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06年12月26日 星期二

天下雜誌訪黑琵(二)


1994年年中,為紀念逝去的母親蘇邱料女士,我將喪葬結餘款項成立了「愛鄉文教基金會」,為落實母親與我對鄉土的關愛精神,因而出資拍攝《西濱命運的抉擇》,當時花了上百萬甚至更多,並請翁義聰介紹解說。由於這支紀錄片的誕生,後續也進行了黑琵數量普查。我們在黑琵保育及反濱南的過程中,因為擔任立委無行政權的關係,反倒花了非常多的金錢與心力。
所幸,因拍片而更深刻體會沙攤與防風林之美,時常可見幾萬隻的鳥倏然而起的壯觀景致;陸續也有許多漁民去海灘挖扇貝、撈魚。可惜那時大家還不是很了解西濱之美,因而我們還租了幾十條的船,載著旅客一同進行現場體驗,大家也都在腦海中烙下非常深的印象。

過去在經濟與保育發展,台灣向來著重於生產與製造業,但先進國家的製造業其實很少,因製造業大多是在低成本、低開發國家生產。我們在看七股潟湖的區域發展時,以為有非常大的潛力,發展生態旅遊與當地漁民適能共生共榮,既有養殖漁業、捕撈漁業與國民健康非常有關係,發展生態旅遊的附加價值遠大於興建大煉鋼廠。不忍心看著我從小成長的地方,傍晚時分有著美麗夕陽的天空,因煉鋼廠的黑煙而污染整個天際線。我們一開始即積極推動濱海國家風景區,經過10餘年的努力,2003年雲嘉南濱海國家風景區終於掛牌成立,而濱南工業區開發案今年終為內政部退回。

12年來,反濱南是一條很寂寞的路,由於擋到那些既得利益者的路,而遭受莫須有的中傷;其間雖有保育團體人士彼此加油打氣,但與整個國家機器的抗衡相較下,其實還是感到非常無助。在立委期間,自己從抗爭濱南案到推動生態觀光將近花了上千萬,光是為了出席保育相關議題的會議,而無法參與立院黨團會會即被罰了好幾十萬。

我們有計劃地推動七股潟湖觀光,而生態旅遊推到最後也一定要有相關配套。1997年7月我們在七股潟湖辦理觀光赤嘴園,同年10月在七股十份村與濕地保護聯盟、台南市環保聯盟成立小型的「國際黑面琵鷺保育中心」,現於第三賞鳥亭的位置有朋友蓋了間餐廳,叫做「黑面琵鷺覓食區」。為串聯與活絡周邊景點,後來順勢推動鹽博館的成立,在鹽山辦理研討會談沙洲保護計畫。

生態旅遊是服務性的展演、生態性的展演。不只是要有專業知識,還要有配套性的服務,需要深度解說與住宿機能,更要有系統及更大的投資。讓大家能夠冬天賞黑琵、夏天遊潟湖,體會七股不同的美麗時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