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5年5月9日 星期六

國統會與一中各表

李登輝否認有九二共識,但馬英九以1992年國統會第八次會議的「一中各表」來回應。
的確1992年香港會談就一中各表,的確沒有共識,所以蘇起所稱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確是沒有共識。所以李登輝否認有九二共識,其實並没有錯。
但綜觀當時國統會的決議,「兩岸一中」的論述,台灣及中國並不爭議,但誰代表一個中國有爭議。所以馬英九引用歷史文献主張有兩岸一中一中各表的説法也是有所本。
問題是「兩岸一中,誰代表一中?」前後兩段,是否可以分割處理?看來當時並没有清楚意識説:「一中沒爭議」「各表有爭議,而先擱置各表的爭議」,如果當時有就此「形成文字紀錄共識」則就可以解釋為「兩岸一中」是可分割的共識。但當時確實沒有文字紀錄此為可分割共識,所以台灣堅持「一中各表」各表不能放棄也有其道理。所以陸委會認為朱立倫的「兩岸一中說」而各表不見了,有被誤解為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是有其道理。
李登輝後來公開説國統會是為了國會全面改選,政治上為了安撫老國代老立委,政治上所作的退讓,這個苦處倒也是坦白的事實!但後來國統會幾乎停止運作,阿扁第二任期更正式予以廢止。而馬上任後還是不敢再恢復設立。
23年台灣民主化的時空變遷,憲法賦予的統治權也已經在地化。完全以在台灣地區為範圍的2300萬人民,來行使國民主權,這就是在地化、台灣化。而無論是「一中各表」「兩岸一中」都是動員勘亂時期丶國統會時代的產物,祇能供歷史馮弔;馬英九想要回復到國統會年代也已經不可能,連他自己都不敢再恢復國統會。
民進黨這一次將兩岸關係定調為維持現狀,而不接受「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確中國大陸會不滿意,但中國大陸的恐嚇牌丶報復牌,範圍會多大?是否能生效到什麼程度?的確是一件試煉。然而一般都認為自從太陽花學運後,恐嚇牌丶報復牌的效率可能要大打折扣了!恐嚇牌丶報復牌也許是適得其反,而幫綠營輔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