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1年11月2日 星期三

達蘭莎拉之旅


    10月27日晚上剛從印度德里回到台灣,結束了8天在印度達蘭沙拉(Dharamsala)訪問西藏難民、流亡政府,參加達賴喇嘛法會,一趟難得的心靈之旅!


    20日中午我們抵達印度德里新機場,離開機場,一台中型巴士準備載我們去德里市區的西藏村參訪,我們大家都很驚訝行李是放在外面車頂上,很擔心在車子搖晃中丟失行李。上了車子才發現座位不足,司機另備了三個矮凳子放在狹窄的走道上,我就坐矮凳子上。到德里市區的道路上,祇覺得到處都是人,道路崎嶇不平,牛及螺子、馬跟人、三輪車在街道上混雜著擠在一起。


    我們在德里西藏村的狹窄街道的一間西藏餐廳用午晚餐,並參觀西藏村。領隊旻慧告訴我們,因為有9位西藏啦嘛在西藏自焚身亡,所以許多西藏難民都跑去德里街上抗議聲援!在西藏村就遇到許多印度乞丐,讓我們很尷尬!


德里西藏村的窄巷。


    我們在晚上9時左右要搭夜間火車從德里往達蘭莎拉的中轉站Chakki Bank,這次達蘭莎拉之旅大家印象深刻的就是這一趟"夜間火車臥舖之旅",從德里到Chakki Bank要七、八個小時的夜車,我們是臥舖的車廂,一個車廂有60個臥床,有三層,人及行李擠在狹小的空間,連站都成問題,從臥舖上坐起來都會撞到上面的床,所以衹能爬上去、溜下來;一開始大家都儍眼了,不知如何安置自己。但等大家把行李塞到床下,三層臥舖就序,爬上自己的舖位,連鞋子、重要包包、合衣就寢後,在臥舖上體會火車韻律的搖晃聲,體會印度之夜,不知不覺逐漸進入夢鄉!有些女團員比較敏感對火車上狹小空間的相互干擾,很難入眠!而且對火車上的廁所的衛生環境不能適應,噁心到吐了!我倒是覺得是人生難得的體驗!


在新德里車站等了約3小時才等到夜車

火車臥鋪

Chakki Bank車站

    到Chakki Bank站下車已是隔天早上七點,當地導遊邊巴叫了三輛專門載客的休旅車,要載我們前往達蘭莎拉預計要再花三、四個小時車程。車行約一個小時左右,在平地進入山區的一個民間休息餐廳停下來,給我們用〝早午餐〞。用完餐後我們向山區的達蘭沙拉前進,一開始經過不同的省要收道路費,這是印度地方的自治權。道路逐漸爬升進山區,也開始彎彎曲曲,我們的印度司機卻開得很猛,沒多久我們團員楊大姐就吐得一塌糊塗。車子愈靠近達蘭莎拉,路況愈狹窄彎曲崎嶇不平,團員大家都有點心驚不安。


行李綁在車頂的小巴士

達蘭莎拉ㄧ景

在Moonwalk旅館遠眺黃昏的喜馬拉雅山脈

    達蘭莎拉位於1800公尺的山區,可看到喜馬拉亞山脈!


    此次達蘭莎拉之旅原預計拜會大寶法王,而無達賴喇嘛法會行程,結果沒想到陰錯陽差竟能參加達賴喇嘛的法會及灌頂,許多團員都很高興,法會第一天開始還括風、下雨、打雷,有團員說是觀音說法的好兆;而且前後二次跟達賴的中文祕書格西請教佛理及西藏的問題,許多團員都能深入參加也頗有收穫! 我們也參觀西藏流亡政府的行政中心及議會,圖書及文物館,西藏政府守護神乃穹寺,及藏醫藥中心,難民收容中心,西藏學校,及羅布林卡藝術中心,及大昭寺及達賴寢宮,這些行程非一般遊客有機會參訪。


西藏流亡政府文物典藏館、圖書館。

乃穹寺一西藏政府守護神

    藏傳佛教保留原始佛教很重要的"因明學"辯論的學習特色,這跟哲學中最重要的語意學及近代科學哲學的邏輯實証主義是相通的,也是台灣及中國傳統教育裡重要的盲點,也是台灣當代佛教傳播的盲點,一種陷入"權威"及"無明"的陷阱而不自知。藏傳佛教主張可以即身成佛,這也是對現代人有很大吸引力之處!


    我們訪問西藏學校,這所是達賴母親所創辦,從幼兒園到1到12年級,有二千多的學生,住宿也在一起,一切費用全免,收容難民學生,流亡政府能做到這點也不禁讓人敬佩,而且藏語、英文是主要修習語文。我們思考一下,12年國教他們已在實施,而且是免費,而且英語教育更徹底,國際化的程度遠比台灣高,看來台灣反而更應向西藏流亡政府學習!


西藏學校


    而且學生因受佛法熏陶,雖然較窮、穿著較為樸素,但個個顯得善良有禮;而且團體生活、住宿,一齊運動,學生從小過著團體生活,學習團體合作及分工;這也是目前台灣的教育祇重視考試成績,對於生活教育、禮節,及團隊合作,欠缺培育、導致所培養的學生多自私自利,欠缺團隊合作之倫理精神,值得我們檢討!


善良有禮的西藏學童

    我們參觀了西藏醫、藥天文中心及藏醫藥學院及羅布林卡工藝中心,也讓我感觸到台灣對於傳統漢醫藥及民俗療法、葯用植物的保存發揚似乎也不及西藏流亡政府;而對於傳統藝匠的保存、培訓、研究、發揚似乎也沒有他們重視,他們是環境資源不足,但格局卻比我們大器。 此行拜訪西藏流亡政府及議會,並在Chakki Bank車站等火車時巧遇流亡政府總理;流亡政府自1960年開始即有議會,目前議會成員40人來自衛藏、康巴、青海(安多)之難民各10人,藏傳佛教四大傳承各2人,歐、美各1人,由難民直選。今年政、教開始分離,總理由難民直選,政治傳承民主化。

西藏醫、藥天文中心

    此一民主選舉總理之方式,雖稱為總理,但較接近總統制,反而較不接近內閣制!而政治傳承民主化對全世界具有宣傳效益及正當化的制度安排,以避免達賴之後可能的亂局!而且對中國具有自由民主的鼓舞效應,及藏人追求西藏自治的一貫立場的宣揚。 由於今年開始的政教分離,但一般仍認為達賴是精神最高領袖。達賴所主導的中道路線亦即〝西藏自治〞,亦為目前流亡政府的官方路線。今年政教分離的制度確立的效益,使達賴可以更專注在藏傳佛教的宗教宣揚,也增加更大的緩衝空間,並可達到政治民主及宗教宣揚兩線並進,分進合擊的效果。


達蘭莎拉中央政府辦公室

西藏議會


西藏流亡政府總理府

     我也問達賴的中文秘書格西,達賴是否有在未來回到中國、西藏宣揚藏傳佛教的計劃?格西給我們一個很意外的答案,他說達賴法王二年內會回中國,但其它西藏民間運動團体代表都覺得中共不可能同意!我也問達賴的宗教傳承是否也如政治傳承般或仍依轉世傳承?中國屆時是否也如班禪11世般故意鬧雙胞?以達分裂西藏目的?目前班禪11世鬧雙胞,中共透過其控制之系統認證一人,但達賴另認證一人,達賴認證之小孩子及其家人已失蹤了十幾年。達賴過世後,他的傳承,格西表示仍依轉世認證傳承。所以是否會步班禪11世之命運?為大家所關心!我認為中國祇要有機會一定會自己認証一個達賴十五世,而來鬧雙胞,搞分裂!


達賴的中文秘書,是ㄧ位格西(佛學博士)

    對於藏人對待不同政治立場選擇之人的態度,我也有一些感觸!我們在達蘭沙拉的導遊邊巴,他也是從西藏流亡到此的難民,我問他們對於前世班禪及中國認證班禪11世的看法?從台灣的經驗對不同政治選擇之人必然是口出惡言,動不動就扣上〝統、獨、台奸〞的大帽子抹紅抹黑不同意見者;而我很驚訝邊巴的答案是〝班禪在西藏也作一些對藏人有利的工作〞,〝中國認證的班禪11世也會因修習佛法而有自己想法,不一定都依中共的想法〞。這意謂著雖然中國分化西藏,使達賴與班禪在政治上有不同的選擇,但達賴及藏人並未刻意攻擊班禪,反而都講正面的話;而對於中國認證的班禪11世,雖然他們認同達賴所認證的班禪11世,但對中國認證的班禪,他們仍認為透過佛法修習,會有自己想法,不一定依中國之意!當然中國認證的大寶法王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雖經中國認證但仍設法流亡到印度達蘭莎拉跟隨達賴學習!


    大寶法王有一個經葛瑪巴上師認證的轉世,後來中國及達賴認證另一位大寶法王轉世的小孩,此小孩在西藏,但此一大寶法王年紀漸大後為追求高深佛法擬出國研修,但中國不准,後來此一大寶法王乃設法逃亡到達蘭莎拉從達賴學習,而引起國際關注!大寶法王鬧雙胞,也是一個轉世傳承需面臨的課題!


    跟導遊邊巴的談話,使我體會到藏人在佛法的薰陶下,口不出惡言,不造口業,已內斂為文化、生活的一部分,而對佛法的信賴,終將克服政治的迫害,他們的信念值得台灣人三思!


     西藏因1951年與中國共産黨簽下17點協定而正式喪失其獨立的地位,但西藏自治祇是中國共產黨階段性統戰的策略,1959年3月17日達賴開始流亡,因中國破壞西藏自治的承諾。但也因流亡到國外,所以藏傳佛教才能在全世界宏揚,達賴也成為全世界最閃耀的佛教領袖,在達蘭莎拉這個小山城來自歐美各國追循達賴的信眾滿街都是,其國際化的程度令人驚訝! 藏傳佛教可能是目前全世界佛教在歐美國家傳佈最成功的,中國民主化也將提供藏傳佛教廣大的市場及深沈的影響力,所以苦難讓藏傳佛教國際化,而未來在中國的影響力將跨越藏、川、青海,及於13億多的中國人民,尤其其可貴的因明學辯論若能在中國被廣泛學習,將是難能可貴的影響!


    這次達蘭莎拉之旅,有許多感想,除了西藏、藏傳佛教外,其實台灣對印度的了解實在太少,一個將近12億人口的古文明之國,而且已是經濟大國,實在值得深入研究! 

2 則留言:

  1. 蘇先生您好,達賴喇嘛是一個使用超過450年的完整稱號,已經是簡稱了,只稱呼達賴是很失禮的説法,一開始是出現在中國媒體刻意詆毀的宣傳用語,請您不要使用這樣不恰當的稱呼。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