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2020世界蘭展地點,行政院應該重新思考!

  世界蘭花會議及蘭展是一個國際組織的每三年一次世界性會議展覽活動。而臺灣國際蘭花展是台灣自己主辦的一個國際性會議展覽,兩者的位階及重要性顯然大不相同。

  我在縣長任內分別在2005、2008親自到法國及美國佛羅里達州去爭取,賴市長在2011也曾到新加坡去爭取,但一直沒有結果,一直到2014在南非,才爭取到臺灣來舉辦。2014當時台灣蘭花產銷發展協會(以下簡稱蘭協,TOGA)提出的申請展覽城市是以台北市。(據了解是農委會要求蘭協提出的,也是世界蘭展官方對於台南場地一些不足之處的憂慮。)

  但蘭協後來向台北市政府請求相關主辦城市事宜,市府覺得台北市本身沒有蘭花產業,而且市府還有負擔不小的自籌款,所以意願並不高。這正如同2004年亞太蘭花展,雖然申請時的主辦城市也是以台北市名義申請,當時彰化縣也有意願,但最後經過台南縣力爭,以亞太蘭展是台灣蘭花生技園區的配套計劃,所以農委會及中央政府最後還是拍板亞太蘭展在台南縣來主辦。結果開啟了台灣蘭花生技園區及後續的臺灣國際蘭花展,以及往後每年百億台幣的外銷產值。

  這次世界蘭花展是經過前後四次10年的爭取,才能夠落在臺灣,真的非常不容易,而臺灣蘭花生技園區作為全球最大的蘭花產業聚落,已經名聞世界各國,應該是要當仁不讓的爭取才對。

  至於世界蘭花會議、展覽組織主席等所擔心的一些展場會議空間問題,正是台南市政府如果有心爭取,應該借此機會「大大提升展場及會議空間的水平」,以提升台灣蘭花生技園區的下一階段的競爭力。

  2009年本人思考即將離開台南縣長職務,對於臺灣蘭花生技園區未來的發展定位,以及臺灣蘭花未來長遠的競爭力,由於畢竟蘭花生技園區是承載著臺灣蘭花整體產業的使命,而不是祇是台南市的地方性產業,而是關係到整個臺灣蘭花的國際競爭力,所以當時提出了「世界蘭花產業運籌中心」的構想。
內容包括:
1、希望「農委會能夠考慮接管台灣蘭花生技園區的可能性」。
這是因為擔心後續的台南縣政府,可能不關心蘭花產業整體競爭力問題。農委會接管後,才比較願意來作下列投資。
2、希望農委會的「蘭花的研究中心及品種保存管理中心」能夠設立於此。
3、成立一個常態性的「商業品種花」的貿易交易中心,作為常態性的接單中心,以協助蘭花小農的國際貿易行銷。
4、希望集合蘭界人才及優秀的景觀規劃師,重新檢討規劃建立一個優質的蘭花公園,以超越新加坡現有的蘭花公園。
5、檢討過去展覧場地的缺失,希望重新整建既有展覽場,提升展覽場的規模及水平,使展覽場不是祇有每年一次的國際蘭花展,而能成為台灣各項農業相關主題的展覽館。(這是我們認為農業是台灣未來非常重要的可發展項目,而且臺灣迄今缺乏一個夠規模的農業展覽館,所以提升蘭花生技園區的展覽館,成為台灣最重要的農業展覽中心,不但位居全國農業區的區位適中,而且發展腹地也大。)
6、配合以上計劃,應將蘭花生技園區的旅館用地早日招商開發,以解決國際賓客住宿、會議的問題。

  如果以上我所提出的世界蘭花運籌中心的構想,能夠得到中央或地方政府的重視,2020的世界蘭展在臺灣蘭花生技園區舉辦的事情,根本就是水道渠成了。
可惜2009年的世界蘭花運籌中心的構想,隨著我離開縣長職務,而早已被大家忘光光了!

  祇是好不容易臺灣的蘭花才能在國際上站穩一個重要的競爭地位,但國際競爭是非常殘酷的,荷蘭在世界蘭花界快速崛起,而中國也是急起直追,所以台灣要有危機意識,才能繼續保持競爭優勢。

  台南市政府從2014年底就已經知道蘭協已經爭取到世界蘭展,迄今已經二年多,距離2020年也還有三年多,而且蘭協的幹部南部佔大多數,也都囑意希望能夠在台灣蘭花生技園區來主辦;但市府卻沒有積極爭取預算改善現有展館會場的意願。尤其目前正值全國各縣市積極爭取「前瞻基礎建設計劃8824億元」的關鍵時刻,也沒有看到台南市政府提出台灣蘭花生技園區展覽館、會議中心、蘭花公園、旅館用地,提升擴大改善,以滿足世界蘭展需求的任何作為。所以説台南市政府不積極也是事實。

  尤其自2016年臺灣國際蘭花展,台南市政府堅持將承辦權由蘭協(TOGA)手上搶走,改由市府主辦,不惜與蘭協決裂;2017年市府原本堅決要將展覽,移到仁德南紡展覽中心,後來經過大家站出來抗議,才臨時改弦易轍,回到臺灣蘭花生技園區來舉辦。所以市府不重視「臺灣蘭花生技園區」及蘭花產業競爭環境提升,也不足為奇!

  而這一次4月13日行政院會參與決定的行政院秘書長(也是前台南市秘書長)及台南市政府代表,早在4月13日均已知悉此一決定,卻未見反對聲音,顯然市府已經同意行政院的結論!

  2020的世界蘭展與臺灣國際蘭花生技園區結合,應該是臺灣蘭花產業國際化的再一次盛大的宣示;也是宣示台灣蘭花產業往上再提升的政策性宣示。
如果2020世界蘭展在台中,對台中市雖有正面效益,但不是台灣蘭花產業的最大效益。

  世界著名的政府管理策略大師麥克•波特所提出的「產業聚落效益與國際競爭力」關係理論,証明產業聚落效應對國家産業競爭力非常重要,所以我個人認為「行政院應該要重新思考」,2020的世界蘭展仍應以「促進台灣蘭花產業的群聚效益」及「提升國際競爭力」為關鍵思考。

  所以將「2020世界蘭展,與台灣國際蘭花生技園區」相結合,就是國際行銷與園區相結合,這才是阿扁總統時代核准「臺灣蘭花生技園區」及「臺灣國際蘭展」的核心精髓所在。

  希望行政院能從產業國際競爭力的累積與分散的角度,重新考慮2020世界蘭展的決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