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4年1月30日 星期四

梅嶺梅花果樹專區

       過年前的最後一個禮拜六(1/25)到楠西梅嶺拜訪,一方面因為大眾餐廳的許鴻文,在FB看到我寫的「原墾民與暫准貸地」乙文,留言説他們梅嶺也有許多這個問題非常困擾,所以想去聽一聽他的遭遇與問題,另一方面過年要出國,先上山看一看老朋友!
       許鴻文的爸爸已經70幾歲了,他説他是在梅嶺出生,已經叫做香蕉山,是日據時代及戰後早期台灣生産香蕉非常有名的地方,所以叫香蕉山,到目前為止地籍資料都還寫香蕉山。他的父親在日據時代就已入山耕作。在談話之中,他不斷地説殺人最高追訴時效也祇有20年,現在他們住在梅嶺已然快百年了,竟然連一點權利的沒有?
       許鴻文他爸爸為配合台南縣政府發展梅嶺觀光,同意提供他們原來暫准貸地承租的地的一部分作為作為停車場,結果當時台南縣政府(我的前任陳唐山時代)竟然要求承租地必須過戶給台南縣政府來承租,他爸爸也看不懂,想的也很單純,一切相信政府也就簽字同意了。結果沒想到縣政府承租後,他們暫准貸地的權利林務局竟然不給他們續租,而且要求如果續租,就要拆房子。許鴻文為了這件事,天天煩惱頭髮也白了許多!
       許鴻文跟我說,現在他們把希望都寄託在民國98年當時台南縣政府我在擔任縣長時所推動的「梅嶺梅花果樹專區」的計劃,希望把原來的林班地編定解除,而回歸原來梅花果樹專業區。隨著時間流逝,所以過去自己做過的事,有時候也逐漸淡忘了,但是許鴻文讓我對梅嶺梅花果樹專業區的記憶回復了。
       因為2008年下半年,縣政府針對阿扁卸任前公佈有關「山區公有承租地放領辦法」如何推動?特別到南化鄉舉辦說明會,並聽取地方意見,這可能也是台灣惟一針對此辦法舉辦公聽會的惟一的縣政府。當時台灣農努聯盟白仁傑理事長也來參加說明,白理事長有提到當時他們在台東推動從林班地解編為果樹專業區的經驗,當時我聽了印象深刻,也希望在台南縣來推動。後來我有指示農業局研究如何推動。後來就決定先以「梅嶺梅花果樹專區」作為推動休閒農業的代表性計劃,並由縣政府主動編預算來進行相關的變更所需可行性研究等規劃報告等。經過了4年多,目前這個案件仍在審議中,但就算祇是審議中,林務局也相對較為尊重!
       由於梅嶺種梅樹始自日據時代,當時梅花梅樹就已成林,而且梅樹也是造林樹種。然而農委會林務局要求實施混農林業,梅樹林要混種其它樹種,導致梅樹死亡,而逐漸減少,許多地方已不成梅林,而影響觀光效益及農民的收入。
       本䅁是否通過?其實是具有指標意義,因為如果通過了,許多山區果農的困擾應該可以得到解決!如果我在縣長任內,因為農業升級是縣政府重要政策,這種解編會議通常我會親自出席以示縣政府的重視。但依目前市政府對農業重視程度,恐怕農業局長是否願意親自出席,恐怕都會是問題?
       山區原墾民因為偏遠人數不多,許多歷史及無奈外界不太了解,尤其年輕一代的公務員,更沒有歷史轉型正義的概念,再加上涉及的土地及林業法令太專業且冷門,所以能夠深入了解者更少,所以我就順筆把這一段故事作一些紀錄,希望有助於問題的解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