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06年4月13日 星期四

黑面琵鷺的鄉愁


[2006心情故事] 2006-04-13 00:00 瀏覽人次(2632)







自「黑面琵鷺的鄉愁」乙書出版迄今已逾八年,沒想到「濱南工業區」(東帝士七輕、燁隆大煉鋼廠)開發案的陰影依然存在,今年一月份環保署才剛公告其環評報告;而與我們一齊奮鬥保護七股潟湖的當地「反濱南」的漁民領袖「家旺伯」卻在今年三月十一日不幸過世,令人不勝唏噓!雖然我們深信「家旺伯」反七輕保護鄉土的精神不死,但總也鞭策著我們保護鄉土的責任未了!





1999年底,連戰、蕭萬長為了競選總統、副總統,在很草率的情形下,通過濱南環評案,當時連濱南工業區的實際位置都無法確定。



2001年12月本人當選台南縣長,即向內政部、經濟部、環保署強力表達反對興建濱南工業區的立場。我們原先天真的以為可以將本案予以結束。



當了縣長後,即開始著手推動「濱海國家風景區」之計劃,並將空懸十幾年的「黑面琵鷺保護區、重要棲息地」等難題加以克服,同時也史無前例制定「娛樂漁筏自治條例」,將七股潟湖眾多的娛樂漁筏合法化,目前已有超過31艘。而七股?場的?山、台灣?博物館的觀光人潮也吸引全國注目。一連串對予濱海地區生態觀光的計劃及行銷,目標就是為了推動成立「國家風景區」,2003年12月這個目標終於實現。 



2003年12月24日,一個涵蓋雲、嘉、南四個縣市,北至雲林縣牛挑灣溪(包含外傘頂洲及周邊沙洲),南至台南市?水溪為界(不包含台南科工區),東至台17線公路為界,西至海岸線向西到海底等深線20公尺處,總面積約84,049公頃,陸域33,413公頃,海域50,636公頃,正式命名「雲嘉南濱海國家風景區」在台南縣北門鄉北門?場正式掛牌成立。這個國家風景區除了有特殊的潟湖、沙洲、自然生態、?業文化及台灣最早先民登陸的歷史海岸,並保存台灣最早的民間各種信仰。國家風景區成立後,我們更相信「濱南工業區」乙案更加遙遠了,區域發展的方式已經明確指向觀光、生態旅遊。雲嘉南濱海國家風景區成立不到二年,2005年秋天著名的”La-New”公司看中台南縣濱海地區,宣布投資國際級的觀光渡假村,當此一計畫提出時,地方不分黨派,包括過去積極推動「濱南案」的人士也都大力支持,可見其吸引力。大家都在期望La-New的投資案,可以開啟台灣對海洋觀光資源的新思維,對台灣走向海洋發展,具有指標性的建設。然而「濱南案」對”La-New”渡假村案已構成衝擊。



除了濱海觀光的開展外,本人在就任縣長後,工業的開展也頗有成果。濱南案剛提出時,南科尚未定案,而2001年我剛就任縣長時,南科已發展到每年新台幣五百億的營業額,就業人口約九千人;2005年南科的營業額已達新台幣3,528億,就業人口41,280人,預估2006年將達營業額5000億,就業人口逾五萬人。同時我們也在南科特定區另開闢「液晶電視專業區」,預計今年底完成,部份廠商下半年即進入量產。同時台南縣正進行開發「大新營工業區暨環保科技園區」,並於永康焚化爐旁開發「永康科技工業區(汽機車零組件專業區)」,這些工業區的開發在在需要用水,可惜,因為濱南工業區還掛在經濟部及環保署,占用了每天八萬噸的用水quota,已經構成用水排擠的效應。濱南工業區對南科及其他產業已構成資源排擠效應,妨害台南地區其他工業的發展。



在「反濱南」的過程中,除了黑面琵鷺受到國際及大家的重視外,七股潟湖也是大家關注的主角。潟湖 (Lagoon) 除了有豐富的漁獲資源超越珊瑚礁外,也是生態旅遊的特殊地景,七股潟湖堪稱台灣的「馬爾地夫」,而潟湖與沙洲構成的河口特殊地景,更具有「防止暴潮,保護海岸」的功能。沙洲也是天然的防波堤,可以將颱風暴潮阻止於海外,避免巨浪直接撲打潟湖內較脆弱的海堤,避免海岸國土流失。同時因沙洲阻擋暴潮的效應,也可提供潟湖作為「海岸水庫」,作為濱海低窪地區於颱風豪大雨時的「滯洪池」功能,此一防洪的功能在台灣鮮少被注意。海岸窪地填海造陸而造成淹水的情形經常被忽視,在雲林縣六輕填海造陸,造成麥寮周邊地區淹水,屢見不鮮。去(2005)年夏天,在台南縣發生了接連三次的大水災,而發生水災的地區都是兩個潟湖區,一個是北門將軍潟湖,其將軍溪、麻豆大排流域,淹了麻豆、學甲、北門、將軍地區;另一個是七股潟湖,其大寮排水、七股溪流域,淹沒七股、佳里地區。兩大潟湖區上游排水流域均浸沒於水中,其原因為何?這是一個鮮少被注意的課題!本人因長期關心「濱南案」及潟湖的功能,乃發現「兩大潟湖」老化是關鍵因素!



何謂「潟湖老化」?因為廣建水庫,沙源被阻於水庫內,沙源不足輸沙減少,再加上六輕填海造陸,西海岸沙源被奪取甚多,所以兩大潟湖、沙洲,日漸變瘦,高度變低,而北風、西北風的風吹沙,更讓潟湖日漸淤積變小、變淺,而海浪襲捲沙洲,更加快沙洲流失,潟湖淤積日漸老化,因而沙洲變小,潟湖逐漸變小、變淺,逐漸陸化,這就是「沙洲潟湖老化」。經年累月的演變,沙洲將不再具有防止暴潮的功能,而潟湖也不再具有「海岸水庫」、「滯洪池」的功能,所以去年三次大水,就是潟湖老了的嚴重警訊!為了治水,本人多次勘查潟湖、沙洲,即將成立水利局,並於水利局下設「海岸保護課」,全力整治,保護沙洲、潟湖。



然而如果「濱南工業區」設立,將填海造陸4到5公尺,將造成潟湖永久消失,而排水出口正面被堵塞,此一荒謬之計劃,雖經屢次反應,卻被視若無睹,而正式以縣府之公文書,向各單位反應也沒有任何回應。



濱南案,從1984年開始至今已12年,而今全球變遷也很大,從尚未有溫室氣體管制,到京都議定書成立,到去年2005年京都議定書生效;而國內從過去沒有新能源的政策,到成立能源局推動太陽能、風力發電,到生質柴油;而國內這一年多來的股王竟是茂迪及益通等太陽能股,益通股價竟越過一千元。潮流都已經走到這個地步,而我們還浪費時間在「濱南案」,真是慚愧!「家旺伯」雖然已經走了,我相信他一定還在天上注意這個案子!眼看著油價逐漸上漲,全球溫室效應與日俱增,暴雨暴潮屢破紀錄,再生能源成為全球熱門課題,而中共也正以快速的步伐崛起,我們浪費的時間也太多了! 



我們敬愛的中央執政高層,拜託讓我們的「家旺伯」在天之靈能夠安息吧!請駁回濱南工業區(七輕及大煉鋼廠)開發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