方面全力支持他們。

取得業者的支持後,我們開始將"台灣蘭花生技園區及每年的國際蘭展"當作是策略性發展計劃,向中央提出計劃爭取預算,並被行政院列為挑戰2008年的發展計劃。如今園區四期工程接近完竣,1、2、3、4期均已駐滿,五期也將動工,而每年蘭花外銷節節上升,百億外銷產值指日可待!蘭花生技園區已成為台灣農業的驕傲。正確的產業邏輯,才是成功的關鍵

 

http://suade0720.blogspot.com/

2014年9月15日 星期一

餿水油地下工廠察查問題,談政府管理!

相對於人民的無奈與契而不捨的精神,屏東縣政府環保局對於地下工廠的執法態度,的確有嚴重怠忽職責,該檢討之處!如果一般地方政府都是這種態度,難怪台灣各地均有藏污納垢的問題!不過農民似乎不知道環保署有南部稽察大隊可資利用!中央政府也須訂定定期查驗丶隨時抽查丶夜間查驗之管制稽察的SOP!
我擔任台南縣長第二任時,為推動「清潔丶秩序丶綠美化」運動,所以將事業單位水污的定期查驗丶抽查丶夜間抽查列為每週一主管會議的「必要報告事項」,所以環保局每週均需報告成果!

2014年9月14日 星期日

賣餿水油祇有「強冠」一家嗎?

        9月4日刑事警察局南部打擊犯罪中心,破獲屏東主嫌郭烈成等6人經營地下油廠,專門向廢油回收業者順德企業和自助餐廳收購餿水,再自行熬煉成「餿水油」;而郭烈成再賣給「強冠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製成「全統香豬油」。而「強冠」公司再將混有餿水油的「全統香豬油」賣給食品業者,製成各項食品,而影響的食品高達上萬種,廠家達上千家以上。尤其正值一年一度的中秋佳節,許多月餅店也中標。此一事件掀起了轟動全球的台灣「餿水油」事件,也徹底擊垮了台灣美食王國的美譽。
       而一開始屏東地方法院還祇給郭烈成新台幣五萬元交保,幸好檢察官抗吿,而事態經媒體報導後愈演愈烈,法院才改為收押。
       而事情經過8天後的(9/11),強冠公司的董事長葉文祥才出面下跪道歉!而隔天(第九天9/12)屏東地檢署才傳訊葉文祥,法院才予以收押禁見!地檢署的動作也未免慢了太離譜了些!
       而行政院長江宜樺及衛福部部長邱文達神隱了近十天,直到9/12才站出來道歉,實在是太離譜了!二年三次重大的食安危機重創台灣的公信力,也重創了馬政府及江內閣的領導能力及管理能力!人民已經死心了,因為這已經是無能到底丶無救的政府。而馬丶江體制,已經是無恥到「死豬不怕滾水燙」的地步!
       
        然而調查到現在,仍然出現如下嚴重的問題及漏洞:

一丶為何祇查「郭烈成」這一家地下油廠,為何不全面清查所有的「油廠」呢?不管合法的、或地下的!

二丶為何不全面調查所有的「廢食用油回收業者」含「回鍋油」「餿水油」等回收業者!

三丶應全面清查所有「食用油」「飼料用油」的進出口業者!
        因為此次以「飼料用油」名義進口來,卻「冒用食用油」的案例,正是此次活生生的案例。

四丶目前除了「郭烈成」地下工廠外,祇查「強冠」公司;但其它的油脂公司,卻一家也沒有查?到底台灣還有多少家「豬油」或動物油脂公司?如今一葉知秋,難道其它家都沒問題嗎?

五丶目前已知尚有「正義」油脂公司,已被頂新集團收購,頂新集團味全公司這一次也有一些產品淪陷。正義公司也有下列可疑之點:
       1、該公司目前自己不煉油,但卻有賣油,而且外銷食用油,其來源為何?是否有問題?
       2、該公司自稱從澳大利亞進口食用油,但卻無法提供已繳納食用油級關稅的憑証?沒有這些關稅繳納憑証,如何証明其真的是進口「食用油」呢?
        衛福部食藥署應該利用此次機會,全面調查其它油脂公司,不能祇針對「強冠」公司,而縱放其它公司,尤其頂新集團的正義公司!

缺乏農工的台灣,農業何去何從?

       一位作有機農業自然農法很成功的好朋友---陳稼庒的坤生兄,常常晚上11、12點仍在田𥚃工作。我都很驚訝說:「植物都在睡覺了,你還在工作!」,但他卻説沒辦法,真的太缺工了!
       的確這不是祇有他遭遇到的困境,而是非常多精緻農業專業農民朋友共同的心聲。
       其實現在的農民工都是70歲上下,該退休的老農民,而60歲以內的農民相對地少很多;而一直以來,就連這些70歲上下的老農民工也日漸缺乏;而坤生兄特別表達最近尤其嚴重短差,這對有心發展精緻農業及有機無毒農業的朋友,的確是面臨「人力不足、而且結構斷層」的根本危機,怎麼辦呢?而且這個現象已經不是祇有下種插秧丶採收等農忙期的問題,而是已經成為「經常性不足」的困境!
       所以這些真正精緻農業傑出專業的農民朋友,都異口同聲的期待:政府應該認真考慮「農業外勞的引進」!
       當然另一個問題是如何鼓勵更多年輕朋友投入農業經營丶管理丶耕作?目前許多在都市面臨22K薪資,而生活在高房價的都會區的年輕人,均面臨嚴重的生活痛苦指數,也面對茫茫的人生!所以如何引導這些年輕朋友回鄉或下鄉經營農業或在地特色產業,的確是一個雙贏的戰略!而這也是台灣的政府,應該列為急迫性應努力的目標!

2014年9月13日 星期六

餿水油與生質柴油政策的弔詭!

       九月四日起開始延燒至今的餿水油事件,愈演愈烈,幾乎台灣食品界全面波及,台灣美食王國的美譽重挫!
       馬政府在二年內連續發生三件重大食安問題,除了顯示長年來政府在食安問題的管理漏洞百出,敷衍了事,不負責任外;也突顯出台灣食品企業界的普遍性的道德誠信低落,缺乏社會責任!而中央主管機關衛福部食藥署及環保署,未儘把關責任,到目前也未負起政治責任,可以説實在是恬不知恥!
       此一事件,徹底暴露出政府「有關回收廢食用油丶回鍋油丶餿水油之管理系統」,以及「再利用之管理系統」徹底崩盤。而且二年內,在前面已發生二起重大食安事件,食品主管部會的管理體制卻仍然一樣毫無改進,所以邱部長下台已是負責任的政府該有的作為!
       至於如何徹底解決此一廢食用油丶回鍋油丶餿水油,違法添加問題呢?首先應該確立如何再利用的政策:目前主要是用在動物飼料添加油脂,以及生質柴油。
       其實食用回鍋油及餿水油最主要的用途,應是作為生質柴油,作為燃料把它燒掉,或者作為汽機車用的生質柴油!而不是作為動物飼料之添加油脂,因為作為動物飼料油脂,有些有毒的成份仍然會留在動物的身體內,而最終還是要進入人的肚子𥚃。所以作為飼料添加油脂,其實並不是好的選擇,應該儘可能避免!
       
       至於作為生質柴油用途,有的作為汽機車添加的生質柴油,有的作為工業用的燃料油。
       今年5月馬政府能源局,中油消費者的反應下,以台灣生產的生質柴油對汽車引擎有阻塞需常清理為由,而禁用台灣的生質柴油作為汽車柴油之用。而此一禁令,導致這些廢食用油丶回鍋油丶餿水油更沒有去處,所以到處流竄,問題更加嚴重。
       至於能源局取消汽車添加生質柴油2%之規定是否合理?業者也反應説台塑石油公司使用生質柴油均無客訴,而美國及國外添加生質柴油,也都沒有問題;並直指是中油公司沒有按照規定打開儲槽清理,才是問題的關鍵!所以業者認為能源局沒有詳細查証,祗聽中油公司片面意見,即作出開歷史倒車的政策,實有重新評估,繼續推動之必要!如果兩大石油特許公司(中油丶台塑)繼續購買台灣的回收食用油作成的生質柴油,則一切問題均可迎刃而解!
       至於作為工業用燃料油而言,目前經濟部台電公司,對於生質柴油發電,躉購費率為電價每度約祇有2.5元左右;但台電公司自行使用天然氣丶燃油發電的平均成本價約4.95元/度,。所以祇要政府同意發電廠「使用廢食用油丶回鍋油丶餿水油」回收煉製而成的「生質柴油」來發電,而其比照天然汽丶燃油發電平均一度的成本4.95元來躉購,則必然具有很大的誘因,鼓勵大家回收廢油丶餿水油,來煶煉作為生質柴油來發電;則回收之廢油丶回鍋油丶餿水油就不會再流向「假冒食用油」的市場,問題也就可根本解決了!
       政府要徹底打擊違法餿水油,除了要建立完善的管理查核體系之外,政府也應該善用「回收廢食用油丶回鍋油丶餿水油,提煉為生質柴油」的再利用體系,透過市場機制引導的力量,將廢食用油丶餿水油引導到生質柴油的市場來,則自然可以徹底解決問題!

中國小客車登台行駛的法律問題!

      據報載馬政府與中國已協議,從平潭到基隆兩岸小客車10月登台行駛。此一政策開放懸掛中國五星標誌牌照的自小客車可以通關入境,在台灣趴趴走,引起各界關注,也引起部分國人不安與慮虞!本文嚐試就其所涉及的法律問題,加以探討丶分析,以期有更完整的管理制度,供大家參考!

一、此涉及中國的駕照,台灣是否承認問題?在台灣持中國駕照能否開車問題!
       如果政策上要開放,也不應該祇憑中國駕照就可以在台灣行駛,也必須憑中國駕照再重新核發給台灣的臨時性丶限旅遊期間的臨時駕照。但必須扣留原中國的駕照,確保其遵守旅遊之目的,而直到離開時再收回臨時駕照,發還中國的駕照!
二、中國的車,未掛台灣牌照,能否在台行駛?是否繳納牌照稅?
       如果政策上要開放,也不能憑中國牌照在台灣行駛。而必須核發台灣的臨時牌照,並一併繳納牌照稅及汽車燃料稅!
三丶是否需繳納汽車燃料稅問題?
       汽車燃料稅當然要課徵,並於發給牌照時一併課徵!
四丶是否需辦理汽車強制責任險問題?
       中國大陸的車子在台灣行駛,對台灣的路況丶交通號誌丶規則較不熟悉,在台期間發生車禍機率較一般駕駛更大,所以更需強制投保汽車責任險!
       而且汽車強制責任險祇是最低的保障,肇事者往往需另外再賠償,所以中國大陸來台行駛的責任保障金額應該更高,以確保受害人在陸客返國後不會求助無門。額度建議依照目前台灣一般民間車禍賠儥之案例,以加倍額度為宜!
       另外強制責任險,也以發起臨時牌照時一併辦理為宜!
五丶海關報關丶通關查驗把關機制問題!
       由於利用汽車複雜空間走私的機率大幅提高,所以海關應該嚴加把關!
六丶強制辦理ETC卡問題?
       來台陸客車輛行使國道機率很高,所以應該於申請臨時牌照時一併強制辦理ETC。
七丶罰款問題?
       陸客車輛來台發生違規事件,其交通罰鍰,應該在離境前辦理結清!所以入境時有必要扣押其中國的駕照,以作為擔保質押!

       本文希望拋磚引玉,提供大家集思廣義,期使主管機關能夠有一完整的管理制度!

        

2014年9月12日 星期五

悼念曹永和院士!

       曹永和院士歸天,享年94歲,是惟一沒有大學學位的院士!也是台灣史研究的先驅,尤其關於荷據時期台灣史的研究。
       曹永和最為人所樂道的是,他沒有大學學位,祇擔任台大的圖書館管理員,卻利用圖書館的工作之便,自修古荷蘭文丶西班牙文丶英文丶法文,再加上他本身受日據時代日文正統教育,對於日本學者研究荷蘭據台時期的歷史專書丶論文,均能快速吸收!由於自修古荷蘭文及西班牙文,所以能夠直接使用荷蘭的檔案及西班牙的檔案。所以雖然沒有正統的學院訓練及文憑,但因浸潤在台大圖書館,也頗能享受到台大的研究風氣及自由學風!
       還記得我在大學物理系時,在台大總圖書館看書時,經常看到他,尤其他值夜班的機率很高,當時他還祇是台大圖書館管理員,但總覺得他很認真在閱讀,所以印象很深。沒想到事隔多年,那位在枱燈下專心閱讀的圖書館管理員,他不但在台大敎書,成為台大歷史系的教授,而且還進一步成為中研院院士,台灣史研究的泰斗。他的經歷,幾乎成為一種傳奇!
       曹院士的成就,除了是曹院士個人對台灣史鑽硏的成果豐碩外;其實,另一部分的原因,當然要拜台灣民主化運動的成果,使台灣研究從冷門而一躍成為顯學,所有台灣民主化與台灣本土歷史研究是密不可分的關係!當然對台灣本土研究,過去一向被打壓,從事這些研究的學者,也往往被歸類為土地派,所以這也因而正突顯他的執著與遠見!
       後來我在台南縣當縣長時,為了提昇南灜文史研究的學術水平及學術接軌,讓在地研究及在地文史調查工作者,能夠與學院研究有一個整合平台,並將研究與國際接軌,乃成立南灜國際人文研究中心,並由法籍研究員艾茉莉博士,擔任首任召集人。當然當時對南灜研究的定義,並不是狹義的僅指台南縣,實際上是指廣義的台灣。當時曹永和院士在台灣早期荷蘭時期歷史的研究地位崇隆,大家都非常尊敬他,所以他被公推為榮譽學術委員!雖然貴為院士,而且當時也高齡近90歲了,但對於這個地方成立的國際人文研究中心,卻非常支持,不但欣然接受,而且還多次親臨開會,我在幾次的揚合也都見到他。而且還親自參加研討會,足見他對台灣史研究的重視,實在令人感佩!
        10月11日上午9:00,他即將在台北市第二殯儀館舉行告別式!紀念一代碩儒,如今台灣史研究枝繁葉開,先生的貢獻值得大家景仰!哲人斯已遠,典型在夙習!後進們也該學習,多加油!

蘇格蘭獨立公投有感!

       蘇格蘭獨立公投即將在9月18日舉行!這場獨立自決公投,已成為一場全球關注的「現代民主秀」;不但關係到民主制度起源國--英國的未來,也影響歐盟及大英國協的未來政局,對英國的國際地位有相當的影響。不祇是這樣,全世界尋求獨立的地區,也都受到一定的鼓舞!而關心台灣前途的朋友相信也非常關注!而中國一定也密切注意此一事件對中國分離主義者的影響!
       對於很多民主主義的信徒而言,英國能夠同意蘇格蘭舉行獨立公投,無不對英國民主文化的素仰,抱着尊敬丶景仰的心情。而對於蘇格蘭能夠堅持捍衛蘇格蘭的主體性,無論從政治丶文化丶經濟各方面,捍衛蘇格蘭的主體性,也同樣抱着尊敬的態度以待!
       然而蘇格蘭獨立公投對台灣究竟有何啟示?而對中國及中國的人民又有何啟示呢?
       
       其實想要了解中國共產黨如何看待台灣?必須回顧歷史不同階段的情境?
       
       台灣在日據時期,當時共産黨還是在野時,毛澤東是支持台灣人民自決,支持建立主權獨立的台灣國家。
       韓戰後,中華人民共和國被秉除在聯合國之外,PRC在努力爭取要加入聯合國的階段,曾經同意接受美國所主張的雙重代表制,亦即中國加入聯合國,但不排除台灣繼續留在聯合國。當時美國是支持中華民國繼續留在聯合國,但放棄對中國大陸的主權的,可惜老蔣拒絕,堅持漢賊不兩立,而退出聯合國!所以台灣從此成為國際的孤兒!
       現在中國經濟崛起,已成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連美國都敢挑戰了,要中國承認台灣人民自決,根本是痴人作夢,根本是不可能!而且中國又顧慮西藏丶新疆的藏獨及疆獨問題,所以打擊台獨的態度,絶不會手軟!
       所以台灣人想自決,公投建立台灣國,那祇有看台灣人民自己有多大決心與能拿出多大的本事和實力來!而看來戰爭絕對是不能避免的。有些人認為不一定會發生戰爭,我看這種主張的人,實在是太不𢤦國際政治了!惟一可能短期內不會發生戰爭的情境,就是中國處於內戰的情境!一旦中國內戰結束後,大概也不免一戰!台灣人是否已準備好,不惜面對戰爭呢?目前看來台灣人的決心與意志都是不足的,重商主義,太看重眼前利益,連選舉都很容易被恐嚇威脅,而屢戰屢敗,實在是扶不起的阿斗!當然講這些真話,常常會被一些基本敎義的朋友討厭丶批判!
       但是不是公投獨立建國困難,台灣就終會中國統一呢?
       其實中國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要統一台灣看來也非常困難!除了台灣人民普遍性拒絕被統一的「高度共識」外;在中國由和平崛起,轉為強勢崛起,導致週邊國家人人自危,美國不得不重返亞洲,而形成「新圍堵戰略」,台灣是新圍堵戰略不可或缺的一塊。台灣淪陷,將使美國「新圍堵戰略」破局。所以台灣人也不應該太悲觀,而成為投降主義者。
       但2012大選之後台灣不少在野人士,懔於中國大國崛起的氣勢,對於台灣的未來過度悲觀;甚至於要與國民黨競逐中國共產黨政權的友善關係,真是痴人作夢,作賤台灣前途!
       
       幸好今年因為國共服貿協議,而引發318太陽花學運出現,年輕一代大大的覺醒,將台灣前途與民主充分結合,展現出捍衛台灣堅定的決心,給馬政府丶中共丶及台灣在野陣營,一個當頭棒喝,也給台灣上了寶貴的一刻!而蘇格蘭獨立公投,對於台灣年輕一代,對民主真諦的了解,是一個活生生的題材及標竿!相信對於捍衛台灣的民主與生存,會產生正面的能量!

2014年9月3日 星期三

蘇南成蓋棺論未定?

       蘇南成前市長丶國大議長病逝,享年78歲,可以說蓋棺論未定!他曾經是以無黨籍當選台南市長而名震全國,被民間傳為對抗國民黨的英雄人物。
       他當選後的馬上辦中心,也被傳為國民黨獨裁年代的熱心服務親民的作風,而獲得蔣經國的肯定與賞識,但也很快地被蔣經國收編,而從此仕途一帆風順。但也從此與台灣的民主運動徹底脫鈎,偶而還會有反民主的言論出現。很快地成為國民黨內的明日之星。
       他任內的市政建設成果爭論不少,但被認為是歷任市長中最有魄力的大建設者。市長二任後,被派任為高雄市長及唐榮鐵公司董事長!最後竟輾轉成為末代國民大會的議長!

      我對蘇南成印象最深,也與我關係密切者有二:
1、1977年市長選舉,我是台大法律系學生,籌組黨外學生選舉觀丶助選團,由北到南全國觀選丶助選。當時到台南與成大社團同學數人,幫蘇發傳單助選,並聽他精彩的演講。
2、1999年第三屆國大代表修憲,台灣正面臨單一國會及雙國會的歷史關鍵時刻,當時國大代表擴權聲浪很大,台灣很可能朝向雙國會。當時我時任第四屆立法委員第一年,在此歷史關鍵時刻,發起了「廢國大,建立單一國會,全國苦行」的活動,從屏東開始,苦行16天450公里,終引起全國的注意。時任國大議長的蘇南成在修憲時勇敢的協調國代黨團,以「延任1年半」來換取「國大代表們自我醃割」,終能化不可能為可能,而完成「單一國會」的修憲䅁!延任凍選案導致蘇南成成為代罪羔羊,而被開除黨籍。不過一般猜測蘇南成可能祇是執行李登輝的意志,而成為犧牲,所以替他抱不平!
       我認為蘇南成在台灣建立單一國會有關鍵性的貢獻,但可惜幾乎媒體丶朝野領袖及民間很少被討論!但作為「廢國大苦行」的發起人及實踐者,我卻一直深深地感謝他在廢國大建立單一國會的貢獻!

       論蘇南成的市政建設也算是府城舊台南市長中堪稱最有魄力的市長,但我因不深入,所以不敢作全面的解析,但其中有二項建設,跟府城觀光休閒密切相關者,卻值得提出來檢討:
1、是安平五期重劃區:此一固然大幅擴大台南市的都市範圍,但留下來的「運河寛度」及「安平港的港面水域範圍」的大小寬窄,則攸關府城的水岸觀光的機會,也是府城成為「國際水岸城市」重要的機遇。可惜當時規劃的運河寬度及觀光遊艇,可能並未在五期重期區內,邀請水岸景觀專業者來規劃,而導致隨着安平五期重劃區完成,而串連府城區與安平島的蓬蓬線渡船,也跟著消失了!而太窄的運河規劃,水岸整體觀光休閒規劃格局太小,讓台南市喪失一大機會!
2、填船澳,蓋中國城商場大樓,迄今仍是府城民間認為壞了風水的傳言。但我認為缺乏「運河觀光遊艇」串連府城區與安平島,導致減少遊客缺乏一項體驗,可能是重要的原因!

       蘇南成,一代梟雄走過了他的歷史,他走過的腳步,迄今仍然蓋棺而論未定!不過看來真正可憐的是,大概也不會有太多人來討論他!這就是民主時代政治人物的宿命,一切回復到塵歸塵丶土歸土的境界!為了廢國大建立單一國會,我覺得有責任幫人也說一些話!

左鎮即將消失?!

      「左鎮即將消失!」,這是幾個月前不導翁的導演林福清跟我談到他的左鎮時,其中一句頗為讓我震撼的話!
       當時他正在跟我講述著他準備在故鄉的行動計劃:以社區營造的精神,以及他對兒童勵志教育電影的熱情,準備在故鄉左鎮打造成為「偶」的故鄉。並結合在地的音樂歌曲創造的藝術家,準備每年在故鄉左鎮「偶的基地」,舉辦音樂會以行動來關心及行銷!
       沒想到他真是一個行動派,劍及履及的人。今年第一次音樂會即將在年底舉行,他並特別創作了「故鄉是我的愛人」一首歌詞,以舒發他內心對故鄉濃濃的愛,並邀請金曲獎得主謝銘祐譜曲丶主唱!兩位都是愛故鄉的人!為了即將消失的左鎮,一位公開表白他是左鎮平埔族後裔的林福清導演,在故鄉打造「偶的基地」,並預定於2014、12、20在「即將消失的左鎮」,舉辦「偶的基地」音樂會!因為林福清知道左鎮的地名在不久的未來,即將面臨消失的命運!他希望這個音樂會能夠挽救「即將消失的左鎮的記憶」!

        2014年年底九合一選舉後,五都原縣範圍鄉鎮市之區,即將面臨整併,很多原鄉鎮之地名,將面臨消失的命運。以台南市為例,原來31個鄉鎮,很有可能整併成不到十個區,其中至少有21個鄉鎮可能要面臨「鄉鎮地名」消失的命運。而地名一旦消失在戶籍資料,經過一丶二十年,年輕一代及外地人,可能就完全不知道有此一鄉鎮地名。而連原鄉鎮地名消失,當然歷史也跟着消失,將更加速這些鄉鎮的邊緣化!
       
       為了「即將消失的左鎮」,挽救此一加速邊緣化之困局,林福清導演做了令人深為感動的行動,但是政府應該作什麼呢?
       我認為「政府不關心此問題」「甚至認為不是問題」才是當前最大的危機,「地名逐漸消失」「鄉鎮區加速邊緣化」,政府應該重視,而解決的方案是:
    一丶直轄市之區應恢復實施區自治,至少原來縣的範圍內一定要重新恢復區自治選舉;
    二丶恢復區自治選舉,並同時避免地方買票黑金復僻問題,所以在「鄉鎮市區級」的地方選舉制度上,應該採取歐陸的制度,採取全政黨比例的選舉制度。
    三丶至於直轄市在後續進行「區的整併」時,不應該祇以台北市的經驗祇以人口為依據,而應同時考慮區域面積大小,並考慮產業丶生活圈的範圍。
    四丶整併時,應考慮舊鄉鎮市之名稱,如何在行政戶籍門牌資料丶地政資料上,予以保留,這點非常重要! 

       九合一選舉登記已經截止,候選人均已確定,這些候選人中,不知道那幾個人會關心此問題?也不知有那個政黨會關心此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