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3年4月15日 星期一

選民服務高風險------洪奇昌案的司法陷阱

選民服務高風險
-----洪奇昌案的司法陷阱
民意代表服務選民是天經地義的事,評價一個民意代表或公職人員的好丶壞,服務精神丶服務態度是一項重要的指標。
但如果提到民意代表的「關說」,大家的心理就有一些反感;祇是「關說」一詞雖有負面的觀感,但卻一直並沒有清楚的定義;民意代表的好的「選民服務」與「關說」如何區分呢?的確很少人去探討這個分際。其實「關說」在語義上,有「利用監督的權勢去影響作行政決策人員,意圖使作出不合理不公平的決定」,所以要區別正常合理的選民服務與關說,關鍵在於:「是否意圖使作出不合理不公平的決定」,如果單純表達選民服務的訴求,而沒有要求作出不合理不公平或不法的決定,應是正常合理的選民服務。但要避免「民意代表不合理的要求」的確非常困難,一方面什麼是「不合理」本身就有主觀認知的差異;所以行政決策人員,必須要幾個基準來把關:1、合法性問題,違法違規不能為。2、行政裁量權範圍抉擇問題。如果更具公理性的行政決策人員,也許會進一步考量其合理性及公平性。行政裁量權範圍一般就是關說的空間。
民國92年5月7日,立法委員洪奇昌陪霧峰工業區開發業者春龍公司潘董,向台糖公司吳乃仁董事長及幕僚陳情「霧峰工業區」台糖土地,希望「改租為售」。在該次會議前,台糖已接獲春龍公司書面請求書,而台糖公司幕僚內簽意見,已建議採取「公開標售」的方式。所以在該次陳情中台糖公司也就明確表達該公司同意公開銷售的立場。洪奇昌因為此一「選民服務」的行為,卻被檢察官起訴認為與吳乃仁共謀對台糖背信圖利春龍公司,並經一、二審法院刑事判決二年四個月,判決確定;另被台糖公司附帶民事訴訟要賠新台幣四億多元。
立法委員因為一個選民服務案件,在沒有「收受對價」下(洪奇昌雖曾接受春龍公司的政治獻金,但法院審理時,法官已清楚認定並無對價關係),不但被判刑2年4個月,而且尚需被追討損害賠償4億多元,可以說是一件與國會議員問政及選民服務權限及高度司法風險相關的顯著性案例。可惜立法院立委諸公,卻沒有人有「特別警覺」到「國會議員權責被司法踐踏」的危機!
這個案例有幾個荒謬之處:
1、背信罪為身分犯,需有受委託的特定身份,才可能構成背信。在本案,必需具備台糖員工身份,才適格成為背信的被告。而洪奇昌為立委身份,本來就具有監督台糖的權責,但不應成為背信的當事人。
2、陳情「轉租為售」,祇是表達陳情人的意旨,並不能因而就認定有「共謀」「背信」的犯意聯絡。至於台糖公司作何種決策?陪當事人去陳情的立法委員祇能儘力表達,往往無從左右台糖的立場。而台糖公司內部按照法規、內規、政策目標、台糖的利益、人民的權益作整体的考量而作決策。
3、而本案,92年5日7日洪奇昌陪春龍拜訪台糖,但在事先台糖公司已內部簽核意見,已同意改租賃為公開標售,但不同意議價購買,顯見洪奇昌並沒有影響台糖公司高層已形成的意見。
4、台糖「賣土地以彌平年度預算虧損」,為眾所皆知的事,法官卻堅持台糖有土地祇租不售為原則,也太脫離現實了。
5、有關台糖修改內規賦予霧峰工業區開發業者「優先購買權」,是台糖公司內部政策問題,檢察官也並未舉証証明洪奇昌有參與此事,亦未舉証証明洪與吳乃仁有共同謀議此事。
6、更何況,台糖公司修改內規,賦予霧峰工業區問發業者「優先購買權」,此一決策是依據:台糖先前開發高雄「萬大工業區」祇租不售的開發模式,但卻引起廠商抗爭罷繳租金事件的慘痛經驗,已經務實調整為「公開標售」及「優先承購權」的先例。可以說是經驗教訓有所本也!
7、有關台糖土地地價是否低估?也是台糖內部土地估價程序問題,與洪奇昌有何關係?檢察官也沒有舉証証明洪奇昌有涉入影響地價評估。所以法官的判決可以說非常粗糙!
民國92年正逢台灣產業外移中國大陸加速,台灣產業空洞化,政府為了產業根留台灣,特別在經濟部開發的工業區,實施006688的租金補貼,使廠商能在國內設廠。而春龍公司應中部中小企業的要求擬根留台灣設廠,自民國86年提出申請設立霧峰工業區,經六年複雜的程序,終能通過開發,其間1999年9月21日更發生了921大地震,而霧峰正是重災區。但擬進駐廠商,鑑於高雄萬大工業區糾紛的先例,所以要求開發商要「改租為售」,他們才願意進駐。春龍公司應廢商的要求,而向台糖公司陳情,這就是92年5月7日洪奇昌陪同春龍公司拜訪台糖公司吳乃仁董事長的背景源由,所以洪奇昌的動機是為了「產業根留台灣」,振與經濟提供更多就業機會。他這一次的選民服務應該是正向的「選民服務」,而不是關說。因為他不是向台糖要求不合法、不合理、不公平的服務,而是務實、合理、促進地方經濟繁榮,台糖土地活化利用的服務。
可是作了這個服務,不但沒有被肯定,卻被檢察官起訴,面臨要被關2年4個月,所有財產被查封,還要被追償4億多,真是天大的寃屈!
從此案例可以了解,台灣目前的司法真的是「陷阱」,是每一個人都可能踩到的地雷與羅網,所以不管是立委、議員、官員、教授、平民,隨時都可能陷入此一陷阱中,連正向的選民服務,都變成高風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