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06年10月24日 星期二

愛上東山咖啡(二) –咖啡紅了


秋日清晨,山間霧氣靄靄,稍晚陽光普照境界一開,羊腸小徑上美麗的咖啡園,高約20公尺需二人合力環抱的樟樹林明朗可見。一顆咖啡豆,背後是農民含辛茹苦如同餵養小孩長大成人的種種歷程,有的包括他們為何脫離喧囂的城市,跑到鄉間的山上種咖啡的感動與堅持。

一株綻滿紅色咖啡豆的咖啡樹,自落在土裡的咖啡豆萌芽開始


 有機咖啡園放山雞料理


 咖啡養生雞料理

東山咖啡熟透後由綠轉紅,綻滿枝頭


東山咖啡,地處適合全球最高品質咖啡之種植高度,介於緯度18至27度間;與世界頂級藍山咖啡同產自北緯25度至南緯25度間之咖啡帶,經美國知名機構評鑑好喝的程度為4至5顆星,與東山咖啡的質地等級非常接近。為將台灣的好咖啡行銷國際,我暫時另替它命名一個英文名字,稱之為「Dorcko (哆囉嘓) mountain coffee」,Dorcko係古洪雅族部落社名,當時族人大約分布於白河、東山一帶;採用羅馬拼音讓外國人士易聽易懂易記,期望藉此得將「東山咖啡」塑造成台灣咖啡的代表,並行銷至全世界。

台南縣東山咖啡節已辦理第三屆,這股咖啡熱潮隨之帶動另一股「鮭魚返鄉」的希望,如同竹栱仔厝經營者第二代—小賴,原本是新竹科學園區月入數百萬的工程師,有一回在後壁台灣蘭花生物科技園區遇到他父親,他跟我說他兒子已經決定辭去工作回家鄉賣咖啡,今天他含蓄客氣的送我一株小咖啡樹,看到他年少的熱情與活力,我不僅看見竹栱仔厝的未來,也看見台南縣東山咖啡的希望,我盼望「小賴」只是返鄉青年的第一波,將來還有第二波、第三波而持續擴散。

 阿智與竹栱仔厝--小賴合影

喝著阿拉比亞肯特咖啡,眺望遠方的山巒起伏,即便是在一座中低海拔的小山,身臨其中有著突被天地感動的小小震撼,因與平地情境明顯不同,街道間無法看見這許多的樹,空氣也多了清新的味道;假若,陽明山是代表台北市民的山,那麼枕頭山即為台南縣人心中嚮往之地。品嚐咖啡不只是因為它獨特的香氣與味道,亦在於能夠讓飲用者感受到優雅的氛圍。

老家咖啡館特別分類成的單豆(公)及雙豆(母)咖啡豆


各位或許都喝過咖啡,但絕大多數不曾見過咖啡園裡,枝枒上綻滿紅色咖啡原豆的美麗情境;或許也不知道咖啡還能區別為單豆、雙豆,俗稱公、母。單豆(公)咖啡,外形呈橢圓形,飲用時較無苦澀感;而雙豆(母)咖啡呈扁平狀,較無苦味;而大約100顆咖啡豆裡只有一粒公咖啡豆。聽著「老家咖啡館」負責人吳振福如數家珍的談起經他特別分類的公、母咖啡豆,其實亦是饒富趣味。


阿智與致遠管理學院的親善大使們咖啡與美食佳餚上菜囉

此外,東山部份咖啡商家推出咖啡美食套餐,諸如大廚花間推出的咖啡奶酪、咖啡奶芋,龍湖山的桂園咖啡養生套餐,及在咖啡園長大的木村園有機放山雞料理等等。

在被咖啡染紅的台南縣東山,在175大道及支線上,每一間咖啡店都有其特色,對於愛飲咖啡的人來說,無異是項福音。歡迎各位網友,利用週休二日時,來關仔嶺泡溫泉、採青皮椪柑、品嚐東山咖啡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