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3年11月10日 星期日

南鐵地下化是否造成土壤液化危機?(續一)---答覆市府的反駁!

       台南鐡地下化,其8.23公里的連續壁是否會阻斷地下水?並造成鐵路以東地盤軟化,地震時容易造成土壤液化,房屋大規模倒塌的危機?
       台南市政府作了立即的回應,認為地下水在鐵路地下化後8.23公里連續壁,東西兩邊的水位落差祇有120多公分,如果敲除連續壁上方5公尺,則可降低到兩邊的落差僅24公分,而且保證不會發生海安路第二。台南市政府宣稱其說法是依據成功大學公共工程研究中心李德河教授等的研究,所作的答覆。
       這種答覆我認為值得懷疑。我也曾就這問題與李德河教授請敎,發現李教授的幾項假設,其實大有問題:

二個錯誤的假設
    錯誤假設一:「台南台地地下水四處流,而並非祇有東向西流」
      
       李教授認為鐵路以東台南台地的地下水,並非祇有東向西流,而是向四週流,這個說法有些刻意淡化問題,後來我問李教授說:「至少80%左右的水是由東向西流,是否同意?」,李教授同意此種看法。
        「地下水流向?」這個問題其實很容易被誤解為是以台南台地表面的最高點陵線,作為地下水流向的判斷依據;但其實這涉及的不是台南台地的地表,而是地表下面,所謂台南台地「不透水的硬盤泥岩層的最高陵線在那裡?」。因為如果下雨而滲透的地下水的滲透層,是在「不透水的硬盤泥岩層」的上面覆蓋的沙壤層,所以雨水滲透地下水的流向,是以台南台地「不透水的硬盤泥岩層」的高程陵線作為分水嶺。
       但到底那一條是泥岩層的最高陵線呢?李教授的假設有可能是將地表高程陵線誤作為地下水的分水嶺,但也有可能是將該陵線定位在台南台地偏中央之處,所以地下水四處流。但我的看法不同,我認為「後甲里斷層的斷層缐」就是「不透水的硬盤泥岩層」的最高陵線,因為地盤就是在最高陵線的地方斷裂!

   錯誤假設二:鐵路以東的地下水,限於台南台地範圍內降雨的滲透丶𣵛漏的水,而沒有更東方丘陵地帶的地下水:
     
      李德河教授的另一個假設是:台南台地的地下水,僅限於台南台地範圍內降雨的滲漏水,並沒有來自東邊丘陵地及大灣低地的伏流水,所以數量非常有限,就算阻斷量也沒有很大。
     這樣的假設前提,是非常危險的,也是錯誤的,茲舉以下事實來証明:
   
    1、1828年歷史上鲫魚潭填土造陸水枯竭,曾造成府城(目前中西區)長流之泉枯竭:
            
           「 証明鲫魚潭的水進入台南台地,成為府城城廂內外長流之泉的水源。」並不是如李教授所説的「台南台地的地下水
          根據吳明憲的研究, 以古証今,或可佐證府城地下水文之複雜。 
          道光十年編篡的《台灣采訪冊》記載:「 鯽魚潭在郡永康、長興、廣儲西三里之界,匯納泉流,修而不廣,計長可二十餘里。潭水四時不渴,年有徵稅。三里之內,田資灌溉,亦名龍潭。又名東湖。最宜霽月。邑志以為八景之一,實天地生成之水,以養郡龍之氣也。道光三、四年間,北畔許寬蔦松頂淡水濫沖南流,通二贊行溪注海,其中郡龍過夾之脈脊斬斷,而關鎖之門戶亦浮淺矣。附近居民,罔知傷龍,順勢開掘,反欲以潭作田為善計,而官長、紳耆亦如是弗及細察。於六年間,就潭之中、左、右三架石橋,迎納右溪,通道終屬虛設無用。現潭水幾將涸矣。查後前潭之出息,比此時田之收成,所差無幾,與其改潭為田,僅益數家,不若袪田復潭,無傷全郡之為愈也。試驗邇來郡內商賈,不甚見利,強劫盜賊,彼此頻聞,城廂內外,長流不竭之泉,常常見竭,夫非潭水之涸歟!蓋潭之涸,由於龍之斷,氣脈不能貫通(鹿耳門浮淺亦由是)。堪輿家所謂:「氣者水之母,有氣斯有水」是也。岐黃家所謂:「氣脫則血枯」,亦類是。倘異日仍舊將田開潭(潭開則水歸注,而地氣貫通,龍身無難補復矣),使南流之水仍歸南,北流之水仍歸北,庶龍脈不斷,潭水不渴,港門自通,官民均蔭矣。」
       「 再,郡城龍脈自馬鞍山發下,平洋橫亙十餘里,至陴仔頭,穿田過脈,口分南北,聳起虎仔山,高昂開屏列帳,盤旋數里,由東進,結此郡。其南畔分水,原從蓮池潭過頂陴頭,西流入二贊行溪,歸江注海。北畔分水,原由菅林潭過鯽魚潭、蜈蜞潭,通蔦松溪,至三崁店溪,西流入江注海。前年大雨淋漓,北畔沙土壓塞浮高,北流之水反從埔羗頭南流,沖斷龍脈,今龍身已斷,氣脈不貫,經有數年,急宜補救。否則,恐緩難圖,日久非通邑之利也。」(道光十年七月初五日曾敦仁、黃本淵、陳國瑛合報)
        鯽魚潭水枯竭~~城廂內外,長流不竭之泉,常常見竭~~,由此點可見,府城城廂內外的地下水脈不只是台南台地為集水區,而且鯽魚潭的水也是城廂內外(約目前中西區)湧泉的水源,所以才會造成鲫魚潭淤積後,府城城廂內外長流不竭之泉,常常見竭。
    
     2、後甲里斷層缐本身就是地下水的涉出孔絮,也可能是東方丘陵帶地下伏流水的出口:
            
              在前面說明了大灣低地的鯽魚潭水越過台南台地,成為府城城廂終年不絕湧泉的水源,已証明李敎授假定的錯誤。
            而另一個錯誤就是,斷層線本身就是地層斷裂處,也是最重要滲透水的地方,而其水源則已非泥岩層上方的淺層地下水,反而是來自丘陵地帶的深層地下水,透過斷層帶將水補助到台南台地。所以台南台地正因為有後甲里斷層帶,所以必然地會有由東方丘陵地的深層地下水,透過後甲里斷層帶而湧出補助台南台地的地下水。所以李教授説台南台地的地下水祇限於台南台地的雨水滲透,絶對沒有來自東方丘陵帶的地下水,其假設不但錯誤,而且非常危險!
    
    3、台南台地難道那麼均勻一致都是不透水的泥岩層嗎?
            
             超過三千公頃以上的台南台地,難道都是非常均勻一致的不透水的泥岩層嗎?到底有多少個探勘點?這麼大的面積範圍𥚃,難道都沒有任何地層斷裂或者裂縫丶裂絮嗎?看來並沒有作徹底的調查。例如目前府城仍然有幾個地方是終年湧泉不斷的地方,例如柴頭港溪的源頭之一的東寧公園的終年不斷的湧泉,及台南公園的燕潭也是。這些地點都尚未徹底調查!

錯誤假設三:砂土層(SM,粉土質砂)透水係數0.0002cm/sec:
      本研究假設台南台地的透水層砂土層的滲水係數為0.0002cm/sec,如果以此速度,則一天才滲透17.28cm,一年才滲透63公尺,要滲透1公里需要約16年。表示地下水流的非常慢,這個假設令人懷疑!東區的地下水,16年才流一公里,誰會相信呢?

錯誤假設四:垂直滲水係數是前者的十分之一:
      如果依此一垂直滲水係數,一年往下滲水的深度才6.3公尺,這也令人懷疑!

結語:
       南鐵地下化長達8.23公里連續壁是否會阻斷地下水?而造成地震時土壤液化,大規模房屋倒塌人員傷亡的危機,的確攸關府城未來命脈!海安路地下街800公尺傷害殷鑑不遠,市政府應該重新評估檢討,不要將不同意見,視為是「來亂」的,更不應該將台南市民的生命丶財産當作實驗品,應即停止高危險的省轄市版8.23公里地下化,而改採較安全丶快速丶更有效益的,直轄市版20公里的高架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