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4年9月16日 星期二

如何活化在地產業?

如何活化在地產業?

隨著總統大選逼近,兩黨候選人都開始重視地方的聲音,蔡英文提出"在地經濟"算是一個比較新的訴求,其實這也並非新的東西,這就是過去大家所熟悉的"在地産業"的發展問題。可以說我20年前回台南故鄉所努力推動的目標就是"如何活化地方產業?讓年輕人可以不用在都市漂泊,而可以在地就業照顧父母,也可避免台北都會區一坪百萬元,年輕人無可立錐之地,而農村地區日愈老化蕭條之落差!

要活化在地產業?過去二十年在台南的經驗,也許可供參考:

一、七股潟湖生態旅遊:

七股潟湖因陳唐山當縣長時要開發為濱南工業區(東帝士七輕煉油廠、石化廠及燁隆大煉鋼廠),我認為高污染、高耗能、高耗水產業與濱海地區的養殖漁業衝突,也與農民、南科搶水,所以堅決反對;再加上七股潟湖為台灣特殊地貌,生態豐富乃大力推動七股潟湖生態旅遊以替代填海造陸高污染七輕!

七般潟湖曾為全國生態旅遊之聖地,如今似有褪色,其關鍵在於:

1、基礎生態旅遊投資之基礎建設尚不完整。

2、缺乏生態旅遊服務機能之投資,例如沒有渡假住宿之旅館及餐飲服務,及水上運動各項投資設施。公、民營投資不足,無論是軟硬體投資,都仍有很大的落差。

這個案例說明對於偏遠地區,在地產業的發展,往往需要政府聰明有效益的投資,但也同時需要民間優秀的投資經營團隊,才能有效成功,並不是一句簡單的口號可達成!

七股潟湖黑面琵鷺生態旅遊,也不是一朝一夕促成,而是透過有計劃的推動潟湖坐船生態之旅,及推動鹽山走向生態觀光、鹽業博物館,七股潟湖觀光赤嘴園,及黑面琵鷺各項保育季活動及黑琵保育中心、研究中心之設立,才逐步形成。而在政策上讓潟湖管筏等娛樂漁筏能夠正在合法化,還是有許多專業的課題須解決,才能讓業者安心經營!

 

二、蘭花生技園區及國際蘭展

要如何活化地方產業?台灣蘭花生技園區是一個很好的案例,它不是祇是地方性產業,不祇是一鄉一鎮或一縣的產業,而已是代表國家的產業!

我在當第四屆立委時就注意農業生技的產業議題,並把蘭花尤其是蝴蝶蘭產業的課題在立法院舉辦公聽會,並推動植物專利的植物種苗法,並率團到新加坡考察農業生技園。我在考察完後的結論是:台灣與新加坡不同,新加坡地小所以農業朝生技高附加價值,但新加坡的國際化強所以通路及全球運籌比台灣強很多。台灣則生技產業強,土地廣,但生技產業化弱,國際行銷更弱,兩國議題完全不同。

蘭花生技園區的緣起是,2002年1月初,我剛接任縣長一個多月,有一天時任職予台霖生技公司的柯南靖博士及黃素南小姐來拜訪我,他們提出一個建議:"蘭花如何像科學園區一樣?",我思考著是否有現成的先例,可以模仿?顯然沒有!如果是一個全新的模式,這個模式的內容為何?它是否符合蘭花的產業邏輯?他們兩位給了一個糊糊的新的方向,卻也令我充滿更多的疑惑!也許是天生的好奇探索精神,我想把問題弄得更清楚,柯博士邀請我去參加2002年東京國際蘭展,認為是難得的機會,除了實際觀摩學習外,在那裡可以跟台灣來參展的業者見面,並聽取他們的意見!我對柯博士的意見作了一個重要的修正,我認為台灣蘭花農最大的不足就是國際行銷、國際通路。所以蘭花生技園區及每年一次的國際蘭展的基本結合的構想成型。在東京與台灣蘭界精英初次討論蘭花生技園區,其實他們一開始都是反對的,他們認為已經太競爭了,還要弄個園區增加生產面積來相拚!我跟他們提到每年一次國際蘭展的重要性,終於說服他們!他們要我展現誠意支持他們在仁德貝汝中心的國際蘭展,我就從2002年開始支持他們協會至少一百萬元,並全力在宣傳、交通、接待各方面全力支持他們。

取得業者的支持後,我們開始將"台灣蘭花生技園區及每年的國際蘭展"當作是策略性發展計劃,向中央提出計劃爭取預算,並被行政院列為挑戰2008年的發展計劃。如今園區四期工程接近完竣,1、2、3、4期均已駐滿,五期也將動工,而每年蘭花外銷節節上升,百億外銷產值指日可待!蘭花生技園區已成為台灣農業的驕傲。正確的產業邏輯,才是成功的關鍵

 

http://suade0720.blogspot.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