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5年6月21日 星期日

大武壠社抗日與噍吧哖抗日事件

       來到虎頭山(噍吧哖的古戰場)聽賴銘章老師及蘇一志敎授講述噍吧哖事件,有三件事對我而言,印象深刻。
1、反抗軍最後藏匿處是大地谷:
       反抗軍先是佔領虎頭山頑抗,再轉進龜丹溪(龜丹溫泉的泉源處)的源頭抵抗,日本軍溯溪而上遭遇頑強抵抗,龜丹溪血流成河。後來反抗軍撤退,越過後山來到後崛溪的上游,藏匿在有名的「大地谷」(大地谷在南化水庫尚未興建時,是南化山區有名的觀光景點,目前已完全淹沒於南化水庫內,祇有在大乾旱時才會露出)。
2、日本勸降,卻背信:
       由於反抗軍藏匿大地谷,易所難攻,日軍非常不易發現,而且無法攻克,遂採取勤降政策,由山區玉井地方的士紳當説客,勸江定等投降,日軍並允以不判死刑,從輕發落,反抗軍才出面投降!結果日本政府食言,九百多人被判死刑,其中第一批約一百人已執行死刑,後來經各界及國際社會指責日本政府背信食言,其餘未執行死刑者才改為無期徒刑。
       後來地方對於配合日本出面勸降的地方仕紳,均不能原諒被他們騙了!
3、余清風起事前,江定已率領大武壠社族民抗日多年:
       蘇一志教授並根據其民間口述歷史調查顯示:早在余清風發起西來菴抗日起事前,「江定」在山區大武壠社,就已率領大武壠社的平埔族民對抗日本政府,並被日本政府以飛機空炸,日本人還以為江定已被他們炸死。推測大武壠社平埔族民可能對日本人的理蕃政策及山地土地管理政策管制太嚴,因不滿而持續性的抗日。
        對於江定早在余清風發起抗日前,已經率領大武壠族民抗日的事實,目前就此部份的研究幾乎沒有。如果蘇一志教授的田調屬實,則噍吧哖抗日事件的武力,顯然就是以大武壠社的社民為主要的武裝兵力來源!
       這一部份的研究,有可能要改寫噍吧哖事件的史觀!恐怕問題衝突的關鍵,已經不是宗敎或是漢人的抗日史觀,而是日本人的理蕃治理政策與平埔族的抗日戰爭,值得深入探討的課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