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9年2月4日 星期一

台灣前途我的真情告白!——希望為台灣找到新藍海。

台灣前途我的真情告白!
——希望為台灣找到新藍海

《祝福新年快樂,豬事如意!》

前言:

2019習近平對台談話,蔡英文即時反駁: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就是一國二制,台灣不接受一國二制。而贏得多數好評。而喜樂島聯盟要修改公投法,繼續推動台灣獨立公投;辜寬敏成立基金會要推動制憲。
台灣仍然陷入統獨惡鬥、台灣前途的紛爭已經超過三十年了。我從大學時代就面對這些問題,如今年歲也超過60了,世界改變很大,但老問題繼續對抗。
乘著過年前假期,把我多年思考台灣前途的想法整理成一篇長的文章,希望能幫助大家超越這些無謂的紛爭與對抗,也希望為台灣前途找到一個新方向新藍海。

《喜樂島吹起號角》

喜樂島聯盟要求公投法應將「國號」、「領土變更」納入可以公投的範圍,並要求113位立法委員在228前表態。並強調若不贊成修改,將呼籲選民2020大選將他們換掉。
這個公投法訴求,從國際比較法制的觀點來看,其實是非常合理的。問題是動到了憲法層次的問題!

一、修法?或修憲?
問題是「國號、領土變更」是明文規範於「憲法」,而憲法位階高於法律,而公投法是屬於法律位階,所以縱使修改公投法予以納入,卻仍然有抵觸憲法無效的問題。所以不依修憲程序修憲,而直接修公投法,縱使法理上合理,但在法律體系解釋上是無法合理化的。
問題是修憲需先經過立法院3/4的絕對多數通過,所以如果沒有藍綠兩大黨同意是無法過關的。恐怕這也就是為什麼喜樂島聯盟想要透過修改公投法突破的關鍵。
喜樂島的訴求「國號、領土變更」公投,其實就是要推動所謂的「台灣獨立公投」,這也是幾十年來海內外獨派人士長期的訴求,祇是多數獨派團體也了解這涉及憲法修正問題。
包括早期許多民主前輩、民進黨幾位民主前輩(如林義雄、施明德⋯)都曾提出不同的台灣憲法版本。尢其最近辜寬敏先生的「台灣制憲基金會」,更是廣邀各界獨派團體參與其開幕,尤其民進黨主席卓榮泰及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均共同參加。其實這些獨派團體跟喜樂島聯盟在修公投法?或修憲?在方法上的觀點可能已有一些出入。

二、台灣是否已經獨立?台獨?或華獨?
獨派團體針對台灣是否一定要推獨立公投(正名及變更領土)也並不完全一致,甚至相同的人前後的主張也不一定完全一致。
例如阿輝伯雖然這次挺喜樂島,但他在2017/9/23公開致詞稿表示:「⋯台灣已經實質獨立,獨立與否的神學式論爭,不但沒有意義,只會讓人民一分為二,激化對立⋯」。而民進黨1999年台灣前途決議文更明文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

不過仍有部份獨派團體堅持「台灣目前祇是事實獨立,但法理上尚未獨立」,堅持一定要經過「獨立公投」才算是完成法理上獨立。並稱主張台灣已經獨立者是中華民國獨立的「華獨」,而不是台灣獨立的「台獨」。
雖然是少數説,但喜樂島聯盟的論述基礎就是建立在「台灣祗是事實獨立,在法理上尚未獨立」。

三、獨立公投通過後台灣是否能得到國際承認?或加入聯合國?

堅持推動台灣獨立公投者的論點往往是:獨立公投通過後,國際社會才會承認,也才能加入聯合國,才能得到國際保障。
其實這種說法也是不符國際現實的,因為國際上各國不敢正式承認台灣,並不是因為台灣的國名沒有改為台灣,而是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國勢強大,中國政府向全世界各國施壓,使台灣的邦交國愈來愈少。就算正名為台灣,各國在不想得罪中國的情況下,也不敢正式承認台灣。除非中國陷入長期內戰,否則沒有國家願意為台灣而冒與中國衝突的險。
雖然美、日、歐、印最近與中國有一些戰略緊張關係,但是否已達到願意不惜得罪中國,而公開站出來承認台灣,恐怕仍是獨立公投派一廂情願的期待。

四、獨立公投是否刺激中國武力犯台?
推動獨立公投的獨派人士對於「如果台灣舉辦獨立公投,中國是否會武力犯臺?」的答案通常有二類,一種是刻意淡化中國武力犯台的可能性,坦白講是抱著鴕鳥的心態;另一種則是表現出很勇敢的「跟伊拚!」。可是如果再問他「台灣人民、台灣的政府、台灣的軍隊,有準備好甲伊拚嗎?」大體上他們也都能同意「台灣人民並沒有準備好甲伊拚!」
台灣如果舉辦獨立公投,我認為這正是中國最期待的發展;中國正在尋找打台灣的機會,而台灣推動獨立公投,正是中國可以大大宣揚其民族統一大業的好機會,此時出手對中共領導人而言是穩賺不賠的機會。
獨立公投派的愛台人士如果沒有清楚認知「獨立公投會剌激中國武力犯台,而台灣社會並沒有準備好!」恐怕是一種「鴕鳥心態」,也是「暴虎馮河」,而且「愛台」反而成為「害台」。

五、獨立公投,美國會為台灣打一仗嗎?
獨立公投派在談到「獨立公投剌激中國武力犯台」時,常常會主張「美國不會坐視,美國一定會站在台灣這邊,會站出來協防台灣!」亦即期待著美國保護台灣,為台灣打一仗。這種態度在川普執政這二年來似乎達到更高點。這種期待可以理解,但現實會到達這個程度嗎?
(一)納入公投法違憲:
現實上「獨立公投」涉及「正名、領土變更」問題,是涉及修憲議題,所以修改公投法將「國號及領土變更」納入公投範圍已有違憲無效問題,在立法院民進黨也不可能支持,根本過不了。
(二)修憲需立委四分之三:
而如果推動修憲,修憲的第一階段需國會立法院立法委員四分之三的絶對多數通過,沒有藍綠兩黨有共識,根本無法通過立法院這一關,這一關沒通過就不能進入第二階段的公民複決。
(三)美國會為「中國武力犯台而戰」,但不會為「台灣獨立公投」而戰:
美國為因應中國軍事現代化及科技化,以及中國推出一路一帶的大戰略佈局,在南海地區的強勢作為,企圖將南海納為中國內海,改變亞洲的均勢。所以美國不但將「亞太再平衡」提升為「印太戰略」,而且佈局亞太新圍堵政策,太平洋第一島鍊的重要性大幅提高。台灣位於第一島鍊的中間要角,尢其在中國軍事現代化、科技化後,台灣的地位反而更重要,所以美國保護台灣的決心祗會更強。
問題是美國不會主動挑釁,祇會被動防衛既有秩序,而台灣推動的「獨立公投」會被歸類為「改變現狀」的挑釁行為,也會大幅剌激中國「民族主義」情緒,製造亞太更大的不安,所以美國不願意扮演挑釁者的角色。美國會為維護既有秩序而戰,但不會扮演改變秩序的挑釁者。

六、維持現狀?抑或捍衛台灣的生存?
小英接任總統後,一再宣稱「維持現狀」「不挑釁」的立場,一再向中國釋出善意,然而中國並不滿足。對於一個崛起的強權,中國要逼迫小英政府「承認一中」以達到「終極統一」的實質承諾,這是中國的戰略目標,當然不可能改變。過去二年八個月小英總統在堅守台灣主體性而「不承認一中」原則,是有貢獻的。
但她所謂的「維持現狀」的說法應該是不符實際的。無論從中國壓迫台灣邦交國跟台灣斷交,並跟中國建交;要求國際航空公司不能使用台灣的名字。飛機、軍艦定期環繞台灣飛行及巡航,強化對台灣的軍事壓力,及隨時可能引發的軍事衝突風險。而這期間中國已經發展了二艘航空母艦,各項新型的武器例如飛機、飛彈等對台灣已造成武器不對等、嚴重失衡的狀態;而甚至壓迫已經確定在台灣台中市舉辦的東亞青年運動會,也被迫取消。以上等等再再都顯示「維持現狀」已非台灣單方面可以主張,現實上台灣正面臨中國政治、經濟、軍事等節節進逼,逼迫台灣承諾一中。
所以目前臺灣面臨地已經不是一個「中性的」「維持現狀」的問題,而是需要「更高憂患意識」的「捍衛台灣生存」的課題。

七、捍衛台灣生存,應區隔「中共」與「中國人民」!

當前捍衛台灣生存,最大的威脅來自中國統治集團「中國共産黨」,而不是中國人民,應該將二者區分來對待,台灣實在不應將整體中國人民也視為敵人,反而應該當作是兄弟的關係。

(一)民主自由人權大於統一:
而中國人民除了受民族主義洗腦者外,其實都嚮往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社會。
過去中國人民幾千年來受到專制獨裁的統制,不知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為何物?
但經過改革開放四十週年,人民的知識、經濟、見識也提升很多,而且許多人都有出國留學、旅遊的經驗,所以對於共產黨一黨專政70年,獨裁體制所造成的貪污腐敗,及對人民的壓迫也有諸多不滿。人民也有相當比例嚮往台灣社會具有民主、自由、人權、法治保障的生活方式。尤其中國經濟進入到2018年,已出現嚴重泡沫經濟及大量失業的危機,改革開放40年前所未有的危機及考驗,值得進一步觀察。
台灣並不是中國人民的敵人,中國人民也沒有積極統一臺灣的想像。衹有共產黨才會為了政治目的要積極統一臺灣。
所以我個人認為對於中國人民而言,民主自由人權的價值遠遠大於台灣被統一的價值。而台灣繼續維持民主自由獨立自主的存在,正是促進中國民主化最重要的燈塔及桿杆。

(二)中國民主化才是台灣生存最大的保護傘:
        1、台灣在中國民主化的重要性愈來愈高:
過去不少香港人因為中國民族主義思想作祟,對於台灣民主運動及台灣獨立沒有好感,但經過雨傘革命運動失敗後,香港人已經把台灣的民主運動當作他們重要的伙伴關係(某個程度就是同病相憐)。而許多中國民運人士,過去在香港活動,現在在香港也不安全了,所以他們現在也都非常重視台灣,將台灣視為中國民主化的燈塔。
        2、中國民主化與捍衛台灣生存的關連性,綠營欠缺思考:
台灣藍綠兩個主要政黨對於中國民主化都抱持同情的立場,但顯少公開發聲,尤其是國民黨幾乎已經是中共的尾巴黨更不敢出聲。但民進黨及獨派團體大部分也不太出聲,理由何在呢?除了部分人士跟中國有密切政商關係者外,獨派意識型態者可能基於台獨意識型態而不太關心中國的民主運動。不過不論是民進黨或獨派人士,顯然沒有認真思考、辯論過「中國民主化與捍衛台灣生存的關連性」。
我認為這是台灣現階段民主運動的危機,因為大家忙著選舉、忙著取得權位維繫權力,而忽略了台灣緊鄰著中國一個國際超級強權,而且是一個正在崛起中獨裁專制強權,如果不好好思考因應對策,台灣的民主成果是可能毀了一旦的。

(三)台灣民主前途的新藍海:
可是台灣政治人物如果不是那麼短視近利,而能夠有恢宏的氣度去關心全世界聚焦的「中國民主化與世界和平」的大局,就可以看到台灣所扮演的燈塔效應及桿杆的功能非常重要,而且可以借此吸引更多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的中國旅外的人才及資金來臺灣投資。我認為台灣如果能夠站在這個大局,以人道主義的態度,更積極關心中國民主化的運動,也是台灣民主前途的新藍海,有一天中國朝向真正徹底的民主化,台灣的生存也才會更有保障,而亞太的和平也才能真正確保。一個和平的地球村也才能真正來臨。

八、良善治理、振興經濟、健全社會,才是捍衛台灣生存的王道:
喜樂島聯盟因為有民視大力放送,在台灣掀起一陣風潮。但東奧正名公投沒有過關後,其實後繼的考驗會更難。
其實台灣已經獨立,台灣的問題是如何保護台灣的生存。而公投獨立反而是刺激中國引發戰爭的導火線,執政者應該有責任説清楚講明白。
而小英總統治理這二年八個多月𥚃,兩岸關係定位為「維持現狀」,顯然不符中國步步進逼的事實,也因而缺乏「捍衛台灣生存」的明晰定位,而導致政府缺乏「危機意識」。
至於中國民主化,長遠而言是台灣生存的保護傘,台灣應該關心。而且也應該打造台灣成為全世界追求中國民主自由的人士嚮往投資居住的環境。同時把台灣民主運動更深化推動,作為中國未來民主化方案的討論的基地。這也許是台灣民主前途的新藍海。
但是一個強而有力的經濟,以及健全幸福平等的社會,才是人民有感的真實的民主成果。
台灣民選總統22年多,但經濟愈搞愈糟,愈沒有競爭力,老最快的高齡化社會、少子化最嚴重的國家,小英執政二年多經濟社會各項政策多與社會脫節,選民垢病,才會有2018七合一選舉的大敗。這就是中國一再嘈笑台灣民主沒效率、沒能力解決問題。所以最終捍衛台灣生存的關鍵,仍然在於台灣政府如何良善治理、經濟振興、社會健全,而這些都是可以操諸在台灣自己的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