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6年4月25日 星期一

反濱南滄桑史及台灣保育及生態旅遊省思


        反濱南滄桑史及台灣保育及生態旅遊省思

一、緣起:
        1、北風呼呼,卻看不到的黑面琵鷺:
        1992年第一次選立委時,被電視台記者方念華問了一個問題「對於七股黑面琵鷺保育的看法?」當時真的不知道什麼是黑面琵鷺,後來特別請助理其查詢,了解這是一種瀕臨絕種的鳥類!
       1993年年初春節期間,我已選上立委,但尚未就任,想到身為七股子弟竟然不知道七股的黑面琵鷺,有些漏氣,所以就利用農曆春節假期,特別請親友開車載我去七股曾文溪口傳説中的黑面琵鷺棲息地,去尋找傳說中的黑面琵鷺!
        結果在傳說中的黑面琵鷺棲息地開車繞了一圈,停下來觀察,北風呼呼的狂風中,沒有半個人,沒有望遠鏡,遠遠的也不知道鳥在那裡!

        2、美麗的海角一隅---竟是七股潟湖:
       1993年的夏天,立法院第一個會期休會期間,一位七股鄉三股村的朋友,邀請我到七股的靠近海邊的地方,去品嚐現撈的海鮮。我們的車子經過一條兩旁野草雜木密佈而且高過車子,看不到兩旁環境的海邊漁塭道路,來到一處被防風林圍住的水域,看起來不像是漁塭,卻沒有人告訴我這叫做什麼地方!祇知道防風林過去就是海,當時防風林長得非常茂密,而且也很寛的範圍。
        這𥚃的水質非常清澈,我們吃了新鮮的蚵仔丶蝦子丶螃蠏、魚,在炎熱的夏天這𥚃卻非常的舒爽,午餐後我禁不起清澈的海水的誘惑,就脫下衣服祇剩下內褲,下去泡水玩水也試著去抓魚。
        這個美麗的海角一隅,讓我回味著童年時期在我老家西邊水路摸蝦抓魚泡水的快樂的童年記憶。
        後來知道七輕丶煉油廠及大煉鋼廠要蓋在七股,要填掉七股內海仔(後來被正式稱為七股潟湖),才愰然了解,原來我在1993年夏天去的地方是七股內海仔(七股潟湖)的南灣。
        那麼美麗的海角一隅,竟然因為要蓋七輕煉油廠及大煉鋼廠而被毀掉,就好像毀了我快樂的童年記憶。         似乎冥冥中上天指引我去認識美麗的七股潟湖南灣,也因而讓我義無反顧站出來捍衛丶保護它!

二丶反濱南工業區運動:
        1993年夏天東帝士集團向經濟部提出七輕系列煉油廠及石化廠的計劃,而燁隆集團也提出了大煉鋼廠鋼鐵城的計劃。我在媒體看到這個消息後,利用立法委員的職權,進一步了解這個計劃的內容。對於兩家公司聯合要在我的故鄉七股的潟湖及七股塩場的台鹽土地,及海岸線填海造陸,蓋高污染丶高耗水丶高耗能破壞海岸的開發計劃,感到非常不能接受!
而七股丶將軍沿海的漁民無論是靠七股潟湖維生,或近海捕撈的漁民,或沿岸的養殖漁民,也都擔心養殖環境受到污染,而影響他們的生計,也紛紛贊出來反對!
        而全國性的生態保育團體,也因為瀕臨絕種的野生動物黑面琵鷺而紛紛投入參與保育而反對濱南工業區開發案的一致立場。而且因為場址涉及七股潟湖及台塩公司荒廢閒置的鹽灘地,而產生溼地保護運動的一些新的課題!
三丶反濱南也催生了生態旅遊:
        反濱南工業區因為涉及黑面琵鷺保育及七股潟湖的特殊生態敏感區位,所以發展出一個特色:
也就是,「不是祇有反對抗議的運動,而是透過柔性的生態旅遊,引導大家了解黑面琵鷺及各項珍貴的野生動物鳥類,以及七股潟湖的前生(台江內海)今世,台南海岸變遷滄海桑田的歷程!」
        也因為反對濱南工業區,而催生了當時台南火紅的黑面琵鷺丶七股潟湖丶鹽山的生態之旅!對台灣的保育運動及生態旅遊的推動也算是一大貢獻!
        這個要特別對參與反濱南的各個生態保育團體(包括溼地保護聯丶野鳥學會丶台灣環保聯盟丶及遠在美國柏克萊大學的國際保護黑面琵鷺組織SAVE,⋯⋯等團體),在此致上無限的感謝!

四丶反濱南成功的關鍵之一
         ---環評的大決戰:
        反濱南工業區的運動是台灣早期少數高污染的石化廠大煉鋼抗爭反對成功的案例。
        宜蘭反六輕成功是因為縣長陳定南帶頭反對,如此才能保住宜蘭的好山好水,及目前火熱的觀光環境。但六輕在雲林縣則是縣長帶頭迎接,所以反對聲音一下子就消失了!
        七輕丶大煉鋼廠在台南縣,也是當時民進黨籍縣長陳唐山帶頭支持,而原來地方上的反對者及反對團體,許多也在各方勢力壓迫下棄子投降,最後祇剩下時任立法委員的本人及一些全國性環保生態保育團體及一些在地漁民團體。
         由於雙方實力懸殊太大,要成功阻止非常困難。所以環境影響評估程序,成為我們選擇的非常關鍵戰場。
         當時每次環評會議我一定到現場,利用立法委員監督的地位儘可能發言,而且為了參加環評會議,與民進黨立法院的甲級動員衝突,每次罰款是新台幣五萬元,前後被黨團處罰超過新台幣五十萬元,犧牲不小。
        同時每次會議,我們一定聯絡環境保護及生態保育團體的代表人物,共同參加發言,讓抗爭的力道能夠持續,也拖延草率的環評!很感謝當時的環保團體及生態保育團體的持續性的堅持及積極參與環評程序,無限的感謝!
        整個環境影響評估程序,從1994年12月開始,而環保署第一次專案小組初審會議從1995、11、10,到1999、12、17環保署有條件通過濱南案審查,前後歷經五年。雖然環評有條件通過,但定稿本卻遲至2006年1月19日才正式公告。從1993夏天到環評公告,前後超過12年半。

五:濱南案如何終結?
       ----反濱南滄桑16年
        環評公吿後,濱南案等於要復活了!由於當時中鋼已入主燁隆,而國光案也可以借殼在濱南工業區來開發,所以12年多的反濱南工業區運動,可能就功虧一簣了!
        幸好當時我已經擔任台南縣長,而且已經連任的第二屆,而且雲嘉南國家風景區已經成立,所以如何阻擋濱南案復活?的關鍵是區域計劃的變更報編程序!
        由於當時場址所在地有一部份道路地已歸台南縣政府所有,所以縣府就不同意提供土地供開發業者使用。所以2006、11、09內政部區委會決議以程序不合,駁回濱南工業區開發案的報編!
         但業者提起訴願及行政訟,沒想到2009年1月21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竟然判決業者勝訴,而發回內政部。2009年4月9日内政部區域計劃委員會做出要求業者要在三個月內補件的決議,因為業者「無法取得台南縣政府所有土地之同意書」而無法補正。2009年9月1日內政部正式駁回濱南工業區申請報編案!歷經滄桑16年的反濱南運動,才正式終結!
        如果最後我不是當台南縣長,本案最終大概也擋不住。
      
六丶黑面琵鷺重要棲息地與保護區的劃設:
       黑面琵鷺保育問題與反濱南運動密切相關,也是引發「顧鳥,不顧人」等爭議話題。但終李登輝總統及陳唐山縣長任內,黑面琵鷺保護區及重要棲息地均未能劃設。這個責任其實農委會也要負很大的責任,因為黑面琵鷺重要棲息地的公告是農委會的權責。而保護區雖然需要地方政府提出,但也需中央政府農委會保育諮詢委員會審查通過。

1、黑面琵鷺保護區劃設的過程:
       陳唐山時代保護區劃設範圍一直廻避東漁塭,也沒有討論重要棲息地。而劃的保護區範圍不是河川地就是海岸保安林地。而農委會的主事者竟然也沒有討論到野生動物重要棲息地的問題!
        我接任縣長後發現有「重要棲息地」的概念,並與農委會達成共識,將東漁塭及西邊三百公頃均列為黒面琵鷺的重要棲息地,而祗將西邊三百公頃列為保護區,而將問題根本解決!問題在於沒有好好把法令清楚!

2、東漁塭的管理:
       目前東漁塭是黑面琵鷺重要棲息地,原來縣府雖然同意出租給漁民,但要求必須符合黑琵生態覓食環境的養殖方式(淺棚式養殖),而且限制個人最多承租面積。
       後來台江國家公園成立後,我們也答應要將東漁塭土地移交給台江國家公園來的管理,以落實符合黑琵覓食環境的管理,收事權統一。雖然目前市府農業局仍然是法定地方保育的主管機關,但這並不影響東漁塭土地移交台江國家公園管理。但目前市府並未交給台江國家公園管理,而且也發現東漁塭有一些嚴重不利於黑面琵鷺的養殖方法(例如太深的養殖方法)。

3、東漁塭及棲地的管理日漸惡化:
       對目前黑面琵鷺族群擴散的問題,我的看法是棲地劣化,可能是其中重要的原因。
       過去台南縣政府時代我們就認為漁民為了自己的漁塭使用,會影響黑面琵鷺的覓食環境,所以當時就曾委託翁義聰敎授研究東漁塭棲息地覓食環境的改善計劃,當時因為中央及地方財務困境,都未能投入資金加以改善。所以後來台江國家公園成立後,我們想把東漁塭交給台江國家公園管理,其中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台江的經費可以來改善棲息地環境。


七丶從反濱南工業區到台江國家公園與雲嘉南風景區的畫設:
       如前所述反濱南案跟推動生態旅遊是併進的,當時生態保育界有提出「國家公園」的構想,可是台南縣部分比較希望是國家風景區,因為我們比較擔心國家公園會造成太多限制。
       所以我選上台南縣長後,開始力推濱海溼地生態國家風景區,2003年12月24日雲嘉南濱海國家風景區正式掛牌成立!
      台南市許添財前市長在生態保育團體的支持及協助下,推動台江國家公園,但因為生態系統規模不足,一直無法成局。內政部當時曾表示希望將七股黑面琵鷺重要棲息地、保護區及七股潟湖均納入,但當時我們擔心限制地方漁民權益太大,所以不敢同意。但2009年1月21日東帝士及燁隆公司在高等行政法院勝訴發回內政部後,我突然驚覺這個「濱南工業區」案好像仍有復活的風險!所以就改變主意,決定與內政部營建署國家公園合作,將七股潟湖丶黑面琵鷺重要棲息地、保護區均納入台江國家公園,以正式終結濱南工業區。
        可惜台江國家公園成立後,目前黑面琵鷺重要棲息地及保護區的友善黑面琵鷺的環境尚未建立,而且整個區域的生態旅遊的公共設施環境及公共服務機能,幾乎仍然是掛零,毫無進展,這是令人遺憾的事!
      
八丶對台灣保育的期許:
       抗爭容易,但生態旅遊,如何在生態保育及生態旅遊取得平衡的各項専業設計卻是一大考驗!
      目前雲嘉南國家風景區及台江國家公園在生態旅遊,雖然有一些進進展,但仍然嚴重不足!人民對於生態旅遊帶來地方的生計及生存資糧的提升,仍然覺得嚴重不足!
      而另一方面有識之士對於雲嘉南國家風景區成立後,對於北門鹽廠難得的洗滌鹽廠及瓦盤鹽田的破壞,及鹽田風光的建設破壞,均非常遺憾。
       而欠缺在地歷史文化生態環境元素的「水晶敎堂」「高根鞋敎堂」,如此炒短線的作為,祇作行銷,不做實質歷史文化生態旅遊的建設,實已偏航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