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2年10月15日 星期一

不能參加開幕式的廈門行


                                                 不能參加開幕式的廈門行

        九月份蘭藝雜誌總編輯黃禎宏偕同台南市新任蘭藝協會葉理事長來佳里基金會拜訪我,擬聘我為該會的顧問;同行尚有台南將軍出身已到大陸十幾年的蘭藝界台商林村明,他正在籌辦廈門市首屆海峽兩岸蘭花精品展,他邀請我參加作為這個展的貴賓,而且告訴我將會有3丶40位台灣蘭花界的朋友參加,我對大陸蘭花的產業及市場也有興趣關心,也想藉此機會了解廈門漳州附近幾位台灣從事農業的朋友的狀況,所以就一口答應了!

       我在2010年曾先後到中國大陸三次,第一次在6月底去促銷愛文芒果,行程從北京--上海--昆山--杭州;第二次在9月份去北京促銷中秋節文旦柚及其它時節農產品;第三次則為優質台灣農產品在中國大陸的高端通路設立,去作北京及天津的高端通路作促銷活動;同時也到福建進行文化及尋根祭祖之旅。這三次大陸行之後一些賣葯兼獨派政論電台就作了許多負面的解讀,甚至說我打算去大陸作生意!為了避免這種荒謬的謠言繼續擴散,卸任後我就避免到中國大陸,反而到美國去進修!

       在決定參加這次蘭花展後,就由台商林村明及黃禎宏去安排相關進出廈門的手續,我決定實際走一趙小三通來體驗一下。後來有一位朋友知道我們廈門蘭花之旅後,很熱心跟國台辦聯繋,希望國台辦能協助;結果沒想到國台辦竟慎重要求我循二年前的先例,先派一個代表去北京國台辦先作溝通,如果不能到北京則到上海台辦先溝通。我覺得沒必要這麼麻煩。後來國台辦也同意了,但是託那位朋友來表示,希望我到中國大陸不要稱「中華民國」,且稱「大陸」不要稱「中國」,我聽了覺得實在太不尊重了,所以請這位朋友轉達我的意思說「這是很不尊重的,如果他們不同意我入境,就在小三通的入關口把我擋下來。」國台辦這次的處理方式,幾乎是干預言論自由、思想自由的程度,還真以為台灣是北京在管呢!讓人有台灣3、40年前白色恐怖的感覺!我真不知道他們為何養成這麼傲慢的態度?

       正好幾個禮拜前,一位經常在北京與官方人士有交涉的朋友提到,中國大陸相關人士對我在黨主席選舉時的言論的觀點,他們認為我比二年前給他們的印象變得很獨派的觀點,例如「明確反對一中、評判一中」甚至發起「反一國兩區大遊行」,強調「台灣香港化危機」,又強調「南向佈局丶南向政策」,比他們所預期的更獨派,至少是選舉時就變得很獨派!我當時並沒有刻意把此事作太多聯想,心想也許我現在並無公職也無黨職衹是一介平民罷矣!

       由於蘭展的主要活動是10月11日晚上的迎賓晚宴及12日的開幕典禮,林村明及黃禎宏在拜訪我時,也都事先告知我這是主要參加的活動。

       我10月8日搭小三通到廈門後,9、10日兩天到漳州地區拜訪幾位台商朋友,九品香水蓮花及南坑咖啡丶杏鮑菇,並參觀世界文化遺產「南靖土樓」,及漳埔台灣農民創業園及入園的鉅寳蘭園及建設中的「蘭花專區」(仿效台灣蘭花生技園區),可以說非常充實,收穫也很多!

       10月11日晚上是蘭展慣例的迎賓之夜,事前竟傳出我不能參加的說法,我覺得不可能,可是在迎賓之夜的介紹台灣來賓時就獨獨沒介紹到我。晚宴結束後,有一位喝了不少酒的台商朋友「秦仔」有些醉意跟我說「主辦單位受壓力,原擔心媒體來,不希望我參加迎賓之夜晚宴,但主辦單位堅持我必需參加。而隔天開幕式媒體很多,主辦單位有壓力希望開幕時我不要在場,開幕式結束後才到會場」他講話時正好邀請我來的台商與大陸的朋友也都在場而且似乎也同意他的說法!我當場覺得有些怪異,但因為無所求,所以也就客隨主便,而且也沒問壓力到底是來自何單位?

       隔天(12日)早上我們尊重他們的意思避開開幕式後才到蘭展的會場,正好遇到二位台灣來熟悉的教授及幾位業者,擬一齊合影,會場一台攝影機疑似記者也來拍攝,而負責籌辦工作的台商朋友特別跑去跟疑似攝影記者咬耳朵請他離開,氣氛一下子變得很詭異!似乎我這次行程有關單位不希望有媒體暴光。

       本來一場頗為單純的蘭花專業展,因為一些政治的因素變得很詭異,隨行的朋友政治敏感度高的都為我抱屈,我因為卸任縣長職務後,也學習適應平民的生活,所以抱著無所求的心裡,本來是好意來看能否為台灣蘭花業者加分,所以也不想增添台商蘭花業者的困擾。但連一些大陸的朋友都對謝長廷訪問廈門丶東山島丶北京能受到高規格的接待,媒体刻意大量暴光,反而我受到處處打壓也頗不以為然!不是要鼓勵交流嗎?為什麼差別會這麼大呢?

       我當然不敢跟謝長廷前院長作比較,他是派系領袖,目前在黨內也是「喊水A結凍」,選過總統、副總統、當過黨主席、行政院長;但對我打壓的痕跡,似乎不得不讓我聯想起幾個禮拜前那位朋友給我的訊息,中國對我在選黨主席時「反一中」的立場及發起「反一國兩區大遊行」的不滿有相當的關聯性。民進黨也許可以從我這次的經驗得到一些啟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