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1年10月18日 星期二

白海豚殺手-----雙拖快速網漁船 

白海豚的殺手---雙拖快速網漁船
賞鯨之旅已成為全球時尚的海洋生態之旅,台灣東海岸賞鯨之旅,在一些鯨豚研究專家的努力下,也成為花東的一種特色海洋生態之旅!我在反濱南工業區運動時,除了推動黑面琵鷺七股潟湖生態之旅外,也曾探討台灣西海岸台南海岸是否有發展〝鯨豚生態之旅〞的可能性?
有二個資訊讓我確信台南海域一定有鯨豚:
一者是根據清初台灣古地圖,在現曾文溪口附近,自古即一島嶼稱〝海翁島〞,而其面臨台江內海的海域則稱為〝海翁堀〞,它的意思即是鯨魚聚集之海灣,應可說明三百多年前此地為鯨豚聚集之海域!
二者,近幾十年之統計,曾文溪口週邊海岸,為台灣鯨豚重要擱淺之海岸,所以週邊海域應有鯨豚。
我也特別請教漁民,漁民也表示肯定。但沒有一位漁民對賞鯨豚生態之旅有想像,由於這是比較高風險高成本的生態之旅,所以也不敢冒然進行。
我第一次得到白海豚保育的資訊,是我在縣長任內在〝樹谷園區〞增列TFT-LCD廠第二次環評時,環評委員文魯斌給我中華白海豚保育協會的資料,因解釋中華白海豚發現於長江,所以我第一個印象是,這是中國大陸保育的課題跟台灣何干?
後來有一個加拿大、香港及台灣關心白海豚的團隊來縣府,跟我分享一些白海豚的生態知識。因為白海豚是沿海岸線大陸棚淺灘覓食,鮮少跨越海峽,所以在台灣西海岸的白海豚與中國大陸大陸棚近海的白海豚,基本上已互不往來,而有屬地性了;而且也因分隔年代久遠已產生尾肢的些微差異,所以以中華白海豚來稱呼的確造成了誤導,應該正名為〝台灣白海豚〞。有了此一較清楚認識後,我對保育白海豚確認是台灣在地的責任,也設法努力去協助推動。
白海豚保育運動,這幾年一直跟反對〝國光石化案〞掛勾,我的一位年青朋友陳秉亨就是反國光保育白海豚的行動者,如今國光石化案因台塑六輕連環爆而胎死腹中,應也算是白海豚保育的勝利。
但我卻一再呼籲各界〝白海豚最大的殺手〞是〝雙拖快速網漁船〞,如果大家了解雙拖快速網漁船的作業方式,就知道它們如何竭澤而漁?可以這麼說它們是〝近海沿岸漁業的殺手〞。雙拖快速網由二條大型漁船拖著漁網,漁網的尾部孔隙非常小,大小魚通吃;而且尾端加上鉛使拖網可以垂到海床,而沿著海床拖掃,天羅地網一網打盡;而且更惡劣者還通電,連海床的魚的棲地及魚卵也受到迫害;而且船的速度比魚還快,進入範圍內的魚毫無逃脫的機會,所以再怎麼聰明的白海豚也無法逃脫。
目前白海豚祇剩70幾隻,如果再不禁止雙拖快速網在近海沿岸作業,則白海豚的數量祇會更少。除了直接被雙拖快速網殺害外,沿海近岸魚類不分種類大小通吃的竭澤而漁的方式,已使台灣近岸沿海成為海洋沙漠,鯨豚沒有覓食的棲地,自然無法生存。
白海豚俗稱媽祖魚,又稱粉紅海豚,是台灣近海沿岸美麗的嬌客,也是傳承媽祖信仰的吉祥物,更是台灣在國際海洋保育的指標,祇有中央政府下定決心禁止雙拖快速網在近海沿岸作業,媽祖魚美麗的粉紅白海豚,才有永續生存的可能!希望愛護台灣的朋友共同努力,協助將此聲音對外表達,共同搶救台灣白海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