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5年3月19日 星期四

新營轉運中心與鄭鴻銘老師

       新營轉運中心終於在2015年3月份動工了!這件事使我思念起我的老師----鄭鴻銘!
       鄭老師是我在後港國中的敎務長,也是國中一年級的英文老師,雖然祇敎我一年,但因為我們是後港國中創校第一屆的學生,當時我的成績都是全校第一名。後來我回到台南縣選立法委員,鄭老師就全力帶我到新營丶東山一帶拜票,到我選縣長時,他也都是全力付出。
       高速公路新營交流道「新營轉運中心」劃設了二十幾年卻不能開發,鄭老師就住在那個範圍內,身受其苦,我記得選立法委員時,他就向我提出此一問題,知道此一計劃不開發,新營工業區的服務機能就嚴重不足,地方發展受限,這件事讓我印象深刻。但因為立法委員沒有地方行政權,沒有辦法推動。但此一地方民意需求,我一直記在心𥚃,所以當了縣長之後就尋求解決之道。
       2001年我接任台南縣長後,特別交待城鄉發展局一定要解決新營轉運中心的問題,因為當時既沒有細部計劃,也沒有開發計劃。所以城鄉發展局就利用新營市都市計劃通盤檢討的時機,作都市計劃的細部計劃,並擬採取市地重劃的方式解決。在2005年我第一個任期內,計劃就已完成審查,送到內政部。
       本來在我第二任的任期內就已經完成程序,並編列預算準備要動工了,後來因為細部計劃道路切到其中當地的廟的建築,有議員因為太太在城鄉局內任職,知道內情後帶頭抗爭,逼得城鄉局不得不重新檢討細部計劃,結果重新檢討一擔擱就耗費了四丶五年之久。
        城鄉發展局委託的規劃單位,作規劃時思慮不週,現場瞭解不深入,為何會規劃到道路切到廟的建築,而導致居民抗爭耗費時間,實在是太不用心了。而且主管機關城鄉局監督丶審查不夠用心,也要負起怠忽職守的責任,所以才會一個䅁子一辦耗費超過十年以上的時間,浪費人民與政府的時間。         

       其實我一直很遺憾,在鄭老師過世前,這個案子還不能動工,給他一個交待。如今雖然動工了,我還是對鄭老師有一份歉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