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7年3月28日 星期二

濫用擴大內需,真能振興臺灣嗎?

濫用擴大內需,真能振興臺灣嗎?


        行政院宣布推動前瞻基礎建設計劃,預計八年內投資8800多億的前瞻基礎建設。其內容包括:1、綠能建設(243.15億元)2、數位建設(460.69億元)3、城鄉建設(1372億元)4、水環境建設(2507.73億元)5、軌道建設(4241.33億元)。這就是小英版的「擴大內需」計劃。

雖然掛著「前瞻」之名,但由於計劃沒有各界參與的空間,而且時間匆促,所以一經公佈後,社會各界負面評論非常多,不少人認為「前瞻」卻無「前瞻性」,而且缺乏效益評估,普遍認為對振興經濟幫助不大,反而擔心未來會成為壓垮國家財政的大負擔,看來能為蔡總統加多少分,恐怕已不無存疑!


一丶濫用凱恩斯理論,已成各國通病:

        自從經濟學家凱恩斯提出政府投資可以促進經濟的理論,成為各國政府以擴大政府投資,作為振興經濟的策略。尤其在1930年代全球大蕭條時代,美國羅斯福總統新政就是以凱恩斯理論為基礎。二次戰後,更是成為世界各國競相使用的䇿略。由於政府投資在各項基礎建設,在早期基礎建設嚴重不足時,的確效益很大,但後來效益大幅減少,再加上政治不清明,基礎建設成為貪污洗錢丶圖利特定利益者的主要手段,例如在第三世界國家及中國,以及尚未有採購法制以前的台灣,都算是非常嚴重。所以各國濫用凱恩斯理論,其實隱藏著利益的問題。

       臺灣社會已經經歷了好幾任總統及每位總統也有很多的行政院長,而每一位上任後都會提出他們的擴大建設計劃,結果效果如何?看來除了蔣經國十大建設計劃,及最近十多年前的八年800億的治水預算外,效益比較顯著外,其他的擴大內需,社會的有感度其實並不強。

        這一次前瞻基本建設計劃,似乎也沒有累積過去幾任總統或院長的經驗,而有更讓人耳目一新的作法,仍然由中央政府主導地方政府提案的封閉性決策模式,缺乏開放性透明性,而且為了達到集中政治行銷的目的,絶大部分的新興計劃完全跳過「專業的可行性評估報告及審查」的程序,就直接由上而下宣佈了!

        究竟這一次前瞻基本建設計劃還有那一些根本的缺失呢?


二丶缺乏開放政府公民參與的作法:

        開放政府公民參與是現代政府非常重要的民主文化,尤其在網路行動通訊時代,人民的參與常常可以提供政府官員所不足的地方。所以從一個開放政府的角度來說,這一次小英政府應該開放由民間也參與此次「擴大公共建設」(前瞻基礎建設計劃)的提案,而且並進一步開放各界參與各項計劃的可行性及效益的評估。如此一定可以得到許多非常寶貴的提案及觀點。

        但這一次祇由中央政府丶行政院及各部會及地方政府,就祇有行政部門內部的提案及決策,的確是公開度丶透明度丶參與度及各項專業評估均顯得嚴重不足。而且讓人非議有為2018綁樁的質疑,所以雖然為各地方建設,但到底能為小英政府加分多少,恐怕就見人見智了!


三丶缺乏專業的可行性評估報告及審查,投資效益受到質疑:

        正常的行政院列管的重大建設案一定要有初步規劃案及可行性評估報告,並經國發會審查通過才能列案編預算。但這一次前瞻基礎建設計劃包含許多新興建設均尚未有可行性評估報告,抑或尚未經可行性評估報告審查通過,所以究竟是否具有投資效益尚未客觀專業評估前,即宣布通過,顯然是「先射箭後畫靶」,違背重大案件審理程序。未來就算各部會提出可行性評估報告,並交給國發會審查,國發會的審查也祗是淪為橡皮圖章。


四丶國家有限資源,缺乏其他重要建設的效益及優先次序的比較分析:

        目前國家財政困窘,而政府所做的重要計劃非常多,8800多億是非常龐大的預算,這些預算如果用在其他重要計劃上是否效益更高?

       例如少子化問題嚴重,台灣已經是全世界出生率最低的國家,如何不解決恐將嚴重影響臺灣社會未來是否可持續性。少子化已經嚴重影響到臺灣各行各業,政府卻迄今沒有正視此問題的嚴重性,也未提出相關具體的對策,而其中勉強有關係的就是社會住宅政策。而小英政府20萬戶的社會住宅的政策,總共將花多少錢?錢是否有著落?但此次前瞻基礎建設計劃卻完全沒有包括20萬戶的社會住宅政策。

        此外長照政策也是目前小英的重大政策,但目前的長照2.0對於重度失能需要專人照顧,家庭負擔沈重(或負擔不起)的家庭卻並沒有任何減輕;尤其對於目前辭職在家照顧父母親的流沙中年,長照給付能夠減輕其負擔,可以說非常重要。政府應該儘速全面實施長照政策,讓更多子女可以安心在職場工作,這真的是一項非常重大的社會建設,但8800多億的前瞻基礎建設計劃,卻完全不包括此一重大的社會建設。

        至於攸關經濟振興丶產業高值化丶提振就業的各項對策,也是當前社會各界一致認為應該優先推動的政策,其所需的各項政策及預算,政府理應廣徵各界意見,並作出決策,配合所需預算。可惜這些眾人皆曰急迫之事,勉強來說有關係祗有460億的數位建設,整體而言祇佔5%。


縱上所述,這一次8800多億的前瞻基礎建設計劃,在決策的作法缺乏開放政府公民參與的作法;也缺乏客觀專業的可行性評估及效益評估,違反重大建設計劃的核准程序。而且當前國家財政困難,其它重大政策也迫切需錢,政府應該總體評估優先次序。總之如果濫用「凱恩斯理論」,不作客觀專業的效益評估,想要振興台灣經濟,不但困難,而且還將會加速惡化臺灣財政困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