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1年10月3日 星期一

摸水路之情

〝摸水路〞之情
我的家在我們村子的最西邊,往西就是一望無際的漁塭,南、北也是漁塭,我的祖先是隨鄭成功來台被分派在此屯田,南邊當時有水師駐紮港口,現在地名仍稱為〝水師寮〞,西南方的村落篤加村古地圖是〝卓加港〞,北方的村落叫〝後港〞,我家以西應該就是歷史上的〝台江內海〞,以東的村落叫〝蕃仔寮〞則是平埔族蕭壟社的部落,當時的地理風貌依稀可以辨識,可以想像我的祖先在三百五十年前就到台江內海邊此地駐守屯墾並兼漁獵為生,後來台江淤積陸浮,週邊浮覆地陸續被開闢為漁塭,所以我家才會三面都臨漁塭。
由於曾臨內海所以我家屋前、後的水路都是感潮帶,漲潮時海水會湧入,水位會增加半公尺以上。由於感潮的關係水路有許多魚、蝦,所以從小就看到大人們在屋後水路裡放漁箋、放漁笭子捕魚,抓〝花跳〞、螃蟹。而鄰居的阿嬸及姐姐們也會到較西邊、水路較寬的地方去〝摸水路〞,因為不用漁網祇用手慢慢去摸,可以摸到蝦子、螃蟹、魚、燒酒螺、台灣厚蟹【摩奇】、招潮蟹【管仙仔】等,所以就叫做〝摸水路〞,我們還很小的時候就會跟著大人的屁股去看熱鬧。由於耳濡目染,這條水路就是我們期待去抓魚的地方,所以稍為長大後,我就常常去巡水路看有沒有魚跟螃蟹,而且也開始陪大人們實際下水〝摸水路〞。
自己下去〝摸水路〞真的很興奮,當時小孩都祇穿一條內褲,真的是〝內褲外穿〞,而且穿的都是美援的〝中美合作〞的麵粉袋裁剪作成麵粉袋內褲,非常寬敞,下水後褲子會浮到水面。摸水路很刺激,因為擾動了水魚、蝦、螃蟹就會跑掉,所以要安靜、專注,動作要很輕,而摸到魚蝦時動作又要迅速反應,所以並不容易。摸水路時最擔心被螃蟹咬到,咬到時都會禁不住叫出聲來,我就被咬到好多次,有時候還會擔心螃蟹跑到麵米袋內褲裡咬到小弟弟;有時候也會擔心是不是有蛇。由於年紀小經驗不足收穫不多,但卻是充滿著探索的剌激與興奮,而且摸水路都在夏天,當時尚無水污染問題,夏天很熱,下水很舒服,要結束時還可以順便〝打碰游〞【狗爬式玩水】,真是〝一兼二顧,摸蜆仔兼洗褲〞。摸水路的体驗也是童年幸福記憶的一部份。
摸水道的經驗對我的人生有很大的影響,其中一件是濱南工業區〝東帝士七輕燁隆大煉鋼廠〞要在七股潟湖填海造陸這個大計劃的抉擇問題?其實濱南工業區的位置就在我〝摸水路〞的水路【西寮大排】出海口,距離祇有約三、四公里遠,對於一個從小在這一條水路裡〝摸水路〞跟魚蝦螃蟹一齊玩過的小孩,我怎麼忍心讓這條水路及魚蝦螃蟹被高污染的石化煉油煉鋼廠所毀滅呢?雖然面臨強大政經地方勢力的全面圍攻及抹黑恐嚇,我依然堅毅不動,這都是〝摸水路〞之情不可移。
另外一件事就是推動〝河川清流運動〞,設立河川巡守隊八年,推動社區河川巡守志工隊,並爭取全台唯一的授予河川巡守隊、巡守志工隊採樣權,以貫澈河川清流之目標。其實小時候〝摸水路〞之情,就是促使我希望留給我們的子孫,可以安全的〝摸水路〞的清淨河川。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