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靜之故事的啟示

靜之是出身台南大家族,自幼聰明,考上台大第一志願,大學畢業後,留學日本一流大學拿到博士學位。回到臺灣後進入日商大企業任職,並與相戀10多年的男友結婚,生了一女。看起來真的是人生勝利組。

但她的人生卻出現了很大的轉折,她的丈夫遭到無預警的裁員;因無法接受事實,再加上求職不順,轉而寄託酒精麻痺,喝醉了就會歐打靜之,成為家暴的受害者。有一次酒後竟將女兒裸身泡在水𥚃,終於逼得靜之採取離婚訴訟。
而噩運接二連三而來,靜之的父親在這一年過世,而母親又發現癌症,靜之因僱不起外傭照顧母親,又在一連串打擊下得了憂鬱症,工作效率大降,不得已辭職,帶女兒搬回台南老家陪伴老母。
雖然是留日博士,但回到台南找不到敎職,也沒有日商大企業工作機會,祇能偶爾靠翻譯為生,但收入有限,經濟重擔使得她病情加重,不時要花錢就醫,甚至連健保費也已半年未繳。朋友建議她去辦理低收入戶補助,可以給女兒的營養午餐及學費申請補助,但她不想女兒被貼上低收入戶造成自卑,而寧可受苦。
看到作者 洪雪珍 所寫的台大畢業日本博士靜之悲慘的人生遭遇,而淪落到低收入戶都不敢辦的可憐過程真的令人感慨!其實人人都可能成為另一個靜之!
靜之的故事,有人認為是人生勝利組面臨挫折的適應問題;不過我倒認為其實是反應了台灣社會目前在社會安全體系的二大缺失:
1、長照自生自滅:
長照已是台灣高齡化社會,必須全面實施的長照制度,而不應該祗靠個人家庭自行處理。
2、子女養育政府不關心:
少子化已經是台灣國安問題,子女養育敎育,國家也應該至少負擔一以上的責任,所以臺灣是否應該實施育兒津貼?是一個不應再廻避的問題!
如果台灣全面實施長照,靜之的母親罹患重病需要有人照顧時,可以申請照顧給付,靜之也不會因為有此一經濟壓力而有憂鬱症,而且也不必被迫必需辭職,而成為辭職照顧母親的「流沙中年」。
而且如果臺灣有實施育兒津貼,那麼靜之女兒的敎育費丶營養午餐費丶生活費,多少政府可以補貼一些,那麼靜之也不必淪落到必需申請為低收入戶,而怕女兒被貼上低收入戶標籤的歧視,而不敢去申請!
所以問題是台灣的社會安全網沒有建立好,所以許多流沙中年成為被遺忘的可憐的生命!
政府應該以靜之的遭遇為鑑,儘速建立長照及育兒的社會安全體制。
[圖片來源:風傳媒 (示意圖,非當事人/Azlan DuPree@flickr)]
參考資料:
台大畢業又拿日本博士學位,卻淪落到連低收入戶都不敢辦!單親媽媽道出台灣貧困真相
http://www.storm.mg/lifestyle/20359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