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電子郵件訂閱

2006年6月2日 星期五

繼【地球養不起】之後


天下雜誌第347期,文現深在【地球養不起】一文中,特別引用美國世界觀察研究所所長布朗(Lester R. Brown)的研究數據及其論調說:「如果中國人均牛肉消費達到美國的水準,每年需要的穀物飼料,將相當於全美國穀物的產量。如果中國人均消費海產達到日本的水準,將等於全球的海產捕獲量。如果中國像美國人般每4人擁有3輛汽車,中國消耗的石油將比現在全球的產量還要多。如果中國人消費紙張達到美國人的水準,全球的森林將蕩然無存。」換句話說,地廣人稠的中國雖有發展的本錢,但不具備向美國、日本文明看齊的權利,因為整個中國造成的污染,並非地球所能承受之輕。


文現深繼續說道:「中國每創造1元GDP,消耗能源是歐美日先進國家的4到8倍。這使得過去幾年來,中國大陸加速晉身全球最大的水資源、鋼材、水泥消耗國,第2大的能源消耗和溫室氣體排放國。」中國之大,適成為全球環境污染的淵藪,地球上的其他國家因而好像都有資格「制裁」中國的發展,尤其當國際環保公約「京都議定書」簽訂之後,二氧化碳排放減量已成為國際不可忽視的目標,所以,中國若無法順應趨勢計畫發展綠色科技的可能性,要不成為崩壞全球自然資源的最大元凶,抑或成為全球文明的棄嬰。

而台灣呢?跟中國比較起來地小人稠,但身為地球村的一份子,我們肩負著同樣的環保重任,我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水源枯竭、空氣混濁、土壤毒化,那也是為何我們要積極反對繼續大肆開發極高度污染的鍊鋼業與石化業。昨天德籍阿爾特博士至縣府與我碰面,他談到數十年後全球傳統資源將會完全耗盡,再生能源技術已是世界各國努力開發的方向,無論是傳統能源或再生能源,在在都顯示全球各地所面臨的能源危機。

諷刺的是,阿爾特博士的警語言猶在耳,而今天上午即便下著滂沱大雨,似乎仍未阻撓中央開發濱南工業區的決心,下午內政部區委會專案小組,前來七股會勘大東亞石油股份有限公司及聯鼎鋼鐵公司之工業區開發案,倘若讓本案過關,將導致七股潟湖的消失,阻塞整個內海排水功能,水患將一發不可收拾。當地原有沙洲約1600餘公頃,由於自然淤積業已減少600公頃,現有千餘公頃的沙洲與潟湖,係海岸保護的最後一道防線,當地村落的居民尚需承受水患之苦,如果濱南工業區設於此地,水災的肆虐要由誰負責?國土的流失要由誰負責?南科及液晶電視專區尚缺18萬噸用水,所產生的排擠效應要由誰負責?

阿智向內政部區委會專案小組的委員解釋開發濱南案的影響

從去年612水災,海棠、泰利及龍王颱風豪雨釀禍,七股、麻豆、西港及佳里地區淹水嚴重,經多次召開治水會議廣納專家學者意見,普遍認同將七股、北門潟湖作為排水系統末端,成為天然的海岸水庫,以發揮緊急滯洪之效,而濱南工業區填平大寮排水出海口潟湖北端,將造成原排水系統徹底癱瘓,未來風災、水災來襲就是「人禍」,試問我們的人民承受得起嗎?我們的國家承受得起嗎?

現場青鯤鯓反污染抗爭委員會、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台南縣環境保護聯盟、台南市環境保護聯盟、台南縣七股海岸保護協會、環保人士及鄉親們前來遞交訴願書,顯現他們維護內海生態環境及地球資源的堅定意志。這一群人當中有些還是過去與我站在一起的反濱南同志, 1個多月前當我得知環保鬥士家旺伯去世的消息,心中很是不捨,而現在看到大家還在這裡打拼,內心更是百感交集。

七股潟湖是國內面積最大、最完整的濕地,是全球3分之2黑面琵鷺的棲息處,是雲嘉南國家風景區所劃定之區域範圍,是La New--老牛皮國際股份公司意欲投資50億興建「生態休閒渡假村」,這裡是發展觀光、休閒、生態與文化的新興地帶,既能帶動整體發展,創造經濟價值,兼及生態資源之永續利用,地方政府身為公共資源的守門員,沒有理由同意讓高耗能、高污染的濱南工業區過關,因此我向鄉親們承諾,在我任內絕不會同意開發濱南案。

在此,我更要懇請各位委員們,看看這塊美麗的潟湖,伸出你們的雙手護衛我們這片最終的內海,這不僅僅是為了七股,為了台灣,更是為了莫讓台灣成為地球的贅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