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1年10月6日 星期四

轉系的抉擇

轉系的抉擇
物理系升到大三,開學後,我決定要把心收回來專注唸物理,就強迫自己儘可能到物理系圖書館看書,以免心思又四散。
但開學一個多禮拜的一個下午5點左右,我從系圖書館的沈悶中,要出去散心。當時斜陽餘暉穿入系館樓梯間映照了空氣中的塵埃,在樓梯間我看到系裡一位老教授,他有中風的現象,一拐一拐艱辛的從三樓沿著樓梯到二樓來,我有一種想上去幫忙的衝動,但又擔心傷了他的自尊心,就靜靜地等他辛苦的拐下來,並對他點頭致意。在這一剎那之間我有一股強烈的感觸問我自己:〝如果繼續留在物理系,出國拿博士回來當教授,這樣的人生是不是你喜歡的?〞,也許是當時情境的觸動,我很清楚我不喜歡,所以就燃起〝何不轉系?〞的念頭!
我離開了物理系館開始在台大的校園裡慢踱,讓自己與內心對話,我知道這一天會是我人生的關鍵的抉擇,所以從椰林大道繞到醉月湖,又繞到体育場、文學院,在校園裡來來回回繞了好幾圈。要轉系,轉那一系呢?歷史?哲學?政治?經濟?社會?法律?究竟要選那一系?
最後我決定選法律系,理由是:我關懷社會人文的本質,能否繼續?而且在社會現實可以立足?以我對社會人文的關懷,要落實祇有法律系,可以考律師、法官、檢察官,才能發揮一定的影響力。而且我也相信父親會更喜歡我當律師法官,也相信自己可以考上律師法官。
當天晚上在沒有徵詢他人意見,也沒有徵得父母同意,我就決定轉法律系,而且是降轉!
我常常說:〝人生就是從茫茫走向茫茫〞,往往當你面臨抉擇時,經常是在資訊不足情況下,就要作決定!如何在有限的資訊下,做出重大決策,的確是個藝術,如果有可以徵詢的對象或可以討論的對象,當然最好;如果沒有,我的方式就是:安靜地踱步、與內心對話、傾聽內心的聲音。
隔天我就把選修的課程作大調整,多數選修法律系相關的課程,祇保留少部份的物理系課程,這也意謂著若轉系不成,大學就很難畢業了。一直到物理系大三寒假,父親接到很多紅字成績單時,我才告訴他,我準備轉法律系,雖然看得出他仍很擔憂,但也看得出他有更多期盼!
轉系的抉擇,是物理系一位中風的老教授所觸動,後來知道他就是方聲寰教授,也就是連方瑀的父親,連戰的岳父,連戰一定不知道他的岳父竟是觸動我轉系的關鍵!



1 則留言:

  1. 高一時我在滿腔熱血下從理組轉到文組,但我在文組中對文科學生的人格感到失望;對文科的出路感到迷惘;對文科探討的問題感到絕望。於安南區台17線騎著偉士牌來回奔馳思索後,大學聯考時填了中興森林放棄政大法律,現在怡然自得。
    然而若是我繼續在理組中奮鬥,我可能會考上成大工學院,但在某個午後對工程數學感到乏味,對埋頭推導公式的自己感到厭惡,最後決定轉到成大法律,並怡然自得。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