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5年3月30日 星期一

領寄(木柵港)四百年遺絮

      三月28日下午,在安定鄉「領寄庒」傑出的子弟陳振當博士的邀請下,特別來到南科特定區ABC區的直加弄大道旁的「領寄庒」,來作地方文史踏查。
      陳振當博士是細胞生物學博士,在美國紐澤西州Rutgers-Robert Wood Johnson 醫學院擔任教授。我印象中他取得博士學位時,領寄庒舉行一場很大的慶祝會,我當時已經選上立法委員,也參加了他的慶祝會。陳教授人雖在美國卻對自己出生的家鄉安定鄉直加弄庒領寄有很深的感情與關懷。
       領寄(領旗)這是位於古台江內海的重要港口「木柵港」北側的直加弄社的領旗部落,應該是隨著古台江內海木柵港時期的商業貿易活動而繁榮,而隨著繁榮發展的古早村落。地方傳說木柵港為台江內海繁榮的港埠,當時船隻進出木柵港都必須到此地來「領取令旗」,才能進出,這也就是「領旗(領寄)」地名的來源。
       但也隨著道光三年(1824年)曾文溪改道注入台江內海,造成台江內海加速淤積,而木柵港隨之喪失港埠功能,再加上水患瘟疫肆虐,木柵港週邊低窪地區,成為水患丶瘟疫橫行,港埠街道沒落,人丁四散遷移逃散,主要人口遷移到地勢較高的現新市街道。而領寄可能是當時木柵港週邊地勢較高,較不會淹水的村落。繁榮的木柵港喪失了港埠貿易後,領寄也逐漸沒落成為純粹農業的寒村。
       陳振當博士特別從美國回來關心自己的故鄉,精神可佩。今天(3月28日)下午他特別介紹我去拜訪領寄的望族他的叔公陳樹森叔公(據他們告訴我,樹森伯80歲大壽時,舉辦80桌的祝壽大典,我當時已經是縣長,也有特別來祝賀)及陳東伯堂叔,並特別參觀了1、約120年陳公明榜家三合院老宅。2、安定第一間田都元帥廟領寄靜安宮。3、二株百年以上的老榕樹。
      參觀行程中我也特別聯絡地方文史非常有研究的蘇一志教授一起來參加,希望蘇教授的一些研究能夠幫助陳振當博士的關懷的故鄉!
      後來因為朋友約我討論,中途先離開了約二個小時,沒有想到陳振當博士的叔公陳樹森(91歲)及堂叔陳東伯董事長,特別煮了一桌非常豐盛的晚餐,非常熱情的邀請我再回去跟他們及蘇一志教授一起用晚餐。而且繼續跟我們一起深入討論台江內海丶樹谷園區丶木柵港丶直加弄社、領寄等地方的故事。

       晚餐中聽到了一項說法,就是:陳振當敎授主動提到他小時候聽到他阿公(樹森伯的大哥)在時曾提到,本來府城官府有考慮要設在木柵港附近。我跟蘇教授及其他人聽了都很驚訝,也都很懷疑,大家就追問陳振當的父親及叔公(陳樹森)是否真有此事?結果沒想到,他的父親也表示有聽過這回事,他的叔公樹森伯也表示:他二十幾歲時好像有聽過這件事。看來好像真的有此事一樣!祇是不知道這是何年代的掌故?其實類似這種説法,過去我也在佳里興(鄭氏王朝時代的天興縣治所在地)也聽過二丶三位前輩提過。佳里興的説法比較像是明鄭時期,要決定承天府城的地點選擇決策時,佳里興是曾被考慮的地點之一。至於領寄的説法是明鄭時期或清領時期選擇台灣府城官署時?則不得而知了!

       而2009年大家沒想到台南縣市真的合併升格為直轄市,而我也在2010年提出了南科特別區ABC區應該成為大台南合併後的新市政中心的主張。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種無法解釋的歷史巧合之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