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4年2月11日 星期二

台灣二次民主運動蒭議

        58歲了,人生不能再蹉陀!新的一年以及未來想做什麼?
        當然要更集中力量來推動「搶救台灣未來」的工作!

一丶台灣困局
        台灣的未來,除了外在中國併呑台灣的野心,國共聯手制台,遂行以經促統的大戰略外,促統力道節節進逼外,台灣內部經濟社會問題也是日愈嚴重,頗有江河日下,難以挽回之勢。
        台灣過去十幾年的發展現象是,過去最自豪的經濟發展成果,陷於停滯丶外移丶空洞化的危機,勞動薪資15年不漲;而更嚴重的是產業薪資不漲,但房屋不動產在大台北地區卻大漲5倍以上,而基本能源原物料也是一直漲,年輕人在大台北已完全買不起丶住不起,看不到未來的台灣。

二丶可預計的未來,台灣經濟社會將崩塌:
        而北南差距擴大丶城鄉差距擴大,年輕人從中丶南部及鄉下找不到就業機會,被迫離開中南部擠到大台北,從鄉鎮擠到城市來。現實生活的困頓與壓力,許多年輕人自顧不瑕,不婚不生成為當今台灣普遍的社會現象,台灣竟出現了全世界最低的出生率,出生率不到1;而且出生率快速下降不到2的時間已經超過25年以上,低於1.5的時間也超過15年以上。而極度少子化不但台灣社會經濟無法持續發展,更將加速台灣經濟社會走向崩塌的命運。
        
三丶可能更嚴重的經濟困局:
        而台灣的經濟在兩岸經濟統合的過程中,已由過去的互補,轉為競爭,甚至被替代,或轉而成為中國品牌的供應鍊的依賴關係。在過去台灣領先的ITC產業領域,台灣除了少數關鍵零組件外,在PC丶平板丶智慧型手機,中國已更具有競爭的優勢。在未來最重要的網路丶行動網路丶軟體丶數位內容丶電影等文創產業,中國挾其13億人口市場的力量,已經大量入侵台灣。
        至於新興產業及新創產業,由於台灣政府領導無方,缺乏創新支援環境,依目前現狀觀察,除非未來台灣有很大的政治領導力,改善台灣的投資環境,否則台灣經濟將難再起,未來的衰退將更難避免。

四丶台灣目前政治的困局:選舉丶選舉丶再選舉!
    1、困局中,朝野政黨作了什麼?
       而在日愈困難的「困局台灣」,眾所期待的政治領導,期待朝野政黨能夠坦誠面對台灣困局,能夠集合海內外各界精英,傾聽人民心聲,凝聚提出解決困境的對策!並採取搶救的行動。然而大家看到的朝野兩大政黨,馬政府執政黨提不出對策,而且顯得無能領導無方,人民怨聲載道,已失望到唾棄,無所期待;甚至於連執政黨從政黨員及支持群本身都是怨聲載道。
       但反觀在野黨,除了選舉競逐外,選完之後仍繼續混戰,除了反對丶批評外,也看不出有解決台灣當前困局的「問題意識」,及𣿬集各界智慧與知識的「胸懷」,並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案的表現。所以馬政府雖然民調很低,但民進黨的支持度卻並未因而提升多少!
      所以在當前台灣嚴重困局中,人民不禁要問:朝野政黨,你們作了什麼??除了選舉丶選舉丶再選舉外,你們作了什麼?

五丶當前的政治體制及其衍生的文化之病?
        台灣的問題其實有很大部分是出在選舉制度及憲政體制及媒體公共資源濫用問題:
    1、買票與黑金政治仍然非常嚴重,無法杜絕:
         台灣基層民主選舉實施超過六十幾年,但基層選舉的買票及黑道介入選舉形成黑金政治,在地方仍然根深蒂固,雖然檢調查賄行動有比過去積極,但仍然祇能抓到冰山的一角。而且買票問題已不限於地方選舉,縣市長丶立法委員買票問題也很嚴重。如何杜絕買票及買票衍生的黑金文化問題,在今年七合一的地方選舉可能更困難查賄。而且查賄目前執行起來也有選擇性辦案的偏差,提供給掌握檢調情治單位的中央執政黨(通常是國民黨才有此能耐,民進黨執政時似乎無此能耐),選擇性辦案的方式來影響選舉結果。
       如何杜絕買票丶黑金政治,除了繼續查賄選外,應該思考如何透過選舉制度來防止此一根本問題?這就是後續本文要探討的,究竟維持目前「選人」的選舉制度,或是採取歐洲式投「政黨票」的選舉制度。
    2、選人制度,形成高度競爭,樁腳政治,負擔沈重:
         目前台灣選舉制度,都是投候選人票,由於社會經濟困難,導致更多人投入選舉,形成高度競爭的選舉。當選人就算當選後,在高度競爭的環境中,陷入選民服務丶婚喪喜慶跑攤中,專行樁角小惠,無暇關注推動地方或國家的發展議題。
          這個現象是,就算多麼優秀的人或是社運丶民運人士,一旦投入選舉,當選後,幾乎都因為過度競爭,而陷入基層婚喪喜慶選民服務的忙碌中,而無暇推動地方許多重要的公共事務議題,或國家的發展議題。使民代丶公職成為勞力密集的服務業,非常辛苦,但對國家丶社會的提升卻幫助不大。
          也因為如此造成民代負荷很大,所以民代要專職專業,待遇丶福利丶助理各項費用愈來愈多愈高,也造成政府的負擔增加;同時造成政治獻金丶募款丶收賄丶貪污丶金權政治的問題!
          如何降低民代丶公職的負荷?可以較專注推動公共事務丶公共政策,這也是為什麼要討論以「政黨票作為國會丶議會總席次分配」的緣由!
    3、民調成為考績指標:
         這幾年民調風行,媒體每年公佈縣市長民調及排行榜,而排行在前的縣市長往往也借此大大行銷,多年演變下來,民調高低的變相的考績指標;而且政黨也競相以民調作為提名指標。然而民調受到媒體所左右,無論是電視台丶電台丶報紙的報導往往左右民意及選民的好惡。因而導致政治文物競相作媒體公關,巴結媒體惟恐不足;而媒體也公然介入藍綠政爭,連偏綠媒體也介入綠內部的政爭。反而對於實質重大建設丶經建成果丶政風改革丶GDP丶就業機會,這種真正對地方發展有實質幫助的作為,受到陌視。巴結媒體,以及如何投媒體之所好,已經比做事更重要!媒體傳播比真正做事重要!
        而事實上媒體炒作民調,正是為了媒體的產業利益。由於媒體競爭非常激烈,加上網路對平面媒體報紙雜誌的衝擊很大,媒體有生存的壓力,所以政治人物為了提高民調,不得不提高媒體採購預算。再加上有許多媒體有政治立場或政治目的,扭曲事實,不公平對待的情形比比皆是!所以媒體濫用媒體影響力,使台灣陷入反陶汱的危機。
    4、所以如何制定一個「客觀的」「地方首長的績效考評機制」?也許是扭轉此種不正常的媒體現象,並可以真正落實提振台灣地方文化丶敎育丶觀光丶產業丶經濟的重要工具!
    
       
六丶歷史背景與「政黨票」的關係:
     1、沒有獨裁專制的歷史背景,美國政黨是鬆散的選舉機器,沒有「政黨票」概念:
    (規模不大的地方政府,不宜採「行政首長制及議會制衡的二元對立的體制」,多採委員會制)
       過去台灣在選舉制度及憲政體制的研究,以師法美丶日的經驗為主,其實歐洲國家的絶大部分憲政體制及中央與地方的政府組織及選舉制度,更值得台灣學習。祇是非常可惜台灣學界及研究部門,對歐洲的中央及地方的政府體制及選舉制度,研究得非常少!
       美國幅員遼闊,政黨組織鬆散祇是選舉機器,其歷史並無獨裁專制的執政黨,其聯邦政府及州政府體制,除民選總統及州長的行政首長外,另外有議會對行政部門的監督制衡(Check and Balance)二元機關對立關係。
       但在州以下的地方政府組織,除了大城市如紐約市丶芝加哥市丶舊金山等採取市長民選首長制,並由民選議會監督制衡的二元對立機關外,其餘中小型城市或County(接近台灣的縣)則通常採取委員制(也有稱議會制),並由委員會聘請市經理人負責一般行政及委員會決策的推動,亦即行政領導與議會監督合而為一,這有點像公司法的董事會制度,例如L.A. Couty人口有9百多萬人,由五個分區各 選出一名Commissioner,共有5個Commissioners,互推一人為輪值主席,並不另選行政首長;再由5位Commissioners聘請County Government 的經理來執行他們的決策。但可惜台灣學界及研究界,一般對美國州以下之地方政府組織及選舉制度研究甚少。
       所以美國的聯邦及邦政府體制及選舉制度,有兩個特點:(1)政黨祇是鬆散的選舉機器。由於採取鬆散的政黨,所以也沒有「政黨票」的制度(2)地方政府絶大多數不採「首長及議會二元對立機構」,而採行政與議會「整合為一」的委員會體制。

     2、歐洲從專制獨裁體制解放,有較嚴謹「政黨政治」歷史背景,都採「政黨票」制度:
       歐洲各國由於經歷了從專制獨裁壓迫到民主解放的歷史,所以採取較為嚴謹政黨政治體制,所以絕大部分的國家都採取投「政黨票」,並以「政黨票得票率來決定國會總席次分配」,並由多數黨執政。德國雖採取「單一選區兩票制」的「聯立制」,但也是「以政黨票得票率來決定國家總席次分配。而且在地方政府的組織與選舉制度,也是以投「政黨票」來決定總席次來分配!

七丶台灣國會選舉實施日本式「單一選區兩票制」併立式的反省與檢討:
      1、票票不等值,造成北藍南綠,社會分裂:
        台灣的國家選制目前的單一選區兩票制,是仿效日本並立制,而且政黨票祇分配總席次的30%,所以經過二屆選舉已出現「政黨票得票比率」與「政黨總當選席次」發生嚴重的落差。如果繼續維持此種選制則「有違票票等值的憲政平等原則」,而且繼續強化「北藍南綠」的社會分裂。這個現象的不正常發展,已引起各界的擔心,台灣社會恐怕發生南北分裂的畸形發展現象。
       2、國民黨穩贏8席,穏居國會多數黨:
         目前單一選區二票制,金門丶馬祖丶原住民(6席)等席次,國民黨已穩定先贏在野黨至少八席,而政黨票祇分配30%(共34席),如此現象國民黨恐將長期穩居國會多數黨。
       3丶改善之道:
         強化政黨責任,「以政黨票為總分配席次的依據」:
          
      
八丶「全政黨票比例制」來改革基層地方選舉「買票黑金」的根本弊端:
       至於目前台灣地方選舉,買票綁椿黑金問題非常嚴重,地方選舉成為黑金漂白的溫床,而優秀關心公共事務人才無法培養,也容易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反陶汱現象,地方無法正常發展。
        如何杜絕目前抓也抓不完的買票黑金綁椿問題?我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學習歐洲的「全政黨票比例制」,如此將可杜絕買票及黑金,而且也可以鼓勵更多年輕賢能之士下鄉服務地方,參與地方的城鄉總體營造,參與社區的服務志工,必可增加振興地方丶發展在地特色經濟及產業丶文化活動!
        
九丶台灣前途與全政黨票:
    (一)目前憲政體制台灣有被國民黨出賣的危機:
          台灣目前這種憲政體制,的確台灣有被國共兩黨出賣的危機,理由是:
        1、國會由於不公平選制,在金門丶馬祖及6席原住民,合計國民黨已多贏8席,在國會已穩居多數,已居於有利的法䅁及資源分配優勢。
        2、至於總統大選,國民黨也有六大根本優勢:
          (1)媒體優勢:國民黨至少有3:2的優勢。
          (2)黨產及黨組織優勢:國民黨幾百億的黨產,在國民黨執政下獲利甚豐,可惜在野黨並沒有專人專䅁追蹤以揭其弊端,這些黨產及組織當然有利其大選的組織運作。
          (3)基層組織優勢:農漁會丶水利會丶鄉鎮長代表丶議員丶村里長,國民黨皆有其優勢。
          (4)受控台商及中國勢力大舉入台的組織影響力。
          (5)佔優勢的國會。
          (6)陸配及中國移民政策日見洞開,逐年增加的人數。
         由於這些優勢,在野黨在總統大選可能是立於不公平的競爭基礎,將愈來愈困難勝選。國民黨的總統,國民黨多數的國會,台灣被中國制約在一中的框架,朝向終極統一的方向加快擺盪,簽署終極統一的和平協定,日子將不會太違。同時在言論自由丶基本人權上將愈來愈倒退。
         如何搶救台灣,避免此一危機呢?
    (二)全政黨票護台灣:
        其實台灣國會選舉制度,若能學習歐洲的選制,而採取「國會總席次分配,依政黨票比例代表制」,則反對終極統一的政黨,是有機會在國會佔多數的!如此就可以不怕台灣的前途被少數的國家寡頭領導者給出賣了!
       
十丶搶救少子化崩世代對策:
       而依據憲法的社會權及受教權,推動建立完整的社會福利及教育體制,大幅降低養育子女負擔,也是搶救台灣少子化,避免台灣社經崩塌的關鍵政策!
        
十一丶如何振興台灣經濟?
       振興台灣經濟的核心要素,就是台灣社會及國民必須更全面加速全民學習運動,擴大全民的國際化視野及國際化的即時資訊,並推動全面性活化在地的經濟的方案與策略!
        
        這些大方向要推動的政策及運動,估且就借用楊長鎮的建議,定名為「台灣二次民主運動」。

        新的一年,就我們一起來啓動「台灣的二次民主運動」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