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6年5月11日 星期三

快速槍決鄭捷之後?

鄭捷在18天內被槍決,個人內心的確受到不小的衝擊。
一個以殺人來宣洩內心壓力的青年,已經不是單純惡性重大的問題,而也是一個嚴重的病態人格特質的問題。
而有病態人格特質的,恐怕不是祇有他,其實整個社會到底存在著多少病態人格特質的人呢?這才是真正嚴重需要面對的問題。
他無法適應這個社會,選擇以殺人來宣洩,當然是惡性重大。但問題是原因呢?
這不是一個個案,而是社會中有多少個鄭捷?所以這個個案正是我們需要深入去研究,找到他的病因,並設法找到治療的方法;並從此個案中,尋找社會需要作怎麼樣地調整,而政府的政策應該作怎麼的調整!
鄭捷的反社會的病態人格特質是如何發展出來的,正是我們尋找治療及預防方法,必須要的研究樣本。
現在馬政府在下台10天前的「臨別秋波」,卻刻意操作「社會恐慌報復情緒」,在短短不到18天「快速槍決」,刻意操作「死刑」與「廢死」的對立。
我基本上並不是一個反對死刑的人。但快速槍決鄭捷,這已經不是「廢死」或「不廢死」的問題;而是政府「有沒有心」尋找社會病因,並尋找治療及預防方法的基本態度問題!
如果政府衹有「殘酷的報復心」,而沒有「關懷的同理心」,這個政府祇會製造更多的「鄭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