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7日 星期六

波伽立與金枝演社

波伽立與金枝演社
波伽立的演唱會即將在4月27日在台南市藝術節盛大演出,各項廣告宣傳已在前期展開,據說光是波伽立個人要求的價碼就高達2200萬元,全部經費就要3000萬元。由於市府預算不足,文化局祇好很認真的向民間募款。
而這一次「絆,春天的約定」活動,我陪新台灣壁畫隊20位台灣藝術家到日本東北災區宮城縣(其首府仙台巿是台南巿的姐妹市)及岩守縣,以藝術相伴陪同災區重建,將到石卷市、松島町、大槌町……及週邊好幾個城市,可以這些台灣藝術家為台灣的國民外交,做了很大的貢獻。但因為籌備整個活動經費問題,策展人商建築師向民間募款時,都碰了釘子,因為這些願意贊助的企業,都說他們已被台南市政府波伽立演唱會捐出了一大筆贊助款,所以這一次新台灣壁畫隊募款情形很遭!這其實就是「波伽立演唱會的排擠效應」。
去年10月初著名的台灣本土表演團體「金枝演社」,有一齣年度大戲叫「黃金海賊王」,這齣戲是描寫大航海時代台灣的故事,可以說是以台南為歷吏背景的一齣戲。在台南演出期間我正好騎自行車環島十天,所以雖然很想幫忙但時間上不巧。但這齣以台南大航海時代背景的戲劇,在台南市文化中心演出,票房非常慘,該團據說虧損不少。這次演出到底台南市政府幫助多少不得而知!
這三件事放在一起作比較,真的讓我們有一種「如人飲冰,冷暖自知」的深刻感覺,到底我們的文化政策在那裡?當我們「花大錢」,且「如國賓般」「迎接波伽立」時,我們卻同時讓我們台灣本土藝術家、表演團體,辛苦卻不知未來,甚至是在那裡「受凍、挨餓」!這樣的文化政策是我們需要的嗎?

4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