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18年5月1日 星期二

【北投踏查——閲讀城市紋理與生機!】

昨天(4/16)早上拜訪北投,在北投社區大學黃老師和台北市安全漫遊協會陳又堅理事長帶領下,走探北投市區與淡北古道。捷運北投站到捷運復興崗站之間,就是清朝以來的淡北古道舊址的一部分。北投捷運站附近本來就是平埔馬賽族北投社的下社,可惜沒有留下任何解説牌。

陳理事長本來沒有計劃帶我們到番仔厝保德宮,祇是在豐年路一段路口指著過大業路北投捷運機廠園區旁有立一個解説牌説明北投社被迫遷的遭遇。我們就好奇的走過對街去找尋北投社的遺跡,並沿著番仔溝步行走到被列為文化資產的番仔厝保德宮。陳理事長提到番仔厝保德宮原在捷運站附近,因爲蓋捷運而被迫遷移到番仔溝的水溝上,北投社人流離失所現在番仔厝已剩下沒幾戶,族人跟王爺可以說都非常可憐。保德宮主祀池府千歲,地方稱為番仔王爺,我們正好遇到潘姓管理人,很高興聽到他勇敢承認自己是北投社平埔族人。他也提到保德宮跟麻豆代天府是交陪境。

清末時期番仔厝這一帶原為北投社平埔族人的下舍,頂舍在貴子坑三層崎,由於日本統治當局看上了當地的白土是珍貴的陶瓷土原料,便用低廉的價格強徵其土地並將部落遷走,多數族親移到中舍(即今天的復興崗的土地),後來日本人又看上中舍這塊土地擬作為跑馬場,而再次予以徵收,族人再次被迫遷移到下舍,至下舍後族人失去生存的空間而逐漸流離失所。

陳理事長告訴我們豐年路二段丶一段就是淡北古道,可惜連一塊解説牌也沒有。之後我們走到豐年路上的周氏節孝坊。周氏節孝坊的主人周絹早年守寡,並且努力將失怙的兒子拉拔成人,逝世後受到朝廷的旌表,樹立牌坊表揚其事蹟。過去的官員經過這個上有聖旨的牌坊,文官要下轎、武官要下馬,這也是清朝朝廷權威的一種象徵。牌坊旁也有一家廟宇代天府,祀奉池府千歲,他們也跟南鯤鯓代天府及麻豆代天府均有交陪。我們也看到二百七十幾年前忠義陳起家的賣店(主要是與北投社平埔族交易,因而娶了平埔女為妻),還看了北投陳家的宗祠,以及在宗祠旁的陳家私塾學堂,可惜如此珍貴的私塾學堂,長期缺乏維修,也沒有列入市定古蹟或歷史建築,卻即將面臨拆除的命運。看來如此重要的北投陳家墾拓史的史蹟,又即將少掉一塊!

最後我們到安全漫遊協會的辦公室聽取陳理事長的簡報,簡報內容非常豐富包括北投的開拓與發展、日本如何將泡湯文化帶進北投,以及戰後國民政府引進色情行業,而使過去北投的繁華成為溫柔鄉的代名詞。目前北投的攤商佔據馬路,環境混亂,公權力不張,導致北投觀光衰退。

陳理事長及黃老師等北投社區大學的朋友,都是有心於地方公共事務的有志之士,非常值得敬佩。地方有這種人才非常難得,地方人關心地方事,參與地方事,自然能夠振興地方的發展。北投區離市中心不遠,但看來市政府就已經有鞭長莫及的無力感。作為市長參選人,我相信地方人關心地方事丶參與地方事,非常重要,要善用地方人關心地方公共事務的力量,所以我主張台北市12區,未來應該實施區自治。地方一般維持性的工作,應更大賦權予區公所,而市政府應該集中心力管大事。北投應該能夠在有志之士的努力之下,展現另一番面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