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07年6月23日 星期六

複製100位「江樹生」

[真情陳釀--許這塊土地]
2007-06-22 15:51 瀏覽人次(1844)


複製100位「江樹生」

複製100位「江樹生」--台南縣長 蘇煥智 2007.06.21

6月14日到台北101「Jason超市」促銷699元頂級外銷愛文芒果後,即刻再趕回台南,為的就是與國寶級的「荷據台灣史專家」江樹生教授聚餐並會談。為了使會談能激發更多的可能性,我請本府文化局葉局長聯絡「台灣歷史博物館館長」吳密察教授也一起參加。


江樹生教授此次是應台南市政府邀請回國參加「荷蘭與鄭成功」之學術研討會,而且剛經公布榮獲「總統文化獎」,可以說是實至名歸。

江教授是台灣極少數對古荷蘭文熟悉,對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有關台灣檔案熟悉的國寶級人物,可以說是繼曹永和院士後,目前唯一熟悉荷蘭台灣檔案者,他所譯註的「熱蘭遮城日誌」三冊,是研究古台灣歷史最基本的文獻。

江樹生教授是前玉井鄉長江樹人之弟,本人就任縣長後,曾在荷蘭與江教授匆匆一晤。這一次會談就是想深入與江教授探討荷據台灣史研究,特別是與台南縣有關部分。

對於江教授這樣國寶級的古荷蘭文台灣檔案專家,如果台灣沒有善加運用使其發揚光大,將是台灣莫大的損失,尤其現在由民進黨這個台灣獨立主張的政黨執政,若不能將大航海時代最具有國際性之荷據台灣期間之檔案予以整理、翻譯、出版,將會被嘲笑為「口號台獨、文化無能」。

從「熱蘭遮城日誌」翻譯計畫開始至今也有十年,我請教江教授,後續包含「長官書信」及「會議記錄」之翻譯,大概需要還多久時間?江教授回答大概再需十年。對我這種「少年仔」(與江教授相較),十年再加個十年,實在太漫長了!到底有沒有更快速的辦法來建構台灣研究的素材資料庫?

於是我請教吳密察館長,國科會是否有可能建構國家型台灣歷史研究計畫的可能,或是爭取更大的預算補助幾年中、長期的國家研究計畫。然而,一談到國科會根本沒有人文、社會、藝術類之國家型研究計畫,吳館長也是滿腹苦水。對於這麼悲觀的結論實在令人遺憾,也是在台灣作人文、社會、藝術科學研究者共同的悲哀,更是應共同懺悔的地方。

像我這種「急性」的人,對於天天抱怨、卻沒有進展績效、成果的事,總覺得是在浪費生命;尤其看最近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中共)在人文、社會、藝術等科學及文化財之豐富多元,實在為台灣擔憂!台灣人民的自我認同(self-identity)恐怕會受到影響。

所以我再提出另一個想法--「是否可以由政府寬列專案預算將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有關台灣之檔案資料,在最短的時間內先以荷文打字出版?」,對於這樣的提案,江教授非常認同。事實上,「熱蘭遮城日誌」之荷文本第一冊在1986年在海牙出版,第二冊在1995年,第三冊則在1996年出版,皆早在譯本之前,如果台灣中央政府能出資,專案寬列預算,列為國家級檔案研究資料,一定可以在未來二、三年內出版荷文本;此外,如果「台灣歷史博物館」能將這些荷文本收藏,供作研究用,必能帶動荷據歷史研究蓬勃發展。

至於江教授究竟是否繼續留在荷蘭從事翻譯文獻之工作呢?如果江教授留在荷蘭一個人翻譯荷據台灣文獻,也僅止於他一人,我個人一直認為相當可惜,或許政府能比照「太空計畫室」之方式,專案以「特聘研究員」之條件,敦聘江樹生教授回國,請他就台灣目前研究歷史之青年研究生,開授「荷蘭台灣檔案」荷文版之導讀課程,並請江樹生教授負責培訓青年研究生學習「古荷蘭文及文獻」,亦即請江樹生教授回國來「培訓100位青年江樹生」計畫,那麼將來就能有更多人可以來翻譯「古荷蘭台灣文獻」,這就是我所說的「複製100位江樹生」計畫!

阿扁總統即將於今年十月頒發獎項及獎金給「總統文化獎」得主予江樹生教授,我覺得更重要的是:

(一) 將荷據台灣史研究列為國家型研究計畫,寬列預算。

(二) 優先於三年內完成出版荷文版台灣檔案。

(三) 敦聘江教授回國擔任特聘研究員,以培育更多青年能研讀古荷蘭文獻。 最後希望這一篇文章能傳給阿扁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國科會主委、教育部長、中央研究院院長、文建會主委,請諸位共同為台灣作一件讓人感動的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