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1年9月30日 星期五

改革者的寂寞~~~挑戰100%甲等的考績

        今天是教師節,我們向天下的老師問安!每一個人都有老師,老師在以往有崇高的地位,每一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都需要老師的引導,好的老師的確是讓學生一輩子懷念。我個人也是抱持著尊師重道的態度,對我的老師特別尊重,我太太也是老師,而我的父親是公務員,我的岳父、岳母就是擔任老師在新化初中認識結婚,後來我岳父擔任公務員,作到台南縣地政科長【相當於現在的地政局長】退休。
        我在當立委時當時台南縣教師會及各校教師會要成立時受到縣府及學校打壓,不讓其成立時,我都站出來支持。我選上縣長後也借重當時教師會理事長楊秀碧的經驗請她到縣府來服務,來協助一些教育政策。後來並提拔她當社會局長。
        後來因為老師退休問題教師團體開始對縣府不滿,主要是因為18%優惠存款中央有改革方案而引發老師退休潮,老師要求祇要符合退休條件服務滿25年即可退休,並可領月退,因而導致未滿50歲者也可退休並領月退俸。台南縣小規模學校特別多,所以退休的財政負擔特別沉重,所以基於財政考量雖然退休的條件已比前任陳唐山縣長時代放寬許多,也合理許多,人數也增加很多,但終不能滿足其需求。而導火線可能是我將楊秀碧教師會前理事長調離社會局長職務,當時的考量主要是希望社會局更專注推動〝村里關懷中心〞及各項弱勢團體照顧,但覺得楊仍然不忘情教師會問題。楊離開社會局改當祕書時,我也在考量如何讓她有機會當校長?但後來礙於法律規定教育行政資歷之限制而不能如願!
        教師團體開始對縣府採取各項政策攻擊後,我不得不多去了解教育相關課題,這些有能力的既得利益團体,又是縣府所屬機關的員工,如何因應的確考驗縣府領導威信!沒想到在我連任縣長後無意中發現一個課題〝為什麼老師的考績幾乎是100%甲等呢?而一般公務員卻最多75%呢?〞,尤其縣府同仁在我任內都被操得很凶,而且老師還有三個多月寒暑假呢!怎麼差這麼多! 發現了這問題後,我召集教育局、人事處及校長協會幾位校長一齊來討論,當時我希望超過85%以上者要全面審查,而且當事人要負優良事績成果之舉証責任,並且要在當年就實施。後來我接受校長們的建議,決定隔年2006年的考績全部實施!並請教育局、人事處要落實考績,不可當爛好人!
        2007年8、9月份要審核2006年下半年及2007年上半年考績,才發現各學校校長及人事、教育各單位依然是作爛好人,送來的考績依然是幾近100%的甲等。因為已有一年緩衝期,大家祇好作出一件台灣教育史上第一次〝落實考績的改革運動〞。不過所有教育行政官僚包括校長都把責任推給我,他們依然當好人,我就成為〝改革的烏鴉〞。而且還有校長挺教師會跟教育局及縣府對幹,永康國中校長竟然堅持送來幾乎100%的考績要縣府審,故意給縣府難堪。縣府也借機落實審核,結果衹有40幾%得到甲等。這可能是台灣教育史上一次落實考核的戰爭,值得特別記載。
教師會也是有計劃跟縣府對幹,除了全面為未列為甲等的老師申訴外,也四處陳情有關單位,並借機抗議活動,例如優良教師表揚時穿抗議的衣服;並由全國教師會串連各縣市到台南縣新營市遊行向我抗議。但這些都無法改變我們對公平正義的堅持。
        落實考核政策貫澈執行後,許多校長都表示學校比較好領導,以前老師不配合、摸魚、不假外出、不遵守校長領導均大幅改善,許多任務更容易執行了。可是為什麼校長們大家寧可選擇當爛好人呢?原因是:〝教育行政權已被醃割了〞!
        為什麼行政權被醃割了?因為教育基本法規定教師受處分後,可向縣市及教育部申訴審議委員會提出申訴以替代訴願、行政訴訟程序。而教育基本法更規定審議委員的成員教師代表不得少於3分之2,所以所有的申訴審議都在〝師師相護〞的審議下,徹底把教育行政權醃割掉了,而且又排除司法權,實在是當代〝教師既得利益團体〞在國會遊說立法所訂下的〝怪胎條款〞。在這樣的制度下,竟然所有的申訴案到教育部他們都勝了!
這次的改革已隨著我離開地方首長位置,而人去政息,而我也因為扮演〝改革烏鴉〞的角色而受教師團体圍堵,在政治的道路上多了一層阻礙,這正是作為改革者寂寞!
        但教育是國家振興的重要資源,一個〝師師相護〞的体制,實質上等於沒有考績制度,國家未來堪憂! 這是教師節給台灣的建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