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1年9月22日 星期四

阿嬤輪伙頭

許多現代的年輕人已不知道〝輪伙頭〞這個名稱,我小時候阿嬤是由父親兄弟輪流供養,叫做〝輪伙頭〞。當時長輩的權威很重,我喜歡阿嬤輪伙頭到我家,一方面阿嬤很疼我,有時候會拿糖菓給我,但最重要的是阿嬤輪伙頭時母親會煮得比較豐盛,平常吃不到的二道菜祇有〝阿嬤輪伙頭〞才聞得到這香味,就是香煎虱目魚及燉肉、魯蛋。 我們跟阿嬤吃飯時,父母親規定這兩道菜是不准挾來吃的,衹有偷瞄流口水的份,就算阿嬤要我們挾來吃也不可以,必須等阿嬤吃完離席後,父母親才准我們挾來吃。 儘管是這樣我們還是非常懷念香煎虱且魚及燉肉蛋的香味及可口,所以也懷念那時〝阿嬤輪伙頭〞;以及其中孕含的孝悌倫理,特別是父母親教導我們對長輩的尊敬,及在那個並不豐裕的年代,給孩子〝自我克制〞的訓練。尤其後來我們知道父親並非阿嬤親生的小孩,而是父親親生母親很早就死了,阿公再娶之二媽,但父親從來不跟我們談此事,儘管阿公已很早過逝,但父親對阿嬤孝敬之心完全跟親生一樣,從無任何異聲,而且以家中長兄的身份以身作則。阿嬤輪伙頭給我們對孝悌倫理教育一些懷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