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1年10月4日 星期二

離開故鄉那一刻

考上台大物理系後先到成功嶺受訓,受完訓後馬上面臨開學,之前我從未到過台北城,很興奮地期待到台大去報到。
九月底的秋天一個早晨,父親陪我帶著行李搭第一班往佳里的興南客運的車,準備再由佳里轉往台南火車站再搭火車北上。
當車子即將離開我的故鄉〝城內村〞時,朝陽剛露出光芒,我的內心有一股離鄉的情愁,受到父母的栽培養育,如今要長期分離,此去不知前程何方?朝陽閃耀著我求知的渴望,我在內心暗自許諾離別故鄉後一定認真學習追求知識,也許諾有朝一日學成返鄉貢獻給故鄉這一塊土地。縱使幾十年經過,但離開故鄉那一幕仍歷歷如新。
我常想我後來人生許多抉擇,都跟離開故鄉那一刻內心的許諾習習相關;包括進台大後,接任北門中學友會、旅北大專院校北門中學校友會,由物理系轉到法律系,到後來決心返鄉參選服務,都受到此一情懷影響。尤其返鄉後推動的〝水租免繳運動〞〝老人年金〞,及後來堅決反對濱南工業區,保留七股潟湖的運動;在縣長任內9年埋頭在台南縣故鄉推動各項重大建設、〝村里關懷中心〞〝行動醫院〞,都是以能〝留下多少東西造福以後的人〞為情懷出發。
離開故鄉那一刻,也決定了我未來努力的大方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