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4年4月10日 星期四

太陽花學運之後的一些建言

       太陽花學運即將於今天晚上6:00走出立法院議場,並以「出關播種」的方向暫時劃下逗點,並蓄勢再出發!而其未來走向如何?成為各界探討的課題!

是否組黨?
       首先如果以組織的嚴密性及連結度,太陽花學運已透過進步的網路科技將青年學生及年輕世代大幅度的連結在一起,而且關切的主題包括兩岸服務與貿易協定對台灣的產業經濟丶就業丶所得丶社會安全丶國家安全丶民主政治體制衝擊丶及年輕世代的未來丶台灣的未來,可以説已經是國家關鍵的政治丶經濟丶社會丶國安政策,所以「實質上已是一個青年政黨」。
       但從運動的立場來看,由學運幹部組黨目前卻是一大禁忌,因為學生的理想性及不涉入現實的利益,是吸引同才及社會一般公民同情支持的關鍵,所以如果主要幹部涉入組黨或者參選,會很快地把凝聚的超越黨派的學生及社會公民力量分裂耗散掉!其實某些人鼓勵組黨或參選都是不安好心的!
       然而非學運的社團幹部丶或者支持學運的教授丶學者丶專家,跳出來組黨則較不受影響!

與「公民組合」的關係?
       這次「太陽花學運」跟「公民組合」政團(籌備中)的關係的確比較接近,這原因是公民組合辦公室的林峰正律師丶黃國昌副研究員兩人是長期投入反媒體壟斷丶反服貿及其它社運工作,所以本來就有密切的合作關係。但目前公民組合已正式宣佈籌組政團,所以有預期最晚2015將投入立委的選舉,所以「太陽花學運團體」如何與「公民組合」,維持什麼樣的關係呢?其實兩者不能等同看待,並各自維持各自的主體性,仍有其必要性。維持一個超越黨派具有理想性的學生運動及公民運動團體,對目前台灣仍有其重要價值。

「公民組合」機會成熟?
       至於「公民組合」要籌組政團,並投入2016,或者提早到2014,則是樂見其成,畢竟主要在野黨民進黨體制失能,已經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由內改造已經不易,不得不透過外部競爭模式,才可能重新反省改變體質及文化。要守護台灣的民主與人權,不得不加入新的理想性較高的政團,才有助於守護台灣的理想。所以太陽花學運,應該是給「公民組合」很大的機會去籌組一個有力的第三勢力的機會!

林飛帆及陳威廷
       至於太陽花學運兩位代表性的領䄂林飛帆及陳威廷,則反服貿目標尚未達成,而且未來涉及中國的各項協議及開放政策,均需有嚴謹把關的必要,在野黨過去把關失能,未來看來也有困難,所以仍然需要議會路缐及公民群眾路線丶學生群眾運動路線併進,才有可能守護台灣。所以仍需兩位繼續帶領此次學運的各校組織,下鄉宣傳組織,以迎接即將面臨服貿協定決戰,並將學運組織傳承下去,以繼續維持活躍的學生及公民運動,繼續為台灣發聲,所以兩人最好在未來的幾年,最好不要加入黨派,也不要從政參選,繼續把學運傳承袓織作好。
        同時並藉由此次太陽花學運的成就,成立一個「中國政策經濟丶政治丶社會丶安全評估的平台」,長期為台灣的安全把關,讓理論丶政策及運動組織併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