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06年12月26日 星期二

天下雜誌訪黑琵(一)


冬日強勁的北風拂過七股地區,午後天候微涼;在黑面琵鷺第一賞鳥亭,正實況轉播第三賞鳥亭旁黑琵棲息的生活情景,河川巡守隊員陳朝弘表示,影像中間那隻被眾人命名為「瘸腳」的黑琵,從2002年因為自然受傷(一說因病)而瘸腳後,每一年的秋季都還是會飛抵七股曾文溪口渡冬;另有一隻黑琵腳掌不慎被捕鼠器切斷,經細心照料後野放,現在仍活躍於七股,這二隻「瘸腳」與「斷掌」的黑面琵鷺,由於生命的韌性及對這片土地的眷戀,而成為保育人士口耳相傳的小故事……。

天下雜誌編輯部,耳聞已有千餘隻黑面琵鷺抵達七股的保護區,由於他們恰巧在進行「台灣大使?世界玩家」的主題,從產業、社會、保育等層面切入來介紹台灣特色,其中在保育這一塊,他們相中了世界級保育鳥類黑面琵鷺。由於曾聽說我在捍衛七股反濱南的一些歷程,因此汪文豪記者等人日前特別南下專訪黑琵生態。前來歡迎他們的不只有我及黑面琵鷺,還有近日飛抵的蒼鷺、小白鷺、大白鷺、東方環頸?、赤足鷸、大杓鷸、濱鷸及裏海燕鷗等;汪記者體驗從望遠鏡賞鳥的樂趣,看到一群黑琵排排站立的細瘦腳隻,感到挺有趣味。

親近這片土地,觀察其中的種種樣態,因為了解,也才會有深刻的愛戀。小時候,我很喜歡到海邊捉魚,那時我家剛好在農田區漁塭交界之地,在我們那個年代還沒有所謂鄉土教育,整個台南縣到底長什麼樣子,我直到大學畢業還不是搞得很清楚,當時只覺得能夠在海邊玩耍、挖赤嘴仔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而後回鄉參與國大選舉,對南縣大環境的輪廓才開始有了模糊的概念。
從族譜中得知我的祖父跟隨鄭成功來台,當時即是從台江內海上登陸,但台江內海長什麼樣子其實大家都還說不清楚。1992年選上立委以來,我印象很深刻,有一天方念華代表電視台來採訪我對黑面琵鷺有什麼看法,當時連黑面琵鷺是什麼鳥類我都沒看過,所以一直把這個議題放在心底,並請專人打聽黑面琵鷺在什麼地方?
第一次去找尋黑琵時,風很大,我們繞了一大圈,卻什麼都沒看到。後來有朋友約說要去潟湖遊玩,當時整條路到水試所、南灣根本滿是雜草,加上賞鳥相關設備準備不足,路又不熟悉,因此完全不識潟湖及內海之美。
1993年時,有朋友相約去潟湖用餐、捉魚,一時間看到千軍萬馬的和尚蟹在沙灘上奔跑,童年的回憶頓時湧上心頭。看見防風林外面一整片的沙灘非常美,後來帶著父親一同去欣賞那片完全無污染,招潮蟹與和尚蟹滿地爬的景致。但還不知道原來那即是潟湖及內海,直至1994年我母親過世,在報章雜誌上得知燁隆要在七股潟湖蓋大煉鋼廠,而請經濟部了解該案的進展情形,我亦從此踏上捍衛七股潟湖、濕地的這條長遠的路途。
或許沒有見過西濱之美,不了解濱南工業區開發案對生態所將造成的斲傷,我們不會因為了解珍貴的濕地而起而護衛,深刻體認到必須推動黑琵生態旅遊的重要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