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7年6月15日 星期四

外交部如何阨殺李登輝巴拉圭工業區?

6月13日巴拿馬宣布與中國建交,並與中華民國斷交,此一警訊宣告臺灣的邦交國隨時都有斷交危機,其中巴拉圭及布吉納法索是被點名的其中之一。

這個局勢,除了涉及兩岸關係問題外,我國的外交體系是否也需要檢討一下?
這幾年來,巴拉圭的僑領們一直為巴拉圭工業區陷入爛攤子而投訴無門,他們申訴著李登輝時代推動的巴拉圭東方工業區,在外交體系的摧殘下,政府花錢打自己台商,成為一個錢坑爛攤子。真的是「好好鱟,刣甲屎流」,非常可悲!
巴拉圭工業區的模式,是新南向政策值得效法的策略之一,但在外交體系官僚作風下,命運恐將一樣坎坷!
一、李登輝南方共同市場佈局:
李登輝總統時代為鞏固南美洲各國的邦交,並幫助台商借由巴拉圭進入南美洲南方共同市場(1991年3月26日巴拉圭、烏拉圭、巴西、阿根廷四國成立南方共同市場,後來擴大加入智利、玻利維亞、秘魯,市場總人口已超過三億一千九百萬人),乃決定在巴拉圭推動設立一個協助台商進入南方共同市場的工業區。此一政策是非常有眼光的佈局,值得肯定。此一政策自蕭萬長擔任經濟部長時開始規劃,江炳坤接任後繼續推動,並由當時經濟部所屬之「海外經濟合作發展基金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海合會)執行秘書周嚴負責規劃執行。
二、台巴領袖聯合公報的合作計劃:
1995年8月26日並由李登輝總統及巴拉圭總統瓦斯莫西共同在台灣簽署聯合公報共同推動此一工業區。
三、政府搭台商便車的合作模式:
由於政府本身沒有適當人力去執行工業區的開發,又從巴拉圭政府處得知有一位台商施君謀正準備購地二公頃要在巴拉圭設廠生產收錄放音機及其它電子、塑膠、印刷工廠以替代進口的計劃,所以當時我國駐巴拉圭大使劉廷祖及經濟部長江炳坤及海合會執行秘書周嚴,均期待以施君實際設廠需求為號召,吸引一些台商來巴拉圭投資,乃要求施君配合政府的政策來開闢東方工業區。施君為配合政府政策需求,因而於1994年擴大購買40公頃土地作為工業區用地,另購買50公頃土地作為工業區的配套用地,並於1995年成立巴拉圭東方工業區開發公司(以下簡稱東方工業區)進行工業區開發的籌備工作。
四、民間開發,政府貸款七成的模式:
在政府要求台商配合擴大購地,民間自行開發巴拉圭東方工業區的政策任務下,政府同意提供七成貸款,而民間必須自備三成資金的合作模式下,於1996年6月14日與海合㑹所委託之中國輸出入銀行(以下簡稱中國輸銀)簽訂貸款合約,正式啟動工業區的籌辦。
五、1996.08.13風光的動土典禮:
海合會於1996年7月1日改隸交外部,並更名為「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以下簡稱「國合會」)。東方工業區於1996年8月13日由巴拉圭外交部長、工商部長、國會議長及多位巴國國會議員、州長,及我國外交部長章孝嚴、經濟部長王志剛共同主持動土典禮,許多僑胞也共同參加,場面非常盛大,可以說是一場非常成功的經貿外交。國合會也在八月底也將第一筆貸款50萬美元核撥。
六、國合會試圖推翻海合會原計劃:
不料此開發計畫因經濟部海合會後來改組為外交部國合會,原執行祕書周嚴歸建經濟部系統,而新上任國合會秘書長羅平章,卻不支持本案,不願意依原合約條件繼續核撥貸款,形成國合會推翻海合會政策的變局。國合會於1996年10月製作查核報吿,指責原合約架構不良,要求修改合約,片面要求東方公司增資,並稱:「⋯東方工業區公司有一巴拉圭員工在東方市被槍擊斃命」,以及「⋯工業區的設計圖不完整」(但投資者認為是不實的指控),並因而片面毀約中斷貸款。國合㑹此一片面中斷貸款契約的履行,已造成原來有意投資者卻步,停止投資。
七、李登輝總統太平之旅救活本案:
外交部及國合會拖了一年多不撥貸款,所以一直無法實際施工。幸好1997年9月4-19日李登輝總統「太平之旅」即將訪問巴拉圭,台巴兩國公報中的工業區進度必然成為關注焦點,所以外交部國合會才不得不在1997年8月底,恢復核准第二期貸款,12月核撥第三期款,東方工業區也才在1998年2月正式動工。而至1998年12月海合會核撥最後一期貸款,時間已經拖延了一年多。如果沒有李登輝總統的太平之旅,巴拉圭工業區恐早已胎死腹中。
八、巴國國會通過本工業區為國家重大利益所在:
經過一番波折後,巴拉圭東方工業區於1999年9月份已大致完工,並經巴拉圭國會肯定並通過東方工業區為國家重大利益所在,此一國會肯定之決議並經巴拉圭總統宣告,並函送巴國工商部。足見本工業區的開闢,獲得巴國完全的肯定。
九、國合會提前催繳本息,再生糾紛:
雖然巴拉圭東方工業區得到巴國最高的肯定,但我國合會似乎不喜歡台巴關係更成功,又橫生枝節!
依合約,廠商享有30個月還款寛限期, 但工業區之公共設施如未能按期施工或開發完成則不在此限。因國合㑹拖延貸款一年多,導致公共設施未能如期完成,廠商要求應於最後一筆貸款交付後二年,才開始分期「還本付息」,乃是合理的要求!但國合會不同意順延,要求進駐廠商應該在1999年11月15日即開始還本付息,並以律師函催討。此一官僚作風,導致東方工業區雖然已經開發完成,卻無法繼續招商;已購買土地之廠商,也不敢住駐。而使政府原先鞏固邦誼,前進南美洲南方共同市場的經貿外交戰略,陷入國合會作繭自縛的困境。
由於羅平章置國家外交利益於不顧,刻意挑起此一糾紛,與外交部的援外政策理念歧異,遂於2001年8月任期未滿即提早離職。
十、國合會董事會採「己案」和解處理:
工業區又經過二年多空轉,等羅平章離職後,國合會董事會即成立專案小組,討論巴拉圭東方工業區糾紛如何處理?專案小組提出了各項解決方案的分析,而於2002年1月份,國合會董事會通過「以債入股」的「己案」,作為和解處理方案。但國合會出面執行時,又完全變調了!
十一、李栢浡陽奉陰違,未依己案執行:
(一)裝酒醉不簽約:
2002年3月21-27日國合會助理秘書長李栢浡銜命到巴拉圭,依據己案決議來和解。但沒想到李栢浡竟膽大包天,陽奉陰違,明知道東方工業區公司同意依己案和解,並已約定3月26日晚上簽約,結果當晚李栢浡竟假借酒醉入睡而不簽。
(二)謊稱「施某反悔不同意己案」:
3月27日上午,詎李栢浡竟向我駐巴拉圭大使謊稱「施某反悔不同意己案」而直接返台。返台後並勾結未實際參與執行己案的國合會林姓監事,揑造「施君反悔不同意己案」,而董監事會也未再作查証,即依據此一不實報告,作出拍賣工業區的錯誤決策。
十二、拍賣程序國合會造假,欺凌台商,導致纏訟14年:
國合會委託中國輸出入銀行簽約的條件是,東方工業區公司必須將土地賣出達50%以上,並繳納30%的自備款,而且30% 自備款必須有實際使用,國合會才同意簽約。所以本開發案於1996/06/14簽約時,國合會及中國輸出入銀行均已知悉已有34個單位已經售出,其中並已有八家已建廠生產中。
但國合會竟於2003年12月5日向巴拉圭法院冒稱「並無土地出售或廠商進駐」,而提出拍賣巴拉圭東方工業區。而導致法院未通知承購台商主張權利,惡意讓承購台商無法受通知以主張權益;同時霸凌資力較弱之承購台商沒有能力打昂貴的國際訴訟。
拍賣於2004年12月1日由巴拿馬商巴拉圭合成有限公司(PSC),以710萬美元購得。此一家公司是由國合會以1萬美元資本額在巴拿馬成立的公司,負責人就是李栢浡。
(一)台商受苦,國家耗費龐大律師費:
但因隱匿「已有34個單位已經售出,而且其中已有八 家已建廠生產」之事實,也導致34戶承購台商不滿,有16戶陸續提出訴訟,迄今纏訟超過14年,目前仍有下列官司纏訟中:1、有2戶對PSC公司提出拍賣無效之訴,祇要一戶勝訴,全部拍賣就無效。2、PSC公司對16戶提出訴訟。
(二)目前仍在訴訟中,但PSC卻已在公開標售40公頃(全區)土地。目前分成十二區塊在標售,但因訴訟尚未確定,所以沒有人敢買。甚至連送給巴拉圭政府,他們也不敢接受。
(三)原來有8家廠商在原地生產,但PSC在二年前予以斷電,所以這些廠商被迫遷出。
十三、耗費二千三百萬美元卻一事無成:
回顧巴拉圭東方工業區開發緣由,的確是一個明智的經貿外交政策,值得肯定。但因後續外交部及國合會一連串官僚作風及政務官的失職,導致迄今已經22年而一事無成,但總共政府已經花費了,包括:
1、貸款975萬多美元。2、拍賣價金710萬美元。3、訴訟費、律師費、行政管理費:超過600萬美元,總計已經超過二千三百萬美元。纏訟14年了,勝敗仍然未定;可以說結果一事無成,祇淪為欺負抺黑海外僑胞及臺商;而丟人現眼,成為台灣政府無能的指標,而貽笑巴拉圭邦交國及南美洲的友好盟國。
十四、新南向政策的前車之鑑:
以上就是外交部及國合會,如何阨殺李登輝總統年代的巴拉圭工業區計劃的過程!真正是「好好鱟,刣甲屎流!」,令人扼腕!本來好好的佈局,可以快速擴大臺灣在南美洲的經貿政治佈局,卻被外交體系搞成政府花錢砍自己台商,一事無成的爛攤子。而官僚殺人,也令人不得不為替政府做事的台商喊寃!
從這個案子看外交體系,尤其小英總統將新南向政策列為重大政策,而巴拉圭工業區的開發,正是新南向政策未來的典型案例,也是前車之鑑。如果外交部可以這麼惡搞巴拉圭工業區,我看新南向政策也會逃不出這樣的宿命,真的是「好好鱟,刣甲屎流」!
[圖片來源:BBC]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