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2年10月3日 星期三

謝長廷訪問中國大陸的效應將如何?



謝長廷訪問中國大陸的效應將如何?


       謝長廷將於10月4日啟程訪問中國大陸北京,此行雖是受邀為國際調酒比賽的貴賓,但以謝在民進黨天王級的份量而且是現任中常委的角色,首次破冰之旅,必然受中共及各界的關切!由於謝此行是以私人身份而非代表黨,他在記者會也表明要自負其責。但以其天王級的份量,此行將對台灣民主運動及民進黨將產生實質的影響!

       如果從交流的角度,謝此行以私人名義其實也並無不可,甚至值得鼓勵多交流!而且以謝的聰明機智,而且擔任過民進黨主席、行政院長、民進黨總統副總統候選人,想必對表達台灣的立場應無庸置疑!

       問題是謝在10月1日行前記者會,回答記者的詢問的幾個問題,就讓人產生很大的疑惑!

       記者問他以前主張的「憲法一中」的問題?謝表示這是記者簡化他的論述,並不是他講的話,他的答覆其實是「以中華民國憲法回應一中問題」;記者又追問他在高雄市長任內為訪問廈門市,所提的高雄市、廈門市是一國兩市的主張又如何解釋?謝表示雖然是兩岸的兩個城市,但依據憲法都是同一國,但這個國是指中華民國,不是另外一個「國」。

       謝的答覆看似機巧,但卻讓我很難區別他的主張「一國兩市」跟馬英九的「一國兩區」以及「一中各表」有何區別?而且雖然他否認他主張「憲法一中」,但從其內容「一國兩市」其實已達到「憲法一國」的程度,而「一中」與「一國」又有何區隔?看起來似乎「一國」又更嚴重!

       民進黨的確是個思想言論都很自由的政黨,可是當我們強力批評馬英九的「一中各表」,及2012年大選後高唱「一國兩區」是出賣台灣主權,剝奪人民對台灣前途的選擇權時,國民黨祇需四兩撥千金的回答說,他們是依照憲法規定,並參照謝長廷的「憲法一中」及「一國兩市」,就足以讓民進黨「豬八戒照鏡子,裏外不是人」了。

       的確依照現行憲法體系(憲法本文及增修條文)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有「大陸地區」及「自由地區」,問題是中華民國(ROC)已依現實狀態對大陸地區的法權完全凍結,衹有在「台澎金馬自由地區」行使法權;而大陸地區目前現實上由中華人民共和國(PRC)統治,而台澎金馬自由地區現實上亦非PRC所統轄。所以現實上在1895年以前舊中國統治範圍內,已是中華人民共和國(PRC)與中華民國(ROC)併存的現狀。

      「一中原則」(祗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是否需正面回應?或者是各說各話?的確是關鍵!

        兩岸的現狀是:「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PRC)+一個中華民國(ROC)在台灣」,而:
1、如果說「中華民國在台灣也簡稱為中國」,則現狀可稱之為「兩個中國」並不為過;
2、如果將「中華民國在台灣簡稱為台灣」,則現狀可稱為「一中一台」(其實更符合國際的認知);
3、至於將現狀定位為「一國兩區」,則顯然不是現狀,而是一種「中國領土」的法理的主張,或是「中國領土」過去的描述,或是未來「中國領土」的描述,其實都衹是要蘊含「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份」的領土主張,也是要合理化「中國統一台灣的正當性」。

       我們也不得不坦言,主張「憲法一中」或「一國兩市」在憲法上並非毫無依據,但此項主張對「維持台灣目前獨立的現狀」卻是最不利的主張;而主張中華民國在台灣(簡稱台灣)是一個現狀已獨立的國家,不隸屬中華人民共和國,未來是否統一問題?則需經台灣2300萬人民的同意!這個立場不但忠實反應現狀,也充份體現台灣民主運動的成果及追求的民主價值。也對中國大陸在後續民主的波濤洶湧改革價值,提供一個先驅的典範!

      過去民進黨堅持不接受一中原則,關鍵不在「一中」,而是在「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而且國際上認知的中國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PRC)」,絕對不是「中華民國」。所以無論是「一中各表」「一國兩區」,都是很容易使國際人士各國陷入「台灣的政府也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樣的認知,而且進一步衍生「台灣與中國是否統一?或統一的?是中國與台灣內部的問題,外人無從干涉」。所以民進黨一向批評:「這種一中架構是,自欺欺人,對內欺騙國人,對外自損國格,自甘淪為區域政府。」。所以陷入「一中的框架」就如同接受「中國統一台灣的正當性」,也是投降的前奏!這就是民進黨之所以強力批評馬英九讓台灣的主權消融的原因。

       謝長廷過去在爭取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及總統競選活動時,針對他過去憲法一中及一國兩市的主張時,以非常機巧的方式回答說:「現行憲法是中國的大架構,就是因為現行憲法不合理,所以民進黨才要推動修改憲法、制定憲法」,而成功脫困,超越蘇貞昌勝出。但後來他可能也自覺憲法一中,獨派反彈聲浪太大,而且也被馬英久借用了,所以又創造了「憲法共識」;但憲法共識,在他沒有否定以前的「一國兩市」主張下,仍很難脫離他現在所不願承認的「憲法一中」的認知。而憲法共識,在獨派內部就沒共識,有一部份獨派不認為台灣已經獨立,所以要繼續推動修憲制憲正名運動;有的則認為台灣已經獨立,修不修憲已非必要條件,強推修憲制憲也過不了。而要藍綠有憲法解釋的共識更困難;至於中共更不可能承認或接受中華民國憲法,卻祇會借用中華民國憲法說:「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憲法共識」會被中共及國民黨窄化、合理化、合憲化為「一中原則,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

      謝長廷訪問中國,在中國的言論如果祇表示依據憲法,則必不能滿足中國統戰之目的,如果談憲法是一個中國的架構,則中共必然大作文章,對民進黨的政治衝擊必然很大!聰明如謝長廷,在此一歷史的關鍵時刻,不知會作如何抉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