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7年3月1日 星期三

林全院長陳菊市長,你們知道嗎?

《林全院長陳菊市長,你們知道嗎?》

228的前夕(2/27)我特別到高雄市親自拜訪了幾個面臨國防部迫遷的眷村,結果有一些意想不到的發現:

一丶台灣最大的眷村文化景觀園區及保存區---明德丶建業丶合群三個眷村有一千多戶:
這三個眷村是1938年日本發動南向征略時,在左營開闢了軍港,當時日本海軍的軍官丶士官的眷舍遺留下來,後來被國民政府的海軍接收佔領,成為海軍軍官士官的眷舍。眷舍的格局是目前非常難得的環境,幸好高雄市政府在高雄大學侯淑姿等二位敎授的協助努力下,已將這三個眷村列為眷村文化景觀園區,其中明德新村更被列為眷村文化資產保存區。非常難得。

二丶一個活的眷村文化園區及保存區,竟然面臨國防部以司法迫遷,而淪為殘破不堪的死城:
(一)可惜的是,我們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國防部竟以眷村改建的名義強迫原住戶搬離,到附近幾棟高聳的眷改新建大樓。
當上千戶眷戶被迫搬遷到附近的大樓後,這三個需保存的眷村,頓時成為一片死寂。人走了,故事也帶走了,文化也不見了。留下的空房子,無人看管,值錢鐵門丶鐵窗,各種各樣值錢可賣之物,都成為小偷的目標,而使原來完整的眷村房子,快速成為破落衰敗丶殘破不堪的死城。
(二)堅守家園者,卻正面臨國防部司法追殺迫遷的命運掙扎:
而剩下幾十戶(大部分是經國防部核准合法整建戶)不肯搬遷的眷戶,卻正面臨國防部以司法訴訟追殺,而痛苦的面臨搬與不搬的掙扎。其中包括韓將軍及96歲的曹將軍。

三丶高雄市政府為德不足,任令活的眷村文化園區消失,也任令應保存之文化景觀快速破敗:

高雄市政府雖然成功地將三個眷村以眷村文化景觀及保存區,予以保存下來。
可惜的是為德不足,放任不管,任令國防部以司法迫遷原住戶,將原眷戶趕走,使一座原來是活的眷村文化園區,如今「人去屋空」,房屋快速殘破不堪。

四、高雄市政府花錢推動「以住代護」:
相對於國防部花大錢以司法手段逼迫原眷戶搬離眷村文化景觀園區及保存區;而高雄市政府接到的是人去屋空的眷村文化園區,市府除了需花錢整修外,另外正推出「以住代護」的政策,先以20萬元鼓勵甄選非營利的文創者進駐,結果成效有限,現在更加碼補助到新台幣120萬元邀請非營利文創者進駐。
高雄市政府任令國防部將懂得眷村歷史文化背景脈絡的眷戶,花錢以司法手段予以迫遷;而清空之後,高雄市政府(或文化部)還需再花錢整修房子,花錢請不了解當地眷村歷史文化背景脈絡的文創者進駐。這樣的作法,眷戶們非常不滿,認為政府是亂花錢!他們強力表示,如果讓他們原眷戶繼續居住,整修維護依照政府定的辦法處理,他們自己會自己出錢,政府根本不需要再花這些錢!
其實高雄市政府及國防部的這樣的作法已經背離了當初保存眷村文化園區的初衷;一個割斷眷村歷史文化背景脈絡的文化園區,還能算是眷村文化園區嗎?趕走了原眷戶,連歷史文化背景脈絡也跟著消失了!
五丶林全的老家不見了:
明德丶建業丶合群三個眷村就在行政院長林全的老家自立新村的隔壁,自立新村已經拆除改建為大樓,所以當林全要接任行政院長而回到老家,發現老家已經面目全非,而感慨地說出「根已經不在了!」
但不知林全是否了解他的鄰居這三個眷村已經列為眷村文化景觀區及明德並被列為保存區?
而他的鄰居們世居的眷村,一些老伯伯、老奶奶們正面臨他所領導的行政院國防部,以司法手段迫遷的煎熬中!
林全院長你知道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